白宸很快救回了王昕妍,如今他是女兒身,上岸後立刻體力透支。王昕妍則是被海水嗆到,連續咳了好幾聲,同樣全身無力。

  隨後,關旭硯也抱著王湘婷上岸了。他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著全身無力的王湘婷一步步走回岸邊。與咳嗽連連的王昕妍不同,王湘婷似是陷入昏迷,全身一動也不動。

  待男生將自己放上地面,王湘婷睜開迷茫的雙眼,欣慰道:「你果然選擇了我……」

  「我是為了昕妍,換作是她也會這麼做。」他果斷道,同時收回了雙手。

  「當然了,這可是她的身體。」王湘婷輕蔑笑了一聲。

  「不是的。」王昕妍邊咳邊說,一隻手吃力地撐起身體,目光深深望著躺在地上的王湘婷,眼神哀傷而沉痛,「我不恨妳。」

  「別說笑了,妳怎麼可能不恨我?」像是聽到甚麼笑話,王湘婷嗤笑了一聲,連正眼也沒看她一眼。

  王昕妍難耐地搖了搖頭,「因為我能明白被迫交換身體的痛苦,明白那種被剝奪一切地絕望,所以我不恨妳,相反地,因為妳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

  「美貌不全然是幸運,這妳也很明白不是嗎?」她露出苦笑,「若不是因為妳的美貌,妳的妹妹也不會因為忌妒妳,而推妳下懸崖,墨熙也不那麼愛妳,甚至認不出真正的妳,不是嗎?」

  「有時候,美貌反而是一件不幸呢。」回想起自己從小到大的遭遇,王昕妍不禁有感而發,「所以這次妳就放過自己,好好活一次吧。」

  「妳當真不恨我?」王湘婷從地上坐起,目光緩緩落向她。

  王昕妍依舊搖著頭,「妳曾說,我擁有很多女人一輩子都求不來的事物,如今我明白了,所以我覺得自己很幸運,也很幸福。」語畢,她抬頭與身旁的關旭硯對看了一眼,眼神流露出的真情顯而易見。

  「不可能、我不相信。」王湘婷從地上爬起來,「我不相信妳半點都不恨我!」

  與此同時,一道盛大的光芒從王昕妍的胸口迸現,平常人看不見,但洛芙和白宸都不免愣了下。那道光芒純淨而耀眼,比兩人之前所見的光芒都還要潔白美麗,近乎透明。

  光芒照亮了王昕妍的臉龐,她的臉龐因溺水而顯蒼白,但嘴角的笑容卻透明而美麗,猶如落入凡間的天使。她望著眼前的王湘婷,一字一句誠懇道:「姑姑,我希望妳能幸福。」

  「無怨……」望著此刻的王昕妍,洛芙不自覺脫口而出。看似遇到相同遭遇的兩個女人,卻有著截然不同的際遇,不同的心境,一個深懷怨恨,另一個寬恕包容;一個是怨天尤人,一個知足善良。

  面對那樣耀眼溫暖的光芒,洛芙和白宸對看了一眼,接著直接跑向王湘婷身邊,將她整個人擁入懷中。

  「妳這是幹甚麼?」被忽然這麼抱住,王湘婷感到傻眼又茫然。

  洛芙緊緊抱著她,同時低吟道:「我願用一生的愛情,換你一次的真情;我願用一生的時光,換你一刻的回眸;我願用一生的等待,換與你的再一次相遇……」

  王湘婷掙扎著要逃開,但被男兒身的洛芙抱得死緊。她被禁錮在她的懷裡,一時間無法動彈。被他們綁架時,洛芙也曾趁她昏迷的時候握住她的手,低吟這段如詩詞般的話語,她知道洛芙這麼做的目的,知道他們那時是失敗的,更知道這是奪取她的戒指的儀式!

  「月落星沉,一瞬千年;花開花落,一剎永恆……」洛芙死死緊著她,無論她如何掙扎都不願放手。

  王昕妍和關旭硯此刻也緊張地看著她們,深知這是讓所有人能換回身體最重要的關鍵。

  「戴娜洛芙──」

  良久,只剩下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響,洛芙緩緩鬆開了雙手,看著眼前的女人,看著那雙淺褐色的瞳孔裝著冰冷而不屑的情感,看著那枚樣式復古的戒指在她的指尖閃耀著獨特的光芒。

  王湘婷忍不住大笑了一聲:「妳真以為能淨化得了我這兩百年來的怨恨嗎?」

  洛芙沒有回應,只是勾起一抹笑,意味深長道:「妳錯了。」

  聞言,王湘婷感覺有人抓住了她的一隻手,往後方定睛一看,白宸不知何時來到了她的後方。

  她想甩開他的手,但他抓著用力而強硬,根本甩不開。

  此刻,王昕妍胸前的光芒已經不再了,但白宸手裡的黑筆卻出現了和方才一模一樣的光芒,並且一路飄向那枚銀戒。

  王湘婷感受不到光芒,但看著白宸那雙堅毅而肯定的眼神,看著那雙和方才的洛芙一模一樣的眼神,王湘婷仍感到一陣不安,不自覺闔上了雙眼。然而,無論她睜眼幾次,眼前都仍只有那一雙凌厲的眼神。

  「白宸和我不一樣,他不需要唸咒語。」洛芙盤著手,微笑補充。白宸方才蒐集了王昕妍的感情,她只不過是為了讓王湘婷放下戒心,給白宸製造機會,「這下妳再也不能奪取別人的人生了。」

  戒指彷彿吸收了那道光芒,綠水晶忽然綻放出盛大而溫暖的光芒。這一刻,不只是王湘婷,王昕妍和關旭硯也都看見了那道光芒。

  那一道足以照亮整個黑夜的耀眼光芒。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