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次更新三回,請從104回開始閱讀!

 

  任何事都有跡象,不會毫無預警發生,只是需要一個敲碎假象的契機。

  <Lemon Tree>就是這麼一首不言而喻的歌,如一把棒槌,在早已有裂痕的雪地上狠狠一敲,任之四分五裂。

  到了隔天早上,兩人幾乎視對方為透明人。

  事實上,早在劉心銘不再陪她一起晚自習,兩人就鮮少說話了。眼下除了大學申請,彼此都還有其他同等重要的事在進行,也就沒心思處理難解的感情問題。

  然而,世事也許就是如此,總是在這種時刻給妳開個天大的玩笑,要妳感到加倍地愧疚。

  學生佔領立院第九天,劉心銘沒來學校。以為他是跟大學生一樣,為了靜坐選擇翹課,卻在隔天從老師口中得知他是得了流感住進了醫院,不確定什麼時候能出院。

  當天晚上,她才總算拉下面子,主動發了訊息給他,結束了只有兩天的冷戰。

  卻深不知,這才是一切事情的開端。

  

  「妳要我代替劉心銘出席服儀委員會?」

  距服儀委員會還有兩天時間,唐敏約她在物理實驗室外見面。

  「我認為妳再適合不過。」唐敏一臉理所當然說,絲毫不覺這有甚麼問題。

  「難道不能等劉心銘出院?他說無論如何都會出席的。」

  「如果他沒來得及出院呢?」唐敏將雙手盤在胸前,冷靜地反問,「他有說他甚麼時候能夠出院嗎?」

  「這個……」她啞口,她日日都希望他早日康復,根本不敢去想他會來不及出院。

  「好,就算他真的趕在前一天出院了,但他才剛痊癒,妳覺得他有體力應付那種大場面嗎,妳忍心嗎?」她繼續質問,口氣毫不留情,「在這種未知的前提下,我認為妳無論如何都必須準備。」

  「可是……我覺得妳比我適合。」

  「我已經是三年級學生代表了,本來就得出席。」

  「那……洪孟潔呢?」

  「跟妳比起來,她的口才不夠好。」唐敏不禁嘆了一口氣,不知是在感嘆她的無知,還是推辭。

  「可是只剩兩天而已,我根本來不及準備啊?」

  「這妳不必擔心,劉心銘已經把簡報和講稿都準備好了,妳只需要照稿唸就好,就像上臺報告那樣。如果老師們提出問題,我和班聯會都會幫妳回答。」

  「可是……」她的眉頭仍舊緊皺在一塊,無法給出肯定的回答。

  忍受不了她的猶豫不決,唐敏再次嘆了口氣,但下一秒,她的眼神忽然變得有些凜冽。

  「妳認為,妳現在之所以能留長髮是為什麼?」她忽然問,同時伸手撩起她胸前的一綹頭髮。

  「妳以為,我為甚麼染了頭髮還能安然無恙地度過高中三年?」她收回手,迅速撥了一下自己的頭髮。

  「我們現在享受到的自由和方便,都是過去的學生為我們爭取而來的,也許之後的學弟妹不會在乎是誰說服了校方開放短褲入校,甚至不曉得以前學校是禁止穿短褲進校門的。更或許,在多年以後,教育部還會全面廢除短褲規定也說不定。」

  「儘管如此,這件事也必須有人去做,因為對如今的在校生而言這件事是有意義的,他們會度過比我更自由些的高中三年,不必每年夏天都帶兩條褲子。相反地,如果我們現在就認輸了,那才是真的沒有意義了。」

  不明白唐敏為何忽然說起這些,予尋一時答不上話。

  見她一臉呆滯,唐敏也放柔了聲音:「我知道妳當初會加入我們,並不是在乎這項服儀規定能不能廢除,純粹是為了劉心銘。」

  「那麼這次,也當是為了劉心銘吧。」她誠懇地凝視她,那雙淡漠的美眸難得流露出一絲央求,「他為了這件事準備了一個學期,妳難道希望他的努力就此白費嗎?」

  面對這樣的唐敏,她終是無法拒絕,只是露出了一抹難耐的笑容,「妳認為我真的可以嗎?」

  「妳之前為連署寫的廣播稿我都有聽見,我認為沒有人比妳更適合。劉心銘若知道是妳代替他出席,我相信他也不會有意見的。」

  沉默縈繞在兩人之間,半晌,予尋輕嘆了口氣:「好,我今晚會去向劉心銘要簡報內容。」

  聞言,唐敏頓時露出了一抹欣喜的笑容,但更多的是欣慰。

 

 

  時和高中的服儀委員會每年召開一次,組成成員除了校長、各個主任,還有各年級老師代表、家長會代表、班聯會代表和各年級學生代表,總共十五人。

  召開地點在校長室隔壁的會議室,室內有一張相當大的方桌,最前方是投影幕,左右兩邊各放置了一張配有麥克風的講桌。

  除了參與會議的十五名師生家長,還有負責記錄的書記、擔任會議主持的司儀,以及提議開放短褲入校的發起人。

  「各位老師同學好,我是三年七班的李予尋,由於連署發起人劉心銘目前正在住院,所以由我代替他報告這次簡報的內容。」

  會議一開始她就必須站在臺前。此刻,投螢幕已經停在簡報第一頁,隨時可以進行簡報。

  簡報時間約十分鐘,不得不說,劉心銘準備的這份簡報真的是非常用心,內容除了說明這條服儀有多不合時宜,也列出了開放短褲入校的優點,另外還整理了其他已經開放短褲入校的高中、他們抗爭的經過。內容清晰,美編用心,足夠顯示出他們在這件事上的認真程度。

  予尋全程背稿演出,口條清晰,舉止落落大方,哪怕面對這麼多師長也不會驚慌。若不是知道她就是檸檬,就連唐敏也難以想像,她平日其實是一個相當低調安靜的女孩子。

  「以上就是我們對開放短褲入校的想法。」予尋按下最後一張簡報,露出一個得宜的微笑。

  氣氛隨即也陷入一陣不自在的靜默。

  予尋維持著得體的微笑,目光流連在底下的師長同學。師長們正翻閱著手上的紙本簡報,完全沒看她一眼;學生們則是彼此交換視線,臉上都有幾分忐忑。

  唐敏跟她說過,沒有學生會不贊成開放短褲入校。三名學生代表加上兩名班聯會代表,至少會有五張基本票,只要師長那邊再有三人投贊成,票數就過半了。

  然而,若真能如此簡單,這條短褲規定就不會直到今日都還存在。

  歷屆班聯會主席都有在服儀委員會上提出這項議案,但無一都被打槍,包括去擔任主席年的唐敏。

  「我覺得問題還是那個……」率先打破靜默的開口是學務主任,他的視線從手上的紙本簡報移到前方的投螢布幕,「畢竟是校服,出了校門就代表學校,穿著短褲總歸不太美觀。若是女校也就罷了,但我們是男女合校,男生會露出腿毛更是不妥。」

  毫不意外的答案,予尋不禁在內心暗嘆了一聲。

  然而,正打算回應,唐敏卻搶先一步舉起了手,報出了自己的班級姓名。

  「恕我直言,主任。」她收回手,毅然站起身,面向在場的其他師長,隨之看向坐在自己正前方的學務主任,「您說穿著短褲不雅觀,但就我所知,我們的國中部並沒有限制學生不能穿短褲進入校內,為甚麼換成高中部就不能穿短褲入校?明明是同一所學校的學生,國中部穿短褲就沒有不美觀的問題,光是這一點,就有很多高中部的同學無法理解。」

  「高中生畢竟比較接近成年人,在服儀限制上自然會比較嚴格,當初我們決定開放學生直接穿運動服進校門時,就是考量到高中男生有腿毛的問題,才會決定短褲只限校內穿著。」這次回答的是教官主任,她的神態從容,從老成穩重的外貌上,不難看出在校時間長。

  「是啊,高中男生不像國中生,有腿毛的問題,穿著短褲跑來跑去真的不雅觀。」其他老師也跟著附和。

  也許早就料到會是這樣的答案,唐敏的臉上沒有一絲憤怒,只是默默坐下,神情淡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