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一次更新三回,請從104回開始閱讀! 

 

  「但剛剛簡報也有提到──」倒是唐敏身旁的現任班聯會主席開口了。這屆的主席是名男生,擁有一張相當清秀的臉龐,聲線也十分清澈,「實際上只有進出校門的時候需要穿著長褲,天氣熱的時候有些學生一出校門就會直接脫掉外面的長褲,就我來看這條規定並沒有實質意義,同學們往往必須為了進出校門而多帶一條長褲。」

  「我同意。」副主席是女生,外型清秀亮麗,但在氣勢上仍比不上唐敏,「為了應付校規必須多帶一條長褲,等於回家也必須多洗一條褲子,在用水上也是種浪費。」

  「我倒不覺得。」一道不緊不慢的聲音出現。女人穿著一件高質感的全黑連身裙,頸間戴著一條晶瑩剔透的珍珠項鍊,全身珠光寶氣,不難看出她並不是老師,而是家長。

  「不過是多洗一條短褲而已,我認為家長們都能理解,畢竟在我們那個年代,上下學都只能穿制服,往往必須多洗一套運動服。」

  「畢竟──」女人再次開口,臉上始終掛著一朵優雅的微笑,「在任何場合上短褲都不是正式服裝,就算是運動服也是校服,也是一間學校的門面,間接影響了旁人對我們時和高中的觀感。要是國中生也就罷了,還是愛玩不懂事的年紀,但身為高中生總得有即將是成人的自覺,出了社會總得穿西裝打領帶,更重視一個人的服裝儀容。我認為這條校規在培養學生服儀態度的方面,仍有存在的必要。」

  氣氛頓時陷入一陣靜默,女人此時只是靜靜笑看著其他老師,無論是穿著和言詞都在在透露出她的教養是來自從小的培養

  唐敏和正副主席沒再開口反駁,但看在予尋眼裡,他們卻不像是無話可說,而是有所顧忌而不敢出聲。

  「我認為……」予尋忽然向麥克風道,所有人的目光頓時也都集中到了她身上,「雅觀是一件很主觀的事,每個人對美觀的標準都不同,要成為禁止穿短褲入校的理由有些牽強。有些人認為只要穿著整齊、乾淨,就是美觀了,其實並不在乎穿著的是短褲還是長褲。」

  「也不認為,只是廢除一條運動短褲規定就會影響我們對服儀的態度,畢竟──」她頓了一頓,忽然拉長了音,學著女人的語氣刻意說道,「我們仍須穿著制服,校規對於制服的要求仍舊存在,我們的訴求只是開放運動短褲入校,而這也是全校每位學生的想法。」

  氣氛再度陷入靜默,唐敏和正副主席都明顯感到鬆了一口氣,其他學生代表也不禁暗暗點頭,唯獨女人的眼神變得冰冷,對予尋反擊般的發言相當不滿。

  「我看不如這樣吧。」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也是在場唯一穿西裝的男人。全場沒有人不認識他的,正是現今時和高中的校長,去年才來到時和高中接任校長的職務。

  「既然學生的想法是因為天氣熱,才希望能夠穿短褲入校,那麼將夏季運動褲改成材質透氣輕薄的長褲呢?這樣既可解決天氣炎熱的問題,也能避免露出腿毛。」

  隨著校長露出親和藹和親的笑容,不少師長紛紛贊成。

  反觀學生代表各個臉上都流露出一絲錯愕。

  也許是過去總在第一關就被打槍,覺得反方的意見只會有不太美觀、有失門面之類的,不曾想到還有替代方案。

  「可是這樣的話,我們學生不是就要再多買一條夏季運動長褲?」高二學生代表忍不住出聲反駁。

  「我們學校的運動服本來就有分冬季夏季,只是把夏季的短褲改為材質輕薄的長褲,原則上還是一套,不需再多買一條褲子。」

  「可是在校生還是得再買一條褲子不是嗎?」

  「對在校生而言的確比較麻煩,但我認為這項方案可以同時兼顧美觀和舒適,只是詳細內容可能還需再討論。不知其他老師意下如何?」

  「我認為沒甚麼不妥。」生輔組長微笑說道,理所當然,其他師長也都沒有異議。

  「但我們學校的男生制服就是分夏季長褲和冬季長褲,正因為夏季長褲給人灰灰舊舊的感覺,所以男生都只穿冬季長褲,因為都是長褲,並不會涼爽到哪去。」身為男生的班聯會主席義正辭嚴說,對照如今他身上穿著冬季制服長褲可看出所言不假。

  「關於這點,我想我們可以在材質和款式上多做討論,就像之前的制服外套款式就是提出三款讓全校學生投票。」生輔組長冷聲回道。

  「但我剛也說了,雖然夏季制服長褲比較輕薄,但同樣都是長褲,並不會涼爽多少。」對於組長直接忽視這項問題,主席也不悅地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討論陷入白熱化,予尋始終站在臺前,看著底下師生們你來我往的對峙場面。

  然而,雙方提了那麼多的立場和理由,說到底,不過是時代的代溝,並沒有所謂的誰對誰錯。若不是親眼參與這場會議,她從未想過廢除這條服儀規定有甚麼問題,為何會有人不同意?

  時和高中的服儀規定其實相當寬鬆,只要不要太引人注目,學生可以染髮燙髮,還可以背自己的書包。入學兩年多,幾乎不曾進行真正的服儀檢查,比起國中時期還要自由許多。

  無論如何,我們都生在相對富庶與民主的年代,不需要遵守耳下一公分的頭髮長度、膝下三公分的裙子長度,也不必每天都穿著制服上學,擁有比以前的學生還要多的自由。

  可是,我們這群孩子卻還不覺得滿足,一再地提出要求,質疑過去那些同樣身為學生的大人們,他們從不認為有問題的問題。

  「校長,恕我直言。」唐敏舉起手,非常不敬地向校長質問,「若是真的將運動短褲改為材質輕薄的運動長褲,您能保證之後入學的新生不會提出質疑,覺得為甚麼我們學校沒有運動短褲,進而提出要有運動短褲的訴求?我認為就算更換了長褲的材質,終究無法根本問題,到頭來反而是兜了一圈,浪費了時間和金錢。」

  時至今日,她才總算明白唐敏為何前幾天會忽然對她說出那些話。

  哪怕他們最後未能說服校方開放短褲進入校園,之後也會有其他學生提出同樣的質疑。學生每三年就會換新的一批,但老師卻得從教二、三十年才會退休,在一屆又一屆的學生爭取下,總會有那麼一天,校方會覺得再固守下去也沒有意義,因為這就是時代的浪潮。

  「唐同學的想法我理解,我只是提出替代方案,聽聽各位的意見,不代表就會如此執行。」校長露出穩重的微笑。

  隨後,再度經過幾輪的提問與質疑,眼見每個人的想法都提出得差不多了,司儀隨即用麥克風大家問道:「請問在座還有人對這項議題有意見嗎?若沒有意見的話,現在將對『是否開放直接穿短褲進入校園』這項議題進行投票表決。」

  「我還有些話想說。」

  聽見這道清朗的女聲,所有人的目光再度落向被遺忘的講臺。

  面對臺下無數雙眼睛,直到如今她才總算感到害怕,覺得手心冒汗。她定下心神,一臉淡定地迎視臺下的目光,平靜道:「我並不討厭身上的這套校服,因為它代表了我是這所學校的一份子。」

  「或許各位師長會覺得我們很任性,不過就是一條短褲,等到我們出了社會要面對的服儀規範更多,為什麼不懂得忍耐?同樣地,我們也不了解,為何只是希望短褲可以直接穿進校園,看在師長眼裡卻是一件非常不應該的事情?」

  「教育基本法裡頭明文寫道:『學生之學習權、受教育權、身體自主權及人格發展權,國家應予保障。』校服是穿在我們身上,我們全校所有學生都認為應該要廢除這條不合時宜的規定,但決定權卻永遠在少數的行政人員和師長手中,學生的意見總被視為任性的要求,包括此刻召開的服儀委員會,十五席中,學生席位只有五席,不到一半。」

  正氣凜然的清晰聲音迴盪了整間會議室,然而,相比師長們的緊皺眉頭,學生們卻是個個睜大了眼,眨也不眨,只是眼巴巴望著臺上女生。

  女生的模樣清純樸素,音色如森林裡潺潺流動的溪水,清脆好聽。一開始還無法聯想在一塊,但隨著她的語氣卻越顯凌厲,逐漸拔高了聲音,說著那些上學期縈繞整座校園的發言稿,終究還是讓人不得不相信。

  特別是身為班聯會的兩位代表,更是露出一臉錯愕。

  記得,他們剛入學時,一位奇裝異服的學姊在大傳社的宣傳影片播畢後,走上舞臺如此對他們說道:「沒人規定高中生活該是什麼模樣,比起強求自己去追尋一個憧憬而不切實際的高中,不如過一個無悔的三年。」

  當他們加入班聯會後,那名學姊更是一再出現在運動會、春季舞會和畢業典禮,贏得眾人的喝采和掌聲,最終登上網路新聞,聽說還被星探挖掘,成為了各高校都皆知神秘美少女。

  直至今日,都還能在每週大傳社的廣播聽見她的聲音,從他們入學來始終如一。

  正因如此,他們更不可能錯認,此刻眼中這名身材嬌小、模樣清秀、看似平凡,但卻一點都不怯場的學姊,正是……

  「西元二零零五年,教育部長下令全面解除中學生的髮禁,當時不少大人都認為解除髮禁是件很荒唐的事,學生會沒有學生的樣子,但這麼多年過去,又有多少人還會質疑這項決定?」

  「短褲的開放並不會影響一所學校的聲譽,但學生和老師的言行表現會;一條服儀規定的更改不會影響外人對我們學校的觀感,但校方面對我們學生的態度會。你們用你們先入為主的想法,決定了我們學生應該是甚麼模樣。」

  「可是,所謂學生的樣子,又該是甚麼樣子?」

  這一刻,她忽然加重了語氣,一字一頓,望著在座師長們無比清晰道:

  「請不要讓你們的回憶,綁住我們的自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