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孤星(3)

 

  一陣強烈的暈眩感再次盤據亞依全身,分不出是太過深痛,還是太過驚詫。

  那個在記憶裡總是充滿活力,如早晨露珠般晶瑩耀眼的少女……

  那個她曾認為自己永遠無法觸及,與自己截然不同,如孩子般天真樂觀的少女……

  那個曾對自己說「因為我們是朋友」的那個少女……

  此時此刻──

  卻有令她全然陌生的冷酷氣息。

  「……為甚麼?」她的嘴角無比僵硬,聲音破碎而無力。

  「早在很久以前,紀氏集團就已秘密收購了林氏企業,原因無他,為的就是要取得一個不會起疑的身分,因為確實有『林憫希』這個人,而我只是借用了這個身分。」

  「楓晨則是我的保鑣,不過──」她的聲音流露出殘酷的味道,「他最終的目標是為了殺了妳──星亞依。」

  無視亞依臉上的驚駭,她繼續說道:「聽說過『渡影』這個家族嗎?」

  望見少女臉上那抹意味深長的笑容,亞依只是緊抿雙脣,想從自己的記憶裡翻出些甚麼,卻還是仍無所獲。

  「在日本的歷史上曾有兩大世族,他們互為世仇,大概在一百年前,兩家發生了一場殘酷的殺戮血戰,其中獲得勝利的一方,在將對方趕盡殺絕後便從此銷聲匿跡了。」

  「但另一個家族,卻對此埋下了很深的恨意,僥倖存活下來的那些人發誓絕對要向那個家族報仇雪恨。就在五十多年前,他們終於查到了那個家族的行蹤,就在距離日本不遠的臺灣。」

  「而這五十多年來,他們費盡心力,甚至在二十多年前來到了臺灣,為的就是要展開報復。」

  「想不到吧?」少女揚了揚嘴角,笑望著亞依那張蒼白的面容,「當年被趕盡殺絕的家族,就是現在的影氏家族。」

  「『渡影』和『星知見』兩家一百年前的殺戮血戰,只要是黑市裡的人都略有耳聞,不過很少人知道當年的那兩個家族,就是現在在臺灣的影氏和星氏集團。」

  少女的目光銳利,令亞依感到全身發冷。

  「所以身為星氏家族繼承人的妳,對影氏來說無非是僅次於『星凌嵐』那樣憎恨的仇人。」

  她失焦似的視線停在楓晨身上,臂膀忍不住戰慄,感覺手中握著的短槍槍身莫名地冰涼。彷彿內心出現了數條裂縫,眼前的一切讓她止不住狂顫,好像心底有甚麼正在劇烈崩塌,而且不會再有復原的機會了…… 

  「……所以,這一切不過是你們的計畫,你們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我是一名殺手?」月光輕柔地灑落在少女身上,那一雙墨綠色的美麗瞳孔盈滿了悲切的情緒。

  「沒錯。」紀媛心淡然道,「我們也早就知道季翔羽就是仲宇飛,會創立偵探社,接近你們,全是為了要殺你們。」

  「但是……」她的眼神若有思,「本來的計畫只是和你們成為朋友,好獲取你們的信任,中間這一連串的復仇計畫我們自己也沒料到,但卻反而幫了我們大忙呢。」

  死寂般的靜默在夜色下瀰漫,亞依的臉上忽然流露出了一絲瑰麗弔詭的笑容。

  她兀自發笑,恍惚地望著面前絕情的少年,似在嘲諷,也似在絕望。

  「說得也是……都怪我太自作多情,連那幾字我都未曾要求過,又何來奢求所謂的真心呢?」她凝望著他,眼底是一片蓄恨和冷冷的訕笑。

  「……我還真是傻。」她低下頭,握槍的那隻手頓時無力垂下,「……你們倆真的很厲害。」 

  刀刃閃爍著清冽的光輝,她的左手微微抽動。

  看見少女緩緩舉起了手中的刀刃,少年並沒有擺出任何防備的姿勢,依舊神情冷酷地盯著她。

  少女垂淚而笑,笑容淒涼入骨,淚水瘋狂迸出,但在月光的映照下卻意外地震懾人心──

  「我真的很後悔,自己居然這麼傻,愛上了你……」

 

  ……

 

  流淌的鮮血……

  沾滿了雙手……

  眼眸裡……

  流露出那一絲絲的悲傷……

 

  ……

 

  「影楓晨……如果這就是你想要的,那麼你如願了。」

  疼痛毫不留情地充斥了她的全身,錐心泣血,痛得她幾乎麻木。

 

  ……

 

  月圓……

  世界開始變得寂靜……

  變得冰冷……

  這一刻……

  心早已崩潰……

  止不住的滾燙淚水……

  浸濕了原本冷冰的臉龐……

 

  ……

 

  月光下。

  少女手中的刀刃冰寒眩目。

  哪怕她的眼底流露出多麼深沉的恨意,他始終用帶有防備的眼神望著她。

  夜色沉鬱,少女纖弱的身子彷若透明,好似隨時都會消失。

  見她忽然握緊了手中的短刀,少年的表情終於起了變化,因為那把刀的刀刃,不是朝向他──而是她自己!

  這個出乎意料的舉動讓紀媛心淡定的臉上也閃現了一絲錯愕。

  鮮血赤紅豔麗,染紅了少女腹部那一大片衣料。

  劇烈的疼痛快速蔓延了開來,痛得她的身子蜷曲。她的額際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臉色變得蒼白駭人。

 

  ……

 

  玉輪高掛。

  房內的歌聲越來越高亢,也越漸淒美。

  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來回飄盪;反覆清唱。

 

  ……

 

  那一夜……

  我真正看清自己失去了甚麼……

  知道甚麼才叫心痛…… 

  或許束縛著我們的……

  是身上背負的宿命……

 

  ……

 

  「星氏企業的千金果然厲害,跟傳聞中的一樣冷靜聰明!」少女拍了拍手,隨之用力彈指,「通過了!」

  面對少女不明所以的舉動,亞依柳眉輕皺,有點糊塗了。

  預料對亞依臉上的反應,少年露出了親切的笑容,「我們是偵探社的,現在正在尋找新社員,妳願意加入嗎?」

 

  ……

 

  月圓……

  世界開始變得寂靜……

  變得冰冷……

  這一刻……

  心早已崩潰……

  止不住的滾燙淚水…… 

  浸濕了原本冷冰的臉龐……

 

  ……

 

  「為甚麼……」踏上樓梯的亞依口齒不清地呢喃,神智恍惚。

  朦朧的視線中,她看見憫希輕啟嘴脣,好像說了些甚麼……

  「因為……」

  「我們……是、是朋友啊……」

 

  ……

 

  月圓……

  世界開始變得寂靜……

  變得冰冷……

  這一次……

  才完全明白……

 

  ……

 

  「亞依,對我來說,妳就是妳,就算妳是殺手本質還是不會變的。」

 

  ……

 

  「亞依,我們是真的把妳當朋友看待,既然知道妳不會傷害我們,無論妳是怎樣的人,只要妳仍是妳,那妳永遠是我們的朋友,甚至是夥伴。」

  「只要妳願意相信我們,那就好了。」

 

  ……

 

  原來一切到頭來都是一場虛空……

 

  ……

 

  「相信我們好嗎……」楓晨將她抱進懷裡,語氣溫柔而安心。

  「我……相信……」她的聲音哽咽,「相信憫希、翔羽、媛心……還有你……」

  好遙遠的詞,相信……

  但現在卻真實存在著──存在她的心中。

 

  ……

 

  那些溫暖的畫面宛如失真,心如刀割般地折騰人心。

  流淌的鮮血麻痺了她所有的知覺,她的面目猙獰,早已辨不清這份痛楚是來自胸口的心痛,還是腹部的劇痛? 

  是這個世界太過荒謬,抑或是自己太過可悲?

  才有如此下場……

 

  ……

 

  而自己卻到最後才全然知道……

 

  ……

 

  歌聲消散,宛如世上失去了所有聲響。

  房內一片死寂,少女將修長的雙手移離琴鍵,那雙迷濛的瞳眸淡漠而哀傷,映入她眼裡的事物彷彿都失去了光彩,陰暗無比。

  她掀開握在手裡的摺疊手機,手機的光線如流水般傾瀉而出。

  「許夢,第二階段的計畫可以開始了。」

 

  ……

 

  少女倒臥在地,從腹部傳來的劇痛幾乎讓她痛得當場昏厥,滾燙的鮮血沾染了底下的雜草。

  楓晨的目光始終落在她臉上,表情依然冷酷無情,但深鎖的眉頭卻被一旁的紀媛心看進了眼裡。

  草地上,少女的模樣狼狽不堪,令人心疼。

  「既然決定不殺她了,就不要再改變心意了。」紀媛心走近他的身側,冷冷瞥了眼躺在地上昏厥不醒的少女。

  少女柔順的長髮宛如一匹高級綢緞,輕披全身,但被萬綹黑髮遮蓋的那條墜鍊,上頭鑲著的寶石卻在此時閃耀著異常深邃的光芒。

  似星辰般耀眼。

  又如火光般幽暗。

  光華耀目,宛如是暗夜裡最明媚的一顆星子,在蒼鬱無光的夜裡獨自綻放。

  卻無人知曉,在這顆孤星眩目的背後──

 

  究竟暗藏了多少亙古的淒楚血恨。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