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芙和白宸皺起了眉頭,不用猜,就能看出王湘婷和關旭硯交換了身體。

  「你不是旭彥……」王昕妍的雙腳下意識往後退。

  男生笑了不語,只是低頭望了一眼自己的雙手。

  幾步之遙的地方,王昕妍模樣的關旭硯也張開了雙眼。起初,他還不清楚是怎麼回事,直到看見前方有個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從沙灘上撿起破裂的玻璃酒瓶,準備攻擊王昕妍,他才邁開雙腿,焦急地喊道:「昕妍──」

  見狀,洛芙立刻移動到王湘婷身旁,一把抓住她的手。誰知,王湘婷忽然伸出了另一隻手,用力扯下她的手鍊。

  撲通一聲,只見王湘婷將手鍊用力丟入大海,鑲有紫水晶的手鍊瞬間隱沒在了汪洋大海。

  「我的手鍊!」洛芙心痛地喊。

  「妳的魔法太礙事了。」王湘婷輕描淡寫說,語氣沒一絲抱歉。

  洛芙感到既傻眼又憤怒,眼神如火球般熊熊燃燒,咬牙切齒問:「妳故意的?」

  「放心吧,妳的手鍊隔天就會回到妳身邊了。」

  「妳究竟想做甚麼?」洛芙厲聲問。

  王湘婷沒有回答,只是再次望向關旭硯。由於剛剛的小插曲,關旭硯已經回到了王昕妍身邊。

  視野裡,十八歲的少女頂著一頭柔順的黑髮,幾縷髮絲黏在臉頰上,一雙淺褐色的瞳孔充滿敵意,誰能看出,內心其實是個年少輕狂的少年;三十六歲的女子披散濃密的褐色捲髮,畏怯地站在少女後方,深邃漆黑的眼眸裝滿了憂傷,誰能看出,內心其實是個天真爛漫的少女。

  如果連親眼所見都不是真的,那還有甚麼是真的?

  「你這樣只是讓我有機會再傷害她。」王湘婷揚起淡淡的笑容,將手裡碎裂的玻璃酒瓶用力丟向他們。

  關旭硯立刻將王昕妍護在身後,酒瓶最後是落在了他們幾步之遙的地方。

  兩人以為是不小心王湘婷丟偏了,直到看見王湘婷再度閉上了眼,才意識到自己犯了大錯。

  關旭硯急著離開王昕妍身邊,但暈眩感早一步襲來,侵占了他的意識。

  王昕妍也急著逃開,但這一次王湘婷連逃走都不給她,直接勒住她的脖子往後拖。

  「放、放開我……」王昕妍感覺自己的脖頸被勒得發疼,全身不斷掙扎,直到臉頰卻忽然傳來一陣刺痛,她才安分了下來,宛如被甚麼用力劃了一下似的,疼痛感在冷風中越漸鮮明。

  「你們若再過來,下次就不只劃臉了。」王湘婷不知何時撿起了酒瓶,還以示告誡地在王昕妍的臉上用力劃了一刀。

  看著鮮血沿著平整的傷口往下流,洛芙、白宸和關旭硯這時都打住了腳步。特別是洛芙,由於手鍊被王湘婷丟進了海裡,她無法再使用瞬間移動,心裡更是恨得牙癢癢。

  王湘婷一路拖著王昕妍往海裡,一直到海水淹沒到腰際才停下腳步。

  「墨熙,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冰冷的海浪一波波打在兩人身上,王湘婷的一隻手緊緊勒著王昕妍,眼神落向了關旭硯,「我倒要看看,假如我和她同時掉入海裡,你會救誰?」

  說完,王湘婷拉著王昕妍一起往後倒,雙雙跌入了大海,只見海浪一波又一波襲來,那兩個人瞬間就隱沒在了大海之中。

  「昕妍──」關旭硯瞪大了眼,立刻動身前往大海。

  洛芙跟在他身後,然而,正準備跳入大海,卻猛然打住腳步,「不、不對,我不會游泳啊!」

  經過她身邊的白宸不忘給她一記白眼,才跟著關旭硯一起跳下海救人。

 

 

 

  海面之上驚濤駭浪,海面之下平靜無波,冰冷的海水阻隔了聲音與空氣,四周圍一片靜謐,宛如跌進了另一個世界。

  這裡甚麼也沒有,只有一片永無止盡的冰冷與黑暗。王湘婷仰望著海面上方,心情前所未有的平靜。她看著海平面上的銀白色的光芒離自己越來越遙遠,身體逐漸往下沉淪,向著不知明的地方墜落。

  她想起,被妹妹親手推下懸崖的那一刻,她死死抓著懸崖,仰起頭想要呼救,卻只見妹妹緩緩蹲下身,伸出雙手握住了她抓著懸崖的那隻手。

  「姊姊,自打出生起,妳就受盡眾人疼愛,而我永遠是被人冷落的那一個,我真的好忌妒、好忌妒姊姊……」她聽著她幽怨喚道,看著她的臉龐流下兩道清淚。

  風吹過兩人的衣衫,如畫緩緩站起身,居高臨下地望著自己,最後在她的手背狠狠踩下一腳。那一腳毫不留情,毫不留戀,毫不心軟,手背的疼痛讓她立刻哭了出來。

  「多麼希望,妳能永遠從這個世上消失……」

  那一刻,她望著狠心的妹妹,心痛得閉上了眼,淚珠早一步順著臉頰滾下懸崖。

  半晌,當她再度睜開眼時,她的腳下已是一片平地,一陣淒厲的尖叫聲迴盪在整座山谷,久久不絕。

  她看著眼前的懸崖峭壁,全身虛軟在地上,那本該是她發出的尖叫聲,本該是她跌下懸崖一命嗚呼。

  如今,她望著漆黑的海水,感受著冰冷的水溫,回顧那些殘破的、鮮紅的、絕望的,本來應該屬於妹妹葉如畫的記憶。早知她往後的人生是如此悲慘,她寧願在那時就死去,也不用承受她的因果報應。

  或許,早在那時候,她的生命就該結束了。

  不知過了多久,當再也看不見海面上的月光,她的眼前忽然出現了一道人影,那人伸手環住她的胸部,抱著她往上游。

  一開始看不清他的五官,直到接近海平面,進入月光灑照的區域,看清那一張熟悉的臉龐,她的眼眶頓時紅了。

  多少年前,桃花嬌豔,繁星如群,一對少男少女在月色下相見。

  離別前,少女望著優美的月色,不以為然說:「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既然有天我會嫁與你,短暫的小別又何妨呢?」

  面對少女瀟灑的話語,少年不禁莞爾,一雙眼睛深深地凝望著少女,許出的諾言深情而堅定,「如詩,妳若嫁與我,我定不會負妳,護妳一生。」

  少女也笑了,那一刻,夜風拂來,滿園的桃花宛若下起了一場三月雪,落英繽紛,一身粉衣的少女宛如融入了景色裡,美如桃花。

  她曾想像過無數次,若那日她沒有被推下懸崖,沒有和妹妹交換身體,她的人生定是美好得教人心生羨慕。

  然而,滄海桑田,輪迴不變,她一生所求的,從來都沒有實現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