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自己的戒指綻放出的光芒,王湘婷感到不可置信。她看著周圍,一次又一次閉上眼,可是無論嘗試幾次,她仍在這個身體裡,只能看著那道光芒越來越耀眼,越來越盛大。

  「不可能!」她瞪大眼驚愕地喊,掙扎著想甩開白宸的手,「我不相信!」

  白宸死命握著她的手,力道足以讓她的手腕印上鮮明的紅印,讓她痛得不禁落淚,兩道清淚隨即從她的臉龐緩緩流下。

  光芒照耀著斑駁的淚珠,王湘婷望著亙古的星辰,突兀地笑了起來。

  「除了失去戒指,妳還會忘記所有的一切。」洛芙站在她身後平靜道。

  聞言,王湘婷忽然轉頭望向了她,白宸這時也不禁鬆開了她的手。

  宛如看淡了世間紅塵,王湘婷的眼神不再怨懟,只有永無止盡的感慨與悲傷。

  「洛芙。」她喚道,表情似笑非笑,「我看得出來,妳和我是同一種人,所以給妳一個忠告吧,世事不會總順著妳的心意,總有一天,妳也會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洛芙抿著嘴沒有回應,只是睜著凌厲的眼神與她對望。

  接著,她的目光落向了關旭硯,關旭彥依然守在王昕妍身邊,望著她的眼神只有戒備與憤怒,無論百年,還是今日,皆是如此。

  她看著那張深愛的臉,任憑淚水沿著臉龐往下流,「我曾企盼佳期如夢,可到頭來,都是人生如夢……」

  此刻,明月清朗,星辰永寂,依稀能聽見她吟詠著一道詩,然而光芒越來越刺眼奪目,直到籠罩了整片海岸,四周再度歸於一片寧靜。

 


  當白宸和洛芙回過神時,只見王湘婷、王昕妍和關旭彥都倒在沙灘上昏迷不醒。唯一不同的是,白宸的左手食指多了一枚戒指,中央鑲嵌的水晶透明而無色,和之前散發獨特光芒的綠水晶截然不同,光澤耀眼透亮。

  「蒐集到聖物了!」滿分眨巴眨巴地望著那枚戒指,語氣樂不可支,瞬間就劃破了靜默。

  但白宸並沒有理會滿分,只是看了洛芙一眼,接著闔上了眼。

  洛芙立刻感到一陣暈眩,待再度睜開雙眼,視野全然變了樣。她感覺眼睛的高度變低了,再往身下一看,只見自己穿著素色上衣和牛仔短褲,緊接著是一雙白皙均勻的大腿,以及一雙低跟綁帶涼鞋。

  「換、換回來了!」她的雙手不斷在自己的臉龐和身體游移,語氣感動得幾乎快要哭出來了,「我終於不必再去男廁上廁所了,太好了嗚嗚……」

  「是啊,太好了。」摸著自己素淨的臉蛋,白宸也忍不住挖苦自己,「我也不必每天提早一小時起床化妝了。」

  「恭喜兩位。」一道溫文儒雅的聲音接著出現。

  「貝爾菲達大人!」滿分一如既往地欣喜,立馬飛到了他身邊,黛娜則依舊一臉冷漠。

  見貝爾菲達又再次神不知鬼不覺出現,白宸雖然很想遞給他一個白眼,但最終只是瞥了一眼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三人,「現在怎麼辦?」

  「放心,他們醒來後就會忘記所有跟聖物有關的記憶。」貝爾菲達露出一抹微笑,「一旦聖物被淨化,任何接觸過聖物的人,都會忘記所有跟聖物有關的記憶。」

  「這我知道,」白宸難耐地輕吐一口氣,「是說,她們兩人的身體還沒換回來。」

  「對喔,剛才沒讓王湘婷先和王昕妍換回身體。」洛芙跟著附和,視線也落向了那兩人。

  「你也會魔法,難道不能手一揮就讓她們換回來?」白宸問。

  「恕我無法。」貝爾菲達解釋,「再強大的魔法在聖物面前都是無用的,既然是聖物所施下的,自然也只有聖物可以解,所以這只有您可以辦到,若您怕她們忽然醒來,我可以從旁用魔法協助。」

  白宸無法反駁,只好先換到王昕妍的身體,再換到王湘婷的身體,最後再回到自己的身體。過程中,貝爾菲達也有從旁幫忙,讓她們就算換了身體也依舊處於昏迷狀態。

 

 

 

  清晨六點,旭日初昇,朝陽從海平面的另一端緩緩升起,天色逐漸由墨藍轉為青藍,旭光在海面鑲嵌無數顆鑽石,璀璨耀眼。

  「昕妍,醒醒……」聽見有人喚著自己的名字,女生不禁睜開了雙眼,一張熟悉的臉龐隨即映入眼簾。

  「醒醒,天亮了。」男生坐在她身邊,對她露出溺愛的笑容。

  女生吃力地坐起身,披在身上的襯衫外套隨即滑落,「我們怎麼會在這裡?」

  「唉,我們在這裡睡了一夜,這下住宿費真是浪費了。」男生露出惋惜的表情,但注意到女生仍是一臉茫然,於是轉而問:「怎麼了?」

  女生沒有回應,只是將目光轉向波光粼粼的海面,「感覺自己好像忘了很多事……」

  「甚麼事?」

  女生捂上額頭細想,但只覺得腦袋一陣劇烈的疼痛,「記不清了……」

  「也許以後就會想起來了。」男生眨眼,同時摸了摸自己扁平的肚子,「我們現在先回民宿吃早餐吧,我肚子餓扁了。」

  女生被他浮誇的模樣逗笑,嘴角牽起一條線,「說得也是。」

  海浪一聲聲拍打在岸邊,男生牽起她的手一起離開。

  然而,臨走前,她仍不可避免地望向了遼闊的大海。不知是心有眷戀,還是其他原因,她總覺得好像有甚麼東西忘在了這裡,而且一旦離去就再也找不回來。

  「昕妍?」察覺到女生停下腳步,男生也跟著停下。

  「沒甚麼。」女生很快回過神,拉了拉披在身上的襯衫外套,「快走吧,你不是餓扁了嗎?」

  「是啊,餓扁了。」男生再度摸著肚子,領著她繼續前往民宿。

  兩人並肩走在沙灘上,在沙地上留下一排腳印,海風牽起一道浪花,那些腳印隨即消失得無影無蹤,不留一點痕跡。

 

 

 

 

  「今天課就上到這裡,我們下禮拜考第五章。」語畢,女教授隨即放下粉筆道,臺下頓時響起一片哀嚎。

  「期中考不是才剛過嗎?」男同學忍不住抱怨。

  「你們也看到自己的期中考成績了,若不是當時我請長假,沒讓你們考小考也不會那麼糟。」女教授頭頭是道說,「所以這次每教完一章我都會考小考。」

  臺下再度響起比方才更加悲愴的哀號。

  「好了,今天課就上到這,有問題的人可以留下來。」

  下課鐘聲隨即響起,同學紛紛離開座位。

  白宸此時也正將筆袋和課本收進包包,然而,視線卻不時飄向臺前,幾個女同學正拿著課本上前請教女教授,不一會就閒聊起來。

  那日,趁著王湘婷昏迷之際,兩人決定送她到附近醫院。

  洛芙謊稱自己和白宸一起去海邊玩,正好遇到落海的她,也由於溺水的關係,她的臉頰有擦傷,記憶也有些混亂。王湘婷雖然半信半疑,但也沒有更好的解釋。

  她的確忘記了跟聖物有關的一切,忘記了自己曾經利用聖物和無數人交換過身體,也忘記了怨恨和執念。她的記憶從成為王湘婷後開始,並對自己是王湘婷這件事毫不質疑,也沒有理由質疑。

  「老師,妳這麼正,一定有很多人追妳,沒打算要結婚嗎?」女同學好奇問,八卦意味濃厚。

  「老師條件這麼好,是沒有看得上眼的男人好嗎?」另一位女同學笑答,「對不對,老師?」

  「是啊。」王湘婷莞爾一笑,視線跟著垂落下來,「我還在等待合適的人出現呢。」

  而那一雙流露企盼與落寞的眼神,白宸也看在眼裡。

  「嘿,在看甚麼?」一隻手兀地出現在面前,任之凡提著書包走到他的座位旁,「你今天上課特別專心耶,王湘婷回來這麼開心喔?」

  「是你開心吧?」白宸冷眼道,代課老師是五十好幾的老先生,所以美麗大方的王湘婷一回來,整個企管系都感到高興,總算可以擺脫無聊又嚴肅的代課老師了。

  「講真的,王湘婷真的是全系最正的女老師了。」任之凡有感而發道,也不自覺多望了講臺幾眼。

  「那你要不猜猜看她的年紀?」

  「年紀?」任之凡思忖了會,「二十八吧?不超過三十。」

  「差得遠囉。」

  「差得遠?」他錯愕,「不會已經四十了吧?」

  白宸笑而不語,收拾好書包就走出了教室。

  「不對啊!你怎麼知道她的年紀?」任之凡跟在他身後,「難道你真的對她有意思?」

  聞言,白宸忽然停下腳步,難得為任之凡留步,「對了,聽說你壓了兩千塊在我跟洛芙身上?」

  「你、你怎麼知道?」任之凡面露心虛,但隨即就換了張揶揄的臉,「哎呀好兄弟,你真是開竅了耶,平常也沒見你關心這事,我看這樣吧,賭贏了我們分紅,所以你就……唉喲喂!」

  白宸冷不防踹了他一腳,「我會讓你賠光的。」

  「兩千塊耶白宸,你要想清楚啊,贏了我們就有四千塊!」任之凡抱著發疼的小腿,一跳一跳地跟在他身邊。

  此時,王湘婷也從教室出來了,就見任之凡在走廊上單腳跳,於是忍不住笑問:「怎麼,腳拐到了?」

  「老師妳評評理,我不過是想湊合他跟洛芙,他就踢我!」任之凡像小學生般告狀,心疼地揉著自己的小腿。

  「上禮拜看到你們去海邊,還以為你們已經在一塊了。」王湘婷轉頭向白宸笑道,「原來是我誤會了。」

  耳尖的任之凡當然沒放過關鍵字,立刻裝出明白狀道:「好啊,你還跟我說你上禮拜是要回家,沒想到是跟洛芙一起去海邊!難怪那天回來你的脖子就多了一枚戒指,該不會就是定情信物吧?」

  「那是……」白宸不禁捂住額頭,由於戒指戴在手上太醒目,就做成了項鍊戴在頸子上,沒想到還是被這小子發現了。

  「從實招來喔,兩天一夜耶!不信你跟洛芙甚麼也沒發生。」任之凡一把勾住了他的脖子,不罷休地追問。

  「對了。」白宸倒也不生氣,反倒慢條斯理地開口,「聽說宿營時的貞子是你扮的?」

  「那個啊哈哈……」任之凡立刻收手,「我當時也胡亂抓的,誰知道你那麼容易被嚇到哈哈。」

  「呵呵。」白宸也跟著乾笑兩聲,嚇得任之凡也頻頻往後退,一溜煙就逃走了。

  「白宸。」看著兩人的互動,留在原地的王湘婷感到相當逗趣,喚著他的名字充滿笑意,「無論如何,那天謝謝你和洛芙了。」

  白宸微微頷首。

  「那老師還有課,先走囉。」

  「老師慢走。」

  他禮貌性地目送著王湘婷離開,但目光始終追著她,或許,原本的王湘婷就是這個模樣──美麗、聰明、親切,受盡所有人的喜愛。

  「滿分。」他不自覺喚,「王湘婷在哪?」

  「我叫九十分!」站在他肩上的滿分不悅道,但仍是乖乖答了,「學校的A棟四樓。」

  「那葉如詩在哪?」

  滿分頓了一頓,晚了幾秒才答:「無法回答。」

  白宸對此不以為然,究竟是她完全成為了王湘婷,還是真正的王湘婷回來了,抑或是其他原因,他無從而知。

  但葉如詩的確消失了,徹底從這個世上消失了。

  依稀還記得,在她消失之前,曾吟詠了一段詩詞,那是秦觀的<鵲橋仙>,寫的是牛郎織女的悲歡離合,但意卻是在歌頌天長地久的忠貞愛情,而她一生所求的,也不過如此。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柔情似水,佳期如夢,忍顧鵲橋歸路。

  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秦觀<鵲橋仙>

 

  _______________

 

  ∴°☆.第二章-後記

 

  當我把第二章的故事情節告訴朋友,朋友都覺得有點黑暗哈哈。

 

  坊間有很多靈魂交換的故事,特別是少女漫畫,算是梗概了,而我一直很想嘗試寫這類的劇情,於是毫無懸念設定為他們遇到的第二個聖物,因為真的太想寫男女主角交換身體後遇到的趣事啊!

 

  當時我就在想,如果一個人能隨時跟別人交換身體,結果會如何呢?於是就想到了長生不老,也就造就了王湘婷這個角色。

 

  提筆創作第二章的時候,正好是我人生的低潮,當時的我只想寫令人絕望的劇情,而這也是這部作品對我而言特別的地方。在我的創作經歷裡,很少有作品能夠反映我當下的心境,時常在痛苦時寫幸福的結局,快樂時寫悲傷的劇情,真的是自己虐自己啊……

 

  但這部作品不一樣,正好在大學畢業後開始連載,背景是目前最想寫的大學生活,儘管是奇幻故事,但不乏也會寫到我自己的大學經驗,這點令我非常欣喜。所以,不要問我為甚麼忽然想寫清朝的故事,因為我當時正好在追《如懿傳》和《延禧攻略》,深深為古裝劇的淒美所感動,於是就寫進了小說裡哈哈。

 

  然而,正因如此黑暗,我更覺得要寫出希望,從一開始就沒想過要讓哪個角色領便當,並且塑造了王昕妍這個善良的角色。我可以信誓旦旦說,之後再也不會出現比王昕妍更善良的角色了,而這也是我留給這一章的希望。好巧不巧,自三十八回以後的劇情,都是近期寫的,而我也已經走出低潮(三十八回以前的劇情,都是三個月前寫的)。

 

  那麼,前兩章都是跟男女主角本身比較無關的故事,接下來,就是跟主角本身比較有關的故事了!

 

  不過,在那之前,還有一件很重要的是要公告。

 

  首先,要跟大家說一聲抱歉,第二章結束後會停載一陣子,少則半年,長則一年。

 

  一直很想改變過去邊寫邊連載的模式,所以自這部作品開始,都是一整章寫完才開始連載,也就是當連載第一章時,我已經在寫第二章了。如今,礙於開始上班的關係,第三章的產出速度非常慢,雖然可以邊寫邊連載,但還是希望能一次寫完再發表,所以決定暫時更新。

 

  還有就是,自高中後就開始固定更新,從雙週更變成單週更,就這麼持續連載了七年,雖然中途遇到指考和學測,但都不超過兩個月,自大學以後更是不超過一個月,覺得是時候該休息一下了。只是過去是為了準備考試,如今是為了工作,但無疑都是我人生的轉捩點,從國中到高中,從高中到大學,而現在是從大學到出社會。

 

  所以,大家就把這段時間的停載當作我在準備考試吧,這也是我把停載時間拉得這麼長的原因,不單單只是為了寫完第三章,也想好好回歸現實。

 

  不過,粉專、IG還是會定期發文,平常也還是寫在BLOG寫其他文章,唯一不同的就是暫時不會更新新作。

 

  最後,就是很謝謝支持這部新作品的讀者,我很感謝,但也很抱歉,因為要讓你們等待這麼長的時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