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孤星(2)

 

  地點轉換到郊區的一間別墅。

  別墅的四周是一片茂密的樹林,在夜晚籠罩下顯得特別陰森。

  距離好幾尺遠的地方,停了一輛高級轎車,只是裡頭的少女早已下車,徒步走到了別墅外圍的樹林中。

  別墅門口停了一輛賓士,車門打開,隱約有兩個身影走下車,朝別墅的臺階步去。

  森林裡,亞依微瞇雙眼,將狙擊槍抵住肩窩,以便隨時扣引板機。

  她的視線尾隨著那兩個人,落定在別墅的大門前。

 

  ……

 

  似乎是很滿意她的答案,惜茵將自己略長的劉海往後撥,最後釋懷地笑了,「事到如今也沒辦法了。」

  她從口袋裡掏出一個皮夾,從裡頭取出了一張紙條,「我自己也不清楚真正的紀媛心究竟是誰,因為就算和她見面,她也從不會讓別人看到她的臉。」

  惜茵將摺疊完好的紙條遞到亞依面前,「今晚正好是我和紀媛心固定會面的日子,這上頭有她告訴我的指定地點。紀媛心每次只會帶一個貼身保鑣,但我想這對亞依妳來說並不是問題。」

  看著亞依毫不猶豫接過了紙條,惜茵難耐地笑了,「其實我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天了,過了今晚,偵探社就會少一個成員了吧。」

  亞依靜默不語,只是緊捏著紙條。

  「小心點,亞依。」她的語氣有著不易察覺的告誡。

  「會的,謝謝。」她應了一聲,平靜的神情裡有一絲感激。

 

  ……

 

  眼看那兩人已經進入了瞄準範圍,亞依立刻將注意力放在準星上。

  她深吸一口氣……

  其中一個人影正對上她的瞄準點。

  她屏住呼吸,別墅的大門正逐漸被推開,那個人正背對她。

  而她──已然扣下了板機。

  「砰!」煙硝伴隨著後座力瀰漫在樹林中,炙燙的子彈直直朝目標射去,但──

  卻意外被閃開了!

  子彈打穿別墅的大門,卻沒沾染半點鮮血。

  她從來沒有失手過的,不是嗎?

  亞依立刻丟下身上的狙擊槍,跑離原來的位置,臉上流露一絲愕然。感覺那個人好像早在她扣下板機前就察覺到了她的存在,敏銳的程度令她感到心顫。

  她從最靠近別墅的右側樹林狂奔而出,同時掏出了預備的短刀。

  既然遠距離射殺沒用,也被發現了行蹤,那麼就直接刺殺目標吧!

  因為現在的她已經沒有退路了,錯過這次……

  她就再也沒機會了!

  黑色的髮絲逐風飄揚,她快速逼近那兩個人,黑夜之下,少女的身影猶如一團看不清的魅影。

  但──

  還未到達別墅,一道風馳電掣的人影卻忽然遏止了她的前進,那人的速度幾乎比她還要快。

  「鏘!」

  夜色下,刀刃銀亮的光輝相互交錯,發出鏗鏘清脆的響聲,他們互相抵住對方刺來的利刃。

  不過情勢並沒有僵持太久。

  亞依旋即掏出另一把暗藏的小刀,刀身泛出清亮的光輝,刀刃猝然劃過空中,直朝那人的頸子殺去!

  沒想到──

  又再次撲了空!

  那人身子一仰,退後了幾步,躲開了。

  這一次,她很確定不是自己的失誤,而是非常肯定面前這個人──絕非普通人!

  儘管剛才的攻擊都落空了,她仍沒有給予對方任何喘息的機會,擊如雷電的攻勢伴隨著破空而出的霍霍刀聲,將眼前的人步步逼退。

  但每一次,那人也都擋下了她所有的攻擊。

  金屬聲錚錚響亮,毫無間斷。

  兩人之間的銀光如似明滅的火光,亞依揮舞的短刀飛也似的快,好似根本不需抬眼,她就可以直覺性地判斷目標的位置。 

  面對她如此強勢的進攻,那人只有極力抵禦的份,頻頻往後退。

  然而,當她不經意瞥見那人的樣貌時,卻有種想看得更清楚些的奇特想法。

  刀光閃閃,那人的黑髮如絲緞般柔順,他左耳戴著的銀色耳環迸出殘酷的冷光。

  剎時間,亞依的動作忽然遲疑了下,閃過腦海的奇異想法讓她不禁瞪大了眼。

  「楓……」她的聲音恍惚,喉哽宛如被人狠狠掐住。

  還未吐出第二個字,那人的手刀已然劈向了她單薄的右肩,力道之大,讓她瞬間跪坐在地。

  但她絲毫不在意肩膀蔓延的疼痛,只是急促地抬起視線,這一次──她無論如何都要看清楚!

  一抬起下巴,一把匕首立刻抵住了她脆弱的頸子,不讓她再有機會發動攻勢。

  同時──

  她也看清了那人的樣貌。

  深刻俊逸的五官,漆黑深邃的眸子,他的臉上沒有任何多餘的感情,氣息冷峭殘酷,如是漫漫寒夜裡最冰冷絕情的一陣風雪。

  她認得的……

  卻在這刻顯得好陌生……

  「這是怎麼回事?」她無視抵著自己的鋒利匕首,鎮靜地開口,但眼裡卻有著無法掩藏的愕然。

  眼前的少年冷著一張臉,緊閉的薄脣毫無動靜。

 

  ……

 

  同一時間,那棟華美的大廈樓下已是空無一人。

  自下而上,最上層的那扇窗戶,此時正有一陣優美入耳的琴聲流瀉而出。

  窗邊擺放了一架三角鋼琴,琴身在月光照耀下泛出幽黑奢華的光澤。

  房內昏暗死寂。

  琴聲婉轉悠揚。

  琴椅上,惜茵的表情恬淡,她伸出一隻手,緩緩彈奏著一段簡單的旋律。

  這是一首她們家世代單傳的曲子。

  哪怕毫無演奏技巧,只是用單手彈奏,旋律也依舊優美哀傷,足以打動人心。

  隨著琴聲充斥了整個空間,少女彷彿也被撥動了心弦,不禁加重了彈琴的力道,讓曲子多些變化。隨後,她不自覺張口歌唱,歌聲同樣哀傷絕美,伴隨琴聲徜徉在這靜謐的空間。

 

  隱藏真實的自己……

  以冰冷將自己輕輕包裹……

  那一夜……

  我真正看清自己失去了甚麼……

  知道甚麼才叫心痛…… 

  或許束縛著我們的……

  是身上背負的宿命……

 

  「妳果然上當了。」

  淡漠的女聲自楓晨的背後傳出。

  一名衣著素雅的少女緩步走來,她的雙眼澄澈明亮,眸子裡彷彿裝有月光般柔美的光華,但自然垂落的褐色髮絲,卻讓她比平日多了幾分嫵媚。

  「看來惜茵確實有遵照計畫執行。」少女的聲音寧靜如水,但卻在打入亞依耳廓的那刻,瞬間凍結成冰。

  亞依感到背脊遽然發涼,寒意從頭到腳將她包裹,宛如整個世界開始瘋狂旋轉,她忽然感到一陣暈眩。面前的這名少女,有她未曾見過的冷漠。

  亞依無力地鬆開了手裡的刀柄,任刀子獨自落入柔軟的草地。

  接著──

  她的眼神異常凜冽!

  一眨眼的時間,一切迅速得好似沒有過程,她是如何掏出短槍?又是如何速迅起身?

  僅僅只是迅速閃過她的子彈,楓晨就發現情勢全然逆轉了!

  「我要知道真相。」她冷冷質問。

  瞥見她的槍口直指楓晨的心臟,少女頓時皺眉,如是被觸動了某根敏感的神經。

 

  ……

 

  琴聲婉轉悠揚,在空氣中靜靜流淌。

  夜幕低垂,少女的剪影端莊而優雅。

  她的歌聲如泣如訴,宛如是在呼應天邊那一輪孤傲的明月。

 

  ……

 

  夜……

  悄悄降臨……

  籠罩整片暗黑的大地……

  漆黑無光的世界……

  孤獨正一點點侵襲著自己……

 

  ……

 

  幽深的樹林中央,繁密的枝葉沙沙作響。 

  少女凝視著亞依,雙手抱胸,她的身段優美而高雅,聲音淡定如水──

 

 

 

  「我就是紀媛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