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

 

  「像你們這種會腦筋好的人根本不會懂我的感受!」她哭喊道,而彥丞很確定她說的不是「你」,而是「你們」。

  「反正我就是不是高材生,所以做甚麼事都比上老姊做的好,就連釣到的男朋友也都比上老姊!」

  聽到這,彥丞也大概知道她難過的點了。紫琳有一個很優秀的姊姊,這是他從以前就知道的,甚至連他自己都曾向她開玩笑過,姊姊怎麼優秀,妹妹怎麼就只有……這樣……

  然而,令此時的他不解的是,有個優秀的姊姊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她為何現在才爆發,難道只是剛好喝醉了?

  「我也很辛苦啊,我在外面受了到多少委屈,他們根本都不知道,只會一直唸我應該跟姊姊怎樣、怎樣,這樣才會有前途……」

  「我這一個禮拜為了拉贊助和拍片,不但被老闆吃豆腐、被人辱罵、還被同事陷害,甚至每天都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我這麼累了,好不容易有機會回家,但他們卻一句辛苦了都不願對我說,只會一直說姊姊最近怎樣怎樣,我應該怎樣怎樣……」

  她向床上一倒,一隻手摀著雙眼,眼淚隨之沿著眼角滑落,「我好累……」

  「真的好累……」

  「語娟又剛好出國,根本沒有人好好傾聽我的煩惱,跟其他朋友吐訴,他們也只會告訴我自己有多忙,好像我的難過根本沒什麼,就連你也是……」

  忽然被點名的彥丞,心一顫,但隨之而來的,是歉意。

  「抱歉,我不知道……」

  「你當然不知道,怎摩會知道呢……」她的一手仍摀著臉,看不出來她現在還有沒有哭。

  但語氣裡毫不遮掩的諷刺,一聽就帶有惡意。

  「像你這種以後不是當科技新貴,就是大學教授的人,怎麼會明白我的感受呢?」她嘲諷說,「我們的世界早從穿上不同的校服時,就不一樣了。」

  「無論我高中三年再努力唸書,我還是跟上不你,跟你站在同個地方的,永遠不會是我。」

  說完,她忍不住再度流淚。

  儘管能夠面帶笑臉,恭喜兩個好朋友考上了同一間知名大學,但心裡不可能不會有任何一絲疙瘩或悵然。

  「妳怎麼會這麼想呢?」彥丞輕嘆,姑且選了一塊沒被堆雜物的地上盤腿坐下,「我跟語娟才覺得我們很多方面都比不上妳。」

  「像甚麼?」

  「妳比我們有目標,很清楚自己要的是甚麼,像妳高中不是有轉學,我當時問妳沒事幹嘛轉學啊,妳還記得妳當時是怎麼回答我的嗎?」

  聽見床上只傳來細碎的啜泣聲,地板上的人也就自問自答了:「妳說雖然課本和制服要重買,轉到新環境可能誰都不認識,但這並不會阻止妳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事物,妳對我說新學校比原本的學校更適合自己就讀,師資也比較好。」

  「不然妳現在把自己搞得這麼累,不正是因為,這些就是妳想做的事,不然妳直接辭職不就好了?何必忍受這些。」

  「所以我覺得一直都是我們在追著妳,因為妳總是比我們更清楚知道未來的事,當我和語娟都還不知道大學要讀哪個科系時,妳就已經決定要念大傳系了;當我們大三還在唸書時,妳卻已經進入職場實習了。」

  「那也只是現在,等十年後你就不會這麼認為了。」床上傳來帶有哭腔的聲音,「等十年後再來比較薪水和社會地位,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但妳不覺得現在來談未來,有點不切實際嗎?誰能保證未來會是怎樣?」

  「因為我看得見啊!」她忍不住吸吸鼻子,「再怎麼說未來都是要有過去去堆砌的,我跟你們相處這麼久,知道你們是多麼認真的人,理所當然也能看見你們未來的模樣。」

  「未來的模樣?」他對這個詞不以為意,只是忍不住微笑起來。

  「既然妳這樣說,那我來告訴妳妳未來模樣,妳未來會成為當紅偶像劇的製作人,每部收視率都超高,而且部部都是經典。」

  「你這是妄想吧!」床上的人立刻吐槽。

  「難道妳不是以此為目標嗎?」

  「是啊,我是……」她笑了起來,原先遮住臉的手頓是向上伸,亮晃晃的日光燈在手背上烙下陰影,「總有一天我會成為當紅的製作人,讓曾經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後悔他們曾對我說過的話。」

  「包括我爸媽。」

  「很好,妳這樣想就對了。」見她的心情總算好了點,彥丞正打算起身,但紫琳卻早他一步爬起來。

  她坐在床邊,低望床下的他,「告訴你,我姊明年可能會結婚喔。」

  「對方是外國人,不但長得很高很帥,家世背景也很好。」

  「那很好啊。」他隨興回。雖然臉上很明顯擺著一副「關我什麼事」的表情,但還是補問一句:「妳難道是覺得羨慕?」

  好讓她認為他是有專心在跟她聊天的。

  但換來的只有一陣沒來由的笑聲。

  她坐在床邊,大笑了一會又問:「你為甚麼不交女朋友啊?」

  「那妳為甚麼不交男朋友?」他白了她一眼,立時又換來床上的人一陣突兀的笑聲。

  若不是她喝醉,她現在的模樣跟瘋了沒兩樣

  止住笑聲後,她忽然很正經地喚了一聲:「欸──

  「幹嘛?」他不情願地回應,同時冷冷瞟了一眼床上的人。

  「你大學時第一次交女朋友的時候,我不是曾跟你開玩笑說,我曾經暗戀過你嗎?告訴你喔,那不是開玩笑,是真的。」

  似乎是在確定他有沒有在聽,她望住他,笑得更燦爛了。

  「我是真的喜歡過你。」

  笑容遮住了她真實的情緒,聽不出來是謊言還是實話,彥丞只是愣愣地看著笑得一臉無邪的她。

  因為若是真的,他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會令她傷心的事。

  「你不相信?」她仍舊在笑,「你知道為甚麼我和語娟國中時會吵架嗎?幾乎整整一個月都不跟她說話?」

  「因為你喜歡語娟,所以我當時很忌妒語娟。」

  「你一定想問,明明每次我們都在吵架,每次我都恨不得想打死你,怎麼會喜歡你?可是你就怎麼沒察覺到,我只會對你一個人這樣。」她的身體越過床邊,想更靠近他,讓他聽得清楚。

  「你不知道……」

  但一語未完,昏沉沉的腦袋就禁不起地心引力的吸引,往下掉。

  碰第一聲,坐在地上的彥丞勉強接住了她,至少沒讓她腦袋開花。

  「我又不是聾子,妳不用靠過我說我也聽得到!」他不悅喊,但還是不免關心她撞傷的地方,「妳……膝蓋會痛嗎?」

  理所當然,依她現在的神智,酒精搞不好麻痺了痛覺,所以他只得到一陣笑聲當不痛的回應。

  半壓在他身上,她的手正環繞他的肩。這一次,她無須跨越任何距離,只要輕輕開口,就足夠讓他聽得清楚:「你不知道,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時候,我覺得是最自在的。」

  聞言,彥丞猛地抓住她的肩膀,自己往後退。

  「喂……」他很想說醒醒,但話沒說出口,就想起這對一個喝醉的人來說根本是徒勞無功。

  另一方面是事情發展太快,他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呵呵……」反倒是女人笑得樂不可支,很喜歡他的反應。

  「我為甚麼不交男朋友?」她睜迷茫的眼盯著他,「因為我發現,無論是前男友或是周圍的男生都比不上你,沒有你來得正直或溫柔,學歷也沒比你高,有的就只有一張臉。他們看中的,就只是我的外表。」

  「就算是沈浩那樣完美的男生,跟他站在一起,我感受到的也只有壓力,一點也不快樂。」

  「可是我甚麼都沒有喔,女人想要香奈兒、LV我通通買不起,我比妳的任何一任男朋友都要窮,我現在甚至連工作都還沒有。」他據實以報。

  「在你眼中我在乎錢嗎?」她又開始笑,「我要的只是一個可以讓我信任的人,然後在我大哭時,可以給我一個肩膀而已……」

  她的頭輕輕靠上他的胸膛,低聲說:「如果你是我的男朋友該有多好。」

  甚至有那麼一剎那,彥丞以為她就這麼睡著了。

  如果她沒又忽然動起來,手臂施力在他肩膀上,並且抬頭吻住他,他真的會以為她睡著了。

  「艾──」他再度猛然推開她,雙手緊緊捏住她的肩頭,深怕她再靠過來。

  「愛?」她歪頭呵呵笑,「愛甚麼?」

  「艾紫琳!」他大吼,最好能就這麼吼醒她,「妳傻了嗎?妳知道你現在做的舉動多危險嗎?」

  但她依然只是傻笑,微醺的眼睛閃爍著純真的光芒,像個孩子。

  「你知道為甚麼我要現在說這些嗎?因為如果你又交新的女朋友,我就又不能說了。」

  「一想到一輩子都沒有機會告訴你,就覺得自己好悲慘。」

  「那也不用以這樣的方式告訴我吧!」

  再度聽見她那自嗨似的笑聲,彥丞知道說再多現在的她也聽不進去,頓時也才發現,他的死穴從一哭,變成二笑。原來女人笑的時候比哭還難纏。

  「而且啊,這樣你就無論如何都要對我負責了啊!」她伸手撫上眼前男人的臉,笑得更加燦爛了。

  「妳會後悔的。」男人這次也沒再推開她,只是咬牙冷聲警告。

  而事實證明,她的確後悔了。

  隔天早上醒來,看著曬在陽台上的床單,以及只有上半身穿了一件襯衫的自己,還有強烈的宿醉感,女人幾乎要再度暈過去了。

  她到底做了甚麼?又說了甚麼?

  憑著模糊的記憶,她完全記不得自己對彥丞說了些甚麼,只記得自己又哭又笑外,還、還……吻……

  太可怕了!

  若不是還有工作在身,連睡覺的時間都快不夠了,她可能早就傳訊問彥丞了,而好不容易終於鼓起勇氣密他,他卻說見面再說吧!

  是那天做了甚麼事需要當面說嗎?

  害得她一整晚都沒睡,得靠厚重的妝容才能遮住自己臉上的黑輪。

  更想不到的是,自己煩惱這麼久根本是多餘的。

  「沒做?我們那天甚麼也沒做?」

  「妳也太大聲了吧,是要整間店的人都聽見嗎?」紫琳高分貝的驚訝聲,立刻換來彥丞一記白眼,「妳覺得我是那種趁人之危的人嗎?」

  「那、那床單呢?還有我的衣服?」

  「因為妳後來回到床上吐了,所以我幫妳洗床單,衣服則是妳自己脫的,因為也沾到衣服。」他一臉黑線,「妳要知道在弄床單和拖地的時候,有人在旁邊脫衣服發酒瘋是件多煎熬的事嗎?」

  「可、可是……」她想再問些甚麼,但實在想不出還有甚麼是自己問得出口的,「但、但……」

  「但你也太正人君子了吧!」她拍桌,但隨後又忽然摸上自己的臉,一臉驚恐地說:「還是說是我沒有魅力?」

  看著紫琳內心似乎在上演小劇場,彥丞很想嘲笑一番,但這種時候還是收斂點好,不然就等著吃拳頭了。

  「我們……真的甚麼也沒做?」待整理情緒,她又冷靜地問。

  「除了接吻以外,都沒有。」

  「真的?」她又問了一次,「真的沒有?」

  「妳是在追問甚麼?」這次換男人拍桌了,「是真希望我對妳負責?」

  看他好像真的生氣了,她也不再說甚麼了,低頭暗暗喝了一口飲料。

  盯著她沉默數秒後,彥丞輕嘆,「可是我身上甚麼都沒有喔。」

  「我既沒錢、又沒車、又有家人要養,我甚麼也給不了妳。」

  「我有說我在乎這個嗎?」她放下飲料,「你說的正好都不是我想要的耶。」

  說完,兩人對看了好了一會,彼此臉上都沒有甚麼表情,只是在等著對方先開口。比等待,更像是對峙。

  但率先打破沉默,反而是一陣笑聲。

  紫琳撫著桌角,兀然笑了起來,笑聲就像聽見了甚麼笑話,那樣地開心。當然立時就得到彥丞一記「妳又發瘋」的白眼。

  「妳笑甚麼?」

  「我……」稍稍止住笑聲,她想開口,但一下又就被第二波的笑聲埋滅,就連隔壁桌的一位女學生都忍不住往她這邊看。

  「妳真的瘋了。」他無奈,但嘴角噙著笑意的。

  「我、我只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幾乎是笑到哭出來了,她不自主用手拭去溢出眼眶的淚水。

  「沒想到會有這一刻。」她又笑了起來,「十五歲的我一直希望的這一刻,居然真的被我等到了。」

  「但更沒想的是,我們竟然過了十年都沒斷了聯絡,國中畢業時我以為等到十年後,我們就真的只是同學,再度相聚只會在同學會上。到那時候,我就會笑說,我的初戀居然是你,你一定不知道。」

  「你覺得我們為甚麼到現在還會連絡?」終於回歸正常的紫琳,總算問了一個正經的問題。

  但其實不用回答,彼此也心知肚明。

  如果不是語娟,他們也不會形成三人行。就算國中畢業各自上了不同的學校,但紫琳身為她最好的朋友,若不在對方失戀時安慰她,怎麼能算是姊妹呢?彥丞則是以好朋友的女朋友名義關心,雖然他總說天祈是損友。

  他們關心的都是語娟,也就不得不有所聯絡。

  甚至直到現在,若不是語娟出國,彥丞也不會有機會看見她酒後吐真言。

  語娟是他們到現在還會持續連絡的主因。

 

  「如果語娟現在在這,聽到我們兩個的事,可能會大吃一驚吧。」紫琳忍不住想像起來。

  「不只大吃一驚,還會為妳感動得哭了。」

 

  同時,也是兩人都最希望,能夠獲得幸福的那個人。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我一向很喜歡寫配角的故事,因為可以不用太顧慮太多,想要大喜或大悲都可以。但這就往往造成了長篇鉅作……

在寫紫琳和彥丞的故事時,我是很開心的,因為我期待寫他們十年後的故事很久了,雖然中途還是不免有卡住,但相比起語娟和天祈的部分,就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甚至好像一度回了小六最初寫《羽憶》時的感覺。

 

也許有人會覺得紫琳跟沈浩在一起才適合,但很不幸的,某優是個一開始就會確定好CP組合的作者,紫琳和沈浩的默契是我意料之外的事,包括我的前一部作品也是,我不會因為劇情推演就改變我最初的設定(當然以後就難說了,我有想過試著創造很多男主,再順著劇情決定男主,來場作者本人都不知結果的冒險)。

因為誰跟誰在一起,對我而言都是有特別意義的,如果只是順著劇情推演,就失去了那個意義。

 

總而言之,在寫他們這對冤家的故事時,寫到最後心頭暖暖的,這種不用太多甜言蜜語的愛情往往能感動到我,於是就動手寫起了雜言。因為我本身是個很難說說出感性話語的人,我可以很理性地去分析一件事,卻很難很感性地說出自己的真心話。

再回頭來看我們男女主角的感情線,老實說,我真的有種回到現實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