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你們那天沒有復合?」從廚房端出兩杯咖啡的天祈,驚訝地說。

  「他都有女朋友了,想也知道是不可能的事。」半躺在沙發上的女人,滑著手機,簡單唸了一句,「你太天真了。」

  「那你們那天說了甚麼?」

  「就只是像朋友那樣聊天而已,再怎麼說我也是個公眾人物,以後總有機會代言他們公司的產品,沒理由不維持好關係不是嗎?這樣也省得以後尷尬。」她放下手機,順勢端起咖啡啜飲一口。

  「倒是你,聽到霂彥丞和艾紫琳在交往,都不驚訝嗎?」

  「我覺得那兩個人很配啊,幹嘛驚訝?」

  「那天聽沈浩說的時候,我超驚訝的耶!他們認識少說也有十年耶,這十年他們都在幹嘛啊?」

  「不可思議,太不可思議了。」依玲手撐著頭感嘆道,但一看見眼前的男人,表情立刻就變了。

  「算了,還有更不可思議的一對,他們也就不稀奇了。」

  聽見幾分貶低的意味,天祈這時也忘了待客之道,語帶不耐問,「妳來我家到底是幹嘛啊?」

  「想說從國中畢業就沒來你家了,正好有空就想來看看,順便跟你說一下那天你離開以後的事而已。」

  「我說完了。」她補充道,同時也為話題畫下了句點,令才不過剛端出咖啡的天祈感到有些無言。

  結束得太快了點。

  是可以趕她走的意思嗎?

  「你沒想到去找歐洲語娟嗎?不怕她被外國帥哥追走?」

  「就算找到了又如何呢?難道要叫她回來嗎?這對她而言是多多麼難得的機會,我有甚麼資格叫她回來呢?」

  「所以你就甘願在這等?」

  「這不也是語娟曾做過的嗎?」

  對上他認真的表情,依玲反而不正經地笑了起來,說了句令他摸不著頭緒的話:「你們果然都一樣傻,從以前到現在都是。」

  「當初語娟也是這樣回答的,說就算去美國找你,她又有甚麼理由要你回來呢?因為你是不可能會回來的,去找你只會徒增你的困擾。」

  盤腿坐在沙發上,女人再度向後一躺,頭輕靠著椅背,側頭望向右手邊的男人,「你怎麼就能這麼肯定,你這輩子不再愛其他的女人?」

  「你還這麼年輕,怎麼能這麼肯定她就是你這輩子想共度一生的人?」

  面對連續兩個疑惑,男人愣了愣,但很快就歛下視線,嘴角不禁劃出淡淡的弧度。

  「妳要我認真回答?」

  「是還有不認真的回答喔?」女人瞪了他一眼。

  「因為認真回答,要說得太多了,我怕妳可能無法理解。」

  「那你就簡單回答吧。」女人「授予」了他框架之外的回答方式。

  言下之意就是要認真,但要簡明扼要。

  雖然有些強人所難,但女人知道他絕不會說她在為難他,而是早就料到她會這樣要求了。

  「那妳覺得有比語娟,更適合我的女孩嗎?」

  聽見這個回答,女人了然地笑了。

  能夠包容這天兵的傻,又不對這傻子耍任性,還能事事為他著想,不讓他感到為難,還不會有一絲怨言,全世界真是沒幾個人能做到呢。

  這是她從國中時看他們倆相處,就一直這麼覺得的事。

  坐起身子,她手撐的臉頰,再度看向了身邊的人。

  「雖然我和沈浩是不可能了,但你和語娟還沒結束,同樣經歷過十年的光陰,你和語娟最後是走上我的沈和結局呢?還是艾紫琳他們的結局?我真的很想知道。」

  此刻,直視男人眼底的那雙眼睛,眼神意外真誠。

  「但我深深希望,你們不要走到我和沈浩的結局。」

 

 

  深夜十點。

  陪依玲到樓下的天祈,又陪她走了一段路才自己折返回來。

  原本是想開車送她回家,但兩家也才相隔十分鐘的路程,依玲說她自己走回去就可以了。

  何況晚上的街道走起來,總令人感到格外平靜。

  就這點,依玲說得的確說錯。

  拉下鐵門的街道清冷寂寥,襯得便利超商自動門拉開的音樂格外地清亮溫暖。

  抬頭一望,籠罩城市的夜色深沉而孤寂。很難想向世界的另一頭,天空湛藍得萬里無雲。

 

  『但我深深希望,你們不要走到我和沈浩的結局。』

 

  抬頭仰望無邊天際,過往的記憶彷彿懸浮在遙遠世界的盡頭。它們相濡以沫,不讓任何人發現。

  世界的另一頭──

  多少情感的過往思情在天空中交錯徘徊,也許寄託感情的,是一隻飛鳥,斷了線的風箏,失重的羽毛。不需要護照與任何通行證,不受國界與海洋的阻隔,他們乘著風,越過了那條看不見的換日線,來到時間相同的這一秒鐘。

 

 

  ──現在的妳,身在哪一座城市,欣賞著甚麼樣的景色呢?

 

 

 

  寧靜的山間小路上。

  馬車踏著緩慢的步調向前行。

  沿路不少街頭藝人彈奏著樂器,唱著歡樂的歌曲。途中下山的行人偶爾也會向馬車上的人揮揮手。

  這一路上山的過程,愜意悠閒,彷彿置身在童話故事裡。

  來到歐洲的第五個月,語娟來到德國慕尼黑。

  這是一個啤酒國度,有座觀光客一定要來朝聖的「皇家啤酒廠」,每年還會舉辦「啤酒節」。同時也是一座浪漫的城市,保留著過去巴伐利亞的羅曼蒂克,夢幻的「新天鵝城堡」是許多童話卡通裡的城堡模型,迪士尼電影開頭出現的那座城堡正是以此為原型。

  而現在,她就正乘著馬上,向那座只存在童話故事裡的城堡前進。

  語娟身邊正好坐著一對情侶,雖然從腔調聽不太出是英國人還是美國人,但快到城堡時,她聽見女人興奮地向問了身旁的男人說:「我們以後在這舉辦結婚如何?」

  雖然一聽就是玩笑話,又怎麼可能要家人都跑來這參加婚禮?但語娟卻似乎能想像得到,女人臉上帶著夢想與希望的眼神。再怎麼說,能在城堡舉辦婚禮,都是每個女人畢身的夢想吧。

  甚至一下車,她就看見不遠處有一對新人在拍婚紗照。

  當時興建這座城堡的巴伐利亞國王,大概也沒想到自己傾心建立的心血,在二十一的現代會成為許多見證許多新生終身的地方。

  「是不是覺得好像進到了童話世界,每一棟房子都夢幻得不得了?」晚上回到住處,凱琳立刻問了她這天旅行的感想。

  凱琳是她來到德國後的第一位沙發主。

  凱琳是來德國留學的馬來西亞華人,由於室友前一個月畢業回國,目前還沒找到新室友,就把空著的另一個房間來接待沙發客。

  自從語娟告別了戴維森,開始一個人的旅行,就沒再選擇住民宿或飯店,而是上沙發客網站,找尋當地能提供背包客短期住宿的沙發主。

  儘管第一次沙發衝浪時相當緊張,但戴維森事前都有提醒她當背包客應該注意的事項,也有教導她該如何找值得信任的屋主。幾次下來,雖然時常三天兩頭就又要提著行李到下一個屋主家,感覺居無定所,但藉由與沙發主聊天交換,更能體驗當地文化。

  「不管是村莊還是城堡,都比我預期還要夢幻。」她走到房前,回首向坐在沙發上的凱琳說。

  「真好,我到現在都沒時間去那裡!」

  「妳下次假日可以跟男朋友一起去,我覺得很適合情侶一起去。」她微笑建議,但凱琳的表情卻忽然變得有些落寞,甚至有些無奈。

  「我說錯話了嗎?」語娟語帶抱歉問,凱琳第一天看見她時,曾說過自己有一個德國的男朋友,剛剛才會這麼說的。「還是妳跟男朋友發生甚麼事了嗎?」

  凱琳沒有立刻回答,只是抓著遙控器問:「妳覺得一個男朋友,從不跟說女朋友『我愛妳』的原因是甚麼?」

  語娟走到沙發邊,放下沉重的後背包後坐下,繼續聽著凱琳往下說:「我今天問他怎麼從來不對我說『我愛你』,他說他喜歡我,但還不到愛的程度。」

  「妳覺得他到底愛我愛我呢?再怎麼說我們都交往一年多了,不可能完全沒有感覺吧?」

  「妳聽了很難過?」語娟柔聲問,而答案從凱琳苦澀的微笑就能顯得易見了。

  「可能是德國的男生都是這樣,我也不知道,但這不就代表他沒能那麼愛我不是吧?聽他那樣回答,甚至可能連愛都不算。」凱琳低望大腿說,神情很是哀傷。

  很不幸的,語娟本身也不擅長感情問題,而且今天在新天鵝堡看了那麼多對幸福得令人稱羨的新人,再聽見如此現實的感情問題,內心是百感交集的,但她就不是如何安慰眼前的女孩。

  「抱歉,語娟妳今天走了一整天應該很累了吧,又要聽我在這發牢騷。」凱琳再度揚起笑顏,轉頭看向她。

  「沒的事,我倒覺得比起隨便就把愛掛在嘴邊的人,妳男朋友很老實,有認真思考自己到底愛不愛妳。」她連忙說,但凱琳仍舊只是掛著沉默的笑容。

  最後輕輕說了一句:「謝謝妳,語娟。」

  

 

  半夜回到房裡。

  剛洗完澡語娟坐到書桌前,拿出今天在商店買的兩張風景明信片,一張是寄給婆婆的,另一張則是寄給尹母。

  婆婆的是每三、四天就會寄一張。尹母的則是每兩、三週,每到一個新地方才會寄一次,只要是為了報平安。

  過去這幾月,她到過了法國、義大利、奧地利、比利時和盧森堡,德國是她拜訪的第六個國家。截至今日,至少寫了五十張明信片寄回台灣。

  她發現,旅行中往往能被她寫下,不是見到多麼美麗的風景,而是旅行中遇到的人事物,每一位接待她的沙發主,每一件在旅途看見的趣事。如果,今天不是因為凱琳對她傾訴的那些事,她也不會動筆。不會在明信片寫下「究竟一個男人不願對自己的女友說過『愛』這個字,還算是愛她嗎」,不只是藉此問婆婆,同時也是在反問自己。

  將寫好的明信片收進包包後,語娟像忽然想起甚麼事,立刻打開筆電,並在搜尋引擎上打下一串字。

  幾秒後,她進到出版社的頁面,順勢點進比賽公告的頁面。懷著忐忑的心,她緩緩滑下頁面。

  好一段時間,她都只是盯著得獎名單,一動也不動。

  待再度眨眼,她的臉上忽然泛起淡淡的笑顏,但內心卻是空虛的。

  雖然不是沒有心理準備面對,但往下滑前,總會不可避免地有那麼一絲絲期待,這也是自己無法控制的。

  關掉網頁,她將自己丟進床上。

  國外的夜晚總是特別寂靜,入夜後,就幾乎聽不到半點聲響。

  蜷曲著身子,洗髮精的香味竄入鼻息,她忽然覺得好累,好想就這麼閉上眼睛,一覺到天明。明天的行程,明早再決定也可以吧?

 

  反正,她有的是時間可以慢慢思考,明天要去哪裡……

 

 

 

 

 

附註:沙發客http://www.baike.com/wiki/%E6%B2%99%E5%8F%91%E5%AE%A2

沙發客,顧名思義就是睡人家沙發的人,「沙發客」這個詞源自一個叫Couchsurfing的全球沙發客自助遊網站。它由美國一個叫范特的年輕人在200311日創立,其創意源於一次國外旅行,以其新奇、省錢的特色迅速在潮人中傳播開來。「沙發客」這種旅遊方式就是身居兩地的朋友或網友,通過網絡溝通、協商,將自己的沙發或多餘的床提供給前來旅遊的對方,旅遊期間住在對方那裡,雙方都不用花一分錢住宿費,有的主人還提供膳食接待和導遊。旅遊的同時也是結交朋友的過程,大家注重情感的交流。全球沙發客自助遊網站,至20101231日已有240多萬註冊會員,遍布245個國家(地區),8萬多座城市。每週都有上萬新會員加入沙發衝浪大家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