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外出時,平均每五次會有一次忘記帶回傘,有一天他帶著傘依A、B、C順序訪問此三家,回家後才發現忘記帶回傘,求傘忘在B家的機率?』

  默唸完這題數學,女生便朝身旁的男生翻了翻白眼,低聲說:「這題學校不是教過了?機率中的基本耶?」

  「妳是不會體諒我那幾天都請病假嗎?」

  「對耶……你那天好像真的沒來學校呢。」

  男生無奈地嘆了口氣,對女生露出一副「真拿妳沒轍」的表情,也順勢遞回給了她一個白眼。

  「我現在想去一下洗手間,回來再教你吧。」

  「妳是要去幾次啊?」

  「沒辦法……」她不經意的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我那個來嘛……」 

  察覺到女生臉上的羞赧,男生似乎也不想再繼續唸她,反倒揚起了一抹淺淡的微笑。

  但女生卻立刻意識到──

  這抹微笑絕對非比尋常!  

  只是還來不及反應,男生的手就迅速繞過了她的脖頸,攬住了她敏感的頸子。像是隨意、卻又像是故意,哥們似的舉動之下,他的身體已跨越了兩張椅子所搭起的間隔,用他柔軟的雙脣觸碰她的嘴。

  幾秒的愕然使女生瞠大了眼,忽爾明白他那個會心的微笑──

  其實是充滿邪念的「邪笑」才對!

 


  
  「淅瀝嘩啦──」

  清涼的自來水源源不絕地滑過她的雙手。

  想起方才尷尬的場面,只不過不教他那題數學,他就故意當眾吻她。那些向她射來的無數隱形目光,真是讓她當場決定舉白旗投降了。

  但並非是不喜歡、更不是厭惡,只因這裡是連「白癡」都知道的──

  圖書館啊!  

  女生心想:沒想到我男友的智商竟然比白癡還不如啊……

  抬眼,眼前那一面透亮的明鏡,正映出一位長髮柔順如絲緞的女生,她清澈的雙眸彷若有秋水在流轉。  

  這一刻──

  她竟然聽得見自己思緒迴路「啪」!一聲斷裂的聲音,鏡中那人臉上的兩抹紅暈幾乎扯去了她所有的理智。

  親愛的男朋友,請看我等下怎麼回敬你啊!

  於是,女生就抱著這樣的決心,忿忿不平的出了洗手間。


  「妳是……周亞茜?」

  然而壯志未成,一道熟悉的男聲卻拉去了她所有的意緒。

  「你、你是廷彬嗎?」女生微怔了幾秒,「……嗨,好久不見。」

  雖說男女洗手間的出口本來就是面對面的設計,但能讓人一出來就與另一人面對面的機率,竟然在這時候讓她碰上了! 

  在這無形區隔出來的小空間裡,她想,自己臉上那兩抹紅暈肯定還大辣辣留在臉上,不肯褪去。

  「你常來這裡嗎?之前來這怎麼都沒看到你。」

  「偶爾。沒補習的時候會來。」

  「這樣啊……」女生只是笑了笑,不打算另開話題。

  「妳交男朋友了?」

  「啊……」順著男生的視線,她回首,從這角度確實能看見自己男友的座位,「你會這麼問,該不會是看到了我和他的『那個舉動』?」

  雖然男生沒有馬上回答,但從他的尷尬和語塞,女生立刻就清楚了。

  「哈、哈……真是難為情呀。」她傻笑,心裡則不斷咒罵自己口中所謂的那個舉動。

  「祝妳幸福。」 

  可是,卻在這一剎,她不再裝瘋賣傻似的發笑了。

  原以為只要聊聊彼此的近況,不刻意提起,就不會勾起那日的記憶,卻沒想到他會掛著淡淡的微笑,對她說出一句她怎樣都不會料到的話。  

  「謝謝……」撫過自己的黑髮,她故意不去對上他的視線,好掩飾自己的心虛。 

 

  ──國中時,拒絕了他的告白。 

 

  那是基測結束,轉入盛夏的畢業前夕。

  陽光明媚的中午走廊,一群情緒高昂的同學們將男生推到了女生面前。那時無論是教室裡的目光或是路經走廊的眼光,全都聚集在了不知如何是好的男生身上。

  正當女生想直接掉頭離開,拋下這個完全沒有意義的場面時,卻驚覺男生的視線已落定在她的臉上了。

  那刻,喧囂聲全凝固了,每個人也都察覺到了男生的不一樣。曖昧不明的氣氛穿梭在他與她之間,那句她以為絕不會親耳聽見的話,卻在眾目睽睽之下,從他的聲音中浮出了清晰的字樣。

  陽光越來越亮,雪亮的光線將這一切烘托得更青澀,也更加浪漫。

  但,眾人所在意的女主角,卻始終不見有任何一絲的笑意。         

  「無聊。」

  反而還因這位女主角的關係,氣氛一下就從最高點降到了最低點,如此足以媲美雷電的下降速度,也就間接造就了非常乾淨的散場。

  直到鳳凰花凋謝,畢業了,都無人再過問這件事,男生被無情拒絕已成了眾所周知的事實。

  但無人知曉的是,女生在事後滿心的歉疚與懊悔,懊悔就算對一個人再怎麼沒感覺也不該讓他如此難堪。

  只是更無人知曉的,是在事隔一年後,當年的女生竟會在圖書館的洗手間外巧遇男生,還恰巧讓他看見了自己和男友親吻的畫面。

  因為這也是當年的她,完全始料未及的。

 


  在那之後,亞茜仍時常在圖書館遇見廷彬,但彼此都只有簡單的打聲招呼。

  或許,很大的原因是每次來唸書,她十次有九次都是和男友一起,讓自己也不好意思找他說話。又或是他也不想出現在自己男友面前,讓男友誤會他對她有意思也說不定。

  但這些全都只是亞茜自己的假設而已。

  因為再怎麼說,都對廷彬做了那麼狠心的事。  

  至少,在升高三前,她是這麼想的。

  至少──

  在和男友分手之前。


  她都是這麼想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