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一下子就在圖書館與補習班之間逝去了。

  升上高三後,段考與模擬考的固定穿插讓日子除了唸書外還是唸書,只要還不到閉館時間,亞茜就絕不會踏出圖書館的大門,每天都唸到昏天暗地、渾然忘我。

  相較於她只有補一科數學,廷彬則因補得科目較多,只有特定幾天會來圖書館唸書,但同樣的,只要閉館的樂聲還沒響遍整層樓,也絕不會收拾書包。

  偶爾在圖書館看見對方,他們也依舊只是簡略的打聲招呼,唯獨找位子時若正好看見對方旁邊是空著的,會二話不說選擇那個位子藉此聊上幾句。或是在一起出了圖書館後,就在公園附近的超商買杯飲料,坐在裡面聊些學校的課業或以後想上的大學。

  但是,卻也未像一般的朋友那樣約出去,就連打電話傳簡訊也沒有。

  而這樣的關係也就一直維持到了隔年的學測。

  亞茜在學測中拿到了自己該有的級分,申請上了政大新聞系。

  只是,也在學測結束後的隔天,就沒再見到廷彬了,也許是他在學測中考得太好,就不打算準備指考了?但這樣的推測亞茜卻始終沒有向本人確認,因為他們的關係一直以來就僅止於圖書館,既然他沒出現也就沒打算弄個清楚。

  所以,當亞茜再次在圖書館看見廷彬時,已經是要升大二的暑假。

  那天本來只是為了論文的資料,她卻在一個轉彎後,看見了前方靠近走道的座位上,有她熟悉的背影。

  正當她想向前確定是不是廷彬時,坐在他右邊的女生卻先將一本書推到了他們倆的桌子中間。

  那排座位鄰著一大面的窗戶,窗外的天空蔚藍如水,陽光嘩啦嘩啦似的全落了進來,照亮了她目光所及的一切視界。

  這一刻,原本應該是連貫流動的畫面,她的雙眼卻彷若相機的鏡頭,將眼前兩人親暱的舉動定格成一張又ㄧ張的相片,異常清晰明瞭。

  最後,亞茜只是撇開原本停在他們那的視線,轉了個身,不走原本的路線。

  因為,她已經知道那個賭約,是她輸了。

 

   從圖書館的側門一出來,廷彬就看見了佇立在前方的亞茜。

  她穿著米色雪紡上衣和深色短褲,長髮自然的傾瀉在背後,夜幕中,那抹倩影窈窕纖瘦。

  「等很久了吧,就這麼肯定我會從這個門出來?」不然,他早就從館前門離開,直接送女友回家了,不會再折回來見她。

  順著這道聲音,亞茜一回首,就看見廷彬正在站她身後。

  旋過身,她笑了笑:

  「走吧,我請你喝酒。」

 

 

  路燈靜靜映照,晚上的公園漆黑一片。

  他們肩並肩走著,廷彬提著一袋子的酒,袋裡只除沒有昂貴的烈酒和需要開瓶器的酒外,其他在超商架上能看到的亞茜都至少拿了一罐。

  來到當年做了賭約的小山坡,他們選了與當時一樣的大理石坐下。

  放下那袋啤酒,廷彬取出了一罐海尼根,亞茜則拿了罐台灣啤酒。

  他拉開酒罐的扣環,笑道:「當時我問妳要是那一天到了輸的人要幹嘛,妳說請喝酒,我們那時明明都還沒成年,妳卻非常肯定不到高中畢業我們都不可能會交男女朋友。」

  「那是當然的啊,誰會在高三的時候交男女朋友,是不想考大學了嗎?」亞茜調侃地笑了,仰脖喝了口手中的啤酒,「聽說你在學測時就考上了陽明醫學系,難怪之後就沒看到你來圖書館讀書了。想想,你國中基測的PR還比我低呢。」

  廷彬沉默了會,眼神若有所思:「其實不全然是這樣,是我家附近本來就有一家圖書館。」

  「那為甚麼……」

  「因為妳的關係。」他沒有看她,只是自顧地說下去,「我當時為了能常常看見妳,才會刻意來這家圖書館唸書,雖然會看見妳和男朋友甜蜜的樣子,但比起思念的難受那根本不算什麼。」

  「所以為了在學測前不再分心,我才下定決定再向妳告白,雖然在那之後仍無法馬上忘了對妳的感情,但隨著唸書壓力越來越大,特別是在學測考完後,便忽然發現我對妳感情已經可以放下了,也就沒再來這家圖書館了。」   

  「這樣啊……」

  小山坡上只有寥寥無幾的人,他們就這樣邊喝酒邊聊著在大學遇到的趣事或是國中的往事。

  可是,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逝去,亞茜卻忽然明瞭了好多事……

  為甚麼當年身為值日生的她,總是很少擦黑板倒回收?

  為甚麼有次沒做打掃工作,老師也沒發現?

  為甚麼每次拿便當時,總會在蒸飯箱的上面就可以直接看到自己的便當?  

  聽著他說起暗戀自己的過往,好多的為甚麼都冒了出來,卻又逐漸沉寂下去。覺得空虛已久的心似乎被填得滿滿的,國中時的點點滴滴頓時都鮮明了起來,以前沒察覺到的小細節也都成了一幕幕值得保存的永恆。

 

  為甚麼以前從未察覺到呢?
    

 

  「廷彬。」垂下眼簾,亞茜喚了他一聲,「有人說回憶總要有一個人負責保存,另一個人才能毫無牽掛的往前走,而保存回憶的往往都是付出最多的人,另一個人就只要帶著對方的祝福向前就好。可是,我覺得那樣很不公平。」 

  抬眼,她轉頭深深凝視他,就看到他臉上有對自己話中不明所以的疑惑:「我想說的是,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掛起一抹恬淡的微笑,她的語氣就像兩年前他對她的那句告白。

  溫柔。真實。無暇。美好。

  「更謝謝你,曾經愛過我。這次就讓我負責保存回憶,而廷彬你只要往前走就好,因為你對我的好,我會永遠記在心中的。」

 

  ──我們來打賭,看誰先交到男女朋友。

 

  當時,男生帶笑的聲音有著告別一切的決心,更有著祝福她、鼓勵她的意念。

  事後,女生才明白那句話真正的意思是:忘了他吧,也不要在意我,向新的戀情出發吧!

 

  「既然之前賭誰先交到男女朋友,這次就賭誰先實現目標好了!看是你先成為醫生,還是我先當上新聞主播。」女生笑著,臉頰因酒精作用而染有淡淡的緋紅。

  她將手中的啤酒向夜空高舉:「輸的人就請對方到昂貴的餐廳吃飯,是要那種非常有格調的西式餐廳喔!」

  聽完,男生低聲笑了幾聲,才舉起自己的海尼根:「沒問題,成交!」

  夜空下,酒罐的互相敲擊,為他們的賭約做了最真切的見證。

  他們不是戀人,卻能在彼此的未來中先預約了一個座位,成了比戀人還更有意義的羈絆。

  而這一切的最初,不過是全世界六十多億人口中,能被你愛過的──


  億萬分之一的機率。

 

 


 

  《機率》/全文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