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上。

  予尋正快步走向走廊的尾端,但一轉彎,不經意往左側一瞥,就見自己剛剛過來的路上有一道熟悉的人影,而且好死不死,對方也看見了她。隔著一段距離,彼此都不禁愣了下。

  緊接著──

  拔腿狂奔!

  予尋怎麼也沒想到,劉心銘會跟著跑出來。

  她下意識跑到平日錄音的音樂教室,抵達後才發現前後門都打不開,想起大傳社這學期的社課教室換到了視聽教室,所以現在這裡平日都是上鎖的。

  正打算往樓下跑,甫一轉身,劉心銘已經出現在了樓梯口,和她只隔著一間教室的距離。

  來不及在內心感嘆是他腳程快,還是她逃得慢,她已經三步併兩步朝另一邊的樓梯口跑去。

  誰想到,對方也不打算再追了,直接出聲喊道:「等一下。」

  他的聲量不大,語氣也不焦急,但卻夾帶著一股讓人不敢忤逆的凌厲,讓她的雙腳乖乖停住了。

  她尷尬地轉身面對他,因為她終究還是會回教室,躲得了一時,也躲不了一世,搞不好連一個下午都躲不了。

  劉心銘站在距離她幾步之遙的地方,由於兩人剛剛都是狂奔,一時半刻,兩人都只是看著彼此微微喘氣,誰也沒開口說話。

  溫暖療癒的歌聲縈繞著整條走廊,半晌,劉心銘瞥了一眼掛在走廊上的廣播器,率先打破沉默道:「這首歌……是妳點的對吧?」

  「你怎麼知道是我?」她別開視線,就怕僅僅只是一個眼神交會,就會洩漏自己的心思。

  「那妳告訴我是哪個女生點的吧,這樣我才能回覆她。」

  「又不一定就是女生,搞不好是男生?」

  「……那也是人家的心意,總要答覆人家的。」他撐起一個燦爛的笑容,語氣聽來實在瀟灑大方,讓予尋想要嘲笑都覺得不忍。

  見女生無言以對,他也知道自己挖了洞給自己跳,轉而吁了一口氣,再度勾起一抹笑,一抹溫和的笑,「我記得妳曾說過,人長大後,似乎就變得越來不越不勇敢了,就連簡單的我愛你和對不起都沒有勇氣說出口。」

  她愣愣地抬起頭,隨即對上了那一雙含笑的幽黑眼眸。

  對於告白的內容,她最初想到的版本,是細數每一次他伸手擁抱她的時刻。在人來人往的騎樓下,告訴她,會當她一輩子的朋友的那一日;在幽暗無聲的校園一角,她跪倒在地,忍不住痛哭失聲的那一晚;在璀璨的漫天星辰下,她感到最幸福得想哭的那一刻……

  然而,這些歷歷在目的片段,正因為太過深刻,他一聽就會知道點歌的人是她,於是她又重寫了一遍,讓他即使聽了,也未必會察覺是她。

  倘若,他還記得之前她原本打算唱的那首畢業歌,他還記得,她當初選擇這首歌的理由……如果連這些枝微末節他都仍清楚記得,是不是,也代表著他是在意她的?

  夏末的陽光燦亮無聲,流水般地潑灑在兩人身上。

  他掛著一臉淡淡的笑容,一步一步,來到她面前。

  她茫然地看著男生向自己走來,他的皮膚白皙,眉毛濃密,下巴堅毅,此時此刻,那一雙幽黑而深邃的眼睛正倒映出她恍然的模樣。

  「果然是妳才會想到的方式。」他淡然一笑,調侃的意味濃厚。

  「女生主動告白已經很丟臉了……」她垂下目光,撇了撇嘴道。從胸口傳來的心跳聲如此清晰,她第一次有這種感覺,這種心臟隨時可能會跳出胸口的害怕。感覺四周的空氣都變得稀薄了,令她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然而,當她再度望著這張日思夜想的面容,許多的片段卻在她的腦海裡飛速倒轉。

  從他第一次主動向她搭話,將手錶遞給她,彼此指尖觸碰的那一瞬間,她何曾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日正中午,陽光正好,他們互望彼此,耳邊縈繞著一道溫暖人心的旋律。哪怕沒有微風吹過,萬物卻彷彿無風而起,枝頭上的落葉搖曳飄落,天邊的雲朵緩緩飄移,視界一片燦亮。

  他薄薄的雙脣彎成一抹好看的弧線,聲音如春水般溫暖柔:「我很高興。」

  眼前心心念念的這個男生,用她從未見過的溫柔眼神望著她,比春風秋水還要溫柔,而且眼底只有她一人。

  她一眨也不眨地凝望他,眼底瀰漫了一層薄霧,就怕若閉上了眼,會發現這只是一場鏡花水月的夢境。

  但她卻忘了,現實從來就不如夢境般美好,而且還相當殘酷。

  那一雙倒映著自己臉龐的幽黑雙眸,那一張明明溢滿了柔情的深邃眼眸,卻在下一瞬流露出深深的愧疚,讓她即使不必親耳聽見,也猜到了答案。

  「但很抱歉,我沒有辦法。」

  宛如一道響雷降落在春雨裡,她感到腦袋一片空白,只剩下轟隆巨響。

  似乎是不忍映出她此刻茫然無助的神情,他不禁垂下視線,目光向著不知名的地方落去。

  「……甚麼意思?」她壓抑著渾身的顫抖,平靜地開口,「意思是……你有喜歡的人了嗎?」

  靜默瀰漫了好一會,他苦笑著開口:「學長應該有告訴妳我堂姊的事,這也是為什麼我會這麼痛恨別人劈腿的原因,不單單只是因為我爸……」

  「……你在說甚麼?」她直接打斷他,「意思是你不喜歡我,還是你有喜歡的人?」

  「這不是喜歡不喜歡的問題。」他的語氣坦然,沒有半分情愛,落在耳裡只剩下無情,「我不相信愛情,所以沒辦法和妳交往,當然也不打算和其他女生交往。」

  「……你不相信愛情?」她恍惚地笑了,像聽見了什麼笑話,眼神和語氣都充滿了諷刺。

  「但我們還是可以當朋友,我說過可以當妳一輩子的朋友,這不是謊話。」

  「你的確說過……」她淡然一笑,眼神遽然發冷,「可是……這樣我會很痛苦。」

  直到如今,她才總算明白江閔正的感受,明白他為甚麼會斷了和她所有的聯繫,連朋友都不願當。

  報應。

  一瞬間,她的腦海便閃過了這兩個字。

  她當初是如何天真地希望能和江閔正繼續當朋友,如今卻以最諷刺的形式,回報在自己的身上。

  就像一秒從天堂掉到了地獄,美夢在一瞬間破碎,她感到一種比心碎更諷刺的心寒。

  望著眼前朝思暮想的這張臉龐,她忽然不自覺後退了一步。

  「我很抱歉。」面對她失神的模樣,他的眼神閃過了一絲沉痛,欲伸手輕撫她的髮絲。

  「不要碰我……」她睜著茫然的雙眼,冷漠地開口,再度退後了一步。

  他感到心涼,但還是走近了兩步。

  她也頻頻再退後了兩步,腳步踉蹌,彷彿在她眼前的,是會吃人的恐怖怪物。

  「予尋……」兩道好看的濃眉緊皺在一起,他難受地喚著她的名字。

  但她卻半點心動的感覺也沒有,只有心痛。

  「……我沒事,讓我靜靜就好。」她勉強擠出一抹笑容,隨之轉身,「讓我一個人靜靜就好……」

  她失神地走下樓梯。

  而這一次,他也沒再追上去,只是站在原地,看著那道落寞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視線裡。

  滾燙的淚珠一顆顆滑下臉頰,一走到樓下,她就忍不住淚意,直接蹲在牆角啜泣了起來。

  她極力壓抑著哭聲,就怕劉心銘還在樓上,可能會聽見她的哭聲。

  走廊的廣播器依舊在唱著那一首歌,無不提醒著她,這一場夢有多麼短暫,連一首歌都不到時間就醒了。

  而這首原本是要賦予她勇氣的歌曲,也在此時聽來格外諷刺,再度觸動了她的淚腺,讓她哭得更加厲害。

 

 

  長大後變什麼樣 小時候很多想像

  一直以為有個寶箱 打開是力量

  我們在溫室成長 沒遇過太多風浪

  突然離開那個家鄉 有點不習慣

 

  不想和別人一樣 就要更努力去闖

  滿頭的大汗 我在追趕 很喘 我會趕上

 

  看 我們並肩看遠方 光線透成了希望

  欠一個勇敢 就能看見未來的形狀

  看 雨下過後的晴天 光線做成了橋樑

  欠一個勇敢 就能通往圓滿的方向

 

   ──棉花糖<欠一個勇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