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沒甚麼,只是我一直很羨慕後面的班級,因為這樣當別人問你幾班時,妳回答『三十九班』的話,別人不就覺得妳們學校很厲害,一個年級居然有三十九個班!」

  「是嗎。」她冷淡應了一聲,可能是她身在福中不知福,從來沒想過這樣聽起來很厲害。

  「永林」和「成明」這兩所國中最大的特色,就是學生人數眾多。兩間學校都至少有三、四千人左右,每屆至少分四十個班,所以競爭也十分激烈,每年考上第一志願的學生人數往往都是全臺前三名。

  甚至在畢業後,予尋才從基測的新聞報導上得知,過去有不少家長特地遷戶口,就為了讓自己的孩子來這兩所學校就讀。

  「妳知道嗎,我一直都很羨慕成明的學生,因為『成明』的社團發展很蓬勃,又常常會辦才藝競賽,不像我們的社團活動課都是在考試,什麼比賽都不會辦。」劉心銘一臉感慨說,彷彿過去那段無奈的考試時光正歷歷在目。

  「其實我們學校的社團活動也還好,自由度跟現在的『時和』比起來,根本不能比,頂多只能說是才藝課。」

  「但總比我們好啊,至少還可以選自己喜歡的,妳知道我們的社團只有管樂社、國樂社那些的,而且如果選擇參加社團,回來還要補考,根本就沒人想參加社團。」

  好吧,就這點而言,予尋十分感謝自己就讀的是成明。

  「我猜猜,妳國中不會也是選舞社?」他一臉自信地問。

  「嗯。」她點點頭,「只是國中都是教MV舞,學的東西也很簡單。」

  「那妳選擇轉到八藝不會遺憾嗎?都跳了這個久了。」

  沒想到他還對她不選擇熱舞社抱有一絲疑問,一時間,予尋思忖了下才答:「因為沒有那種熱血的感覺,也不想在玩社團了。」

  「怎麼會呢?轉進來就會有熱血了啊!」

  他說這句話時,眼睛彷彿也閃爍著光芒,令予尋不禁別過了頭,將視線轉向車窗外的橋上風光。沒有高聳建築物遮蔽的夜空,遼闊無垠,能清楚望見遠方包圍著這座城市的山頭。

  「我問你,你跟陳映羽高一時就認識了嗎?」她握著車上的扶手,選擇轉移話題。

  「沒啊,妳怎麼會想問這個?」

  「沒什麼,只是從你們兩個互動的樣子,覺得你們好像不是現在才認識的。」

  「有嗎?」他微微抬頭,獨自陷入回憶,「我覺得我們還好啊,不就很普通的對話嗎?」

  那看來是她想錯了。他們的互動的確很普通,她剛剛只是隨便想個藉口蒙混,藉此掩飾她知道點歌送給陳映羽的人其實就是他。

  也許真如宮安生所說,那首歌就只是劉心銘幫朋友點的。

  「不過陳映羽人真的很好,和她說話不會太有距離,所以我們看起來才比較親近吧。」他摸摸頭,然後笑了下,「對了,剛開學時還有人請大傳社點歌送給陳映羽,那時我還在想陳映羽是誰?直到後來認識了她,才發現會有人特地點歌送她不是沒有原因的。」

  劉心銘繼續說:「她長得正,個性也很好,又會跳舞,會有男生喜歡她也是很正常的吧。」

  「的確。」她微笑應了一聲,然而其實心裡卻有個聲音告訴她,這段話有些古怪。

  「那首歌很好聽呢,那首<日記>。」他憶道。

  「嗯。」她則再度心虛地應了聲。

  此刻,一道流光自車窗外劃過,玻璃上正隱約映出兩人並肩而站的虛影。

  她清楚看見男生的臉上正掛著一抹笑。

  「那妳那時應該有聽見吧,在那首歌播放前,『檸檬』說的那些獨白嗎?」

  看見他臉上的笑意加深,予尋忽然感到心驚,沒意識到到自己呆愣的目光,正與車窗上那雙的澄澈雙眼相互對視。

  「那時,檸檬說出的話中,有一句話我很喜歡,『再怎麼親近的家人,也有不想說的話;再怎麼親密的朋友,也有不能說的事』,這一段。」

  「……沒想到你會聽檸檬的廣播。」這句話是她發自內心脫口而出,因為熱舞社每天中午都會練習,他一向都不在教室。

  「那妳有寫日記的習慣嗎?」

  聞言,她的脖子不自覺微微轉動,與身側的人真正對上視線。

  「又為什麼想寫日記呢?」

  男生那雙含笑的眼睛彷彿已經看穿一切,讓予尋半句話也吐不出來,只是愣愣地抓著把手。

  呆若木雞。

  若不是公車正好停下,司機喊出的站名喚回了她的心神,她恐怕會就這樣呆愣許久,也回答不出半個字。

  「……我的站到了。」她擠出一個笑容說,不待男生回應便直接轉過身,一嗶卡就匆匆下了車。一副深怕來不及下車的模樣。

  這段過程事後回想起來,還真有點像在逃難。

  令予尋不忍回想。

  一直到公車開走,她胸口的顫動才逐漸平復。

  她回想起那天準備的講稿內容,雖然已隔數週,但偏偏最後一句話,她卻一字不漏,記得清清楚楚──

 

  『你也有寫日記的習慣嗎,又為什麼想寫日記呢?』

 

  乍看之下,這只是普通的問句,但若是配上了玩味的語氣,以及一道別有深意的眼神,就不是這麼回事了。更何況,會有人無緣無故忽然問這種問題嗎?

  她很確定劉心銘不純粹是在複誦「檸檬」說過的話,而是的確在詢問她,她的答案。

  此時此刻,望著眼前夜晚清冷的街道,予尋的心中忽然升起一股不安。

  她多麼希望自己能夠不要愧對「想太多女王」這個名號,一切都是自己想太多而已。

 

 

  _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好久沒出現的小雜言!

  這次又跑出來的原因,跟上次的原因差不多,就是這次取「校名」也是一件麻煩的事。要取得好像真的存在,但又不能跟現實中的校名重複。

  最後就跑出了「成明」和「永林」兩個名字。

  其實「永林」已經出現在《羽憶》過,就是「永林醫院」,我覺得名字不錯就直接拿來用了。也許之後還會出現永林運動中心、永林圖書館、永林公園等等。

  「成明」則是取自諧音「成名」。

  不過,雖然名字是假的,但這兩所學校都是取自現實中的學校,但不知為甚麼打出來就變得不現實了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