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審判(6)

 

  空曠的校園內,捕狗大隊的人馬正拿著拖具和籠子到處走動,找尋野狗的蹤影。

  此外,還有三個人影也在校園內跑著。

  「妳就不用跟來了,只要待在原地不惹事就好!」楓晨轉頭向身後的少女狠狠瞪了一眼,語氣既憤怒又無奈。

  「抱歉……我沒辦法阻止。」跑在最後方的亞依低聲說,語氣流露出歉意。

  夾在兩人中間的憫希接著開口:「我也是擔心啊……搞不好你比捕狗大隊更殘忍。」

  「既然如此,就不要叫我來抓狗!」

  「好啦……我只是在旁看而已,不會妨礙到你。」

  「最好是這樣。」

  距離他們最近的一棟教學樓忽然傳出了一陣尖叫聲,幾位捕狗人員隨之往那聚集。

  「在那裡嗎?」楓晨轉了個方向,也朝那棟樓跑去。

  憫希和亞依則尾隨在他身後。

 

 

 

  走廊上。

  眾多學生們驚慌逃竄,捕狗大隊的人員循著那些逃跑的學生來到了一間教室外,但欲準備展開行動,眼前的景象卻讓他們全都傻住了。

  桌椅東倒西歪。

  考卷散落一地。

  一片狼藉中,一名少年的側影落入了眾人的視線。

  「還剩兩隻……」楓晨一手慵懶地插在制服口袋裡,一手用力抓著倒落在地苦苦哀嚎的短毛野狗。

  一直躲在後方的憫希和亞依,這時也忽然衝了出來,冷不防搶走了其中一名人員的鐵籠。

  「借一下!」兩名少女提著籠子直奔楓晨面前,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那隻野狗放進籠子,不讓牠有任何機會逃跑,更不讓身後的捕狗人員有機會捕到牠。

  「好,走。」接收到楓晨的命令,憫希和亞依再度提起籠子,從教室另一邊的門離開了。

  唯獨楓晨還帶著一臉笑意,悠哉地走向門口的捕狗人員,再度冷不防搶走了他們手裡的拖具。

  「……喂、喂!」意識到問題嚴重性的捕狗人員終於回神,「還來啊!」

  但早就為時已晚,楓晨得意地抱著三支拖具離開了教室。

  「現在是甚麼狀況……」捕狗大哥們對此刻的狀況徹底傻眼了,這是目前為止遇過最扯的事情了。

  只剩一個鐵籠子而已,其他都被「搶」了……是要怎樣捕狗?

 

  「只剩一隻了。」楓晨將剛剛抓到的野狗放進籠子,一臉得意說。

  「太好了!」憫希瞇起雙眼,高興地歡呼。

  剛剛搶來的拖具都被藏到了某處,相信那些人是不可能找到的,所以也不怕剩下的那幾隻野狗會被抓到。

  「先到學校後門放生吧,以免那些人來要回籠子。」亞依建議道。

  「那趕快走吧。」憫希吃力地提起裝有兩隻野狗的鐵籠,亞依順勢伸手提起另一邊。

  然而,正要往前走時,後方卻傳來了幾個男人的呼喊聲。回頭一看,捕狗大隊正怒氣沖沖地往他們這裡跑來,就連學校警衛也來助陣了。

  「妳們先走,我留下來處理。」楓晨立即說,身體隨之面向那些前來抓賊的捕狗人員。

  兩個少女也很聽話,趕緊提著籠子離開。

 

 

 

  說到學校最偏僻的地方,無疑是後棟教室了。

  雖然派了警衛經常來這巡邏,但前陣子才剛歷經了一場火災,根本不會有多少人來這,所以後門那裡至今還是很少有師生進出。

  「到這裡就好了。」憫希說,同時打開了學校後門。

  隨著鐵門發出咿咿呀呀的開門聲,她們也將鐵籠放到了門外。

  憫希蹲下身,向那兩隻無辜的野狗輕笑了幾聲,溫柔如水的聲音在空氣中蕩漾開來,「放心吧。」

  「等一下籠子一打開,你們就趕快跑,跑得越遠越好,才不會被抓到,好嗎?」憫希用不快的語速叮嚀道,深怕牠們會聽不清楚。雖然她自己也不確定牠們究竟聽不聽得懂?

  「我要打開了,記得要趕快跑。」兩隻野狗安分地待在籠子裡,看著憫希伸來的那隻手。

  但還來不及打開籠子,一道狗吠聲卻兀然出現在左側!

  一隻野狗忽然從暗處直朝憫希衝來,幸好亞依早一步把憫希拉開,才逃過了攻擊。

  「呼……最後一隻嗎。」憫希跌坐在地,凝望著眼前那隻目露凶光的野狗。

  亞依站在憫希的正前方,她抿了抿脣,等待野狗的下一個動作。

  雖然楓晨不在這裡,但依她的能力,至少能撐到他趕到……

  就在亞依這麼想時,憫希卻忽然起身,走過了她的身側。

  「憫希?」看著擋在前方的嬌小背影,亞依愣了愣。

  「交給我。」她淡淡說,語氣裡沒有任何懼怕。

  正好趕到的楓晨,一看見眼前的情況,以及聽見對講機裡的對話,忍不住破口大罵:「笨蛋!妳在說甚麼?甚麼叫交給妳?」

  雖然只對一個人喊,但其他人都聽得非常清楚。

  「就相信我。」

  此話一出,楓晨也微微愣住了,但卻也想不出能夠阻止她的話了。

  亞依站在她嬌小的身子後方,可她的內心和楓晨一樣,都因她所說的話而陷入困惑。

  野狗黑溜溜的眼睛直瞪著憫希,牠一直維持著防備的姿勢,似乎是在等待憫希做出動作。

  憫希深吸一口氣,收起了自己所有的表情,將視線放在面前的黃白野狗身上。

  下一刻,宛如春風般的燦爛笑顏在憫希的臉上綻放,這個毫無心機的笑容瞬間化開了緊繃的氣氛。她蹲下身,與那隻黃白野狗平視,絲毫不畏懼牠凶惡的模樣。

  「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的。」她輕聲說,就像剛剛對待籠子裡的那兩隻狗,「我只是要讓你們趕快離開這裡,才不會被捕狗大隊抓到。」

  那頭淡褐色的髮絲被風吹得微微飄動,她臉上的笑靨不減,對於面前野狗的吼叫聲也絲毫不為所動,是這個開放空間裡最寧靜的一區。

  「不用那麼緊張,我不會傷害你的。」憫希緩慢而自然地伸出自己的右手,掌心向上。

  看見那隻白皙的手遞向自己,黃白野狗似乎不像剛才那樣充滿敵意,開始朝她步步走去,但眼裡仍然有那麼一點不信任她。

  亞依和楓晨都屏息盯著那隻步步逼近憫希的野狗。

  牠停下來了。

  吸氣……

  吐氣……

  憫希的笑容除了更加燦爛外,也變得更加柔和了,她凝視著那隻野狗,野狗正用濕潤小巧的鼻子嗅著她手上的氣味。

  吸氣……

  屏息……

  黃白野狗抬頭望了她一眼,烏溜的眼珠子映出少女柔和的笑容,比起剛剛……那隻野狗的眼神竟然變得溫和了許多。

  「……好厲害。」亞依不得不讚嘆,從一開始的緊張到屏氣斂息,再到現在的鬆了一口氣,這些轉變似乎都在憫希一句句溫柔的低語中緩慢推移著。

  此刻,憫希正輕撫著那隻黃白野狗的毛髮,野狗粗軟的尾巴高興地搖晃著。

  「是啊,真沒想到。」同樣目睹全程的楓晨也露了一臉沒轍的笑容。

  憫希清秀的側臉綻放著笑靨,笑聲像風中的鈴鐺般清脆好聽。

  亞依和楓晨頓時也都相視而笑。

  這樣剩下的三隻野狗也都抓到了,算是很好的結果吧?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