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審判(5)

 

  此刻的教室像是歷經了一場戰爭,桌椅東倒西歪,地上滿是碎片,一片狼藉。

  正當亞依轉身離開時,制服口袋裡的對講機忽然震動了起來。

  她掏出口袋裡的對講機戴上,隨即傳來了憫希驚慌失措的聲音:「楓晨!」

  「你、你……快來救我!」憫希壓抑著自己顫抖的聲音說。

  隨後,是媛心擔憂的聲音:「憫希,怎麼了嗎?妳在哪?」

  「我被一群野狗包圍了!」除了緊張害怕,憫希此刻的語氣還多了一絲懊悔,「楓晨──你趕快過來救我!」

  亞依這才赫然發現,從窗外往下俯瞰,在不遠處的地方的確有三隻野狗包圍著一名弱小的少女。

  沒想到闖進校園的野狗數量至少有五隻!

  正當亞依打算直接從二樓窗戶往外跳到一樓時,隔壁教室的人搶先了一步。

  「拜託,妳是怎麼惹到那些野狗的啊!」絲緞般的黑髮微微飄動,楓晨一手按住窗臺縱身躍下,俐落地降落到了一樓地面。

  亞依隨後也跟著往下跳。

  這段未經剪接的動作場面,也讓此刻待在教室裡的學生們全都看得目瞪口呆。

  「因、因為我看到有人要被攻擊了,就拿石頭……」憫希的右手緊握著耳邊的對講機,說著再怎麼解釋也會被責罵的理由。

  「妳難道都不先想想後果嗎?」楓晨跑到距離那些野狗幾尺遠的地方,順手撿起地上的小石子往牠們身上砸。

  被小石子擊中的野狗頓時殺氣騰騰地瞪向楓晨,順利將牠們的注意力從憫希身上引開。

  其中一隻野狗咆哮了一聲後,隨即朝楓晨撲咬,另外兩隻緊跟在後。

  「楓晨──」憫希驚愕地看著那三隻野狗朝楓晨撲去,明知來不及了,也想上前阻止。

  劈然間──

  兩隻學生皮鞋騰空飛來,不偏不倚打中了其中的兩隻野狗!

  此刻,亞依的內心忽然湧起了一股奇異的驚愕感,恨人類只能穿兩隻鞋!

  最後一隻沒被擊中的黑毛野狗仍舊往楓晨身上撲咬。

  後方一整棟教室的學生們,此刻也都擠到了窗邊,緊張萬分地看著一樓的情況,連眼睛都不願眨一下。

  他們的表情從原先的屏息凝氣,到後來轉為驚呼連連,最後是齊聲的拍案叫絕。

  也許,根本不需要亞依多此一舉的丟鞋攻擊,因為……

  楓晨一記飛踢,就將那隻兇惡的黑毛野狗踢飛了。

  不需幾秒,原本殺氣騰騰的野狗便已倒地不起,在地上不斷哀號。

  楓晨的雙手始終慵懶地插在口袋裡,只以雙腳防衛自身。

  注意到剛才被皮鞋擊中的兩隻野狗還爬得起來,他還跑過去又補上了兩腳。

  「你沒事吧?」捏了一把冷汗的憫希匆匆跑來,掃視了他全身,確認他毫髮無傷後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不用擔心,不過就是狗。」楓晨抹了抹自己臉上的汗珠。

  隨後,他撿起剛剛擊中野狗的其中一隻皮鞋,接著望向捨「鞋」救人的少女。

  亞依此時正穿回另一隻皮鞋。

  「謝啦。」楓晨走上前,將皮鞋遞到她面前,向她感謝一笑。

  她一語不發地接過那隻皮鞋,隨後直接丟到地面,將之穿上,過程靜默無聲。

  這時,楓晨也注意到了她臉上的傷痕,以及被碎片割得有些破爛的制服。

  「妳受傷了。」他的右手輕輕附上她的臉頰,為她拭去臉上的鮮血。

  柔順的黑髮在空中畫出一道弧度,亞依抬起臉,睜著自己的美眸,愣愣地與他對視,對他突兀的舉動感到無比困惑。

  比起剛剛驚險的過程,兩人此刻曖昧的舉動讓周圍的學生更加興奮了。

  聲音宛如被抽走了般,四周靜謐無聲,亞依勾了勾嘴角,聲量不大,但卻十分清晰:「你根本不需要說謝謝。」

  她掃視了眼面前完好無傷的少年,相較之下,自己臉上的傷痕和制服上的割痕,都讓她顯得更加狼狽。

  「汪嗚──」

  倏地,狗吠聲再度傳來,兩人回頭一望,發現牠們居然又爬起來了!

  看來楓晨剛剛踢得那幾腳真的沒有很用力。

  這讓楓晨和亞依頓時都感到一陣無力,憫希也再次緊張了起來,警戒地與面前那三隻殺氣騰騰的野狗對峙。

  「這裡!」直到遠傳來了幾個男人粗啞的聲音,他們才總算鬆了一口氣。

  捕狗大隊們拿出手裡的捕狗拖具,迅速地用鐵絲繞住三隻野狗的頸子,其他人則迅速打開了鐵籠。

  「太好了,是捕狗大隊。」憫希撫著胸口,安心地笑了。

  那幾隻脖頸被鋼索套住的野狗開始做最後的掙扎,使盡自己所剩無幾的力量與捕狗大隊的人馬互相拉扯。

  捕狗人員對野狗的掙扎不以為意,只是再用鐵勾勾住牠們的嘴巴用力拉扯。野狗雖然痛得哀嚎,卻也更加拚命掙扎,彷彿將眼前的捕狗大隊視為死神,深怕一旦投降就會被銳利的鐮刀砍死。

  掙扎的過程中,其中一隻野狗的脖頸忽然有一道鮮血汩汩流出,染紅了它的毛皮,但捕狗人員完全視而不見,繼續增加力道,更加奮力地將野狗拉過來。

  「這……等、等一下。」憫希走上前,怯懦地開口,「不是可以用網子嗎?他們都已經受傷了耶……」

  包括楓晨的那一腳也是受傷的原因之一。

  「現在捕狗很少會用網子了,都是用拖具。」拿著籠子的捕狗人員不以為然說,像在嘲諷她的無知。

  憫希頓時感到一陣心涼。

  「怎麼這樣……」她喃喃道,對那些人的做法感到不可思議。

  野狗們發出奄奄一息的哀嚎,牠們最脆弱的脖子被鐵繩緊緊圈住,模樣痛苦不堪,令人心疼,但捕狗大隊完全不把牠們的痛苦看在眼裡。

  「那些人怎麼……」憫希抿著脣,愣了愣。

  「也不用太驚訝,現在的捕狗方式就是這麼不人道。」翔羽溫和的聲音從對講機裡傳來,語氣充滿了感慨,「因為只要把狗抓到,就能交差收錢了。」

  由於對講機一直開著,儘管翔羽和媛心不在現場,也能從對講機裡聽得一清二楚。

  「那、那些狗的下場……安樂死,應該不會痛吧?」憫希面露不安,語氣聽來像一種自我安慰。

  靜默。

  對講機裡沒有傳來任何聲音。

  那些野狗此時已經全被關進了籠子。

  「告訴我。」憫希加重了語氣。

  這也讓身後的楓晨和亞依不知如何回答,沒想到憫希的態度會如此強硬。

  三秒後,翔羽的聲音再次傳來,語氣深沉:「……表面是這樣,但事實上安樂死後,由於很多都未能打中心臟,必須再受一陣折騰。」

  良久,每個人都不再聽見憫希發出任何聲音。

  「樓上還有一隻。」楓晨向前來詢問的捕狗人員回答。

  「知道了,謝謝。」男子提起地上的鐵籠離開。

  一部分的捕狗人員已經帶著裝有野狗的籠子離開了,另一部分的捕狗人員則準備繼續捕捉還留在校園裡的野狗。

  「應該還剩下三隻。」其中一位人員說完,捕狗大隊便各自跑開了。

  憫希一動也不動地站著,她的手心被拳頭包覆,上面的骨節發白,嘴裡似乎在喃喃自語些甚麼。

  見她這副模樣,楓晨走上前,一臉難耐道:「還站在那邊幹麼,還不趕快回教室……」

  「楓晨!」默不吭聲的憫希忽然大喊一聲。

  「妳是想嚇死人嗎?」被她高分貝的音量嚇到,楓晨不悅地挑起眉毛。

  「楓晨……」憫希轉頭望住他,澄澈的雙眸中居然閃爍著淚光,讓一旁的亞依也不禁愣住了。

  楓晨忽然感到背脊一陣涼意,肯定……有不好的事要發生了。

  「你去把剩下的野狗都抓起來啦,一定要比捕狗大隊的人先抓到!」憫希大聲哭喊,而這聲任性的央求也藉著對講機,傳到了其他三人耳中。

  「甚麼?」楓晨既氣憤又好笑地問,「妳再說一遍?」

  但憫希絲毫不在意楓晨臉上難看的表情,反而提高了音量:「你這麼厲害,把剩下的野狗抓起來也不是難事啊!快、去、啦!」

  「我幹麼沒事找事做啊?」

  「它們這樣很可憐耶,我要抓起來放生!」

  「要是我不小心被咬傷怎麼辦?」

  「誰理你啊,又死不了!快去啦!」

  「我居然連狗都不如啊!」怒了……怒了,楓晨怒瞪著那位任性至極的林大小姐。

  「憫希……妳有沒有想過,就算放生了,還是會被捕狗大隊抓到?」翔羽溫和的語氣再度傳來,試圖平緩憫希的情緒。

  「……沒試過,怎麼知道?」憫希嘟起小嘴,忿忿然答道,語氣雖然比剛剛冷靜不少,但還是聽得出她的決心。

  「……真是敗給妳了。」楓晨耙了耙自己的黑髮,無奈地嘆了一口長氣,最後定睛在那一張令他沒轍的任性小臉上。

  「我去抓剩下的野狗。」

  見他答應,憫希的臉上立刻綻放出了一朵燦爛的笑靨。望見那抹笑,一絲可恨的笑容也爬上了楓晨的嘴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