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尋,妳對啦啦的舞步有想到什麼點子嗎?」

  放學時間,剛到達學校的運動場,予尋就被站在樹蔭下的陳映羽叫住。

  他們班不是唯一放學聚集在運動場的班級,隔壁的羽球場和跑道上都可見不少準備練習啦啦的高二學生。

  「乾脆妳直接跳給我們看了。」說出這句話的是劉心銘,他就站在陳映羽旁邊,所以也聽見了她提出的想法。

  雖然全班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她會跳舞,但他們兩個卻剛好是唯二知道她也會跳舞的人。

  儘管如此,予尋還是有點意外他們兩個會請她提出點子。

  「不錯耶,只是螃蟹腳那邊我怕太難,把那邊改掉我覺得可以。還有那時要拿彩球,所以手的動作也不能複雜,這部分改掉就正好一個八拍了!」陳映羽揚起一抹笑說。她的笑容真誠明亮,感謝之情溢於言表。

  「這樣呢?」另一邊的劉心銘,則是直接跳了一遍,將舞步裡的螃蟹腳改為簡單的走步。

  「OK啊,跟那段音樂也蠻搭的!」陳映羽笑道,同時自己也試著跳了一遍。

  予尋則是始終呆呆站在原地,因為就算脫離這兩個人,還是得尷尬地呆站在一旁等待練習開始,不如在這聽他們討論啦啦的動作。

  待全班的人都來得差不多,陳映羽便請大家集合,開始排表演時的位子。

  雖然負責人共有兩人,但主要主導練習的大都是陳映羽,劉心銘則和大家一樣,只是聽從陳映羽的指示練習,頂多偶爾幫忙教其他不太有舞蹈天分的同學跳舞。

  「我覺得妳剛跳得不錯啊!」男生的聲音在她身邊響起,予尋不自覺轉頭,就見劉心銘正站在她旁邊。

  陳映羽則是在排一部分同學的表演位子。

  對上視線,他再次笑道:「之前妳說得一臉謙虛,可是我剛剛看來,妳不像是初學者。」

  「因為那是我自己編的舞,如果我是跳正統的舞風,你就不會這麼說了。」她笑回。

  此時,陳映羽正好走來排他們這邊的位子,兩人也就沒再說話。

  隨著夕陽低垂天空,運動場上的照明燈紛紛都亮了起來。

  在映羽的指揮下,練習的過程十分井然有序,大家都認真地學習新舞步,並謹記自己表演的位子。

  隨著正是式跟著音樂一起練習後,全班便開始抓老鼠屎,被抓到的人雖然窘困,但隨著一次次練習,大家也越跳越好,過程不時有歡笑聲傳出。

  偶時,也能聽見在隔壁羽球場練習啦啦的另一班,他們練習時充滿活力的音樂及呼喊聲。

  此刻,雖然夜晚的降臨讓氣溫摻了些涼意,卻不至於讓人感到寒冷。一片夏夜的寧靜裡,能清楚聽到大家竭盡全力喊出的宏亮班呼。

  以及──

  音樂停止時,全班面對第一次的完美結束,而忍不出發出的歡呼聲和掌聲。

  那時,已是晚上七點四十五分。

  當予尋到達公車站時,早已超過晚上八點。

  目送一輛輛公車從眼前長揚而去,此刻的公車站幾乎已經沒甚麼人。

  予尋坐在長椅上,遠遠看見一個熟悉的人影自地下道走來,僅是兩公尺遠的距離,她就辨出了那個人影是誰。

  「妳在等哪班車?」劉心銘走到她旁邊問,很訝異居然還有人在等車。他剛在操場跟陳映羽討論啦啦的事,至少也有二十分鐘,還以為公車站早就沒人在等車了。

  「板基。」她道出公車名,同時忍不住苦笑起來,「很難等的一班車。」

  聽完,劉心銘直接拿起手機,看著螢幕對她說:「妳那班還要三十分鐘才會來。」

  「天……」她忍不住撫額,都等這麼久了,竟然還要再等半小時!

  「妳沒下載看公車到站時間的APP嗎?」

  「我的手機沒網路。」她的回答迅速而哀怨。如果她手機有那個APP,知道要等這麼久,她也不會呆坐在這乾等,「其實只要能過橋的公車都可以,但只有那班可以直接搭到我家附近,如果搭其他班的話,我下車後還要再走二十分鐘左右。」

  「那妳現在還要繼續等嗎?」他又瞄了一眼手機螢幕,「還要再二十七分鐘才會到。」

  面對男生再一次落井下石,她露出一臉難奈,「不等了,等下來的只要是能過橋的公車,我就會搭上去。」

  「這麼說我們搭的公車是路線是一樣的。」劉心銘微笑作結。

   「嗯。」她也不否認。

  因為既然劉心銘和巧琦讀同一所國中,理所當然住同一個縣市,也就是她的公車等等會經過的縣市。

  「不過,我平常都沒在公車站看到你,還以為你都不搭公車的。」予尋問。她平常都很晚才會等到車,照理來說應該會在公車站看見他才對。

  「可能是因為熱舞社放學常常要團練,要不就是要開會,所以我都很晚才會離開學校。剛好今天班上要練啦啦,所以沒去社團。」

  聽完,這下予尋更恨自己應該早點搭別班車離開的,才不會遇見他。

  不久,一輛公車正好駛進街口,劉心銘立刻開口道:「公車來了!」並上前向公車招了招手。

  予尋這時也離開了長椅,待公車停下,就跟在他身後上車。

  晚上的公車幾乎沒甚麼乘客,坐位都空著,但由於兩人很快就會下車,都沒找位子坐下。

  也由於不是下班時的尖峰時間,車道一路暢通,公車行駛得平穩。

  就如一般剛認識的同班同學一樣,車上的兩人最先聊起的,就是彼此就讀的國中。

  「原來妳國中讀『成明』啊!」

  說這句時,劉心銘的臉上並沒有太多驚喜,因為會搭這班路線的公車,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國中是就讀「成明」,另外百分之五十則是──

  「我讀『永林』。」劉心銘笑道。

  也就是丁巧琦就讀的那間。

  兩間學校僅隔著一條街,也是全市裡唯二的兩所國中。

  「我在『永林』是十班,妳幾班?」

  「三十九班。」

  「妳是三十九班的?」

  「我們班有你認識的人嗎?」予尋疑惑問,不然怎麼會一聽到她的班級,他的聲音就變得有些高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