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昨天熬夜唸書了嗎,黑眼圈怎麼這麼重?」

  看見女生一臉憔悴的模樣,剛到公車站牌的江閔一臉訝異。再怎麼說,期中考才剛結束不久,不至於到要到熬夜唸書的程度吧?

  「唉……」沒想到自己的黑眼圈會如此明顯,予尋輕輕嘆了口氣,苦笑起來,猶豫該不該把昨晚跟劉心銘在公車上對話告訴他。

  但所謂旁觀者清,旁人應該會以比較客觀的角度,衡量他們的對話吧?

  所以她盡量長話短說,用三分鐘就說完了苦惱她一整夜的猜測。

  「我看妳下次就直接問他到底知不知檸檬是誰好了,這樣總比一個人胡思亂想好。」

  聽見這如此簡潔有力的建議,予尋反倒疑惑問:「你不會覺得是我想太多了嗎?」

  「這已經是妳第二次懷疑他了,而且我也覺得會突然問出那兩個問題很怪。除非他發覺妳就是『檸檬』,想試探妳就說得通了,因為妳當下一定會避免回答跟『檸檬』同樣的答案而心慌。」

  「的確。」她點頭,當時的她根本不知道要回答甚麼,因為她的答案早就藉由檸檬告訴大家了。

 

  『因為在一個人心中,有太多太多不想被別人看見的自己,有太多太多的悲傷,以及……太多太多想忘記與不想忘記的心情。』

 

  「不過,妳也別太擔心了,因為如果他早就察覺到妳是檸檬,應該早就跟別別人講了,何必跟妳打啞謎呢,所以我覺得他可以幫妳保密吧。」他笑得溫柔,「妳現在應該要比較擔心啦啦,還有下個月在校慶上的表演吧。」

  聞言,她微微一笑,「說得也是。」

  之後她也問了洪孟潔和宮安生的想法,給的建議都差不多,不如直接去問本人,也總比搞得自己心神不寧要好。

  然而對她而言真正的難題是,她以後該用什麼態度面對劉心銘呢?

  不到三日,她就在星期五的體育課上,迎來了這項難題。

  這天體育課要考運球,體育老師用角錐排出了路線,必須要以S型繞過那一個個角錐,並在限定時間內回到原點。

  輕鬆通過的男生不久就聚在一起打球,但女生卻是很少人能難在時間限定內繞一圈回來。

  予尋總共考了三次後才總算通過,接著才開始練習投籃。

  就是那個時候,當她的雙腳微微一蹬,將手中的籃球一拋,順利命中籃框的時刻,一道熟悉的聲音與之響起──

  「投得好。」

  劉心銘抱著一顆籃球出現在她身邊,「妳剛剛幾乎顆顆都命中了,看不出來妳很會投籃。」

  她笑而不語,謙虛地收下他的讚賞。她也只會籃球的投籃和運球而已,要她下場打籃球,場面恐怕會很慘烈。

  「你不和班上的男生打球嗎?」她問,視線不自覺飄向遠處籃球場上,那一群正在廝殺的男生們。

  「稍微休息一下。」語畢,他順勢手中的籃球輕輕一拋,不費吹灰之力就命中籃框。

  在場也有幾個在練習投藍的女生,看見他隨便投就進,不免都對他露出讚嘆的眼光。

  「不過,妳不把頭髮綁起來嗎?今天很熱耶。」他瞄了眼她過肩的長髮。

  「我不喜歡綁馬尾。」她迅速答,因為這不是第一次被人問這個問題了。

  「為什麼?」

  「因為覺得綁頭髮很麻煩,而且我不太怕熱,比較怕冷。」

  「可是啦啦比賽那天,妳就一定要綁馬尾了吧?」

  「嗯。」她坦然地點頭。這是陳映羽規定的,除此之外,那天每個人也都要穿班服和運動短褲。

  「期待看到妳綁馬尾的樣子。」他露齒而笑,配上此時揮灑而下的明媚陽光,真的是一抹很明亮青春的笑容。

  受到這張笑容感染,她的臉上也出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儘管如此,她還是沒忘這幾日一直鬱積在胸口的疑問。

  「我問你,那天晚上在公車上,你為什麼會忽然問我,有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她抱著籃球,臉上露出滿滿的疑惑,好藉此掩蓋住她內心的緊張,「你不覺得那個問題很突兀嗎,害我一時間什麼都回答不出來。」

  聞言,他只是抿脣笑問:「那妳的答案?」

  「我的答案對你而言很重要嗎,為甚麼你會好奇我有沒有寫日記的習慣啊?」

  沒想到會被反問,男生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愕然,但很快又被笑臉取而代之,「是啊,我很好奇。」

  於是問題的箭頭又指向女生身上。

  她冷著臉,不急不徐地說:「我沒有寫日記的習慣。」

  這是謊話。

  從男生那張看似無害的笑容,她看得出來,他一定聽出來了。

  那雙別有深意的眼神,就和那天她在公車上所見到的,一模一樣。

  彷彿已經看穿透了她心中的秘密,令她覺得渾身不對勁,也不相信一個男生特別來和她這種安靜的人攀談,就只是純粹聊天增進同學情誼的。

  「你……對大傳社『檸檬』是誰很感興趣嗎?」她直視他含笑目光,聲音意外地平靜。

  「有點。」男生臉上的笑容更深了,「妳難道不會有好奇嗎,因為有極大的可能就是二年級的學生,就是我們身邊的人,不是嗎?」

  更或者是,根本就是站在你眼前的人。

  「既然你說可能就在我們身邊,那你覺得誰最有可能就是檸檬呢?」她用輕鬆的語氣問,可是雙手卻緊緊抓著籃球,深怕一不小心就會鬆手,任其落地。

  旁邊的女生們依舊輪流在籃框下練習投籃。

  一聲又一聲的籃球墜地聲,如同她此時心臟鼓譟而清晰的跳動聲。

  她看見男生依舊在笑,笑得意義不明。

  「我怕我猜錯耶,這樣不就很丟臉。」他的表情瞬間變得有些窘困。

  都到這般地步了,你最好是會猜錯啦──

  雖然她很想這樣吐槽,但她仍只是揚起一臉親切的笑容,溫婉說:「只是猜測而已,有什麼讓人可笑的?」

  到時候她搞不好還要跪下來拜託他,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別人。再想想過去她以檸檬的身分,說出的那些自以為是的獨白,最後可笑的人反而是她吧?

  「不然,我們來打個賭吧。」話鋒一轉,他忽然提議。

  予尋眨了眨愣然的雙眼,「幹嘛打賭?」

  「因為妳好像也對我和陳映羽的關係很興趣,如果妳賭贏了,我就告訴妳實話,包括檸檬是誰的猜測。」

  一聽,她笑了,「這樣來說,你不就承認了,你跟陳映羽的確早就認識了嗎?」

  「我又沒說這樣說,妳怎麼就肯定是如此呢?」他不以為意說,「我們就賭下禮拜的啦啦比賽,我們班會不會得名吧。」

  「妳覺得我們班會得名嗎?」男生一臉認真問,看來是真的想賭。

  予尋思忖了會,給了個肯定的答案,「不會。」

  「怎麼對自己的班這麼沒信心啊,難道我們過去練的兩個禮拜都是假的嗎?」

  「這是機率問題,十五個班搶三個名次,輸的機率是五分之四,當然賭輸的。」

  「這麼說也有道理。」他點了點頭,但很快就露出自信的笑容,「那我賭我們班贏。另外,相對地,如果妳賭輸了,就告訴我妳的一個祕密吧。」

  「什麼秘密?」她有些愕然,她的秘密不就只有那個嗎?

  「因為只有我賭輸了要告訴妳什麼,很不公平不是嗎?」

  「可是,這是你自己要賭的吧?」

  「那這樣吧,我輸的話就告訴妳,妳想知道的,但如果妳輸的話,要不要告訴我都可以,OK?」他說,同時將手中的籃球丟到地上,一腳踩住。

  面對男生這沒來由的賭約,她意外覺得有趣。

 

  既沒有拒絕,卻也沒有答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