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靜默就像塵埃,漫布在午後溫暖的陽光裡,載浮載沉,不知去向。

  予尋戰戰兢兢站著,率先揮去這股尷尬的沉默:「嗨。」

  簡楚恩的臉上沒有半點吃驚,也沒有無奈,只是面無表情。他移開自己的身子,讓出一條路,態度波瀾不驚:「進來吧。」

  「你不驚訝我忽然出現嗎?」這麼輕易就讓她入門,反而害她不敢隨便踏入。

  他耙了耙凌亂的頭髮,看來剛睡醒沒多久:「前天我朋友私訊我,說有國中同學向他問我家的地址,問我要不要告訴他。」

  她心虛地別開視線。幾天前,她靠著臉書大神,找到了過去國中在補習班也曾是十三班的男同學,並拜託了丁巧琦幫忙詢問。丁巧琦在補習班的人緣極佳,特別是和男生幾乎如同哥們般熟識。

  問到地址的那刻,想起丁巧琦一直在向她提倡「就算是補習班,也要兼顧人際關係」,但她從來都不屑一顧,感到一陣愧疚之情。

  「這麼說,你早就知道我會來了。」她站在門口,尷尬作結。

  他沒有回答,但從那張不以為意的表情,答案昭然若揭。

  「你家人不在嗎?」她往裡面探頭看去。

  「不在。」

  聞言,予尋順勢脫下鞋子,踏上乾淨的地板,那句「打擾了」自在地像在跟房子打招呼。

  目睹女生自然而然地走進客廳,跟在她身後的簡楚恩黑著臉問:「我都說家裡沒人了,妳不怕嗎?」

  她停下腳步,回頭看了他一眼:「你知道劉心銘的爸爸是警察嗎?而且他還認識一整個警局的員警喔。」

  「所以?」他迎視她的目光。

  「誰知道,也許下一秒就會有警察破門而入。」她別有深意說,與他四目相交。

  氣氛凝滯了兩秒。

  「開玩笑的,如果真的發生這種事,我也會很困擾。」她笑了起來,「不過劉心銘的事我沒開玩笑,他現在就在你家樓下的超商,你要是真打算對我做甚麼,我不保證他會做出甚麼事。」

  看見女生那一雙無所畏懼的眼神,他低頭笑了,輕輕拍了拍手,有幾分佩服的意味。

  「你那天離開時說,只要能找到你,你就會告訴我一切。」她直勾勾地望著他,「你會說到做到吧。」

  「妳都找上門,我是想逃也沒辦法了。」他嘲諷說,現在科技太進步,要神隱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她露出滿意的笑容,視線落向周圍簡約華美的裝潢,除了別緻的擺飾外,就再無其他私人物品,整齊乾淨得像置身飯店房間。

  但還沒看個仔細,門口驀然響起的開門聲讓她立刻直起身子。

  「該死,偏偏這時候……」簡楚恩二話不說,直接抓起女生的手,趕在玄關第二道門打開前往自己房裡跑。

  予尋感覺是被直接被丟進房裡,關上門的那刻,差點重心不穩。

  簡楚恩左手扶著把手,身子貼在門邊,側耳諦聽著外頭的動靜。

  予尋微微皺起眉頭,在意的並非男生小心翼翼的模樣,而是沉澱在這個房內的氣味。這是長期在房內抽菸才會薰染出的氣味,就和哥哥房裡一樣,只是沒那麼刺鼻,也許是這裡比較寬敞通風。

  「外面的人是誰?」看著放置桌邊的煙灰缸,她也不打算問「你有在抽菸」這種白目的問題,轉而在意起剛剛開門的人。

  「我爸,沒想到他會在這時候回來。」確定外頭沒有任何動靜後,他離開房門走向電腦桌。

  但下一秒,他卻兀然打住腳步,再度咒罵一聲:「忘了妳的鞋子還在門口。」

  「你爸很介意有人來家裡?」

  「也不是,只是有點麻煩。」他刻意迴避她的目光。

  予尋也沒再多問,只是偷偷打量這間房間。也許是房間坪數大,桌面的東西擺放得再凌亂,只要有能行走的乾淨地板,就不會讓人感到髒亂。

  她注意到桌上那堆雜物裡夾著一張專輯,那是飛球樂團的首張專輯「未來」。記得飛球這個團名,就是直接從英文單字「Future」音譯而來的中文諧音。

  看見那張專輯,她才真的相信他那天真的沒有說謊。

  「妳就隨便坐吧。」他將電腦椅轉了半圈,背向桌面後坐下。

  予尋在床緣坐下,與他隔著可以交談的距離。

  「我想想從哪裡開始說……」男生上半身的重心落在椅子的扶手,手撐著頭思忖道,視線往下垂落至地板。

  予尋面露平靜地等他開口,但周圍陌生的環境,獨處的氣氛,還有那一張難得不對她露出厭惡的臉,都讓她的內心感到一陣緊張。

  「從那天開始說好了……」他自語說,脖子同時微微挪動,視線從地板移至女生臉上,「從她第一次進來這個家的那天。」

  他的語氣和眼神同樣淡漠平靜,聽不出半點情緒。

  然而,女生卻微微瞠大了眼,悟出了話語背後的意思。

  時間一秒一秒地走。

  窗外的陽光隨地球自轉而緩緩移動;窗簾的色度隨光線強度而更換明暗,就算只是坐著一動也不動,也能從週期性的來回往復中,感受到時間流逝了大半。

  女生坐在柔軟床鋪上,胸口彷彿被重重打入一塊鉛球,身子變得沉重起來,一手放在床單,往下深陷。

  當她總算能開始思考,而不是一昧地接收訊息後,眼中所見的景象在眨眼間全變了樣。光線收攏成一道線,橫亙在過去與現在之間,房內每一處光芒無法到達的角落,都曾存在過某個女孩的氣息,就在距離現在的兩年多前。

  她這時才看清,自己到底踏進了什麼樣的地方。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每次在連載時,內心總有千言萬語,但因為趕著發文,又擔心劇透,就一次又一次地錯過寫雜言的時機。

  起初著手寫這部作品時,最令我頭疼的就是角色的名字。

  「段君璇」和「段君辰」這對雙胞胎的名字,我在高中時就決定好了。儘管真正要動筆時仍有些猶豫,覺得名字聽來太樸素了,但已經想不到其他的,便沒再更改。

  「簡楚恩」這個角色則恰恰相反,一直到他已經出場,不得不寫出他的名字時我才總算取好,但同樣地,覺得有些樸素,不過迫在旦夕,就沒多想了。

  然而,當連載到65回,我卻驀然驚覺,兩人的姓氏諧音竟剛好呼應「剪斷」,彷彿冥冥中幫我向讀者預告,這會是一段以悲劇收場的兩人。

  直覺真的是一種很妙的東西。

  當初我在設定「段君璇」這個人物時,決定的第一個字便是姓氏「段」,因為這個字是重音,聽來就有些悲傷。

  「簡楚恩」的角色設定,則參考了以前國中班上的兩位問題學生,其中一位姓「簡」,於是便這樣決定了。

  回顧過去,直覺雖然是很莫名其妙的依據,但也許還是建立在可依循的事實之上,只是我們沒有察覺而已,就如同那句經典名言「這世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