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祈回到學校的這件事,班導早在一週前就向全班宣佈了。當時不少同學都很高興,只是當班導一說明完天祈的情況後,除了不敢相信失憶這種電影情節居然真實上演外,便只剩一股分外沉重的氣氛。

  「天祈你真的都不記得了嗎?」

  「欸欸,天祈你還記得我嗎?我是陳成啊!」

  「那我呢,天祈你還記得我是誰嗎?」

  一下課,和天祈關係比較好的同學立刻簇擁他的坐位,劈頭就開始問他是不是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

  「我想想……你是張淵明!」

  「范瑋東!」

  「妳是……林芷萱!」

  「還有……你是丁景皓!」

  面對眾人的提問,天祈靠著對照片的印象,一一唸出了前來詢問的人的名字,就像猜謎一樣,依玲會在旁不時提醒他,過程歡樂而熱鬧。

  坐在位子上的語娟不禁抬頭望向了斜前方的那群人。

  笑聲喧鬧,而他,依舊耀眼,依舊處於世界的中心位置。

  這一刻,望著人群中央的男生,她的視界再也看不見周圍的一切。

  那抹笑容太過燦爛耀眼,宛如讓周圍的一切都失色了,同時也讓她的嘴角在不知不覺中微微上揚。

  甚至完全沒察覺她此刻的微笑,正映入某個男生的眼底。

  「他就是胡天祈。」坐在語娟隔壁的沈浩悠然開口,口氣聽不出是疑惑還是肯定。

  回過神,語娟原以為沈浩也在看著天祈,但一轉頭卻發現他其實正在盯著自己看。

  他們之間隔著一個走道,沈浩坐在椅子上,身子倚靠著椅背,但臉卻是面向著她。他的臉上掛有一絲不明所以的微笑,瞳眸裡則映著語娟發愣的臉。

  「嗯……」語娟微笑,表情尷尬,回答他剛才可能是疑問的聲音。

  聽見她的回應,他的微笑似乎更深了,「妳跟他熟嗎?」

  「你問我跟天祈嗎?」見沈浩笑而不答,似乎是在等她的回答,思考了會,她垂下目光,語氣平淡,「我和天祈不是很熟……」

  但沈浩還是立時捕捉到了她脣邊的苦澀。

  「我聽艾紫琳說妳和他國小就認識了。」

  依舊是不知疑問還是肯定的語氣,見男生仍看著自己,她再度開口:「雖然同班過,但他也只是有時候會和我說話而已。」

  「這樣啊。」沈浩明白的應了一聲,這次語娟很確定他的語氣不再是疑問,決定坐正,繼續埋首在數學習題裡。

  「那──」豈料沈浩卻再度開口了。他拉了長音,讓語娟不由得再次望前斜前方,再次看向了他。

  「妳希望和他熟嗎?」

  此時不遠處的那群人的笑聲依舊歡樂。

  在迴盪了笑聲的教室裡,語娟愣然,面前的男生依舊直視著他,這次她分不清是自己聽錯,還是他在開玩笑?

  見語娟遲遲沒回應,沈浩不以為意,但視線卻轉向了人群中央的男生,意有所指的說:「如果妳想,我可以告訴妳他所有的事,包括他的過去,還有他的親生母親。」

  語落,他再度看向了語娟,對於她愣然的表情,他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但卻也沒打算解釋。他的一腳此時正放在另一隻腳的大腿上,手則是抵著桌面,托著臉,望著她微笑說道:

 

  「只要是妳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訴妳。」

 

    ※ ※ ※

 

  這天,語娟再度和天祈一起當值日生了。

  午休時間,從回收場回來的他們各自提了一個回收桶,一個是裝鐵鋁罐,一個是紙類。

  「今天彥丞跟我說,艾紫琳跟他說妳和我小一的時候同班過,這是真的嗎?」維持了兩秒的沉默,天祈開口,立時打破了兩人之間的尷尬。

  一時半霎,語娟還不懂在天祈前面那句在說什麼,愣了幾秒才整理出來天祈是在說,彥丞從紫琳那得知了他們曾經同班的事。

  「我們兩個真的同班過嗎?」他又問一次,語氣肯定而興奮。

  「嗯,同班過。」

  「真的嗎!沒想到語娟妳居然跟我同班過耶。我完全不記得自己國小的事了,這下有人可以問了!太好了!」他頓時揚起一臉燦笑,然後問:「那我小一是什麼樣子啊?」

  這個問題讓語娟再度愣了下,見她沒有回答,天祈繼續好奇地問:「我那時候的成績好不好啊?」

  「……算是不錯吧。」她遲疑的說,隨之微微一笑,「你那時候很愛笑,很開朗,下課時常會和一群朋友一起玩,就跟你現在差不多。」

  「跟我現在差不多啊……」聽見這個答案,天祈顯得有些失望,「那我不是六年來都沒什麼變嗎?」

  「你有變喔。」一時,語娟轉頭定睛望著他,眼中帶笑,「你頭髮留長了,染了頭髮,聲音也變低沉了,就連個子也變得比以前還高了,以前你和我差不多高呢,但現在你卻已經高我一個頭了。」

  「跟小學比起來,你真的變很多了,變得帥氣不少了。」

  「好像是耶,依玲給我看過照片,我都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會染頭髮。可是那都只是外貌啊!內在一點改變也沒有。」天祈嘆了一口氣。

  望著他失落的表情,語娟臉上有一抹恬淡的微笑,「你的內在也有變喔。」

  「真的嗎?」他的精神立刻一振。

  「嗯。」語娟肯定地應了一聲,隨之忍笑出聲:「變得自戀不少呢。」

  天祈的笑容立刻垮了一下來,他懊惱的說:「我之前到底是多自戀啊,怎麼每個人都這麼說我……」

  「就算失憶了,你的自戀也依舊沒變呢。」語娟忍不住再度調侃,嘴角有藏不住的笑意。

  此時的他們正好走到回收場。兩人各自走到了不同的大回收桶,將裡頭的瓶瓶罐罐都倒出來後才再度於回收場外會合。

  兩個人之間再度隔著一層尷尬,然而這次打破沉默的卻不是天祈。

  「你真的甚麼都忘了嗎?」提著空桶子,語娟邊走邊望著地板。

  這個突兀的問題讓天祈不禁愣了下。從他回到學校到現在,他被這個問題問了不下數遍,但語氣都是滿懷質疑,認為他可能是裝的,要不就是當開場詞,隨之馬上就跟他聊了起來,根本也不在乎問題的答案。

  然而語娟的語氣卻與那些人截然不同,除了落寞,還有一絲絲希望,好像……他應該記得一些事的。

  「是啊!我真的都忘了,完全不記得了呢。」天祈傻氣的笑了笑,然而嘴角弧度卻開始一點點減少……

  「我想我現在擁有的記憶量,應該只有兩年的份而已吧。聽說我們打從出生就會患有一種失憶症,三歲前發生的事都不會記得。而我又失去了六年多的記憶,所以我現在只有兩年份的記憶。」

  語落,察覺到自己的話題太過沉重,天祈趕忙一笑,「所以啊,我現在只記得幼稚園的事了,其他的通通不記得了呢!」

  「幼稚園嗎……」聞言,語娟的目光陷入深思,隨之淡淡一笑。

  那麼……他還會記得嗎?

  儘管那抹淺笑映入了天祈的眼底,但還沒出聲,一個纖細的聲音卻已在兩人之間響起──

  「天祈──」是班上的一位女同學,她站在合作社外,向他們倆揮了揮手,隨後就見幾個同班的女同學跟著走了出來。

  一見到她們,天祈也朝她們揮了揮手,隨之加快了腳步,朝她們走去,語娟則跟在天祈身後,隨後才慢慢走到了合作社外。

  「依玲在找你呢。」

  「啊!我完全忘了依玲要我幫她提餐盒了!」經一位女同學提醒,天祈頓時一驚。

  「現在還有五分鐘,還來得及,餐車還沒開走。」唯一戴著手錶的女同學提醒。

  「那我得快點回去才行了,先走啦!」他匆匆說,就準備提著回收桶狂奔,但才剛踏出第一步,他卻兀然停住了,隨之轉頭望向了身後的語娟,歉疚一笑:「抱歉喔語娟,那麼我先走了。」

  「沒關係,快點回去吧。」語娟微笑,向他揮了揮手,「掰掰。」

  「掰掰。」一旁的女同學也頓時一笑,目送天祈離開。

  直到他的身影沒入走廊的人群中,語娟才準備動身離開,卻發現那名唯一戴著手錶的女同學此刻正對著她笑。

  然而,她只是露出一個略微尷尬的親切笑容,就穿過那群女同學,往教室走去。

  「我實在不懂,為甚麼天祈會喜歡她,明明依玲比她漂亮開朗多了。」望著那抹淡漠的背影,其中一個女同學說,語氣充滿睥睨。

  「你們還記得上學期快結束時的傳言嗎?說她背叛了艾紫琳,和霂彥丞交往,那是真的嗎?」

  「當然記得啊,要不是艾紫琳真的不再搭理她了,我還真不敢相信她是那種人呢。不過,看現在他們三個要回到以前的樣子,我覺得那個傳言應該是假的。」

  「我也覺得是假的,要是我是男生,一定會選艾紫琳的,怎麼可能會選尹語娟呢?」

  「莫辰,妳說呢?」

  微笑目送語娟離開的手錶女生被這麼一喚,頓時轉過頭,笑笑一問:「妳們問我嗎?」

  「對啊,妳覺得呢?」

  聞言,她的臉上依舊帶笑,笑容可人,但語氣卻異常的平靜:「我倒覺得那個傳言應該有幾分真實性,因為傳言這種東西是不會無中生有的。」

 

 

 

  《羽憶》/待續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