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失去(2)

 

 

  整條走廊彌漫著死寂的氣息,灑落地面的陽光讓此處更顯清冷,彷彿與世隔絕般,幾乎感覺不到半點生氣。

  半晌,一陣手機鈴聲兀然響起,打破了此刻沉悶的氣氛。

  亞依隨即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面不改色地望了一眼螢幕,隨後再度往前走。

 

  位在二樓的一間教室,氣氛同樣沉悶得令人喘不過氣,只能隱約聽見時鐘的指針一格格往上爬的滴答聲。

  滴答、滴答……

  掛在牆上的木框時鐘,上頭的時針正停在三點鐘整的位置。

  一對男女背對背站在窗邊,窗外的陽光輕柔地灑落在兩人身上。他們的雙手被綁在一起,雙腳也被麻繩綁得死死的,很可能一個不小心就會因重心不穩而跌倒。

  匡噹一聲──透亮的玻璃碎片頓時向四方飛濺。

  彷彿有千萬片美麗又銳利的利刃向他們射來,並且毫不留情地擦過了他們的身體。

  這一刻,翔羽立即轉身面對那些碎玻璃,背對他的憫希則是一臉詫異,因為她清楚地看見了,一片片沾染了鮮血的透亮碎片從她的身側飛過。

  倏地,似乎有一小塊碎片擦過了她的臉頰,她感覺一邊的臉頰傳來了輕微的刺痛感,同時,也有一股奇異的情緒掠過了她的心頭,只是當碎片全數落地時,那份情緒又迅速退去了,怎麼也想不起來。

  憫希慌張地看向翔羽,由於兩人背對背綁著,她看不見他的臉上到底有多少傷痕,只能擔憂地問:「翔羽,你還好吧?」

  「沒事,趕快找適合割斷繩子的碎片吧。」聽見翔羽溫柔的聲音,她似乎隱約能看見掛在少年脣角上那一道柔和的弧度。一時間,一股暖流悄悄滲進了她的心底。

  「嗯!」她感動地應了一聲,隨之低頭尋找合適的碎片。

 

  魔鬼、

  殺人兇手、

  殺人魔、

  撒旦、

  惡魔……

  一整排的走廊隨處可見用紅色油漆噴出的大字,陽光將它們照得刺目亮眼,紅得發亮。

  但一路走來,亞依的面容始終平靜無波,依舊筆直地往前走,對那些字句完全視若無睹。但跟在她身後的楓晨,還是從那一抹堅忍的背影中,察覺到了她極力隱藏的害怕與憤怒。

  她的左手緊緊握成拳,骨節泛白。

  惡魔……

  她輕咬下脣,極力克制胸中的怒意,感覺自己的心臟好像絞成了一塊。

  「噠……」此時,隱隱有一陣腳步聲從後方的樓梯口傳來,亞依隨即拉起裙襬,拿出槍套裡的短槍,瞄準聲音的來向。

  楓晨也一臉戒備地望向身後的樓梯。

  隨著腳步聲漸大,一隻皮鞋率先出現在他們的視線裡,由下往上看,是一名渾身是傷的少年,他的身後還跟著一名清秀少女。

  一時之間,他們都不禁愣了愣。

  「翔羽?」

  「憫希?」

  一聽見自己的名字,兩人狼狽的臉上頓時都浮現了一抹笑。

  「楓晨、小依!」憫希立即跑下樓抱住亞依。

  翔羽則是鬆了口氣,欣慰地笑了,總算是逃出來了。

  「……你們怎麼會?」亞依愣愣地望著他們,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甚至忘了自己手裡還握著一把槍。

  「我們是好不容易割斷繩子逃出來的。」憫希一臉委屈說。

  聽完他們的解釋,再看著平安無事逃脫出來的兩人,亞依不禁安心地笑了。

  「我們趕快離開這吧。」楓晨提醒道。

  「對喔,校花得主應該快公布了吧,得趕快回到會場才行!」經楓晨這麼提醒,憫希立刻轉頭看向亞依,這才發現她居然連禮服都還沒換,「我們趕快走!」

  「嗯……」被憫希拉著跑的亞依輕輕應了一聲。

  四個人匆匆跑下一樓,穿過長長的走廊。

  然而,當跑過寫滿紅字的走廊時,亞依感覺胸口又開始隱隱作痛,只是她跑在最後面,所以沒人發現她的異樣。

  惡魔……

  如此令她難受的字眼,讓她一再回想起那一幕幕血色記憶。

 

  「拜託……妳放過我!我不想死……」

  「求妳……我不想死在這!」

  「啊──」

  慘叫聲不絕於耳,但小女孩始終只是冷眼掃過,沒有絲毫的憐憫之情。

  子彈聲伴隨著慘叫聲逝去,最終只剩下一片血海在記憶裡蔓延,以及那再熟悉不過的血腥氣味。

 

  「太好了,出來了!」第一個踏出廢棄大樓的是憫希,她的語氣流露出了滿滿的感動。

  然而,當她開心地朝身後一望,那一雙冰寒冷酷的眸子卻讓她頓時一愣。

  翔羽和楓晨這時也察覺到了憫希的異樣,隨即往後看,同樣也愣在了原地。

  寫滿紅字的紅磚牆壁旁,亞依一動也不動地站著,神情冷酷。

  「小依,妳怎麼了?」憫希面露困惑,她從沒看過亞依如此冷酷無情的模樣,全身彷彿散發著一股冰冷的寒氣,令人不寒而慄。

  望著那一雙冰冷的眸子,翔羽也不禁感到困惑,因為亞依不會無緣無故就變回殺手模式的。

  此刻的她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甚至讓人覺得之前那個溫婉甜美的她,不過是曇花一現的泡沫。

  驀地,她旋過身,打算轉身離開。

  楓晨登時朝她跑去,但出乎眾人意外的是,亞依居然扣下了板機!

  時間靜靜流淌,憫希忍不住驚呼,就連翔羽也感到錯愕,因為那把槍的槍口,正指著楓晨!

  「小依妳為甚麼……我們不是朋友嗎?」憫希的表情沉痛,不願相信亞依居然會拿槍指著楓晨。

  「朋友……」她低下頭,冷冷一笑,隨之望向滿臉錯愕的楓晨,「我沒有那種東西。」

  「我不相信!」憫希大喊。

  「假如,我說我來這的目的,就是為了要殺你們,你們相信嗎?」

  「不相信!不相信!我不相信──」憫希胡亂喊叫,眼淚溢出了眼角。

  但亞依只是冷哼一聲,眼底有滿滿的嘲諷。

  楓晨仍舊愕然地望著亞依,因為她手裡的槍,此刻居然轉向了憫希!

  「咻──」

  「憫希!」楓晨大聲疾呼。

  響亮的槍聲劃破了寂靜的天際,亂吼亂叫的憫希根本反應不過來,只是呆愣在原地。幸好翔羽及時推開了她,才讓她免於被子彈射殺的命運。

  但她卻再也忍不住流淚的衝動,眼底瀰漫的水氣一下子就被滾燙的淚珠沖散了。

  「妳!」看見憫希差點死於子彈之下,楓晨惡狠狠地瞪向亞依。

  「差點殺了你的青梅竹馬,生氣了嗎?」看著他憤怒的眼神,亞依的表情依舊沉靜而冷酷。

  空氣彷彿凍結了,跪在地上的憫希忍不住抱頭痛哭,翔羽則是不知如何是好,只是緊皺眉頭。

  站在原地的楓晨緊盯著亞依,實在不明白她為何會忽然變得如此冷漠?

 

  「我很清楚後果,但翔羽他們現在也許有危險也說不定。」

 

  當時她的表情是如此堅定,他實在不相信那是她演出來的,但這一切的轉變實在來得太突然。他想,亞依這麼做一定有原因,只要知道原因……

  回想一路上跟在她身後的情景,許多畫面在他腦海裡倒轉,直至停在了她拿起手機,看著螢幕的那個時候……

  手機?

  他的臉上隱約露出了一絲笑意。

  「咻──」子彈飛快地射向楓晨,但他一個側身就輕易閃過了,並且一步步朝著亞依走去,絲毫不在意正指著自己的槍口。

  「你不怕死嗎?」亞依冷聲問,手依然伸得筆直。

  但楓晨仍然一臉無所畏懼,甚至越靠越近。

  看著他臉上那抹突兀的笑容,亞依不自覺往退後,臉上也多了一絲慌張。

  「咻──」子彈再一次從槍口射出,但這次只擦過了楓晨的臉頰,淡淡的血痕讓他更加肯定了一件事。

  「再靠近一步,我真的會殺了你。」她緊緊握著短槍,聲音嚴厲。

  這刻,楓晨停下了腳步,這也讓亞依稍微鬆了一口氣。

  但就在安心的剎那,楓晨卻立刻邁開大步,以神速的腳程跑到了她身後,這速度……好快,她根本來不及開槍!

  一瞬間的時間,他就已經拿出了她口袋裡的手機。

  「還我!」看見自己的黑色手機被他握在手裡,她的表情從冷漠轉為憤怒,甚至還有一絲著急。

  楓晨往後退了幾步,同時翻開手機蓋,這也讓亞依馬上意識到楓晨的目的。

  此刻,她已不能再多想了!

  「砰!」一瞬間,那支手機就成了一堆沒用的碎片殘骸,隨之墜入地面。

  望著地上的那堆殘骸,亞依臉上的慌張也瞬間消失無蹤了。

  「你……看到了吧?」她的眸光寒氣逼人,髮絲散亂,但墨綠的瞳眸卻平靜得猶如一潭碧綠湖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