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

  吃完午餐後,四個人的第一站就是期待已久的「鬼屋」。

  一進去,便是清涼的冷氣和幽暗的燈光效果,以及──

  一長排的人龍。

  「有沒有搞錯,居然要排兩個小時!」望見牌子那寫著的等待時間和滿滿的人群,彥丞忍不住發了牢騷。

  「沒辦法嘛,誰叫我們這麼晚來。」紫琳安慰道,但眼神卻不自覺地飄向了身後的一群女生,「倒是……沒想到這麼巧,和班上的女生遇上了。」

  察覺到紫琳目光裡的寒意,語娟還真的不懂紫琳為什麼會對依玲有那麼強烈的敵意,每次看到依玲時,她的臉色總會忽然變得有些難看。

 

 

  隨著時間滴答往前,人龍也開始緩慢前進。

  當來到了入口時已是一個半小時後的事了,但四個人卻很高興少等了半小時。既興奮又害怕的順著工作人員的指示走進去。

  一開始是先在一個房間內播一段影片,然後才依序放人進去。在紫琳的指示下,首當其衝,站在第一位的是彥丞,最後一位會被鬼追的則是沈浩,女生則排在中間。

  四個人排成一條人龍,在陰暗的空間緩緩前進,其中少不了的是紫琳的尖叫和彥丞的調侃,紫琳緊抓著彥丞的背包,拉扯的力道好幾次都讓彥丞差點往後跌,讓語娟不得不與他們倆保持距離。

  但比起前頭兩個人更吵的,是後頭一群從頭尖叫到此處的女生。

  聞見後頭那越來越刺耳的尖叫聲,也就可想而知他們兩群人的距離已越來越接近,到最後兩條人龍幾乎要合為一體了。

  「前面怎麼走那麼慢啊!」出聲的是走在那群女生最前頭的依玲,她站在沈浩身後,抬頭望了望走在前頭的彥丞和紫琳。

  當紫琳正想回「是妳們走太快好嗎」,一陣陣此起彼落的尖叫聲頓時破空而來,根本是沒被鬼嚇,就先被這陣尖叫聲給嚇著了。

  「有、有鬼在追!」後頭的女生顫抖地喊,隨之而來便是一陣推擠。

  「喂喂。」感受到後頭的人不斷推擠向前,沈浩不耐道,穩住腳步,盡量和前方的語娟保持距離。

  依玲雙手抵著他的後背包,同樣不耐地回:「我有什麼辦法啊,又不是我在推。」

  尖叫聲不絕於耳,聞見她同樣不耐的聲音,沈浩似乎也懶得再說些什麼。他想,她肯定沒意識到,這是他轉學到這裡,第一次開口對他說話。

  隨著尖叫聲,不久,一群人也就走到了出口。

  走在前頭的彥丞和紫琳率先踏入禮品店。

  昏暗的禮品店裡正播著與鬼屋內相似的詭異音樂,就連擺設也與鬼屋如出一轍,鐮刀骷顱隨處可見,不時還有乾冰製造的白色霧氣縈繞店內。

  聞見後頭似乎有騷動,語娟這時不自覺回了頭。白色的霧氣縈繞了出口,沈浩和依玲隔著可以容納一個人的距離堵在了門口,後頭則是一群不明所以的女生。

  從這個方向,語娟可以很清楚看見他們兩個人的表情,相較於沈浩一如往常的閒適,甚至還有一抹淡然的微笑,依玲反倒不敢看他,一臉尷尬。

  半晌,依玲才邁開腳步。後頭的女生這時也隨後跟上,隨之疑惑地問:「發生什麼事了嗎依玲?」

  但依玲好似完全沒聽見女生們的問題,對於語娟更是視而不見,只是一股腦地往前走。

  直到女生們紛紛穿過眼前,語娟才再度看了看停在原地的沈浩。

  察覺到身後有異的紫琳,這時也很快走到語娟旁邊問:「怎麼了?剛剛發生什麼事了嗎?」

  「我也不清楚耶。」語娟轉過頭,笑了笑,直到有一股淡雅清新的氣味兀然竄入了她的鼻息。

  宛如受這股香味吸引,她立時屏住了呼吸,轉正了視線。

  男生的側臉彷彿是刀刻出來,俊美深刻,就連脣邊無聲的微笑都宛如有深刻人心的魅力,有說不出的成熟與自信,與時下青澀的男國中生截然不同。

  此時的沈浩正走過她們眼前,他的步伐慵懶,但腳步聲卻是清晰可聞。

  直到她的眼裡是剩一抹背影,她還是呆呆愣愣愣好一會。

  剛剛是語娟第一次這麼近的看著他,所以才能聞到他身上有一股與這陰森氣氛完全格格不入的淡雅清香,宛如花香,卻又隱約帶有薄荷那般清新的味道。

  沈浩。

  自開學那天後,這兩個音節再一次輕輕敲擊了她的心版,乾淨明朗,但餘韻無窮,讓她再一次將他的印象印入了腦海。  

 

  這個男生身上,有一種妙不可言的香味。

 

 

  集合時間一到,四個人便很準時的到達了導遊姊姊先前說的指定地點集合。

  一整天的戶外教學,也在全班上了遊覽車後劃下了句點,每個人一上了遊覽車後都面露疲憊。導遊姊姊細心的調暗車內的燈,一時間,車內就只剩打鼾聲,一片沉寂。  

  由於語娟會暈車,所以紫琳總把窗邊的位置讓給她。

  夕陽西落,彩霞滿天,不一會天色就暗了下來。

  一輛輛遊覽車保持一定的距離在高速公路上平穩行駛著,窗外的景物一閃而過,一道又一道的流光快速閃過女生有著濃濃睡意的臉。

  恍惚的意識裡,女孩想起小學三年級的戶外教學,那時坐在窗邊的她,恰巧望見了一輛從後方而來的遊覽車。雖然只有幾秒的時間,但她還是捕抓到了男孩的身影。

  他同樣坐在窗邊,視線落在前方,應該是在看遊覽車上的電影,神情專注,完全沒注意到另一輛車內女孩落在他身上的視線。

  女孩不記得他旁邊是不是有坐人,只記得看見男孩時,她心裡頭非常的高興,嘴角有藏不住的笑,心中不斷希望等會到達目地後可以再看見男孩。可是在她的印象裡,她從沒在戶外教學時看見男孩,就連國小畢旅也因為班級離得太遠,兩個班的行程完全不一樣。

  甚至連現在她和他再度同班了,她也還是沒能在戶外教學的時候看見他。

 

    ※ ※ ※

 

  初夏時節。

  蟬鳴鳥叫隨處可聞。

  教室裡萬籟有聲,鳥鳴聲自窗外落進,彷彿一顆顆落地的珠子,清脆悅耳。

  男孩站在講台上,原本一頭褐色的頭髮如今已是一頭乾淨的黑色短髮。雪白光線落在他身上,那刻,落進他眼眸的光晶亮無比,讓他此時的笑容除了有昔日般的稚氣與燦爛外,還多了幾分天真無邪。

  這一剎,也讓台下的女孩不禁看得癡迷了。

  雖然那天已經在醫院見過了這樣的他,可是她的內心卻還是忍不住悸動。

  時光遷移,歲月如梭,沒人能讓時間倒流,就如同沒人能阻止一個人不改變,所有的美好都只能靠記憶才能回顧。 

  可是如今映入眼簾的這抹笑,燦爛耀眼,只有天真與無邪,不由得與記憶裡珍藏的那個笑容交疊,因而譜出另一首屬於夏日的樂曲。

  女孩最初的悸動──

  彷彿跨越了時間,回到了最初的原點。

 

  「大家好,我叫胡天祈。」

 

 

 

 

 

  《羽憶》/待續  

 

 

_______________

 

  ღ∴°。°★

  天祈終於回來了!

  這樣戶外教學的劇情到就告一段落了。下一次發文預計要兩個禮拜以後,不是段考前,就是段考後。

  不過我還是想問一下大家,是覺得固定發比較好?還是一次密集發文,隔一段時間後再密集發文一次?因為目前某優還處於戰鬥階段,稿量只會越來越少……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