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課時分。

  剛拿到自己的考卷,椅子上的天祈便朝後方一轉,向後方的彥丞問:「你覺不覺得我連腦子都撞壞了啊?要不然,為什麼我的數學只有五十三分,而你卻考了九十五分啊?」

  聞言,彥丞沒有抬頭看他,目光依舊落在自己的考卷上,「我可以跟你保證,你的腦袋絕對沒有撞壞,因為你之前數學小考連三十分都不到,現在能考到五十四分,已經算奇蹟了。」

  「我以前的數學到底有多爛啊?而且,為什麼明明是數學,要有英文字母X啊?」天祈懊惱地問,但彥丞依舊沒理會他,手拿著筆,似乎是在思考卷上寫錯的那題題目。

  但天祈也不灰心,直接把考卷放到他桌上,指著考卷上的題目,笑笑說:「教我這題。」

  「沒空。」

  「齁,教我一下是會花多少時間啊?才一題而已啊。」天祈不悅地嘀咕道,隨之望向了左手邊的依玲,「依玲妳教我好不好?」

  坐在天祈左手邊的依玲被這麼一喚,轉頭向他乾笑了幾聲,說:「這你就問錯人了……

  見依玲也沒辦法幫他,天祈繼而開始盯著考卷看,似乎是在思考,半晌,他再度望向了後方的彥丞。

  「……喂!你竟然偷拿我的考卷!」見考卷被猛然抽走,彥丞朝前頭的人大喊。

  「哎呀,你考這麼高,也不用訂正了啦,借我一下嘛!誰叫你不教我。」天祈邊說邊將彥丞的算式抄在自己的考卷上,完全無視身後已經氣得火冒三丈的人。

  天祈回到學校後,老師就安排他坐在依玲旁邊,也就是彥丞前面的這個位子。雖然他還是常和原本的那群男同學們一起玩,但已不如上學期是天天一起玩,現在天祈更多時候都在彥丞旁邊打轉。

  約過五分鐘,天祈就將考卷還給了彥丞,同時無奈地說:「欸,教我嘛,你寫的算式我都看不懂耶。」

  「明天老師就會講解了。」

  「老師講解我更聽不懂啊!」

  最後,彥丞迫於無奈,還是拿起筆開始教他數學,但才講解了三分鐘,他就後悔了。

  「我都聽不懂啦!」

  「你為什麼會不懂啊?」彥丞反問,甚至暴躁到開始抓自己的頭髮。

  「就是不懂嘛,你說我都聽不懂!」

  此時,紫琳和語娟正走進教室,一聽見彥丞近乎暴怒的聲音,除了想笑,就是不禁有點同情他了,就連一旁的依玲也都不禁為彥丞感到汗顏。

  雖然如今天祈因為失憶變得如此好學,是一件好事,但他上學期三次段考數學都不及格啊!而且還是離及格有一大段距離的那種,甚至可以說逼近放棄的地步,根本就不是教個幾題就能彌補的,而是需要從上學期第一章開始重新學起啊!

  「語娟啊,天祈的數學從以前就這麼差嗎?」紫琳忍不住脫口問道,現在彥丞已經徹底放棄了,任天祈自生自滅。

  「我小學和他同班時,他那時的成績還不錯。」語娟憶道,突然想到天祈問他自己這些年沒有改變時,其實還有一個可以回答,就是成績有點……

  呃……應該說,除了英文外,都很差。

  「看不下去了,我去幫他一把。」紫琳感嘆說,但臉上卻是露出了一抹不明所以的笑。

  依語娟的認知,她想,那應該就叫「奸笑」了。

  紫琳走到天祈旁邊,燦爛一笑說:「天祈,沈浩他考一百分喔,你可以問他啊!」

  坐在位子上,被忽然點名的沈浩,目光頓時一抬,恰巧對上了紫琳親切而燦爛的笑容。

  「真的嗎?沈浩考得比彥丞還好!」天祈驚訝說,隨之興沖沖地來到沈浩面前。

  看著眼下一臉誠懇拜託的天祈,沈浩臉上雖有和紫琳一樣的燦笑,但不同於紫琳笑裡帶了些奸詐,沈浩的笑,可說是帶有殺氣啊!

  不過,大家都知道,天祈有一種超能力,就是任何的殺氣在遇到他燦爛的笑容時,都會化成了毫無用武之地的煙硝。

  長久以來,紫琳一直在尋找沈浩的把柄或是弱點,直到最近,她終於找到了!

  那就是天真無邪的胡天祈小弟弟,因為他可是全班唯一一個,甚至全臺灣,全世界,最不會看沈浩臉色的人啊!

  「妳真的那麼恨他?」看見被天祈纏住的冰雪王子,彥丞苦笑問。

  「你幹嘛這麼說,我只是出於好心,希望天祈能聽得懂數學而已。」她說,但臉上勝利的笑容卻洩露了她的心思。

  她真想看看沈浩暴怒的表情啊!

  但現實往往是事與願違的,在聽見天祈笑顏逐開的聲音後,紫琳宛如也聽見了美夢碎裂的聲音──

  「好神奇喔,你教得我都聽得懂耶!」

  看見沈浩故意向她露出一個別有深意的優雅微笑時,紫琳窘了……沈浩向來都是一臉愛理不理的模樣,所以很少會有人問他課業上的問題,就算有,他也不一定會教人。

  但……是有沒有這麼扯,不但會念書,連教人念書都教得這麼好!

  「這個世界太不公平了……」紫琳無力道,可說是徹底傻眼了。

  彥丞則是不願再多說,只是輕輕嘆了口氣,深怕說錯話會觸怒她。

  這時,正走回自己座位的語娟,看見旁邊的他們,則是不自覺笑了。但一坐下,就沒再看他們一眼,只是盯著自己的數學考卷,表情有些發愣。

 

  『如果妳想,我可以告訴妳他所有的事,包括他的過去,還有他的親生母親。』

 

  當時她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只是愣愣地看著沈浩。但,就算之後她確定他並不是在開玩笑,也聽懂了他的話,她仍以一種最笨拙的方式,裝作自己不知道他在說什麼,只是傻笑幾聲的回絕了。

  因為知道了一切又能怎樣?那些已經發生的事,她除了只能為他感到悲傷和同情外,根本甚麼也做不了。

  她能做的,永遠都只是默默在一旁看著他,不像依玲總是處處為他設想,隨時在他的身邊。所以,就讓時間這麼過去吧,因為只有這樣,那些喜歡,這些歉疚;那些思念,這些悲傷,才會因為時間而變得模糊,然後隨之淡忘。

  直到最後,就會再也想不起來了吧……

  

  四季遞嬗,時序交替。

  氣候的溫度隨時間默默潛移,模糊了春夏的交界,不知不覺也遠離了春日的和煦,來到了酷暑的盛夏。

  微風,蟬鳴,再一次彈奏起夏之序曲,樂聲沁脾人心──

  同時,也讓這本日記翻到了下一個新頁。

  

  國二剛開學,幾乎所有藝能科的第一堂課,都是為新學期的新開始分組。

  不同的是,有些老師是以抽籤的方式,有些讓學生自己分組。

  由於全班總共有三十七個人,所以除了有一組是七個人外,其他都是六人一組。也正因都是分六組,所以只要是學生們自己來分組,最後出來的結果都差不多,往往都是同樣的六個人,因為經過一年時間,每個人都知道自己和誰比較熟了。

  其中,也就包括了語娟所屬的這一組。

  全班最意想不到的一組。

  「……這個分組結果。」看見天祈已經第三次在黑板寫上同樣的六個座號,坐在底下的紫琳嘴角抽搐,連想坦然一笑的力氣都沒了。

  為甚麼又有依玲和沈浩啊!

 

  原本,紫琳是打算就跟戶外教學一樣,除了彥丞和語娟,就再找幾個女生湊一湊,不然男生也行。正好天祈最近很黏彥丞,見他想加入,就答應了。

  沒想到的是,依玲居然來搶人!因為依玲和那群姊妹總共才五個人,必須再找一個人湊。一開始紫琳是覺得無所謂,天祈要給她就給她,但天祈本人居然說他比較想和彥丞一組,甚至無論如何都要和彥丞一組(雖然眾人猜測可能是不希望一組裡只有他一個男生)。

  於是,在一番爭執之下,依玲居然決定脫離自己的姊妹,就只為了和天祈一組。紫琳當時的內心是極度不想讓她加入,但也不過就是分組而已,這麼斤斤計較實在不像她的作風,甚至還有可能會被說閒話,被大家認為她和依玲有心結(雖然事實上確實是這樣),所以她沒說什麼,只是露出一抹往日般開朗的笑容,答應了她。

  但可怕的在最後,沈浩兀然冒出一句「五缺一,那麼我就加入你們吧」,讓她的笑容瞬間垮下來了。

  五缺一,他以為是在打麻將啊!三缺一還差不多!

  當時紫琳想強烈拒絕他的加入,不要再像依玲那樣沉住氣,然而話還未到嘴,就因他的下一句話哽在了喉嚨。

  「我想妳應該會很歡迎我吧?」

  好像認定她一定不會歡迎他似的,讓她不禁為他的料事如神讚嘆了下,什麼應該,她根本是百分之百不會歡迎他!

  但沈浩似乎早就預測到她內心的對白,向前走了幾步,讓彼此的距離近到不能在近,幾乎是只要紫琳再往前那麼一公分,就會直接撞上他潔白柔軟的制服。

  事後想來,那時她真應該要立刻往後退的,而且最好是一輩子都不要靠他這麼近。

  那一剎,驚呼聲驀然響起,沈浩一手托住紫琳的後腦,但幸好他的嘴脣降落的地點不是她的脣,而是她的耳畔。

  因為如果是,他也完蛋了!她想。

  淡淡的杏花香竄入她的鼻息,他在她耳邊輕聲說:「妳想要的三年平靜,我可以在下一秒就毀了它。」

  沈浩說這句話的語氣輕柔,熱氣噴灑在她的耳垂,甚至逼近氣音,但威脅的程度不減,特別是他如此靠近她,反而更加令紫琳……毛骨悚然。沒錯,絕對不會臉紅心跳,而是會讓人害怕到不禁心悸。

  那刻,全班的目光都落在了他們倆之間,沒人敢打破這陣沉默。只見沈浩就不久就鬆開了手,看著眼下說不出話來的紫琳,脣角的微笑優雅迷人。

  但紫琳卻看見了那抹優雅微笑之下的邪惡。

 

  『我沒有變,只是這裡是學校,我未來三年的生活都得在這度過,我可不想因為你的關係而失去原本的平靜,那太不值得了,就算你要和我爸告狀,我也絕不會和之前一樣乖乖聽你的命令。』

 

  早知道就不要說出那麼帥氣的話了!

  調整好暴怒的情緒後,回過神的紫琳艱難地揚起一抹笑,語氣自然:「當然!只要其他人沒有異議。」

 

  於是,除了輔導及音樂課是按座號與抽籤分組,其他的童軍、家政、生科比較需要團隊合作的課,他們六個人都是同一組。

  而組長都是彥丞,原因無他,認真負責,任勞任怨,聽人差遣,實在是當組長的料!

  雖然彥丞一開始想把這責任推給天祈,天祈也很阿莎力的答應了,但由於天祈常常出包,「天兵」這個綽號可不是只是好聽的,實在不太能讓人信任,所以這個提議立刻被全組否決掉了。

  「我的新學期還沒開始,就被沈浩毀了一半。」現在,紫琳眼神怨懟的望著黑板。

  看著紫琳一臉陰鬱,語娟雖然明白她的憂傷從何而來,卻不明白為甚麼她會對沈浩和依玲那麼反感?

  只是語娟也不敢多問,深怕一不小心就會觸到紫琳的地雷。

  這刻,再度望見黑板上那一排數字,陽光照耀,讓黑板有些反光,但卻也使那六個數字更加鮮明,因而讓語娟的嘴角不自覺微微上揚。

  那抹微笑恬靜無聲,但卻在此時吵鬧的教室裡,意外地突兀,因而讓某個正要從講臺上走下來的人,不經意注意到了她臉上的笑意。

  此刻,紫琳仍坐在位子上唉聲嘆氣。

  彥丞則為自己又擔任了組長一職,無奈一笑。

  同樣坐在位子上依玲,看見放下粉筆的男生正朝底下某處燦爛一笑,眼神漸漸有些失溫,眼底裡霜雪般的寒冷甚至滲入了心底,凍結了正好在內心升起那把的無名火。

  感受到喧囂的空間裡忽然攪起了一道氣流,在旁看著他們的沈浩,頓時也察覺到了依玲冰冷的眼神裡,正流露一絲悲傷的感情。他的臉上嘴角保持一貫自適的微笑,一手托著臉頰,視線一轉,隨之頗有興味的看著那彷彿遺世獨立的兩個人。

  男生的笑裡,有無邪的燦爛,那是一種更盛大的溫暖熱度,但卻與女生脣角的微笑相襯得宜。

  燦爛的笑容,耀眼如夏日陽光。

  寧靜的微笑,溫暖如和煦春風。

  幾乎沒多少人察覺,在此時喧囂吵鬧的教室裡,有一道氣流在空氣中流動,宛如一陣春日味道的微風,與夏日的空氣們低語──

 

 

  新學期,開始了。

 

 

 

 

 

_______________

   ღ∴°。°★


  我想看到這裡的人,都對沈浩這號角色感到非常好奇吧?要不就是很想知道,為什麼紫琳會這麼痛恨沈浩呢?  

  就連我自己也沒想到沈浩的磁場會這麼強大,以至讓我不得不為他增加和紫琳的對峙場面,也藉此增加點笑料。

  我覺得無論什麼故事,哪怕是走悲情路線,都一定要有笑料。就像人生不可能永遠都只有悲傷,人有悲歡離合,我覺得小說也是,有淚水,但也一定少不了歡笑,不然都是淒涼的劇情,我肯定會寫下下去。這也是為什麼《星》會有楓晨和憫希這對寶,就算是冷酷無情的亞依,我也特地為她寫了幾段搏大家一笑的橋段(笑)。

  總而言之,第九章到此結束。而我也沒想到,我居然花了十三萬字,才讓他們六個齊聚一堂(="=)。

  目前預計《羽》會超過二十萬字,字數也許會跟《星》差不多也說不定。

  不過,好消息是,我會盡量在明年寒假完結的!(其實我原本打「一定」的,但後來又覺得世事難料,所以改成了盡量……)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