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失去(1)

 

  耀眼的水晶吊燈高掛會場中央。

  人山人海的會場裡,男學生都換上了筆挺的西裝,女學生也都穿上了華美的晚禮服,彷彿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學生舞會,而是上流社會的高級聚會。

  「憫希她沒跟妳們一起來嗎?」看見從門口進來的亞依和媛心,楓晨不禁擰眉問道。

  「她……沒來找我。」亞依遲疑回應,內心頓時感到一股不安。

   距離頒獎典禮不到一小時,憫希那麼期待亞依能夠得獎,怎麼會比亞依還晚到呢?

  但除了憫希之外,亞依更擔心另一個人,「翔羽,他也沒跟你一起來嗎?」

  「我以為他已經先到了。」楓晨也感到有些不安。

  就連媛心也不禁擔憂了起來,一個是對校花比賽滿懷期待的人,一個是總是習慣早到的人,現在都還沒到,太不尋常了。

  隨後,一對男女正好走進會場。童憶蝶穿著一襲純白無瑕的禮服,氣息優雅脫俗;韓司炎穿著一套白淨的西裝,模樣俊俏風流,兩人站在一起如金童玉女般賞心悅目。

  此刻,看到亞依身上還穿著制服,童憶蝶的語氣難掩吃驚:「亞依,妳怎麼還沒到後臺準備,等等就要公布校花得主了。」

  亞依頓時也收起了臉上的不安,微笑應了一聲:「我正要去後臺呢。」

  但楓晨卻像是想到了甚麼,忽然開口:「妳最近有沒有接到甚麼陌生人的電話,要妳進行復仇計畫?」

  「電話?」童憶蝶眨了眨眼,滿臉困惑,「甚麼電話?」

  「就是有人要妳對亞依復仇,甚至殺害她。」媛心解釋。

  「你們在說甚麼啊,我再怎麼忌妒亞依也不會這麼做吧,你們把我當成甚麼人了啊?」童憶蝶面露錯愕。

  「所以說,妳沒有在後棟大樓放火?」楓晨再度問,皺起的眉頭洩漏了他內心的不安。

  「就算是玩笑也太誇張了,我怎麼可能去放火?」她狠狠瞪了楓晨一眼,慍怒的語氣帶有一絲無奈。

  此時此刻,一股不安深深攫住了亞依的胸口。當時的記憶仍如夢魘般鮮明,甚至越來越清晰,此刻,那些鮮紅的畫面已經自動在腦海裡倒轉了……

 

  來救妳的人都將會死……

 

  「亞依──」見她二話不說就轉身離開了會場,楓晨忍不住大吼。

  但她根本沒有聽見,依舊頭也不回地跑出了會場。

  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楓晨的眼中頓時流露一絲無奈,「我跟過去。」繼而也跑出了會場。

  現在,換媛心想叫住他們了,她強忍滿腔的怒火,無奈地朝門口吼道:「頒獎時間快到了耶,你們都跑走了,是要我一個人收拾爛攤子啊!」

  一旁的童憶蝶和韓司炎則是完全不明白發生了甚麼事。

 

  「憫希、翔羽你們在嗎?」楓晨邊跑邊向對講機大喊,就怕他們沒聽見。

  然而,無論怎麼喊,都聽不見他們的聲音傳來。再望向前方的亞依,她正大步跑著,但步伐卻越來越沉重。

  隨著她的步伐越來越慢,楓晨很快就追上了她,那一瞬間,她的左腳像是失去了支撐,隨即跪倒在地。

  跌在地上的她輕咬下脣,使盡全身的力量想要再站起來,但失去力量的左腳卻一再讓她跌落地面。一次又一次,她就像一個倔強的孩子,勉強的模樣令人心疼。

  「妳的腳傷還沒好,不要再跑了吧。」看著她連試了四次都沒辦法起身,楓晨向她遞出了一隻手。

  亞依一把拍掉了那隻手,「不用。」

  「妳應該很清楚,妳再繼續跑會有甚麼後果吧?」收回被無情拒絕的手,楓晨的語氣除了擔心,還有一絲警告。

  「我很清楚後果,但翔羽他們現在也許有危險也說不定。」她冷冷回應,但語氣和眼神卻透出了一股堅定。

  望著如此倔強的她,楓晨也明白再怎麼勸都沒用了。

  「影楓晨──你這是做甚麼!」

  楓晨一把將亞依從地上抱了起來,完全不理會她的尖叫與掙扎。

  「這樣妳的腳就不會痛了吧。」他勾起一抹笑,用公主抱的抱法帶著她往前跑。

  「那你呢,你的傷口不是好不容易才癒合了?」

  「放心,這不過是小傷。」

  「你又知道要去哪找他們了?」她抬眸問,雙手依舊死死抵著他的胸膛,想從他的懷裡離開。

  「既然上次是在廢棄的後棟大樓,這次或許也在同個地方。」他語帶自信說,完全無視她的掙扎,反而將她抱得更緊,讓她也不得不妥協,伸手攬住了他的脖頸。

  靜謐的天,寂寥的樹。

  這一刻,聽著少年胸口清晰的心跳聲,時間似乎靜了下來。

  紅楓漫天,金風輕舞。

  俊逸的少年抱著美麗的少女。

  火紅的楓葉隨風起舞,一切都那麼虛幻,宛如夢境,然而在身體裡流竄的血液卻滾燙得真實。這樣的真實彷彿不屬於他們,而是好久好久以前就已存在的悸動,令她感到有些窒息。

 

  不久,他們抵達了廢棄的後棟大樓。

  「可以放我下來了。」她輕道,順勢從楓晨身上離開,站到了地面。

  放眼一望,另一棟大樓歷經了一場大火,如今已是一片廢墟,只剩下一片斷垣殘垣。

  忍著傷口的痛楚,亞依拖著身子慢慢往前走,但沒走幾步,她卻停了下來。

  此刻的微風冰涼沁骨,吹散了少女絲緞般的長髮。她的視線筆直地盯著前方,雙手靜靜垂在身側,嘴角隱約露出了一抹笑意。

  跟在她身後的楓晨這時也停了下來,那對黑如瑪瑙的瞳眸宛如沾染上了鮮血。

  「你想得果然沒錯。」雖然看不見前方少女的表情,但仍可從她的聲音聽出一絲得意。

  她神色自若地走過那一面紅磚牆壁,完全不見她的臉上有一絲懼怕,這也讓楓晨不禁讚嘆她的冷靜。

  因為映入他們眼簾的,是用鮮血寫成,再熟悉不過的四個大字──

 

  復仇開始。

 

  這一刻起,復仇才是真正開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