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低垂,一條靜謐的學區大道隔著兩間國中。在許多年前,台灣盛行男女分校的那個年代,永林被劃分為男校,成明被劃分為女校,這條大街隔著的不只兩間中學,還有無數對痴男怨女。

  「你國中老師也說過這種事,以前學長們會偷偷跑來成明見女朋友?」予尋忍不禁莞爾。

  「層出不窮好不好,如果被抓到,成明那邊都會回報給我們這邊的主任。」劉心銘無奈嘆道,不知是在感嘆時代不同,還是以前的學長們太笨,偏偏要跑去隔壁的女校被抓。

  「我聽到的版本可不是這樣,我們學姊都會給男生當腳墊的,讓他們可以直接跳出圍牆,所以老師們都抓不到,而且她們也絕不會告訴老師那些男生的名字。」她看著左右兩邊遙遙相望的兩校後門,不禁憶道。

  「所謂患難見真情,我想我那些學長都遇上負心女了吧。」他嘲笑回。

  自從開始交往,兩人晚自習結束後都會一起搭公車回家,並且提早下車,好有更多時間聊天。

  如今距學測不到一個月,對只能在上學時間見面的他們而言,從公車站走到國中校區的這段路是他們一天最自在,卻也最短暫的一段時間。

  同時,由於予尋堅持不想公開兩人交往的事,所以這段路也是他們唯一能夠正大光明走在一起的時刻。

  對此,劉心銘也曾問過她,為何不想公開?

  予尋給出了一個不少理由,但唯一讓他心服的,只有一個。

  「因為我不想成為全校學妹們的公敵。」

  所以除了同時認識他們兩個人的唐敏和洪孟潔,全校都以為這位英雄少年還在等待他的美人出現。

  得知他們交往,唐敏和洪孟潔臉上倒也沒有半點吃驚,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儘管如此,予尋還是注意到了,唐敏的神情有那麼一瞬流露出哀傷。

  半晌,予尋像想到甚麼忽然開口:「今天上地理課時,當風紀要把考卷拿給老師的時候,為什麼男生會忽然一陣偷笑啊?」

  「妳不知道嗎?」劉心銘皺眉問,好像這件事全班都知道似的,「他在暗戀地理老師啊。」

  「真的假的啊?」萬萬沒想到會是這個原因,予尋不禁瞪大了眼。

  「妳都沒看到他臉書之前有發一則貼文,上面寫著『我知道不可能,但我還是喜歡妳』嗎?」

  經劉心銘這麼提醒,她這才想起來,頓時恍然大悟道:「我還以為是女生條件太好或有男朋友了,所以他才覺得不可能。」

  「他指的不可能,是地理老師有男朋友了,而且明年就要結婚了。」

  這是第二件讓她驚愕的大事了,她究竟是邊緣到甚麼程度,連地理老師要結婚的事也不曉得?

  「他從高一就開始暗戀地理老師了,哪怕知道老師要結婚,也還是不放棄。」劉心銘的語氣從感嘆轉為佩服。

  但予尋卻反而沉默起來,出神地望著不遠處的天橋,直到劉心銘開啟了另一個話題,她才回過神。

  兩人一路走到十字路口才停下腳步,每到了這裡,也是要道別的時候。

  晚上十點。

  周圍的店家都拉下了鐵門,街道清冷,只有風吹過的聲音。

  路口的一角站著一對高中生模樣的男女,男生拉過女生的一隻手,俯身在她的嘴角輕輕落下一吻,動作輕巧溫柔,彷彿吻過了無數遍。

  下一秒,紅燈轉綠,幾輛機車呼嘯而過,刺目的車燈頭如流星般在街上倏忽而過。感受著嘴脣的柔軟以及擁抱的熱度,予尋忽然覺得,自己是何其幸運?

  出生在這個自由的時代,不必與心上人隔著一條街遙遙相望;喜歡上也喜歡自己的男孩,不必談一場不可能的戀愛。

  許多年以後,再度回想起這段時光時,這段看似水深火熱、每天唸書的高三生活,都是她高中三年裡最幸福的一段時光。

 

 

  事後,予尋曾向宮安生提起這件事,對方立刻嘲笑性十足地說:「那妳真該好好感謝學妹才是,若不是她糊塗搞錯了音檔,你們也不會這麼快在一起。」

  「是嗎?」她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我倒覺得她是故意的。」

  「故意的?」他不解地問,「怎麼說?」

  「我以前給你光碟的時候,你會聽過一遍嗎,還是就直接播放了?」

  「當然會聽一下啊,要是不能播怎麼辦,不過也只有一開始會從頭聽完就是了。」宮安生不以為意答。

  「對吧,剛開始都會比較謹慎全程都聽完,你想想,如果不是兩個音檔都下載了,她怎麼可能會播錯音檔?學妹身兼社長和網管的職務,若有人想向檸檬點歌,她是唯一的橋梁,可是傳錯的那個音檔裡卻冒出了一首告白點歌,若是你,你會怎麼想?」

  「的確會覺得有蹊蹺……」彷彿被點醒了般,他隨即也陷入了沉思。

  與此同時,予尋繼續提出自己的假設,「在那之前不是還有連署活動嗎,如果有仔細看連署書,就會知道劉心銘是發起人,而我當時又有幫連署活動進行宣傳,她若憑這一點認為我和劉心銘有一定的交情,會想到是我告白的也不無可能。」

  「妳是想說,她明知道這是妳在告白,還是播了?」他也提出猜測,但很快就自己否決了,「不可能這麼厲害吧,若是我會覺得也許是有人私下委託妳的。況且……我感覺學妹不是這麼聰明的人,她給人的感覺就呆呆的啊。」

  「我也只是這麼感覺,沒證據說就是這樣。」予尋倒也不反對他的猜測,只是擺了擺,反正事情都過去了,再去思考也沒甚麼意義。

  然而,哪怕在這件事上她的猜測是錯的,他們仍無法否認學妹擔任社長的能力。

  不知道他們迎新是怎麼宣傳的,大傳社在今年奇蹟似爆社,導致社團教室必須換到更寬敞的視聽教室才能容下這麼多社員。

  在那之後,他們還贏得了全國高中影展的年度首獎,並在下學期舉辦了成發,結束了時音大傳長達八年都沒有成發的紀錄,與熱舞社、吉他社那些大社一同躋身為學校的熱門社團,做到了宮安生與洪孟潔渴求一學年都無法達成的目標,讓去年只招到兩名新生的時音大傳社就此起死回生。

  當時,身在成發會場的予尋,看著臺上的學弟妹說起過去一年籌備成發的心歷過程,說到忍不住哽咽的模樣,她就不禁動容,忍不住拍手為他們鼓掌。

  為他們的青春鼓掌。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