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爾菲達大人!」滿分興奮地揮動翅膀朝他飛去,最後駐足在他手中的枴杖。

  不得不說,一身紳士打扮配上知性博學的貓頭鷹,畫面有說不出的和諧。

  然而,相較於滿分的欣喜,戴娜依然面無表情,視線也是冷冷的。

  「我以為你從此不會再出現了。」白宸斜眼調侃,想當初就是這個人硬逼他答應這門苦差事。

  「我還以為白宸先生對蒐集聖物一點興趣也沒有,看來您並沒有外表那樣無情。」貝爾菲達笑了笑,語氣揶揄,「理論上我是不該出現,但如果只是來恭賀兩位順利淨化聖物,倒是無傷大雅。」

  「這叫順利?」洛芙忽然開口,語氣也沒久見好友的喜悅。

  「是,我認為很順利。」貝爾菲達微微一笑,視線落向了躺在床上的末菲,「兩位也知道了吧,聖物會吸收人類的負面情緒,最後反噬到人類身上,她的是貪婪,是不滿足,必須是一份無欲無求的情感才能夠淨化。」

  「不是愛情?」洛芙問。

  「是愛情沒錯,無欲無求的真摯愛情。」他垂下眼眸,撫摸滿分身上柔軟的羽毛,「這世上的一切都是對立的,黑與白,愛與恨,快樂與悲傷,希望與絕望,你們這次誤打誤撞淨化成功,所以我認為很順利。」

  洛芙不知如何反駁。

  「貝爾菲達。」白宸倒是難得喚了他的名字,引得大家齊齊望過去,「現在還可以換引導者嗎?」

  「白宸先生。」貝爾菲達一如既往地恭敬喚道,皮笑肉不笑,「當初我一再提醒您要慎選珍愛的物品,當然是不可能替換的。」

  「主人您對我這麼不滿意嗎嗚嗚……」滿分立刻潸然淚下,激動地拍動雙翅在他身邊打轉。

  白宸滿臉無奈,一句話也不想回。

  「那麼,我也該走了。」貝爾菲達笑看著他們。

  「這麼快?」洛芙愣了下,時隔一個月的再次相見,沒想到連五分鐘都不到。

  「我就只是來道賀的,若沒有其他問題,就預祝二位接下來也能如此順利。」說完,他隨即憑空消失在病房,如一陣風,來無影去無蹤。

  「既然要在醫院待一整晚,我想出去買點吃的。」洛芙再次打破靜默,她看了眼手錶問,「你有甚麼要買的嗎?」

  「現在這麼晚了。」白宸看了一眼窗外,外頭如今已是深夜,一點動靜也沒有。

  「你忘啦,我現在有手鍊了,要回家一趟也沒問題呢!」洛芙嘖嘖了兩聲,秀出了手腕上的銀鍊,語氣帶有幾分炫耀的意味。

  「當我沒說。」白宸扯扯嘴角,她也太快就忘了前車之鑑,「幫我買瓶綠茶就好。」

  「沒問題。」她豎起大拇指回應,隨即就和戴娜一起消失在了病房。

  一下子走了這麼多人,病房內一時萬籟俱寂,只剩下一串委屈至極的哭聲。

  滿分坐在窗檯邊,抱不知何時從他口袋裡拿出的黑筆,痛哭失聲,「主人你這樣厭棄我,還從未叫對過我的名字嗚嗚……」

  「真不懂你怎麼這麼愛哭。」他走到他窗邊,扒了扒後髮感嘆。

  「再怎麼說我也是主人你創造出來啊,是主人你的一部分,還知道主人你所有的事情啊……知道主人你很喜歡小孩子,所以看見主人你在公園跟那群孩子玩,我一點都不訝異……我還知道主人小時候因為母親的關係很在乎成績,考不好還會哭,覺得讓母親失望……」

  「另外還有……」

  「好好、別說了。」他伸手打斷,就怕滿分再說出甚麼秘密,「可人家戴娜怎麼就和她的主人完全不一樣?」

  「主人你怎麼知道洛芙小姐不是這樣的人嗚嗚……」滿分反駁,「你又不了解洛芙小姐,不都說人類是戴著一張面具生活嗎……」

  白宸沉默了,因為他的確對她一無所知。

  「好好,算我錯了,你別再哭了好嗎?」他沒轍道,伸手摸了摸滿分的頭頂。

  滿分止住了哭聲,隨即問:「我叫甚麼名字?」

  「滿分。」他反射性答。

  嘩啦一聲,他哭得更加厲害了。

  只是這一陣嚎啕大哭,整個醫院只有他能聽見。

 

 

 

  午後。

  濃郁的咖啡香氣縈繞整間咖啡廳。

  隔壁桌是兩個正在趕報告的女生,再隔壁是一群在討論報告的大學生,但都盡量壓低音量,店內的氣氛一片祥和。

  「妳最近怎麼常常來找我?」末菲啜飲了幾口杯中的黑咖啡,邊笑道,「明明以前都沒甚麼交集。」

  「擔心學姊嘛。」洛芙陪笑。

  「也罷,能看看是怎樣的男生讓妳心甘情願倒追也好。」末菲意有所指地看著白宸。他正喝著拿鐵,從頭到尾也說不上一句話。

  「學姊妳不能搶喔。」說完,洛芙隨即抱住他的一隻臂膀,差點害他手中的拿鐵灑了出來。

  「妳不搶別人的就好,誰敢搶妳的。」末菲呵呵笑了。

  白宸一語不發,但目光無聲瞪了洛芙了一眼,洛芙立刻識相地收回手。

  「學姊不會想知道過去兩年來發生的事嗎?」洛芙忍不住問。在醫院醒來後的末菲,失去了過去兩年多來的記憶,醫生認為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因為那一段記憶太痛苦,所以患者才不願想起。

  「放心,我沒事。」末菲露出微笑,聲音放緩,「雖然過去那兩年的記憶很模糊,也不記得自己為何選擇割腕,但多多少少還是感覺得到,那一定是段相當痛苦的回憶,畢竟親眼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在自己眼前死去,我會想不開也是可能的……這樣一想,就覺得永遠不要想起來也好。」

  「唯一令我好奇的,大概就是手機裡出去玩的照片吧,明明去了那麼多國家,也記得旅行中遇到的人事物,但卻不記得是怎麼去的,什麼時候去的,就連我媽也不知道。」她困惑地皺起眉頭,嘴角掩飾不住笑意,「這點我真的很好奇。」

  洛芙也跟著笑起來,但眼神卻黯淡了下來。

  半晌,聊了差不多,他們一起離開了咖啡廳。

  正值傍晚六點,街上人車川流不息,天邊有一抹橘紅剛泛開,周圍的雲朵都紅彤彤的。

  道別前,洛芙忽然向末菲問:「末菲學姊,妳相信這世上有魔法存在嗎?」

  「妳怎麼突然問這個?」末菲不禁莞爾,但臉上的笑容很快就褪了下去。她定定答道:「我不相信。」

  「如果世上真有魔法,我和逸辰就不會這麼辛苦了。」

  「不過……」但很快地,她再次啟口,眼裡忽然充滿一絲微光,「雖然我不相信有魔法,但我相信奇蹟,因為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就是一種奇蹟。」

  好一段時間,洛芙就只是站在原地,目送著末菲轉身離去的背影。

  「妳在想甚麼?」白宸問。

  「我在想,既然有能讓時間靜止的魔法,那是不是也有讓時間倒退的魔法?」她不禁望向自己的左手腕,手錶和手鍊同時在泛出銀光,「若是這樣,是不是就能回到過去,阻止吳逸辰自殺了呢?」

  白宸看了滿分一眼,滿分立刻心領神會地答道:「這是有可能的!正好有一樣聖物的魔力就跟時間有關,只是可能是回到過去,也可能是未來,更或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魔法也說不定。」

  「也就是說,你也不知道聖物會有甚麼魔法?」白宸再度問。

  「是的,聖物的魔法會依選定的主人慾望而有所不同,我們也無法預測下一個聖物會有甚麼魔法。」滿分推了推眼鏡解釋,裝出一副專業的模樣。

  「但若是有回到過去的魔法,我無論如何都要得到。」洛芙接著說,目光凝望遠方,語氣平靜,近似自語。

 

  『主人你怎麼知道洛芙小姐不是這樣的人嗚嗚……』

 

  瞥見女生那張神情難得認真的側臉,他的耳邊一時響起滿分那日在醫院哭哭啼啼的反駁。

 

  『你又不了解洛芙小姐,不都說人類是戴著一張面具生活嗎……』

 

  街道被汽機車的引擎聲填滿,落日餘暉自天際線溢開,光芒染紅了天色,同時映照著城市裡的高樓大廈,每一棟建築都被夕陽染得通紅,逐漸壟罩在一片陰影之中,最後形成一道綿延的黑色剪影。

  夕陽最後的光芒灑照在他們身上,她始終望著遠方,日落映落在那一雙清靈的眸子中,她的瞳仁此刻只有一片血紅。

  紫色的夜幕即將垂下,而夜晚──

 

  才正要開始。

 

 

 

 

 

 

  _______________

 

  ∴°☆.第一章-後記

 

  第一章在此告一個段落,本作預計會有五章,而每一章結束,我都會寫一篇短短的後記。

  而關於第一章,我一開始想到的章名是「愛情與麵包」。一如章名,愛情的代表是吳逸辰,麵包的代表則是艾倫,兩個男人都是真心愛著末菲,重點在末菲心裡在乎的是真愛還是生活?

  幸好,在開始連載的最後一刻改了……

  作品風格看似歡樂(事實上也蠻歡樂的),但劇情卻不然,一想到這,就改成比較具有深意的「世界的盡頭」了。

  當一個人能夠隨心所欲去任何地方,可有一天,心裡唯一想去的地方,卻永遠也無法抵達了,會如何呢?

  那麼,即使是要到世界的盡頭,也願捨命相隨。

  章名「世界的盡頭」其實意指死亡,因為唯有一死,才能到達所愛之人所身處的那個世界。

 

  偷偷說,由於瞬間移動是我最想擁有的魔法,所以我毫無懸念設定為他們第一個遇到的聖物。然而,直到動筆後,我才忽然意識到,怎麼第一個聖物就有點棘手哈哈。

  但寫了第二章後,才發現根本是小巫見大巫,第二章會是甚麼樣的聖物呢?又會遇到甚麼事呢?就請待下週更新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