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雖然答應了學長,但頭疼的問題現在才要開始。

  夜深,予尋坐在電腦桌前,一次次播放著網友們推薦的畢業歌曲,一次次遙望著髮架上那頂亞麻色的假髮,苦思著到底該選哪首歌?

  她很清楚選一首適合自己的歌曲有多重要,當初參賽之所以會選擇演唱<傻子>也是因為旋律簡單,難度不高。

  然而,眼下有感觸的歌難度太高,她駕馭不了,而難度低的歌曲被傳唱太多次,沒什麼感觸。

  瞪著電腦螢幕好半天,她終是關掉了音樂,打開搜尋引擎。不一會,她就找到了一篇關於「高校第一校花」的網路文章,裡面除了有校花本人的自拍照,就連當年主演的短片以及上臺演唱的片段都有整理出來。

  當年的拍攝技術和手機畫質都不如現在,她並沒有每支影片都看完,幾乎都是只看了前段。烏黑的長髮,白皙的肌膚,精緻的臉龐,清靈的大眼,纖細的身材,影片裡的少女可說是擁有了所有男生都偏愛的長相,就算鏡頭焦距的對象不是她,視線仍會不自覺落在她身上,那是名副其實「主角」的光環,若是演出配角,必定會搶走主角的風采。

  隨後,她點開了一個現場演唱的片段,那是歌唱比賽的決賽片段,拍攝者距離舞臺有段距離,女生的五官在影片裡並不清晰,只能看到她站在鎂光燈下的高挑身影。

  對比如今,音質和畫質都相當低劣,可那極具渲染力的歌聲卻依舊能夠震懾人心,聽著聽著,她的眼淚竟毫無預警掉了出來,連自己都沒有意識到。

  學長說她們的音色很像,只是唱腔不一樣。

  如今透過冰冷的電子儀器親耳聽見,她才明白是哪裡不一樣。

  明明是同一首歌,但此時傳入耳畔的這一首,卻能給人一種撕心肺裂般的疼痛,能聽得出演唱者究竟注入了多少感情,才能唱得這麼令人心痛。

  字字都來自肺腑,聲聲都在壓抑。

  又或是已經知道了故事的結尾,才會有這種先有為主的想法。

  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徵兆,只是往往到了不可挽回的時候,那些徵兆才會一一浮出水面。學長當時聽見自己的歌聲,之所以會那麼震驚,是不是也是因為意識到了這點呢?

  那麼耀眼而美好的女孩,幾乎擁有了所有女孩欣羨的一切,以至沒人察覺到她在愛情裡竟是如此卑微。不敢相信,會有人不愛這樣的女孩?

  無論有多男生向她獻殷勤,無論如何被傷害,依舊深深愛著那個人,將那個人視為自己生命的全部,看在其他人眼裡,是多麼地痴心,多麼傻啊……

 

  傻瓜也許單純得多

   愛得沒那麼做作

  愛上了  我不保留

 

  傻瓜 我們都一樣 被愛情傷了又傷 

  相信這個他不一樣 卻又再一次受傷

  傻瓜 我們都一樣 受了傷卻不投降 

  相信付出會有代價 代價只是一句 傻瓜

 

  三天後,予尋交出了曲目,那不在以往常見的畢業歌裡,卻也是近年來不少學校的畢業歌單,畢籌會一致通過了。

  她交出的曲目是──棉花糖的<欠一個勇敢>。

 

 

 

  接下來的一個月,予尋每晚都在練唱。

  另一方面,各社團都開始緊鑼密鼓地準備成發,魔術社也不例外,她和去年一樣接下了開場舞的表演,偶爾會和江閔正討論演出內容。

  日子一天天過,練唱、準備講稿、練習開場舞,還有唸書,當她意識到時間不夠用時,才驚覺自己雖然沒有玩社團,卻也沒比那些社團幹部輕鬆多少。

  下午第一堂課,翻開密密麻麻的英文課本,中午又跑去錄音的女生感覺睡意特別濃。

  如果說,她不喜歡英文課,除了本身不擅長英文外,就是老師時常抽人回答問題。每到了那個時候,她都會坐如針氈,在心裡祈禱一百萬次不要抽到她。

  然而,今天英文老師抽點全班的第一個問題,既不是唸誦課文,也不是回答習題,而是類似聊天般的對答,只是剛好與課文內容有點關聯。

  「那我來問問大家的夢想吧?」年輕的英文老師笑了笑說。

  聞言,她猛然一驚,睡意全消。

  雖然用中文回答即可,但她的內心卻比平日還要恐懼,等待老師抽點的前夕她感覺全身都在顫抖。短短三分鐘的時間,對她而言漫長得像三個小時。

  好不容易撐到下課,她正打算趴在桌上小憩一會,誰知,身後忽然冒出一句:「聽說妳是今年畢典的高二獻唱代表?」

  她先是嚇得一愣,接著轉頭瞪了後座的劉心銘一眼。

  「這種事不要隨便在教室提起好嗎,如果被人聽到怎麼辦?」語畢,她的目光快速掃視了周圍一圈,確定周圍的同學都不在位子上,才鬆了一口氣。

  但下一秒,她又意識到另一個重要的問題。

  「你聽誰說的?」畢籌會並沒有公開畢典的活動安排,除非是她自己說出口,不然高二裡是不會有人知道的。

  「我有認識的學長是畢籌會的。」他聳聳肩回。

  「熱舞社的?」如果是這樣就說得通了,予尋沒再追問。

  反倒是劉心銘忽然一笑:「難怪妳這陣子每天中午都戴著耳機吃飯,我都不知道妳會唱歌耶?」

  「這個……」她心虛地別開目光,心想搖頭不是,點頭也不是,表情頗為尷尬,最終只是無力地嘆了一口氣。

  「怎麼這副表情,該不會是妳真的不會唱歌吧?」

  「也不是。」她輕嘆了一口氣,一臉苦惱,「只是沒有到令人驚豔的地步,每天聽自己的錄音,就是覺得自己唱得沒想像中好,忽然很害怕上臺。」

  「簡單來說,就是跟跳舞比起來,妳比較不會唱歌?」

  沒想到會被一針見血,予尋更加無助地點了下頭。

  「那妳當初拒絕不就好了嗎?」

  「如果能夠拒絕,我現在就不會這麼煩惱了好嗎?」

  劉心銘盯著她苦惱的模樣,思忖了一秒,道:「那妳現在唱唱看吧,我看到底有多不好聽。」

  「你在開玩笑嗎,這裡有這麼多人耶,我怎麼唱得出來?」

  「那放學?」他隨即說,「我今天社團正好不用團練。」

  「你幹嘛一定要聽我唱歌?」予尋面露質疑,還以為他只是隨口說說。

  「因為我沒聽過啊,何況畢聯會都同意讓妳唱了,代表也對妳的歌聲有所肯定吧?」他露出一口白牙。

  當然,有人願意當她的聽眾,她自然是沒理由拒絕。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