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開學第三週。

  皎陽似火,絲毫感受不到九月底該來的半點秋意,陽光仍在時針指至十二點鐘後,達到了它最炙人的熱度。  

  四樓,至善樓最高層,也是七年級新生所在的樓層,幾個女生正巧從樓梯口轉進長廊,毫無高大樹木遮蔽的這層樓,陽光完全滲透了長長的走廊,充沛而明亮的光線錯綜交雜,形成了地毯般的鋪蓋。

  「依玲,前面那個是不是天祈啊?」一個女生指向了不遠處的一個定點。

 
  順著她指去方向,不只依玲,其它兩個女生也停下了腳步,朝前方望去,她們的視線穿過走廊上來往的學生,落在了一對停滯不前的男女身上。背面她們的男生提著亮藍色的回收桶,面對她們的女生則擋在男生面前,好像在說些什麼,

  「前面那個女生好像是我們班的,對吧?」女生問道。

  站在依玲身邊最近的女生,不確定地的說:「她好像叫尹語娟吧?沒記錯的話。」

  「喔,就是那個常和紫琳在一起的女生嘛,她很安靜,我到現在都還沒聽過她說話呢。」

  她們的目光都停在了語娟身上,唯獨站在中間的依玲一句也沒說,就邁開了步伐,跳出這個小圈圈。

  「妳們先回教室吧,我想去看看天祈到底在幹嘛。」她回首,朝自己的姐妹微微一笑,便在她們向自己道再見時,就轉身向前走去。

 


  
  「我去倒就好了,這種事男生坐比較適合。」

  「上次也是你倒。」語娟面帶歉疚地說,「我覺得很不好意思,所以這次就讓我去倒吧。」   

  中午的回收工作向來是值日生負責,按座號排,每天一男一女值日,天祈和語娟就這麼剛好排在同一天。只是,語娟上次正巧陪紫琳去合作社,找不到人的天祈就只能一個人倒回收,也就是如此,讓語娟對他深感歉疚。 

  「沒關係啦。」天祈笑了笑。

  「可是……」

  忽然──

  一道甜膩的聲音同時滑入了他們的耳畔。

  「天祈,你們兩個在幹嘛啊?為什麼擋在這裡?」依玲從語娟身後跳出來,站到了他們中間。

  「就在爭倒回收而已。」天祈笑道,不過聽在別人耳中如此特別的答案,卻使語娟不禁紅了臉。

  「這樣啊,那我跟你去倒吧。」說完,依玲就逕自拎起回收桶一邊的耳朵。

  「妳確定?」天祈狐疑地問,「這不像妳會做的事耶?」

  依玲揚起一絲詭異的笑容:「那,請問親愛的天祈小朋友,我平常會做什麼事呢?」

  「聊八卦、照鏡子、偷懶、玩手機那些的,反正只要是苦差事妳絕對不碰。」

  不問還好,一問,天祈便露出頭頭是道的模樣,惹得依玲臉上的笑容,立刻轉為了不悅的皺眉:「夠了喔,你就當我今天佛心來著,決定要做有意義的『大事』,所以趁我還沒打消念頭前趕快到回收場吧。」  

  「倒回收算什麼大事?」天祈白了她一眼。

  不料依玲卻直接邁步向前,害得拎著另一邊耳朵的天祈差點抓不穩回收桶。

  後頭的他難耐地歎了口氣,向著依玲說妳也走慢點好嗎,然而依玲卻仍快步向前,頭也不回,只是冷冷拋下「再不快點就打鐘了」這句話。

  陽光充沛的走廊上。
 
  如同被遺忘似的,停留在原處的語娟,她的前方是再平常不過的那些對話、那些景像,也是那些成就同學們對他們倆最早認知的畫面。

  望著那兩人的背影,欲想轉身回教室的語娟卻又被亮藍色的回收桶拉去了目光,她看見領路的依玲在轉角處撞上了正巧上樓的紫琳。

  回收桶裡的瓶瓶罐罐全從倒落的桶子裡滾了出來,兩個女生各自向自己的後方跌去,接著,就在眾人都還不知所措時,廣播器裡飄出了午休的預備鐘聲。

  時間似乎被這陣悠揚的音樂拉長,形成了一個獨立的空間,也似乎在這短短幾秒當中,一切發生得太過突然,就像直接跳到了下一個畫面。  


  斷絕了回教室的念頭,語娟馬上快步向前。現場除了有兩個女生跌坐在地外,瓶罐也四處掉落,還有兩個寶特瓶也從欄杆那滾了下去,唯一值得慶幸的,是轉角前方有座空中花園,有空曠的地方可以行走,以至不會擋到來往的學生。 

  「痛……」紫琳一手按著地板撐住身體,一手撫著摔到的痛處。

  「沒事吧?」陪她一起上樓的彥丞伸手到她面前,露出無奈,「妳走路到底有沒有看路啊?」

  「誰知道會這麼剛好啊……」紫琳拉住他伸來的手,從地上站起來。

 
  「不會吧──」

  然而忽現的高分貝女聲卻使他們都望向了同個方向。不同於紫琳是被拉起來,依玲可說是直接從地上跳起來的。

  「開學不到一個月……裙子就……」相較於紫琳只有摔疼,依玲非常不幸的,被一瓶未喝完的飲料濺到了裙子。

  為避免裙子濕黏的地方黏到到大腿上,依玲拎起裙角,向天祈苦笑說:「天祈,陪我去那邊的洗手台好嗎?」

  「可是地上這些瓶罐……」

  「算了,我自己去。」聽見天祈為難的聲音,依玲直接旋身外加揮手。

  「那我陪妳吧。」語娟正巧在依玲旋身後的前方,她的臉上有親切的微笑,「我蠻擅長處理這種事。」

  直視著眼前的語娟。

  那一瞬間──

  她的目光變得異常冰冷。

  那對原本該是流光煥發的眸子,在對上那朵溫婉的笑容後,立刻流露出一股難以理解的寒意,使語娟不禁怔住了。

  「謝謝,可是不必了。」

  冷漠的話語伴隨突如其來的力道,施力在還未回神的語娟身上,依玲直接推開了擋在面前的人,欲直接走向空中花園另一端的洗手台,卻深不知那樣的力量,已足夠讓語娟不得不往後倒退才能不被推倒。

  四周散落著各式瓶罐,看不見後方的語娟,好巧不巧,右腳踩中了一個寶特瓶,她的身體就這麼的,在寶特瓶滑出腳底後,向後傾倒。

  「語娟!」紫琳摀住自己的驚呼。

  夏末的陽光彷彿失去了熱度,一片禁聲中,空氣似乎也停止了流動,讓人忘卻了原本的呼吸。

  滑出的寶特瓶緩緩滾動……

  女生放大的瞳孔,映著男生的褐色瀏海,那道飄揚過後的瀏海就這麼靜靜遮住了那雙澄澈的眼。

  滾動著……

  推倒女生的那隻手,指甲悄悄陷入了掌心,在無聲中逐漸攢成了拳。

 

 

 

 

  《羽憶》/待續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這次的雜言不為別的,就是想來個國字的注音教學


  天「祈」→ㄑㄧˊ

  「撓」了撓頭→ㄋㄠˊ(抓頭、搔頭的意思)

  發「懵」→ㄇㄥˊ

  「沁」出→ㄑㄧㄣˋ

  「黯」淡→ㄢˋ

  「皎」陽似火→ㄐㄧㄠˇ

  「攢」成拳→ㄘㄨㄢˊ

 


  好像是有讀者反應難懂,但──

  這真的是冤枉啊!

  其實這部作品,我不打算用什麼艱澀的字,這些國字在高中的國文課本裡都有……除了天祈的名字外,其他都是小說裡會見到的字。

  只能說我的筆風一向如此,例如「撓」,假若我直接打「搔」,雖淺白,但我自己卻會立刻聯想到猴子……可那個畫面,明亮的氣息,男生的臉上因不好意思而出現臉紅,讓我實在沒辦法直接打「搔」,就是會覺得不和諧,少了美感。

  而男主角的名字,是當年小六的我翻字典翻出來的,這次有想過改名,但說實在也想不到其它更好的名字,就沒有改。

  會特別強調,是當年看這部小說的朋友,都以為那個字的音是「ㄕˋ」,讓當下的我有點無言(因為是完結才偶然說起的)。 

  所以這次才會特地打出來。之後要再附這類的附註應該不太可能(^^"),因為是要看小說,又不是國文課,只是把常出現的整理出來,也是我的小說常出現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