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銘,我們在這裡等你回來!」

  「心銘,要趕快好起來,再一起打籃球!」

  「心銘,老師相信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加油!」

  「心銘……」

  隔天早上,從老師口中得知劉心銘的病情不太樂觀,班上同學當下就決定要用手機拍攝一段慰問影片,為他加油打氣。

  「予尋,剩妳還沒拍喔!」聽見這道纖細柔美的聲音,予尋隨即將視線從歷屆考題移到面前的一群人,眼中流露茫然。

  負責拍攝的人是和劉心銘交情較好的一群,其中也包括陳映羽。

  「我剛有拍了。」她皺眉道。考量到不是每個人都和劉心銘熟,女生們都是一群人一起對鏡頭說一句祝福。

  「嗯,好像有。」陳映羽點了點頭,「但妳畢竟是他的女朋友,我們還是希望妳能單獨對他說一段話。」

  一聽,予尋瞬間瞪大了眼,彷彿得知了甚麼不可思議的事件。

  看見女生露出這副錯愕的表情,旁邊的男同學忍不住笑出聲:「除非是瞎子,誰看不出來你們在一起了?」

  「……甚麼時候看出來的?」她扯了扯嘴角,勉強維持冷靜。想起今天中午播放的廣播內容,雖然引起了全校一陣軒然大波,但因為自己的身分沒有曝光,也就不會感到害臊了。

  沒想到……

  「早就知道了好嗎?」另一位女同學露出慧黠的笑容,「只是看你們這麼努力隱瞞,就沒戳破囉。」

  「所以啦,妳一定要單獨拍一段,如果害羞,等放學沒人的時候也行。」陳映羽笑盈盈說,美麗的臉龐盛放著燦爛的笑靨。

  於是,放學時間一到,她就被陳映羽強行拉出了教室。其他人考慮到她內向的個性,便只讓陳映羽為她進行拍攝。

  為避免畫面搖晃,陳映羽將手機架在向老師借來的腳架上。

  「要拍囉。」說完,她隨即按下錄影鍵。

  然而,數秒過去,予尋始終只是對著鏡頭傻笑,說不出半句話。

  「如果妳不希望這段影片被其他人看到,我們可以剪成兩支影片,傳給劉心銘的那支才放妳的片段。」陳映羽相當體貼地說。

  「不是這樣的……」她慌忙澄清,眼神暗了下來,「只是……妳不介意嗎?」

  「介意甚麼?」陳映羽歪了歪頭。

  「就是……」她猶豫了數秒,終是沒有勇氣開口。

  見女生為難的模樣,陳映羽像是領悟到了甚麼,忽然笑開:「妳該不會是以為我真的喜歡他吧?」

  「難道不是嗎?」她茫然地抬起頭。

  「抱歉、抱歉,都怪我當時跟妳說了那句話,害妳誤會了。」她揮了揮手,嘴角仍有藏不住的笑意,「我當時是為了想要推你們一把,才故意讓妳以為我喜歡他的。」

  「推我們一把?」

  「是啊,我很早就看出來你們互相喜歡了。」她歛下笑意,繼而露出一臉溫婉的笑容,「只是感覺劉心銘不太可能主動跟妳告白,就想說從妳下手。想說如果妳意識到有我這個情敵,搞不好會心生衝動跟他告白也說不定。」

  「但萬萬想不到,妳當天就在廣播裡跟他表白了呢!」她止不住笑意,再次笑了出來。

  「等、等一下!妳怎麼知道點歌的人是我?」

  「當下聽見廣播時,我就在猜是不是妳,再算算你們在一起的時間點,就更肯定是妳了。」

  沒想到會被其他人認出來,這下她更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了。

  「劉心銘是很棒的男生,妳很幸運。」她微笑說,隨之調整了下手機的鏡頭角度。但甫一轉身,注意到予尋仍舊一臉沉默,她不禁又笑了,「怎麼,妳還有其他想知道的嗎?」

  「妳現在有男朋友嗎?」她忍不住問,感覺只要知道這個答案,很多事都會明瞭。

  「劉心銘跟妳提過我的事?」她的語氣恬淡,身子輕輕靠向身後的欄杆,一片蔚藍的天際掛在她的身後。

  她尷尬地點頭,不敢說其實是酒窩男告訴她的。

  「我現在沒有男朋友,也不打算交男朋友。」她臉上的微笑和語氣同樣恬淡。藍空下,那頭烏亮的髮絲在微風輕輕飄揚,畫面出奇地美,令人捨不得移開目光。

  但下一秒,她咧嘴笑了,語帶調侃道:「所以妳完全不用擔心我會搶走妳男朋友,我和劉心銘打從一開始就不可能!」

  「我、我不是這意思!」雖然聽得出來是玩笑話,但她還是不自覺感到臉紅。

  陳映羽打趣地看著她,嘴角有止不住的笑意。

  也許,正是如此,她才會從沒發現,陳映羽看她的眼神從來就不是憐憫或睥睨,而是單純的羨慕。

  「聊了這麼多,現在可以錄了嗎?」陳映羽俏皮地眨眨眼睛,再度走到腳架旁。

  「好、好的!」予尋立即回應,「還請不要把這段放進公開的那支影片。」

  「放心吧。」她遞上真誠的笑容。

  四月初的空氣暖和而不炎熱,能夠嗅到一股花兒的清香,彷彿春天百花齊放的燦爛香氣。

  鏡頭裡的女孩,伸手握住自己的左手臂,臉上流露不自在的靦腆笑容,但眼底卻裝著令人動容的堅定和單純,宛如每一段愛情最初的模樣。

  「知道為甚麼我這麼想和你一起看流星雨?」

  「因為,當我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喜歡上你,就是在那樣星光璀璨的夜空下。當你抱著我的時候,那個我這輩子看見最多星星的時候,那個我感到最幸福的時刻。」

  「既然你說,每年最盛大的流星雨是八月的仙英座流星雨,那我相信那就是夜空中最多星星的時候,因為我不想有一天,當我看見更璀璨的星空的時候你不在我身邊。」

  「我希望和你一起看的星空,永遠都是最璀璨的星空。」

  青春在花季裡盛開,宛如天邊永不凋謝的星光,綻放出永恆光輝。

  女孩的眼角閃爍著星星般的淚光,音色宛如綻放在夏夜裡的煙花,在空氣中劃出絢爛而優美的弧度。

  看著強忍哀傷,努力對著鏡頭露出笑容的女孩,陳映羽只是靜靜笑著,可內心還是不可避免地感傷起來。

  她很羨慕,一直都很羨慕。

  羨慕那樣全心為對方付出,不求回報的愛情;羨慕那樣單純懵懂,眼裡只有一個人的純粹愛情;也羨慕那樣勇往直前,不怕失敗受傷的莽撞愛情。

  因為那也是她曾經擁有過的初戀。

  劉心銘,你很幸運。

  遇到這樣一位願意為你全心付出女孩,敢為你在全校面前證明自己的真心,敢為你向全校師長抗爭,敢為你付出全部的青春。讓從不相信愛情的你,第一次願意相信愛情。

  你們很幸運,真的很幸運。

  讓原本決定不願再相信愛情的我,也再次看見了愛情。

 

  四月一日晚上,劉心銘的病情忽然急速惡化,緊急轉入加護病房進行治療。這天,負責剪輯的同學整夜沒睡,加緊趕工為慰問影片上字幕和配樂。

  四月二日清晨,經過醫護人員一整晚上的全力搶救,病情暫時脫離險境,但昏迷指數仍只有三。這天,同學們將慰問影片發布到了臉書和社團,無數師生在貼文底下留言,為他加油打氣。

  四月三日下午,流感併發肺炎的情況再度開始惡化,引發了呼吸道衰竭。病毒如同一場風暴,對他體內各處的器官加以破壞,造成全身性發炎,引發了嚴重敗血症。這天,全班每個人都在折千紙鶴,寫祝福小卡,所有科任老師都將小考往後延了一週。

  四月四號清晨,經過醫護人員的多次搶救仍是回天乏術,劉心銘在清晨七點二十六分,宣告不治。

  這天,是臺灣連日來最平靜的一天。幾天之後,劉心銘的妹妹登入他的臉書發布貼文,向大家告知他的死訊以及告別式的地點。同學們也利用臉書舉辦活動的功能統計有多少人參加,方便他的妹妹向家裡回報人數。

  短短不到十天的時間,一個年輕絢爛的生命,宛如流星那般,在轉瞬間離開了人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