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日回到家,她立刻打了通電話給劉心銘,將短褲解禁的好消息告訴他。

  「妳真的在會議上說了那些話?」

  「我也記不得自己到底說了甚麼,但大概就是發言稿的內容,還有你昨天跟我說的那些。」她右手握著手機,左手撫著額頭。現在想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來的勇氣,敢那樣對師長說話?

  「唐敏要妳代替我出席,真是挑對了!也只有妳有勇氣說出來,真想看看當時的情況……咳咳!」男生爽朗的笑聲快就被一陣咳嗽聲蓋過。

  「你沒事吧?」聽見這陣劇烈的咳嗽,她擔憂問。

  「沒、沒事……」他趕忙說,但第二波的咳嗽聲再度襲來,再度佈滿了整個話筒。

  「你現在方便開視訊嗎?」她忽然問。

  「……可以呀。」抑止住咳嗽後,他隨即笑道。

  隨著手機畫面出現了思念以久的臉孔,她不禁紅了眼眶。不知是不是手機的畫質不太好,感覺病房的光線相當慘白,照在雪白一片的背景上,更是有說不出蒼涼。

  但比起那一切更來得心寒的,是那張蒼白如紙的熟悉臉龐。

  劉心銘的膚色本來就白皙,如今穿著白凈的病人服,看起來更是一點血色也沒有了。

  「你……真的沒事嗎?」她的眼睛眨也不眨,就怕只是一個眨眼,眼前的人就會消失。

  「沒事啦,只要有點發燒而已,可能再過幾天就能出院了。」他笑嘻嘻說,「倒是班上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甚麼特別的,就是一直考試。」想起自己最近的小考成績,她的語氣不免透露幾分失落。

  「考不好?」

  「這是當然的吧,我這兩天都在準備講稿耶,根本沒時間唸書。」她老大不爽地回,但電話那頭的他卻反倒笑出聲了。

  聊了快半小時,注意到他的咳嗽越來越嚴重,她也知道該掛電話了,隨即結束了話題。

  「你真的沒事?」明知他會如何回答,她還是忍不住再次擔憂問。

  「沒事,妳趕快去唸書吧,如果有英文的問題再來問我……咳咳!」他壓抑著咳嗽道,仍是一臉笑盈盈的模樣。

  「嗯……」她勉強擠出一個看似寬心的笑容,卻仍沒有關掉視訊的打算。

  「怎麼了?」注意到女生的靜默,劉心銘不禁疑惑出聲。

  望著螢幕裡那張日思夜想的臉龐,她多麼希望能夠伸手觸碰,多麼希望自己現在就在他身旁。

  「我想去看流星雨。」她突兀道。

  「流星雨?」他不禁一愣。

  「嗯,不知為什麼忽然很想跟你去看流星雨。」她笑著解釋。

  「好啊,那去陽明山吧。」他很快笑開,「記得暑假會有仙英座流星雨,那是一年裡最盛大的流星雨,等放榜後一起去看吧!」

  她點頭,微笑應了一聲:「說好了,不要忘了。」

  「好,我不會忘的,妳趕快去唸書吧。」他語帶笑意說,有幾分敷衍的意味。

  「我相信你。」她定定道,一雙認真的眼睛深深直視他,聲音沉靜如水,可眼底流轉的情感卻深刻得令難以移開目光。

  男生臉上的笑容瞬間褪了下去,很長一段時間,他們都只是透過手中小小的螢幕,互望著彼此。

  半晌,他的嘴角才緩慢地揚起笑容,輕輕應了一聲:「嗯。」

  這晚,是誰先道了晚安,誰先掛斷了電話,已經不重要了。

  使用太久而過熱的手機機身,在微涼的夜裡靜靜發燙著。握著電量只剩下一格的手機,她終是忍不住哭了出來。

  已經住院六天了,無論他再如何安慰她,她也能察覺出他的病情並不樂觀。如今,透過手機螢幕再次見到他,她更加無法再欺騙自己。

  夜色濃郁,月明星稀。她擦乾了眼淚,毅然打開了電腦。

  一串耳熟能詳的旋律從電腦裡流出,隨之而來的,是一陣快速敲打鍵盤的啪啪聲。女生全神貫注在打字上,哭紅的眼睛裡只有執著。

  這是她早該要做的事了。

  她點開錄音軟體,拿起擺在桌上的麥克風,看著剛剛寫好的講稿,一字一句含笑說道。

  「最後一首歌,是一位女同學要點播送給她男朋友的一首歌。」

  「她想對正與病魔對抗的男朋友說,既然你在臉書分享了那首一九六二年發行的<Lemon Tree>,那我現在回送你在我們出生的那一年,蘇慧倫翻唱的中文版本。」

  「『我一天一天更愛你,我不管不管不管愛會苦苦地』,就像你害怕我會移情別戀,我也會害怕你喜歡上別的女孩,害怕嘗到檸檬果子的苦澀酸味。但儘管如此,我對你的真心也不會改變,甚至比以前更愛你。」

  「我等你回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