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失去(12)

 

 

  「我很想看看妳瀕臨死亡的模樣,也很想看看是否有人會因為妳的死而感到悲傷?」

  「哼,感到悲傷……」她冷哼,「沒人會因為我的離開而感到悲傷的,妳大可直接開槍,因為我可以跟妳保證,就算我死了,這個世界還是一樣,一樣的殘酷……」

  「也就是說,就算我開槍也沒關係?」

  「當然,對我來說,這個世界已經沒有值得留戀的事物了,更不會有人因為我的死……而感到悲傷……」

  「那麼──」憫希蹲下身,與羅梓月平視,並將短槍遞到了她手裡,「妳就開槍殺了我吧。」

  「妳……」看著硬被她塞入手裡的短槍,羅梓月再度一愣。

  望見這一幕,楓晨氣得差點跳腳,她知不知道她在說甚麼啊!

  只是翔羽立刻站了出來,示意不要打斷她們,他才壓抑住了怒火。

  「……妳在開玩笑吧?」羅梓月低下頭,又好笑又好氣地望著手裡的槍,最後使盡全身殘存的力量,將短槍用力丟回憫希身上!

  被短槍狠狠擊中腹部的憫希,忍不住悶哼一聲,但很快又拿起了那把短槍,再度向羅梓月微笑說:「我剛剛從對講機裡聽見,妳要讓小依嚐到失去的滋味,所以說,殺了我,妳的目的不就達成了?」

  「我不會躲的,所以妳可以放心殺了我。」憫希再度將短槍塞入羅梓月的手中。

  不同的是,這次是憫希自己握著羅梓月的雙手,讓槍口指著自己的胸口。

  「妳……是認真的?」羅梓月忍不住顫抖問。

  「是啊,開槍吧,扣下板機就好。」

  雨水依舊不止,望著眼前淡定而純真的少女,羅梓月忍不住問:「為甚麼……」

  「為甚麼妳願意死?」

  但她只是微笑。

  「妳不是說殺了妳,也不會有人會為妳的死而感到悲傷嗎?所以就算殺了妳,也折磨不到妳覺得重要的人,那麼我為甚麼要用這麼痛快的方式讓妳死。倒不如讓妳殺了我,這樣妳就會一輩子活在罪惡與仇恨之中,直到妳死的那天為止。」

  聞言,羅梓月笑了:「妳不怕死嗎?」

  「怕啊。」她立刻說,但聽在眾人耳裡,就像是在回答妳怕考試嗎這種稀鬆平常的問題,毫無一點攸關生死的嚴肅。

  「但我賭妳不敢開槍。」

  羅梓月臉色一變,「妳以為我真的不敢開槍?不過就是扣下板機,有甚麼難的?」

  「那妳就開槍吧,我不會躲的。」憫希鬆開雙手,表情仍舊平靜。

  隨著時間一秒一秒逝去,面對憫希臉上無所畏懼的表情,羅梓月的臉上卻揚起了一抹詭笑。

  握著短槍的羅梓月,將槍口從憫希的胸前移開,指向了右前方的──翔羽。

  憫希沒有回頭,依舊面不改色地望著羅梓月。

  楓晨和媛心雖然都沒有說話,但臉上仍不免露出了難色。

  不到三秒,羅梓月再度移動槍口,這次指向了右方的──媛心。

  但依舊停頓不到三秒,槍口又再度開始移動了,來到右後方的──楓晨。

  見槍口指向了自己,楓晨的臉上無一絲害怕,反倒想乾笑幾聲……有沒有搞錯啊,今天居然被三個不同的女人拿槍指著!

  但礙於此刻凝重的氣氛,他忍住了,只是嘴角仍不可避免地有幾分抽搐。

  最後──

  羅梓月再度將槍口指向了眼前的憫希,她的嘴角滲出了一絲腥紅的血,但很快就被大雨沖掉了。

  「妳說射死妳,我就會一輩子活在歉疚之中……」羅梓月靜靜說,表情好似失了魂,不帶一絲情感,「但妳不知道的是,我本來就沒有想要繼續活著了……」

  大雨之中,羅梓月最終是將槍口抵住了自己的太陽穴。她的眼神迷茫混沌,眼底只有一片深不見底的黑暗,她將全身的力氣都聚集在了右手食指上,只要稍微施力,子彈就會射穿她的腦袋。

  而她,就可以解脫了……

  告別這個殘酷且自私的世界。

  但──

  就在這一刻──

  憫希猛然伸出雙手,將槍口拉往自己的胸前!

  她的速度之快,讓羅梓月根本來不及反應,更無力反抗,只是瞪大了眼,錯愕地望著眼前的少女。

  憫希溫暖的雙手緊緊覆上了羅梓月的右手,但暖意還未滲透,一股毫不遲疑的果斷力量卻已施力於羅梓月的食指之上──

  同時──也於板機之上!

  「砰!」一記槍聲在大雨中響起,蓋過了雨聲,劃破了死寂的天空。

  「啪──」淡淡的煙硝味瀰漫在水氣中,短槍重重落入了水漥之中,濺起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水花。

  水花隨著雨水一同往下滴落,啪嗒一聲,宛如淚水滴落的聲音。

  羅梓月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少女,再看看後方的翔羽,原先的錯愕立時被內心湧起的憤怒取代。

  「你們竟敢騙我!咳、咳……」她低吼,同時咳出了一口鮮血。

  此刻,翔羽正跪坐在地上,一手抱著亞依的身子,另一手高舉短槍。他的手舉得筆直,淡淡的煙硝瀰漫在對天的槍口處。

  楓晨和媛心頓時都鬆了一口氣,同時,也明白了憫希和翔羽這麼做的用意。

  真虧他們能想出這個方法。

  事實上,憫希手裡的那把短槍是亞依的,子彈早在剛剛就用完了,翔羽手上的那把才是羅梓月的。

  憫希當時偷偷撿起了亞依那把子彈用盡的短槍,並故意從昏倒的亞依手裡拿走羅梓月的那把,為的就是調包,讓羅梓月以為那把是她自己的短槍。

  其實,憫希早就趁著空檔將短槍丟給了翔羽,並隨即快速掏出亞依那把早就沒有子彈的短槍。

  幸運的是,中彈的羅梓月神智也不如剛剛清醒,並沒有察覺到那並不是自己的短槍。

  「憫希沒有騙妳。」媛心平靜開口,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她不是說,她是不會讓妳那麼痛快的死去,而證據就是,妳選擇殺了自己。」

  聽見她話裡的言外之意,羅梓月的目光冷然,「妳想說甚麼?」

  「妳為甚麼要選擇自殺。」回答的不是媛心,而是跪在地上的翔羽,「因為妳無法承受殺了人後的歉疚感,對吧?所以妳害怕了,害怕親手殺害一個人所要受到的懲罰,才會寧可殺了自己,好讓自己解脫。」

  「其實妳並沒有比亞依高尚,因為妳同樣為了自己的私心,選擇波及無辜的人。」翔羽低頭看了眼自己懷中的少女,眼底充斥憐憫與疼惜,「不同的是,亞依早就為她所做的一切受盡了懲罰,那就是必須一輩子活在永無止盡的歉疚之中。」

  跪坐在羅梓月面前的憫希,這刻也抬頭直視著她。

  望見那雙澄澈如水的瞳眸,羅梓月不禁一愣。

  「要消除仇恨很難,但要產生一個新的仇恨卻很簡單,妳想殺了我們好報復小依,但結果卻只會讓其他愛我們的人也產生恨意,變得跟妳一樣憎恨這個世界的不公不義。

  「妳說這個世界很殘酷,但究竟是甚麼造就了這個殘酷的世界呢?比起小依是為了家族才不得不殺害他人,妳明明有更好的選擇,卻還是選擇以這種方式讓自己快樂。這個世界就是有妳這種人,只懂得仇恨,卻不懂得原諒,只因一己之利就傷害其他人的人存在,才會變得如此殘酷!

  「所以說,妳的所作所為和小依又有甚麼不同,誰才是真正的冷酷、真正的惡魔?一個年幼的孩子怎麼會懂得分辨是非善惡,她只知道這麼做就會得到大人的稱讚,就能活下去!而妳卻是不但想剝奪其他無辜的人的生命,就連自己的生命都不好好珍惜──這樣的妳根本不值得別人的同情,因為是妳自己親手抹殺了自己可能幸福的機會,甚至還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加的殘酷!」

  滔滔不絕的斥責聲隱沒在了永不止歇的雨中,憫希肩膀的起伏和紊亂的喘氣聲都透露了她內心的激動。

  望著少女堅毅的背影,楓晨的眼神忽然變得黯然,同時逸出了一聲淺淺的嘆息。

  這一刻,羅梓月感覺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似乎被甚麼東西狠狠敲了一下,她木然地望著憫希,一句話也發不出來。

  「妳問我們不害怕嗎,跟這種惡魔在一起,對吧?」楓晨向羅梓月走近了幾步,「但自己選擇殺人,與不得已必須殺人是不同的,她出生在殺手家族,殺人是她的宿命,卻並非她的本意。如果可以選擇,不會有人願意讓自己的雙手沾滿鮮血,而我們就是相信她從未打從心底想殺害一個人,所以憐憫她,對她的出生感到心疼。」

  「所以說,妳該恨的,不是被迫成為殺人工具的人,而是讓一個本該天真無邪的孩子被迫成為殺人工具的──那些冷酷的大人們,不是嗎?」語畢,楓晨只是笑笑望著她,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望著眼前的四個人,還有昏倒在翔羽懷裡的少女,一抹淡淡的笑意無聲染上了羅梓月的脣邊。

  羅梓月漸漸笑出聲,笑聲微弱而輕柔,卻依舊能讓人感受到其中的淒涼與瘋狂,還有諷刺。

  妳真的很幸運……星亞依……

  「那些躲在樹叢的狙擊手都是進行不法交易的,只要說這一切都是他們做的,我想你們會沒事的……」她掛著笑容,聲音平靜,「還有我那兩個跟班,她們其實是被我騙的,她們毫不知情……」

  「妳怎麼突然……」憫希有些不安地望著羅梓月。

  羅梓月的眼神茫然,脣角的血絲一下子就被雨水洗淨。

  媛心的心頭頓時掠過了一絲緊張,接著大喊:「楓晨,快去通知學校!」

  「知道了。」

  就在楓晨正要轉身離開時,羅梓月再度開口了:「另外……這場復仇的幕後主使……」

  這也讓楓晨不禁打住了腳步。

  「他真正的目標是這所學校……」

  雨水依舊不停地降下,宛如下了一世紀那麼久,久到有股未知的冰冷,讓人心頭一顫。

  滴答、滴答……

 

 

 

  「全部的學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