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灰濛,雨滴如絲,外頭正在下著一場沒有聲音的冷雨。

  悠揚的樂聲縈繞整間肅穆的靈堂,但曲目卻非耳熟能詳的經典老歌,而是膾炙人口的流行歌曲。然而,越是溫暖感人的曲調,越是讓人感到沉重悲傷。落在耳裡的動人音符,彷彿在每個人的內心下起了永無止盡的傾盆大雨。

  不少師長都到場了,包括校長主任,而在那些師長之後的,便是一張張難掩悲痛的青澀面孔。除了班上同學,還有熱舞社成員、學長、酒窩男,以及其他劉心銘從小到大結識的朋友們。比起歷經世事的大人,年輕學子臉上的悲傷更加提醒了在場所有人這是一場怎樣的告別式。

  照片裡的男生穿著白淨的制服,臉上掛著燦爛的笑容,大把大把的時光灑在他臉上,映照出無限光明的前途。誰能想到,時間就這麼靜止在那一刻,不會再流動了。

  忍受不了現場悲働的氣氛,予尋和班上同學一起上完香後,便走出了靈堂。

  天空是一片鐵灰色,已經四月中旬了,她仍覺得寒冷。

  劉心銘的妹妹在事前曾提醒過他們,不要哭得太慘,這樣哥哥才不會捨不得離開,所以她從頭到尾都沒有留下任何一滴眼淚。

  當年的她沒能參加君璇的告別式,如今卻一再忍不住去想,君璇的告別式是不是也是如此?負責張羅的不是父母,而是她的姊姊和君辰,所有人都忍著眼淚不出,卻反而讓人更想哭泣。

  「……嗨。」

  忽地,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她的身側響起,她茫然地轉過頭。

  雖然彼此只見過對方一次,但男生臉頰上的那對酒窩如此醒目,她很快就認出他是誰了。

  「好久不見。」酒窩男勉強揚起一抹虛弱的笑容,「一直很想再見妳一面,沒想到卻是在這樣的情況下。」

  她沒有出聲,只是睜著一雙無神的眼睛,待他繼續往下說。

  「我一直很想跟妳說聲謝謝,當初若不是妳堅持要我和心銘合好,也許我和他這輩子都不會再跟對方見面了……」他苦笑道,哭紅的眼睛除了悲痛,裝有更多的是感謝。

  感謝在他感到心灰意冷的那個午後,她毅然伸出了手,將機會再次遞回給他。

 

  『既然你都特地搭車來我們的學校了,就這樣回去,真的好嗎?你都特地來這裡了,一定有想過要和好吧?』

  『你覺得如果錯過了這次,你們還會有機會再見面嗎?』

 

  然而,回想起當時的情景,予尋卻猛地摀住了臉,喉嚨彷彿被湧現的悲楚灼燒了般,令她哽咽難言。

  當時的她因為不願見到自己和君璇的悲劇發生在別人身上,所以強硬地要求劉心銘跟他合好,根本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

  又怎麼會想到?

  「其實他在這之前有傳一個錄音檔給我,要我之後把它傳給妳,我想現在是時候傳給妳了。」酒窩男從口袋裡掏出自己的手機,隨之點開臉書,「妳等等可以看一下有沒有收到。」

  「我沒有行動上網。」她壓抑著哀傷道,絲毫沒有拿出手機的打算。

  「沒關係,妳回家聽也好。」看著音檔成功傳送出去,他只是揚起一臉苦笑。

  天空持續飄著細雨,始終沒有放晴的跡象。看著始終望著遠方不發一語的予尋,酒窩男沒再多說,只是默默回到座位。

  「她還好嗎?」察覺到隔壁的人回座,陳映羽低聲問道,她的視線落向前方,只有眼珠子微微轉動。

  酒窩男搖了搖頭,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答案也就可想而知了。

  隨著告別式來到尾聲,劉心銘的妹妹代表全家人向前來上香的親友致上謝意。

  陳映羽從口袋裡掏出一包衛生紙,遞向身邊的男生。

  「真丟臉啊……」他吸了吸鼻子,接過那包衛生紙。

  「你若沒哭才不正常。」她平靜道,眼眶隱約有些泛紅,但臉頰上卻沒有任何一滴淚,視線依舊筆直地望向前方。

  那名年紀比他們還要輕的女孩,頂著一張憔悴卻堅強的臉龐,向在場所有親友彎腰致謝。她的五官秀氣,眉眼處和照片裡的人有幾分神似,彷彿能從中捕抓他們懷念的那名少年的影子。

  這場告別式不只道出人生的無常,更讓所有少年少女體會到生命的脆弱,任何事在死亡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提醒著他們,為何不能學著珍惜?

  蓋棺前,熱舞社的成員提出希望能想再見劉心銘最後一面,劉心銘的妹妹本打算回絕,但隨著予尋走出了人群,每個人都不在作聲了。

  她踩著恍惚的步伐走過那群熱舞社,來到劉心銘妹妹面前。每走一步,氣氛就更靜一些,周圍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所有人也都知道她是出於何種身分參加這場告別式。

  「我也想見他最後一面。」她的瞳孔漆黑無光,但聲音卻是平靜而堅定。

  最後,是坐在家屬區的劉母含淚答應了他們。劉父將妻子摟進了懷裡,神色同樣哀働無力。

  「你們跟我來吧。」語畢,劉心銘的妹妹領著一群人來到廳堂後方,一具深棕色的棺材就擺在正中央。

  劉心銘的妹妹走到棺材的另一邊,以家屬的身分站在外圍。

  其他人則依序圍著棺材站了一圈,不應該在他們這個年紀看見的悲痛神情將氣氛渲染得更加沉痛哀傷。

  予尋是第一個進到廳堂後方的人,宛如雙腳被綁上了鉛塊,每一步都是沉重難行的。當棺材裡的鮮花白布落入視線時,她只覺得全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一步都走不動了。

  所有人都不由得淚下交頤,眼淚滴落的聲音彷彿比外頭的雨聲更加清晰入耳。

  彷彿散發著香氣的鮮花簇擁著那名沉睡的少年,將他熟睡的臉龐襯得更加蒼白無色。厚厚的白粉塗在他的臉上,睫毛如同一道布簾蓋住了那雙黑白分明的眼睛。他的面容安詳自適,宛如只是睡著了般,只是永遠不再醒來了。

  予尋感到胸口有椎心般的疼痛,幾度呼吸不過來。望著這張思念許久的臉龐,她再也無法強忍悲痛,落下了踏進了靈堂後的第一道眼淚。

  明明前陣子還在向大家炫耀自己考了六十五級分,還在認真準備大學申請書和服儀委員會,還像個熱血青年每天跑去學運現場聲援,為甚麼如今卻只剩下冰冷的遺體,永遠不會再醒過來呢?

  不明白,為甚麼自己深愛的男孩就在躺在眼前,可是卻永遠離開了呢?

  為甚麼,人生不像學測試驗本上的試題,有這麼多無解的習題呢?

  彷彿是用盡了一生的企盼在凝望那名沉睡的少年,她的視線一刻也沒有離開那張熟悉的臉龐。

  然而,隨著手腳越來越冰冷,呼吸越來越困難,她在一陣驚呼聲中閉上了眼。當再度睜開眼睛時,才發現自己已經倒在了地上,旁邊圍了一群眼睛哭紅的同學。

  「學妹,妳還沒好嗎?妳剛剛昏倒了。」學長心急如焚的眼神和聲音出現在眼前。學長在她昏倒時立即接住了她,避免她的腦袋直接撞到地板。

  再更遠一望,便是靈堂莊嚴而肅穆的擺飾,那一具深棕色的木製棺材還未蓋上,還在原處。

  無不提醒著她,這一切不是夢,而是現實,劉心銘是真的離開了。

  永永遠遠地離開了。

  「學妹……」看著那一雙忽然流出淚水的空洞眼神,他感到一陣哽咽,加重了摟住她的力道。

  這一刻,感知彷彿甦醒過來了般,她絕望地抱住身邊的人,將臉埋在他懷裡痛哭失聲,像是要把一生的眼淚都流光,哭得錐心泣血。

  

  「嗨,予尋,當妳聽見這段錄音時,應該很生我的氣吧,因為我騙了妳。

  「雖然家人都不跟我說,但我自己的身體狀況我自己最清楚不過。

  「記得第一次見到妳……應該說檸檬,是妳為大傳社拍攝的那支短片。從那時就很想認識妳,於是便向當時是大傳社長的親戚哥哥打探妳的名字。

  「我以為妳會是個很活潑開朗的女生,直到和妳同班後才發現妳其實非常安靜,驚訝居然沒人認出妳就是檸檬,但卻讓我反而對妳更加好奇,每次看妳害怕被認來的模樣,都讓我覺得很有趣,想再繼續捉弄妳。

  「當妳跟我告白的時候,我真的的很高興,也很意外,因為我一直以為妳喜歡的人是魔術社的那個男生,妳那麼在意他,每天跟他搭同一班公車,和他一起上臺表演。

  「我時常覺得,也許早在半年前,早在為了救那名學弟的時候我就應該要被死神一起帶走了,是上天多給了我半年的時間,讓我能夠答應妳的告白。

  「雖然不能有更多的時間陪在妳身邊,也會遺憾自己沒能上大學、沒能參加學運到最後、沒能成為檢察官、沒能在有生之年看到火影忍者完結……

  「但能在人生的最後遇到妳,就是我這輩子最幸運的事了。

  「妳是我見過最堅強、最有勇氣也最有才華的女孩,能被妳這樣的女孩喜歡上,我覺得自己很幸福。

  「有句話我一直沒說,如果現在再不告訴妳,大概就再也沒機會了。

  「我愛妳,李予尋。

  「無論妳之後喜歡上誰,和誰在一起,我都不會生氣。我不希望我的死成為妳拒絕其他人的理由,成為妳永遠的陰影。我希望妳幸福,就算那個人不是我也沒關係。

  「因為我知道,妳曾經很愛我,甚至為此在全校面前證明自己的心意,光是知道妳為我做過這件事,我就能笑著入睡了。

  「最後,有一首歌我想送給妳,只是我已經累得不能下床拿筆電了,所以我直接唱給妳聽好嗎?

  「我最近一直在聽這首歌,雖然可能唱得不太好,還會走音,但還不要笑我才好……」

 

  夜深,聽著手機裡低沉而熟悉的嗓音,她早已哭得不能自己。

  男生的歌聲低啞而乾扁,傳進耳裡的那首歌,歌詞直白,旋律平靜,和她過去聽過的流行歌完全不一樣。

  但卻是她聽過最美的一首歌。

 

  有時後急著長大

  想看清更多的事

  有些膽怯不肯定

  只敢勇敢地往前進

 

  你給我勇氣

  你給我信心

  你給我光明

  你給我我自己

 

  有時候沒安全感

  飄浮不定的玻璃心

  總是善感地想哭泣

  還好有你聆聽我的謎

 

  你給我勇氣

  你給我信心

  你給我光明

  你給我我自己

 

  ──黃玠瑋<面對明日的勇氣>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超級重要的公告!

  無論是完結後才閱讀本作,還是定期追載的讀者都務必看一下喔!

  本部作品的後記之後會設密碼,密碼是2012這組數字。

  這是避免有些讀者忍不住先看了後記,被破了梗,留言時還請不要提到後記有密碼喔!

  如果不小心忘了密碼是多少,就請回來看第109回吧!

  後記裡會寫到,我為甚麼想寫這樣的故事,以及為甚麼會如此寫?

  以上,如果趕著看繼續往下看的讀者,記得後記密碼是2012,就可直接按下一回閱讀了!

  如果是準時追載的讀者,因為這已經是最新一回了,跟大家預告,預計是第120回完結,但也可能會多個12回,大概第122回完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