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來找你的那女的感覺是成績很好的乖乖牌,你是怎麼讓人家倒貼的啊?」

  「在你眼裡戴眼鏡的人成績都很好吧?」簡楚恩提起書包,淡淡瞟了他一眼。

  「哪是啊,我是看她身上的制服,我表姊就是唸那一所,聽我爸媽說不好考。」

  簡楚恩不再作聲,默默背起書包走出教室,其他三個男生則尾隨在後。

  他們就像身在河流裡的魚群,一路隨著放學的人潮來到校門口。

  「楚恩,好像是上次那女的。」聽見朋友遲疑的語氣,他也停下腳步,順著他們的視線望向了對面的超商。

  那抹突兀的天藍色身影就像溪流裡一顆固定不動的小石子,他頓時也明白了他們剛才的語氣為甚麼會那麼不確定。

  她的穿著和上禮拜沒甚麼差別,不同的是,她的五官沒再被那副粗框眼鏡遮擋。她的眼睛澄澈有神,小巧的臉型隱沒在柔順的黑髮之下,全身散發著和上次截然不同的明亮氣息。

  此時,予尋也注意到了簡楚恩那群人,但她並沒有像上次一樣立刻追過去,只是站在原地與他們隔空對視。

  「你想找她報仇嗎?」簡楚恩向著叫住他的朋友問。

  想次上次被她狠狠踢了一下,他雖心有不甘,但最終只是聳聳肩:「這裡有教官在耶,也不知道上次那男的會不會再出現,算了。」說完轉身就走。

  沒想到,簡楚恩卻再度開口:「那你們先走吧。」

  讓其他三人都一臉錯愕。

  「你上次不是還很討厭她?」

  「是啊。」他眼底幽暗,臉上勾起一抹輕挑的笑容,「但現在覺得她還很有趣。」

  看見簡楚恩脫離了那群朋友,隨著過馬路的人群慢慢走到她面前,予尋雖有些訝異,卻沒有多想,只是將原因歸咎於人類都是視覺系動物。

  不過,簡楚恩並沒有在她面前停下,而是經過了她的身側,繼續往旁邊的巷子走,予尋隨後轉身跟上。

  再怎麼說,這裡是校門口,比起流動的學生,此時站崗的教官才是向她投來最多眼光的人。

  予尋默默跟在他身後,直至走出了巷子,來到人車吵雜的大馬路。

  不是想不到上前搭話的台詞,只是左右衡量下,與其冒著被厭惡的風險搭話,不如等簡楚恩主動開口,也許他會有事跟她說,不然他剛剛也不會主動朝她走來。

  大約走了十多分鐘,來到捷運站外時,簡楚恩忽然停了下來。

  正值傍晚的尖峰時刻,捷運站外滿是下班放學的人潮,而這一紅一藍駐足的身影,立刻引來他人的厭惡,因為擋住了路線的流暢。

  她看著前方的男生忽然轉身,朝自己走來:「妳吃飯了嗎?」

  「沒有。」她的語氣冷淡。她一放學就得搭車趕來了,怎麼可能有時間吃飯?

  也就是說……他其實是在跟她搭話,對吧?

  忽然,她的嘴角拉起了一道弧度,笑盈盈地等待他的下一句話──

  

 

 

 

  彩霞滿天,晚風徐徐。

  夕陽垂掛在海平面之上,映照著海面一片暖色。

  一出捷運站,迎面而來便是人潮眾聚集的廣場,以及欄杆外那片一覽無遺的藍天大海……

  予尋怎麼也沒想到,簡楚恩說出的下一句話,居然是問要不要去淡水?

  劇情直轉直下,當下她還以為是自己聽錯了,以為他說的是喝糖水,沒想到是去淡水。

  雖然這兩者同樣都很怪。

  近一個小時的車程裡,她在默背明天小考的內容,簡楚恩則在滑手機,兩人幾乎不曾交談。

  所以一出站,她立刻打破沉默的氣氛,問:「你以前跟君璇來過這裡?」

  「嗯。」他淡淡地點頭。

  她毫不意外,只是望著眼前熟悉的景色,淡淡地笑了:「真巧,我也是。」

  只是,想不到那會是最後一次……

  兩人沿著淡水老街散步,目光流連在周圍的攤販。也許是兩人都曾來過,不一會就都買了吃的和喝的,最後找了一張長椅,坐下享用。

  隨著夜幕籠罩,一盞盞街燈亮起,廣場那邊隱約也傳來了一道溫暖的歌聲,似乎是街頭藝人在表演,能辯出是吉他伴奏和低沉的男歌聲。

  予尋用竹籤吃著紙盒裡炸金針菇,注意到簡楚恩不一會就吃完了蝦捲和米腸,開始在滑手機,她也不再沉默,笑笑開口:「好意外你今天會邀我。」

  「就算我不理妳,妳也會一直纏著我吧。」他沒看他,只是點開手遊。她雖然從不玩手遊,但仍認得出來那款手遊班上很多人在玩。

  「妳為甚麼這麼想知道我和段君璇的事?」

  「光是君璇會和男生往來我就很好奇了,因為我從來沒見過君璇和哪個男生很要好。」

  「可能只是妳不知道而已,也許我不是唯一會和她聊天的男生。」他依舊一臉冷漠,專注在手遊上。

  予尋不再說話,只是把剩下的炸金針菇吃完,再喝了一口綠茶解膩。

  歌聲依舊,像從遙遠的彼端飄來,給人的感覺如同周圍明亮的街燈,溫暖又讓人安心。予尋從沒想到,夜晚的淡水會如此幽暗,和大城市的夜晚截然不同。

  「感覺你不是很願意告訴我你和君璇之間的事,那我們來交換秘密好了。」

  「甚麼意思?」簡楚恩總算沒再盯著手機螢幕,轉而瞟了她一眼。

  「你手機有行動上網吧,可以幫我查一支影片嗎?」予尋湊近他的手機螢幕說。

  聽見她說的那幾個關鍵字,簡楚恩也沒有多問,直接上網搜尋。

  等待他看完影片的片刻,予尋只是靜靜啜飲手中的綠茶。待他看完,她隱藏內心的期待問:「你覺得影片裡那女生跳得怎樣?」

  卻沒想到直接被男生反問:「影片裡的人是妳,對吧?」

  「你從哪看出的?」予尋感到意外,明明丁巧琦就完全沒看出來,但也可能是丁巧琦太遲鈍了……

  「她曾經跟我說過妳很會跳舞,而且我也想不出妳要我看這支影片的理由了。」

  「……很有道理。」明白他指的「她」是君璇,予尋的內心有種說不上來的失望,「不過這就是我的秘密。」

  「這個?」他挑眉質疑,似乎是在說影片都公開放在網路上了,還算秘密?

  「是啊,除了你之外,全世界只有五個人知道影片裡的女生是我。」她笑道,但轉念一想劉心銘可能也猜到了,不確定地補上一句,「……大概吧。」

  簡楚恩倒沒多大反應,只是依舊盯著影片看。

  「我下禮拜五晚上會在學校舞會上表演,當天有不少藝人會來表演。」她邊說邊從書包裡掏出了一張門票,接著遞向他,「這是門票,價值兩百塊喔,我因為有上台表演,班聯會有免費送我一張,給你吧。」

  「我又沒興趣。」他漠然看著那張門票。

  「反正我也不知道要給誰,你不來也沒關係。」她把門票對折塞進他的制服口袋,「誰知道呢,也許你看了我們學校粉專上的海報,知道有哪些藝人,就會想來了。」

  他一臉無語,但也沒把門票再拿出來丟掉,她已足夠感謝了。

  「那換你說說你的祕密吧。」她一臉盎然,但不知為何,對於自己出口的這些話感到有種既視感。

  「妳想知道甚麼?」他的語氣依然冷淡,視線也依舊在手機上。

  予尋思忖了會,隨之抿起嘴,輕輕一笑:「說說你以前的名字吧。」

  「簡楚恩不是你原本的名字吧?」

  雖然他沒有回應,但從他沒再繼續滑手機,看得出來他愣住了。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