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自本週開始,改為每周四、日更新,一週兩更。所以下次更新是3/25喔!

第十一章

 

  「真難得,妳這次不是在算數學。」走進教室的劉心銘踩著愜意的步伐,走到予尋的座位旁,將一袋早餐放在她桌上。

  她放下寫到一半的英文習題,從錢包裡掏出五十塊銅板遞給他,「誰叫你每次都是在我算數學的時候來找我,我花更多時間在唸英文好嗎?」

  「有嗎?我之前坐妳後面,看妳每天都在寫數學講義。」他默默接過那枚銅板收進口袋。

  「因為數學是我唯一能贏過別人的科目啊。」她理所當然說,但隨即又露出了一絲無奈,「不幸的是,我想申請的科系都不用看數學,而且今年學測的數學一定不會很難。」

  「妳又不是出題老師,怎麼這麼肯定?」

  「至少不會比去年難。」她一臉肯定道,「如果比去年難,那就會是近八年來最難的一次。不是有這麼一個出題定律嗎?如果今年的題目比較難,隔年就會出得比較簡單,去年都出得那麼難了,今年一定會出得很簡單。」

  「希望如此。」他打從心底期盼著,數學真的是他一輩子的死穴啊。

  隨著冬日的腳步漸近,距離大學學測不到一個月,整條高三走廊都籠罩在一片緊繃而壓抑的考試氛圍之中。

  也在那年冬天,一部劃時代的動畫電影上映,成為了影史上票房最高的一部動畫長片。學測結束當日,隨著臉書恢復了生機,不少考生都不約而同分享了那首紅透全球的動畫主題曲<Let It Go>,表達自身脫離苦海的心境。

  而那年學測的數學題目,號稱是近十年來最簡單的一次。

  劉心銘也因此跌破眾人眼鏡,考出了六十五級分的好成績,以空降的姿態位列班排第七名。

  「不得不說,連老天都在眷顧你。」一群男生們看著他美好的成績單深深感慨道。

  誰能想到呢,正因為他的數理程度奇差無比,所以其他科強得驚人,不然怎能考進這所學校呢?

  「那你還要出國唸書嗎,考得這麼好?」予尋不以為意問,兩人此時正走出校門,朝地下道前進。

  「都申請吧,我媽還是希望我能出國唸書。」語畢,他忽然露出揶揄的笑容,「還是說,妳不希望離開?」

  她不禁笑了,語氣充滿感慨:「是啊,是不希望。」

  「但我更不希望,你因為我而放棄了自己的未來。」

  聞言,他一時有些愣住,但一抹笑很快就爬上了嘴角,「真難得妳會說出這麼體貼的話。」

  「不是體貼喔。」她搖頭笑道,視線落向黑幕壟罩的學校外牆,眼神堅毅,「因為換作是我,我會毫不猶豫選擇自己想追尋的事物。」

  他露出了然的笑意,心裡並不意外她的回答,因為她的這份堅定和勇往直前,也是當初吸引他的原因。

  「那你決定要申請甚麼科系了嗎?」她隨即問。

  「法律系吧。」

  「你想當律師?」她露出意外的神情,「我還以為你會想當一名警察。」

  「那是小時候的夢想,長大後發現警察也只是聽命行事,對於很多事情都無能為力,如果真的想要改變甚麼,還是要從根本下手。」他的聲音充滿感慨,可眼神卻充滿希望,「只是我想當的不是律師,而是檢察官或法官,特別是檢察官光聽名字就覺得很帥!」

  聽見他孩子氣的回答,她沒轍地笑了。

  隨後,他也問了予尋想唸哪個科系?

  「傳播系。」她毫不遲疑答。

  「因為大傳社?」他笑問。

  「只是原因之一。」她頓了一頓,神色忽然變得黯淡,「想說如果無法成為歌手,至少可以在幕後當工作人員,看著那些和自己有同樣夢想的人在舞臺上發光發熱,成為他們的後盾。」

  聽完,他不禁莞爾,「妳就這麼想進演藝圈?」

  「那是我從小渴望的世界啊。」她也坦然笑道。

  晚上九點的公車站,只有車子和風兒呼嘯而過。兩人一走出地下道,一陣冷風便迎面而來,留下一地的清冷和蕭瑟。

  劉心銘再度開了話題:「那妳這學期還會有演出嗎?」

  「不會。」

  聽見她迅速的回答,他不禁一愣,「舞會和成發都沒有?」

  「不會。」她再次答道。

  看著予尋毫不猶豫地點頭,他不禁皺起眉頭,繼續追問:「聽說今年大傳社會辦成發,妳也不會上臺?」

  「你怎麼知道大傳社今年會辦?」

  「學弟妹跟我說的,他們這屆熱舞社會去幫大傳社跳中場舞。」

  聞言,她仍是一臉感慨,搖頭答道:「我可能直到畢業都不會上臺了。」

  「為甚麼?」他的表情也依舊只有不解。

  「我又不是你,在還沒有學校前,我還要繼續準備指考好嗎?」她用平淡的語氣調侃道。

  這也讓劉心銘無話可說。

  然而,掩藏在那副平淡口吻底下的,卻是無法向他傾訴的苦衷。

  大傳的學妹前幾天來私訊她,問她可不可以在大傳社的成發上演出?

  她猶豫了許久,最終還是以要準備指考為由拒絕了。

  然而,在她的內心深處,卻很清楚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若是其他社團也就罷了,但這可是洪孟潔和宮安生一直期盼的成發,是大傳社這八年來的第一場成發。

  正因如此,她更不想搞砸。

  只因在那一瞬間,浮現在她腦海裡的,除了一個人站上舞臺的恐懼,還有一個人的身影。

 

  早晨的公車站牌,春光從天灑洩,照亮了整條清冷的馬路。

  經過了一個暑假,一場學測,一個寒假,揮別了冰寒刺骨的冬雨,再度迎來了明媚溫暖的春光,映入她眼簾的,除了一如既往的公車站牌,還有那個總是習慣倚靠騎樓柱子,低頭滑手機等車的男生。

  一如既往,他戴著一副粗框眼鏡,穿著白淨的制服襯衫,柔軟的劉海蓋住了他的幽黑眼眸。但他似乎又長高了些,除了以往那股乾淨的氣息,如今還多了幾分成熟穩重。

  一時半刻,她只是愣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整整半年多的時間,她都不曾在公車站見到他,以為再也沒有有機會見到了。

  下一秒,男生也不自覺抬起頭,向她露出一抹笑,一抹溫和的笑。彷彿在他們之間甚麼也沒有發生,過去這半年根本不存在。

  要她如何能開口呢?

  無法再上臺演出的原因,不是指考,也不是那些中傷檸檬的網路留言,而是眼前這個她以為再也不會出現在公車站的少年。

  她無法想像,檸檬若是沒有他賦予的魔法,光只是靠一支舞蹈,要如何撐起那麼大的舞臺,要成為眾人的焦點?

  從最初的最初,就是他賦予了她站上舞臺的勇氣。

  江閔正──

  才是她真正無法上臺的原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