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聖誕節當天,每個人早在班會課開始前,就早早把禮物放在了教室後方,天祈清點完份數後,就為每一份禮物貼上號碼牌,最後興高采烈的拿著籤筒站上講臺。

  但由於班導開班會還是得開,所以真正開始玩交換禮物時,其實只剩下不到半堂課的時間。

  不過過程仍非常歡樂,每位同學都得上台抽籤,並且當場拆開禮物,再猜準備這份禮物的人是誰。

  禮物包羅萬象。

  第一個上台的彥丞,馬上就抽中體積最大的大禮,但還沒拆開,一拿到禮物的彥丞立刻就猜出裡面裝的全是衛生紙。

  「我一整學期的量都在這了。」他提著一整袋的衛生紙坦然的笑說。

  另一個同樣還沒拆開就猜中內容物的是紫琳,從物體形狀和重量判斷,她馬上猜出手中捧著的是一本書。

  「不錯啊,可以讓妳多長些腦袋。」見紫琳滿臉哀怨的回到坐位,隔壁的彥丞馬上訕笑出聲。

  「居然是數學的參考書!」她無力地乾笑幾聲,「我媽都已經幫我買好幾本了耶。」

  不過雖這樣哀道,但比起上一個抽到衛生棉的窘困男生,她卻已感到知足了,就連抽中衛生紙的彥丞,也都因那個男生的不幸而感到慶幸萬分。
 

  「難怪你規定要買一百五左右的禮物,根本就是你自己買禮物方便嘛。」此刻,講臺上的康樂憤然嘆道,他拿著鮮紅艷麗的開運紅內褲,惡狠狠地瞪視底下笑得天真無邪的天祈。

  「我是看雜誌說紅內褲是最受歡迎的聖誕禮物呀,搞不好你過年穿著它打麻將手氣會超好喔!」

  「我家不打麻將。」他一字一頓說。

  「那麼玩刮刮樂中獎也不錯啊。」

  「我家從不買刮刮樂。」

  「撲克牌?」

  「我們家過年不賭博。」

  「天啊!你是怎麼活過這麼多個年頭的啊!」

  康樂隱忍此刻的滿腔怒火,咬牙怒道:「我決定下次玩交換遊戲提議要規定哪些禮物不能送,而開運內褲就絕對是。」

  在兩人一搭一唱的對話中,全班很快爆笑如雷。

  到後來換天祈上台抽籤時,仍懷恨在心的康樂就在底下低聲唸咒,詛咒他能拿到比開運內褲更無言的禮物,像是女性內衣就是個還不賴的大禮,只不過迷信終究是怪力亂神說,天祈拆開的小禮物袋裡,裝著的不是他所期盼的內衣褲,而是一個手機吊飾。


  「本來還想這麼久還沒被抽中搞不好可以讓語娟抽中的。想不到居然先被天祈抽中了。」事後,紫琳失望的低聲嘆道。

  一旁正收拾著鉛筆盒的彥丞則是冷冷看了她一眼:「我們這是在玩交換禮物耶,況且,妳直接買來送給語娟當聖誕禮物不就好了?」

  「你又不是不知道語娟是怎樣的人,不是不願收,就是收了會再回送禮物給我,所以我都只在她生日時買禮物給她。而且這次她買聖誕卡和交換禮物的錢就已經快不夠了,實在不想讓她煩惱要回送什麼禮物給我了,才想說買來當交換禮物,搞不好能讓她抽中,再說我也不知道要買什麼。」

  「妳真是用心良苦啊。」彥丞露出讚嘆的眼光。

  「你才知道啊。」紫琳淡笑,「不過被天祈抽中也好,要是女生抽中的話搞不好不願意和語娟交換呢。」

  「妳就一定要送那個吊飾給語娟?」  

  「我只是覺得語娟很想要那個吊飾,因為那天約她一起逛街買禮物時,她看了那個吊飾很久。」她轉頭望著正整理著書包的彥丞,「你還記得國小有次分組,老師要我們查各種花的花語和故事,而且還要挑一種花上台報告嗎?」

    
  「記得啊。我們當時還跑特地去花市買花呢。」

  「就是那次,那次老師規定要帶盆花上台報告。」紫琳托著下巴說,「那時在花市找百合時,語娟不是看到一盆花很想買嗎?只是沒帶錢,也怕種不好枯萎了浪費錢就打消念頭了。但我感覺得出來語娟真的很喜歡那盆花,不然不會在回頭時又自己再去那攤逛。」

  聽她道完的彥丞,先是頓了頓,才悠然地說:「是星辰花吧,語娟當時想買的那盆。」

  「對,就是星辰花。」紫琳邊說邊站起身,「所以我現在要去和天祈遊說一番,要他和語娟交換。」

  「真虧妳那麼替語娟著想。」

  「那是當然的。」她倏然握拳,臉上露出至死方休的決心,只是才沒走幾步彥丞的聲音就讓她止步了。

  「不過,妳不用那麼麻煩了。」背起書包的彥丞邊起身,邊微笑說。

  聞言,紫琳轉了轉疑惑的眼珠,就順著彥丞眼神示意的方向向教室前門望去。

  「天祈已經在跟語娟交換禮物了。」

 


  「語娟,要不要交換剛才的禮物!」一進教室,語娟就因一道開朗的聲音而拉去注意。

  順著聲源望去,她發現天祈正向自己走來。此時的教室裡,大部分的人都已經去了社團,所以那道聲音也就在這間不少人的教室裡顯得特別清亮。

  「紫琳說妳很喜歡這個吊飾,剛好我也想要妳剛才抽到的手機套,要不要交換?」

  看見天祈向她遞來的花形吊飾,語娟第一個反應不是立刻接過,而是看向了站在天祈後方的紫琳。

  一見語娟突然往自己這看,紫琳向她露出一臉尷尬的笑容,聳聳肩,表示她什麼都不知道,一切都是天祈的決定,但下一秒就立刻轉頭瞪向旁邊的彥丞:「天祈剛剛就在旁邊聽對不對?你幹嘛不告訴我!」紫琳盡量壓低自己不悅的聲量。

  「是妳自己說得那麼入迷,我看妳說得那麼令人感動,也就不想打斷了啊。」

  見他說得理所當然,紫琳眼裡的不悅更近一步擴散到了嘴角,但礙於教室還有人的關係,隱忍住怒吼的衝動,她只手下留情地踢了他一腳。

  與此同時,語娟已走到自己的坐位,將方才抽到的手機套遞給天祈。

  她微笑:「謝謝你。」

  「反正我拿到這個吊飾也不會掛在手機上,妳該感謝的人是紫琳才對。」天祈瞇眼笑道。 

     
  「嗯。」她臉上的微笑頓時也深了些,她怎麼會不知道呢,當紫琳承認那是她準備的禮物,她就明白了自己最好朋友的心思了。

  「不過,聽紫琳說妳真的很喜歡這種花呢,有什麼特別的嗎?」

  沉吟了半秒,凝望著的吊飾的她回答:「很喜歡它的名字,也很喜歡它的花語。」

  天祈這時則是順著她低落的視線瞄了一眼,他唸道:「勿忘我?」 

  語娟搖了搖頭:「不是。除了勿忘我,它還有另一個花語。」

  待天祈沒接話,語娟失笑,她凝視著手中的吊飾,最後淡淡地說:「永不變心。」

  「就算所有的花瓣都凋謝了,它呈杯狀的花萼仍會讓人以為它還在盛放,好像永遠都不會凋零似的,所以星辰花又被稱作是『不凋花』。同時,也可以象徵永恆不變的愛。」她抬眼看向他,笑說,「我喜歡的,是這一個象徵永恆的花語。」

  聽著一長串的解釋,天祈一時沒反應過來,只是怔怔的看著她臉上恬淡而寧靜的笑容。

  女生澄澈的雙眸裡彷彿裝有清冷的湖水,平靜,卻又令人感到寂寞。

  半晌,男生忍不住喚了一聲:「語娟。」  

  「妳的生日是五月吧。」他漾起了一抹燦笑,「妳生日那天我就送一盆星辰花好了,也算謝謝妳每次英文課都在旁邊幫我打pass。」

  呆滯了下,語娟立刻急忙地拒絕:「不用啦,我很怕我會把它種枯,而且你生日那天我又沒送你禮物,很不好意思。」

  「那是因為我怕生日那天被整,才不告訴班上任何人我的生日,妳沒有送我禮物是理所當然的啊。放心啦!語娟妳那麼細心,我相信妳不會把它種枯的。」 

  「好啦,就這樣,生日那天我就帶來學校,在妳到校前就會放到妳桌上。」天祈依舊笑得燦爛,「那我就先去社團瞜!」

  天祈熱情又簡潔的態度讓語娟根本沒有拒絕的空間。一說完,男生也就背起書包朝教室門口走去,不過出教室前,他仍不忘和女生再次揮了揮手說聲再見才離開。

  微笑著送男生離開後,女生也不禁再次看著手中的吊飾,她臉上的笑意在一瞬間深了點,襯得那一雙眼神裡蘊含的感動也更深刻了些。

  將塑膠套握緊手心。

  眼底,是一份從心而發的高興。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