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時刻。

  聽見班上最後一名同學遠去的腳步聲,予尋隨即放下自動筆,轉過望向後座的劉心銘。

  「可以了。」她說,同時打開手機準備播放音樂。

  「好。」劉心銘只是笑應了一聲,接著忽然起身。

  他走到窗邊,不只把窗簾全部拉上,就連教室前門也關上了。

  予尋的視線隨著他的起身走動,一路落向了講桌。

  起初,她還不明白他到底要幹嘛,直到他從講桌的抽屜裡拿出麥克風,然後插入黑板底下的專用插座,她才總算意識到他要做的事。

  予尋起身朝講臺走去,嘴角忍不住抽蓄:「你該不會……是想要我用麥克風唱吧?」

  「反正現在教室也沒人啊,妳就當事前演練嘛,總比到時候緊張唱錯要好。」劉心銘一手握著麥克風,一手調整著音響的音量,但語氣卻帶了幾分揶揄,「還是說,妳不敢在臺上唱?」

  聞言,予尋意外地笑出聲,笑聲在空曠的教室裡顯得格外清脆。

  受到笑聲吸引,劉心銘不禁轉過身,就見予尋正好踏上講臺,鏡片下的那雙眼睛含著淡然的笑意。

  她一把接過他手裡的麥克風,聲音輕得像一聲嘆息:「我們果然很像呢……」無論是固執的個性,還是喜歡跳舞,都如此相似。

  他們面對面站著,但予尋並沒有看向劉心銘,而是扭頭望向了底下空無一人的教室。

  「你知道,我國中就做過這種事了,在放學的教室裡拿老師的麥克風唱歌。」她輕輕笑道,但望眼神卻流露出了一絲感傷。

  「我還以為妳是奉公守法的學生呢。」

  「如果說做這種事就算違法,那做其他壞事不就是罪大惡極了嗎?」她的語氣不以為然,表情無一絲心虛。

  劉心銘笑而不語,隨後慢悠悠地走下講臺,找了張椅子坐下。

  「那麼,唱吧。」他靠著椅背,雙手枕著後腦,一副興致高昂的模樣。

  面對眼前唯一的聽眾,予尋只是握著麥克風,無奈地笑了。

  她從不曾想過,自己還有機會站上這樣的舞臺。

  夕陽透過窗簾斜灑進來,教室裡的桌椅歪七扭八。不是每張桌面都乾淨整齊,有的擺了一疊雜亂的課本和考卷,有的放著衛生紙或水瓶,還有的放著頸枕和扇子。外套和雨傘如被遺忘地似的掛在椅子上,地板隨處可見被電風扇吹落的考試卷和廣告單,但卻在髒亂和整齊之間取得了平衡,放學後的教室給人一種散漫的氛圍。

  點開手機裡的音樂後,予尋旋即將手機放上講桌,跟著音樂緩緩唱起了歌。

  女生的歌聲縈繞著靜謐的教室,彷彿全世界只剩下自己的歌聲,直到一曲終畢,臺下突兀的掌聲才倏然將她的思緒拉回。

  劉心銘坐在位子上大力鼓掌,激昂道:「唱得好啊,餘音繞樑三日不絕!」

  但也就是太激動了,反而讓人覺得浮誇。

  予尋的臉上非但沒有半點喜悅,還蹙起了眉頭:「你可以說實話,這樣反而會更讓我感到挫敗。」

  「我的話就這麼不可信嗎?」他佯裝有些難過的表情。

  「我有自知之明。」

  被這麼無情地句點,劉心銘隨即恢復了正常的語氣:「妳怎麼會想唱這首歌?」

  她左手扶著講桌,思忖了一會,道:「你不覺得人長大後,就變得越來越不勇敢了嗎,小時候可以坦率地說『我愛你』或『對不起』,可是長大後卻連這麼簡單的幾個字都沒有勇氣說出口,所以我就想唱這首歌送給即將畢業成人的學長姐們。」

  「因為也不是我畢業,對那些感傷的畢業歌一點感覺也沒有。」她擺了百手上的麥克風,聳了聳肩說。

  劉心銘露出了然的笑意,輕笑道:「其實也沒妳以為的那麼糟,我覺得蠻好聽的啊,而且妳的音色辨識度還蠻高的,一聽就能認出是妳的歌聲。」

  「你這是褒還是貶啊?」

  「當然是讚美啊,妳想想全臺唱歌好聽的人那麼多,為甚麼偏偏是那些人紅了?」他臉上的笑意加深,「因為他們的歌聲有個人特色,能讓人印象深刻,所以能夠被人記住。」

  「是這樣嗎?」她露出不以為然的笑容,但目光卻沉了下去,「印象深刻啊……」

  「怎麼了嗎?」劉心銘很快就察覺到了她的表情變化。

  「對啊!」像想到了甚麼,予尋忽然抬頭一喊,差點沒嚇到底下的劉心銘。

  「我怎麼沒想到呢?」她在原地踱步,聲音拔高了幾度,原本布滿陰霾的眼底此時正散發出一抹光彩。

  看著她的轉變,底下的劉心銘是一頭霧水:「妳想到甚麼了?」

  講臺上,予尋用沒握麥克風的左手撐著講桌,身子微微向傾,迫不及待地向他說道:「你知道,我國中曾和一個女生一起報名校外的舞蹈比賽,雖然我們是國中組,但參賽者幾乎都是整個舞團一起報名的,都有受過專業的舞蹈訓練,所以我當時完全不期待我們會進入決賽,只希望不要出糗就好。」

  她滔滔不絕地說,眼睛炯炯有神。

  「所以當知道自己居然和那些強者一起進入決賽時,我真的完全不敢相信,因為我們既沒有受過專業的舞蹈訓練,也沒有華麗的表演服裝。所以事後我很仔細地想,為什麼評審還是讓我們進入決賽了?」

  「我只想到一個原因,就是我們的創意和勇氣令評審印象深刻,因為一般的國中生根本不會有勇氣報名校外的舞蹈大賽,也正因為我們沒有受過專業的訓練,所以我們的舞蹈風格不會被那些舞風所框架。」

  她收回放在講桌的左手,向外張開,一抹自滿的笑容在她的臉上綻放,「你說得對,這世上唱歌好聽的人那麼多,又怎麼是我區區苦練一、兩個月所能比擬的呢?我一心只想著把歌唱好,都忘了這並不是歌唱比賽啊,我不需要爭第一名啊,只要能讓人覺得印象深刻就好。」

  「就算我唱得再好聽,學長姊的評價也只會是一句『好聽』而已,就不會有再多的想法。再說,檸檬的表演一直都是以創意取勝,不就是因為我明白跳得再好,一個人也很難撐不起那麼大的舞臺。」聽著女生旁若無人般的興奮聲音,男生只是揚起一抹靜默的笑容,因為根本也沒有他插話的餘地。

  視界中央,女生的笑靨如陽光般明亮燦亮,聲音如鈴鐺般清脆悅耳,與平日安靜低調的形象簡直判若兩人,但卻意外地與每次廣播裡的聲音吻合。

  「我決定了──」開朗的聲音透過音響流向四方,予尋正舉起麥克風,臉上掛有一抹無比燦爛卻又深不可測的笑意。

  她的每一字都如此堅定無懼,彷彿是要向全世界宣告般

  「我要換歌。」

  雖然答案卻有些出乎意料,但看著她那臉雀躍的笑靨,以及那幾乎旁若無人般的自信,他也不忍吐槽了。

  下定決心的女生感到內心一陣舒暢,正準備要將麥克風放回抽屜,男生的聲音卻冷不防響起,讓她打住了動作。

  「對了,妳的夢想是甚麼?」劉心銘一手撐著臉,語氣輕鬆隨意。

  「你……怎麼會突然想問我這個問題?」她蹙眉,眼底有深深的疑惑。

  「下午的時候,英文老師不是問大家有沒有甚麼夢想,我看妳頭低得比平常還低,雖然以往老師抽問妳也會低頭,但這次妳還發抖,我就好奇妳這麼怕別人問妳這個問題嗎?」

  「是挺怕的……」她淡淡回,目光飄遠,「因為我臨時想不出可以說什麼謊。」

  「幹嘛要說謊?」他笑出聲。

  「因為怕說實話會被大家笑,但又不想對自己的心說謊。」她的笑容淡淡的,視線向窗外望去,「再怎麼說,那都是我這輩子唯一的夢想。」

  室內的氣氛彷彿隨著夕陽西下一起沉了下去,女生纖瘦的身影籠罩在一片光影之中,望見她那一張默然卻堅定的神情,男生嘴角的笑意也隨之褪去。

  如果說,社團成發和校內活動是受人之託,那麼從國中就一路參加舞社,並且報名校內外的才藝競賽呢?

  那就是自願了吧。

  眼前這個戴著粗框眼鏡的女生,在全班眼中文靜而低調,看似平凡,但只有他曉得,她站上舞臺就會變成另一個人,她的內心其實比誰都還要渴望眾人的目光和掌聲。

  一時半刻,男生有些愣然,只是凝視著她再度問:「……妳的夢想是什麼?」

  夕陽瑰麗的光芒中,女生的嘴角忽然拉出了一個弧度,她微微側過身,右手依舊握有麥克風,取而代之的,是和方才一樣燦爛如光的笑靨,只是開朗的聲音沾染了些神秘的氣息。

  「你猜猜看?」

  答案彷彿呼之欲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