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蕩蕩的化妝間。

  偌大的鏡子裡,正映照出一名少女的身影。

  黑色寬邊荷葉帽穩妥地戴在頭頂,掩蓋了亞麻色假髮不自然的髮線;花紋精緻的金色面具緊貼著臉頰,遮住了大半的面容;亮橘色的斗篷外套寬鬆地套在身上,遮擋了身材曲線;深栗色的短靴發出蹬蹬的聲響,拉長了少女的身材比例。

  面對鏡子裡熟悉卻陌生的自己,予尋只是兀自發笑。

  一年前的她絕對不會想到,她會一次又一次穿上這身打扮,一次又一次站上舞臺。

  確認了最後一眼自己的模樣,予尋隨即踩著靴子踏出了化妝間。

  只是在外面守候的,不是宮安生,而是學長。

  由於高二只有在校園巡禮時會出來列隊歡送,其餘時間仍得待在教室上課,宮安生沒有正當理由可以請公假,而學長本身就是畢典的工作人員,所以從社辦到會場的過程都是學長陪著她。

  雖然她有正當理由可以請假,但她又不是負責協助畢典進行的班聯會,怕被人發現她就是在校生獻唱代表,還是以身體不適為由早退了。

  一進到後臺,歡樂的氛圍便向她撲面而來。

  此時的畢典已經到了尾聲,學長帶她到後臺後便去幫忙現場的側錄工作。

  看著周圍即將畢業的學長姊,她這才強烈意識到自己即將成為高三生──這所學校最高的年級,內心不免感傷了起來。

  不過,她也沒在後這停留太久,跟工作人員拿了一支麥克風便離開了後臺。

 

 

  舞臺上。

  兩名畢業生代表正從校長手裡接過畢業證書,掌聲如浪潮般響起,兩名畢業生在眾人的掌聲中退場,緊接著是司儀清晰的咬字聲:「在校生代表獻唱畢業歌──」

  隨著燈光暗了下來,會場再度靜了下來。

  舞臺上沒有任何人,後頭的酒紅布幕也沒有上升,就在眾人感到無趣和困惑時,一陣突兀的音樂忽然自音響裡流出。

  臺上依舊沒有任何人,但平緩的歌聲卻隨著樂聲乍現。

  

  為什麼總在祈求 夢想會如何結束

  期待已經荒廢的地方依然會開著花朵

  還吹著七色的風 飛向七彩的天空

  會讓未來這個世界充滿著無限希望

 

  會場入口。

  一名穿著亮橘色斗篷外套的少女,踩著徐緩的步伐,一步步走向舞臺。

  少女所經之處皆響起了一陣驚呼,不只是眾人此刻才發現在校生獻唱代表是她,更沒想到她會從入口進場。

  然而,比起少女的出現,更令人驚喜的是此時縈繞會場的這首歌曲。

  這不是常見的畢業歌,甚至連流行歌都不是。

  一些人覺得熟悉,一些人壓根沒印象,但認出這首歌的人,卻感覺有一股許久未見的感動湧現心頭。

  「這不是……」女同學驚愕地摀住臉,過去的印象明明已經清晰地浮現在腦海,只是話語卡在了喉哽。

  反而是一名男同學驚喜地大喊出歌名,惹了周遭的人哈哈大笑。

 

 

  曾經擁有的 是不曾對過的夢想

  想找到愛的屬地卻陷入記憶的謎

  孤獨的寒意 正冷冷刺進了心底

  你曾經痛苦還曾經傷了心

 

  此時此刻,少女已經走到舞臺中央,每個人的目光這時也都落在了她身上。

  那些目光裡有錯愕,有傻眼,有不可思議;但也有佩服,有感動,有熱淚盈眶。   

  而她始終沉浸在音樂裡,對外界的反應不為所動。

 

  純白的羽翼 請讓它停歇在這裡

  溫柔沉睡 如此的美

  是充滿生命的感覺

  又燃起夢想的心──飛

  這是一首最後的歌

  希望鐘聲宣告著現在

  這世界將要屬於愛

  不屬於強者的世代

  Listen to my love

  唱這一首歌

 

 

  觀眾席,騷動聲不止。

  女生們想起以前假日守在電視機前的自己,想起自己最愛的那個卡通角色,想起那一首首令人懷念的動聽歌曲。

  男生們想起小時候他們被姊姊妹妹拉著跟一起看,看著看著,其實也想和學校的女同學們一起討論劇情,卻還是嘲笑著女主角們有多白癡。

  「這種歌能當畢業歌嗎?」男同學出聲笑道。

  「都能在宿營的營火晚會跳這首歌了,畢典怎麼不行。」另一個男同學笑回,想起自己國中的營火晚會,全班就跳了這首歌獲得了冠軍。

  「天啊!我到現在都還記得那些歌詞。」女同學面露不可思議說,語氣裡流露一絲懷念。

  就當女生在討論這是哪首歌時,一道出乎意料的男聲忽然冒出,引發了一波熱鬧的笑聲:「這首是<希望的鐘聲>啦!」

  「怎麼會是你說出口啊!」不只是女生,就連周圍的男生也笑成一片。

  也許是曲風和以往的音樂截然不同,沒有一絲感傷,只有滿懷的希望,現場的氣氛轉瞬間就變了,

  是多久以前,在那個還沒有升學壓力的求學時期,每天下課都在和同學討論著最新的劇情,一起唱著電視裡那些朗朗上口的好聽歌曲。

  是多久以前,在那個還未擁有手機和電腦的年代,我們反覆看著重播的集數,靠著記憶力手寫下一首首歌詞,最終成了腦海裡一首首過目不忘的歌曲。

  是多久以前,在那個沒有經濟能力的年紀,靠著積攢下來的微薄零用錢去蒐集喜愛的周邊商品,哪怕只是一樣文具都值得帶去學校炫耀。

  是多久以前,在那個單純懵懂,不懂世間險惡的時候,曾有一部風靡全臺的日本卡通,裡面的女主角們用歌聲打擊邪惡,並且每一首歌都經由電視臺重新配唱,還出了一張又一張動畫專輯。

 

  深深的藍色眼眸 隱藏在某個角落

  就像崩落無盡的虛空 美麗的心總難懂

  在那破碎的天空 飄落著誰的眼淚

  所有悲傷如何拭去 不想再存留一滴

 

  站在臺下的一角,看著攝影機畫面中央的少女,雖然早已知道她會唱這首歌,但男生的內心卻還是有無法言喻的感觸。

  為甚麼一定要在海邊錄下歌聲呢?不可否認,也是私心。

  表姊從小就喜歡游泳,也很喜歡大海,最喜歡的童話也是美人魚。小時候,兩家偶爾會一起到海邊玩,表姊就帶著他學游泳,游累了,表姊就開始向著大海唱歌。

  金黃的陽光,透明的海水,伴隨著海浪的優美歌聲,當時的印象是如此地清晰,宛如一段聲光俱佳的動畫片段。

  可誰能料到,這般美麗的畫面卻在不久的將來,染了上最悲傷的色彩。現實不是童話,但美人魚的結局卻本來就是悲劇,失去了心愛的人,十七歲的少女如同泡沫般消失在了大海裡。

 

  讓一切過去 請結束錯誤的回憶

  忘記那所有曾經 不覺已赤裸睡去

  全新的夢想 已開始進入了夢裡

  你可以自由就可以再擁有

  純白的心

  想要將它再獻給你

  坦然無懼 凝視著你

  是如此真實的奇蹟

  請接受溫柔的心 愛吧

 

  繽紛的舞臺燈光打照在少女身上,沐浴在光芒中,她的目光卻不自覺落向了臺下負責側錄的學長身上。

  這一刻,學長也正望著她,臉上掛著一如往昔溫和的笑容。

  『學妹,妳的夢想是什麼?』

  她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她真的能以演唱者的姿態,站上這樣盛大的舞臺。

  每個人小時候一定都曾想過這樣的問題:「長大後要做甚麼?」

  而這個問題,她在四歲時很已經仔細想過,儘管時光荏苒,當時的答案成了說出來會被笑的夢想,儘管現實一再無情輾壓,但當時的答案卻依舊是她這輩子唯一的夢想。

  從那時她就下定決心,即使遇到再多的挫折,即使這條路有多麼不容易,即使機率有多麼渺茫,她都不會放棄──因為這就是她存在這個世上的意義。

  『她曾經跟我說過,她從不曾特別熱衷於什麼事,對未來要做什麼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因為對她來說唸書就是最重要的事。但妳和她不一樣,妳有夢想,有想去做的事,而且一旦立定目標就不會罷手。』

  是多久以前呢,在那個單純懵懂,不知憂懼的年紀,她曾經用一雙充滿光彩的眼睛,用稚嫩但卻堅定的語氣說:「我長大後要成為偶像歌手,就像電視上的那些人一樣。」

  那一日,聽見簡楚恩手機裡的那一道歌聲,她以為能忍住眼淚的放肆,卻還是在下一首更為熟悉的旋律,留下了悔恨的眼淚。

  那不是飛球樂團的歌,也不是任何一首流行歌曲,但她們在過去唱了無數次,哪怕時光流轉,她們早已不是當初那個單純的小女孩,唯有那首歌,那些歌,仍如最初般深植人心。

  對她而言,這首歌早已雋刻在骨子裡,哪怕經過這麼多年,只要一張口,旋律就會自動在耳畔響起,一輩子也不可能忘。

 

  這就是我最初的吻

  將心放進 美麗的未來

  要傳達這愛屬於你 不屬於短暫的過去

  listen to my heart

  就在你懷裡

 

  音樂來到間奏,少女先是深吸一口氣,然後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再度將麥克風放近脣邊。

  「長大後,我們變得越來越不單純,所以我選了這歌,送給即將邁入或已經滿十八歲的各位學長姊們,不要忘了最初的夢想,不要忘了小時候那個單純的自己,不要忘了這個世界雖然很殘酷,卻還是存在很多美好的事物,無論這世界如何改變,最重要的是莫忘初衷。」

  音樂再次來到副歌,但少女這次沒再張口,音響流出的也不再是純音樂,而是存在童年記憶裡熟悉而溫暖的大合唱。

  少女跟著音樂起舞,跳了一段簡單但充滿活力的舞蹈。

  直到副歌結束,來到了尾聲,少女順勢舉高手,再度向麥克風唱著。

  

  整個世界都在愛裡面

  用心去感覺才能開始體會

  看萬事萬物都圍繞身邊

  彼此的依靠成為愛的圈圈

  曾經犯錯而留下傷痕

  又為了戰鬥不禁留下眼淚

  雖然如此也不會結束

  始終要愛著某個人的感覺

 

  唱完最後一句歌詞,少女隨即向臺下的師生鞠躬,音樂還在持續流瀉,但眾人都反射性地為她鼓掌。

  接著,她再度站直了,朝著身後的帷幕高舉一隻手,高聲呼喊:「接下來,歡迎熱音社帶來的畢業歌──」

  紅色帷幕緩緩往上升起,少女也悄悄地退場。

  帷幕還沒完全升起,但節奏感十足的爵士鼓聲一傳出舞臺,底下頓時響起了一陣熱烈掌聲。五名熱音社的學長姊在眾人歡呼聲中出場,現場的氣氛隨即沸騰了起來。

  此時此刻,予尋已經回到了後臺。

  身為主唱的學長才剛開口說第一句話,聲音便忍不住哽咽,底下頓時發出一陣心疼的呼聲。看著熱音社那幾位學長姊們的表演,她不禁想起當年入學的迎新會,熱音社也是壓軸,這群學長姊在最後一刻將場子炒熱,為迎新劃下了完美的句點。

  她的臉上不自覺揚起微笑,有種任務完成的感覺。

  她不需要和誰比較,只需要讓人印象深刻就好,只需要好好炒熱氣氛就行了,扮演好綠葉的角色,這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以往雜言若有聊到劇情,通常都是聊上一回的劇情,因為我覺得若是當下在雜言就說破了,似乎就會讓大家少了自己去體悟的時間。但這回卻不一樣,若不現在聊,隔一週再回來就沒那麼多感觸了。

 

  很早以前我就決定要寫出這麼一回,甚至在動筆之前,我都還猶豫是否要讓檸檬唱這一首歌?但不寫我一定會後悔,因為我都等了這麼多年。

 

  從一開始,這部作品的誕生就是因為我想寫一部屬於八年級生的青春小說,所以故事情節必定會有很多八年級的共同回憶,再加上最近掀起一股懷舊卡通的風潮,我認為《真珠美人魚》是值得寫進去的。但論私心,真珠美人魚在我童年裡的確佔有很重要的分量,不寫對不起我自己啊

 

  不過,這篇的確也花了不少時間寫,相同的字數,所花的時間大概是其他回的三、四倍左右,上一次遇到這麼難纏的一回已經半年之前的事了。為了不拖延進度,所以後來是繼續往下寫了七、八回,才再回來重寫這回

 

  只是目前作品還在連載,儘管想說的很多,但還是有很多不能說。不過也離完結不遠了,目前是第九章,預計第十一章會是最終章。為什麼不是第十章呢?因為我再怎麼列出每回的劇情進度,都發現很難在第十章完結,就多了一章(舊雨對此可能都習以為常了哈哈)。

 

  另外再幫大家解惑,簡楚恩當時播給予尋聽的是<不要了解>這個錄音檔,但因為自動播放的關係,結束後自動播放了下一個錄音檔,所以第七十三回的那一句「最終卻還是在下一首更為熟悉的旋律流出時,再也抑制不住眼淚的放肆」,其實有暗示真正讓予尋忍不住哭泣的,是在聽見了第二首歌<希望的鐘聲>之後,不知道看完這回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這個鋪陳(笑)。

 

  最後,就附上這首<希望的鐘聲>。

  雖然大家可能對<七彩的微風>比較有感觸,但畢竟是畢業歌,並且要與小說劇情有些關聯,就選了這一首,這是《真珠美人魚》裡最後一首大合唱,也是我認為最溫暖的一首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