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失去(11)

 

 

  一發子彈破空而出,穿過了冰冷的雨幕,穿過了飄渺的灰煙,也穿過了一個人柔軟的腹部,最後無聲地落入濕潤的泥土。

  大雨絲毫掩蓋不住血腥的氣味,鮮血的味道腥臭而刺鼻,滾燙的血液不斷從中彈處流淌,隨後滴落進地上的水窪,形成了一漥豔麗的血水。

  大灘似湖的血水……

  「呵……我真是太不小心了。」羅梓月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拿起口袋裡的對講機,「你們這群飯桶,立刻停止開槍……」

  語畢,她無力地放開對講機。

  一發子彈毫無預警地從後方射入了羅梓月的腹部,大灘的鮮血徹底染紅了亞依墨綠色的雙瞳,她感到體內的某處正流竄著一股滾燙的情緒,一再壓過她原本的冷靜和理性。

  此刻,她的雙眼已經徹底變成如血月般的赤紅色,那是一雙宛如紅寶石般美麗的紅瞳。

  「奇怪……子彈?」發現沒有子彈再射殺她們,憫希歪了歪頭。

  「你們──」媛心踏著水窪驚慌跑來,「快到羅梓月那,亞依好像怪怪的!」

  滴答、滴答……

  大雨如注,絲毫沒有減緩的趨勢,依舊猖狂地下著,好像要徹底洗淨大地似的。

  水珠沿著亞依黑亮的髮絲滑下,那雙赤紅的瞳孔裡,此刻只剩下冷酷和憤恨。

  她從羅梓月的手上奪過短槍,先是仔細端詳了會,然後無聲地笑了,笑容妖媚詭譎。

  「在這個世界上,只要是我看不順眼的人,我一定會讓他無法出現在我面前……」亞依的聲音輕鬆自若,但眼底流露出的殺氣,卻是極盡的冰冷與殘酷,「但如果是傷到我的人……我會讓她『生不如死』。」

  風雨如晦,黑暗彷彿沒有盡頭,真正的可怕也許現在才開始。

  少女白皙的頸子上,那一條墜飾隱隱閃爍著冰冷的光輝,襯著那一雙冰冷的赤瞳,有一種說不上來的和諧感。

  「惡魔……降臨了嗎……」羅梓月迷濛說,身體隨之無力跪倒在地。

  此時趕到了亞依面前的媛心他們,也在看見了那張熟悉的臉龐時,立即愣在了原地。

  那張美麗而精緻的臉龐已不見平日的冷靜,此刻從亞依身上散發出來的,只有妖嬈而殘酷的殺氣。

  「亞依……」翔羽有些不可置信地看著她。

  惡魔──它就像是與光明的對立,在許多故事中都曾描繪過這類生物,但有誰真正見過嗎?

  答案可能沒有,就算有,你認為他現身在你面前的原因是甚麼?

  在黑市中有一則傳聞,雖然現在已經很少在流傳,也幾乎不可考,但只要是在黑市中有歷史的組織或家族,都一定曾聽聞過。

  「這把槍射中哪,就會失去哪吧?」少女的語氣輕柔得讓人忍不住狂顫,鮮紅的雙瞳有令人畏懼的瘋狂與絕情。

  在某個龐大的家族裡,只要是直系血親,體內都會流著一種可怕的血液,據說,只要看到大量的鮮血,他們的瞳孔就會變成血紅色的。

  而可怕的地方就在於,當他們的瞳色變為血色時,就會完全失去平時的冷靜,變成一個沒血沒淚的狠毒殺手。

  「妳希望我先射中妳哪裡呢?但放心,我絕不會先射心臟以上的部位。」亞依微笑道,同時將槍口指向羅梓月的右手手臂。

  正因如此,曾看過那雙血色瞳眸的人,就算活了下來,也都是半死不活,口裡嚷著一句「惡魔」……

  只是隨著時間,幾乎沒有人再親眼見證過這則傳說。有人推測也許是純正的血統難以延續,所以後代也很難有這項本能。

  「亞依快住手!」翔羽立刻握住了她拿槍的手,楓晨隨後也上前握住了她的另一隻手臂。

  ……

  「咻……」

  一顆子彈毫無預警地打中了一名男子的胸腔,他的胸口立時噴濺出一道濃稠溫熱的血液。

  看見落進血泊之中的男子,每個人都瞪大了眼,隨之而來的,是眾人刺耳的驚呼聲,整個會場頓時充斥了血腥味和尖叫聲,場面瘋狂而恐怖。

  半晌,室內再度安靜了下來,空氣中瀰漫著詭譎的氣氛。

  燈光照耀下的紅酒杯宛如耀眼的紅寶石,但下一秒就被大量腥紅的血液蓋過了色度,又一個黑衣男子被忽然射出的子彈打中,血流如注,甚至噴濺到了周圍的賓客。

  在場的人這時也更加惶恐了,因為誰也沒料到,原本一場華美的舞會,竟會成為一個華麗的死亡舞臺。

  「誰……一定是誰暗中策畫的。」一名男子顫聲說,「搞不好是我們在場的其中一個人……」

  這句話立刻驚動了在場所有人,好幾個黑衣男子都掏出了手槍。

  那晚,絢麗的水晶吊燈成了千萬片碎片,紛紛落在了濃稠的血泊之中。

  會場最後,只剩下一名男子還吃力站著,但地上殘破的屍體早已麻痺了他的知覺。

  一名小女孩從角落裡緩緩走出,步入了月光灑落的窗前。那雙赤紅的瞳眸閃爍著奇異的光芒,她的眼底盡是嘲笑,宛如是在嘲笑眼前那個人的愚笨。

  然後,她將槍口指著那個男人──微笑。

  隔日,雖然附近的居民立即報了警,但警方卻難以推測出這些人自相殘殺的原因,也找不出幕後的嫌犯,最後便以一場黑市的殺戮終結了。

  但要是仔細核對這些人體內的子彈,和地上所留下的彈殼,就會發現彈殼少了三枚。

  ……

  「放開我,我要殺了她!」亞依激楚地大喊,血紅色的雙瞳映出她內心的憤怒。

  楓晨和翔羽極力制止她瘋狂的舉動,但她依舊不放棄掙扎,拼命想推開他們。

  「亞依,妳冷靜一點,羅梓月已經中槍了,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媛心擋在亞依面前,想藉著溫和的語氣安撫她。

  雨水如線,不斷往下墜落,每一滴都宛如刀鋒般銳利。

  憫希站在原地,血水滲進了她的皮鞋。

  「呵……你們難道不害怕嗎?」跪坐在地的羅梓月冷冷一笑,長長的髮絲垂落在她的臉頰兩側,「跟這種惡魔在一起?」

  聽到這句話,他們雖然都愣了一秒,但仍舊無動於衷,視線緊盯亞依。

  楓晨和翔羽兩個大男生奮力制止亞依瘋狂的舉動,哪怕她踢濺的血水染上了身上名貴的制服,他們也不在乎。

  「這樣不是辦法……」見亞依不斷掙扎,媛心不禁眉心微皺。

  「楓晨。」她低道,眼神透出一道暗示,「動手吧。」

  猶豫了幾秒,楓晨彎下身,附在亞依耳邊輕輕道了一句:「對不起了,亞依。」

  驀地,一道劇烈的疼痛打入了亞依的腹部,楓晨立刻縮手。

  「小依──」見她痛得昏了過去,憫希像是忽然被點醒般,急忙跑到她面前。

  手中的短槍重重墜入地面,亞依虛弱的身子倒在了翔羽身上。她手臂上的槍傷正流出汩汩的鮮血,只是很快又被雨水沖走,才不易被看見。

  「只是暫時讓她昏過去而已。」媛心向著憫希解釋,語氣難掩無奈。

  憫希呆望著昏厥的亞依,神情有些僵硬,但下一秒,她卻忽然撿起了亞依落地的短槍,這個舉動讓在場的人都不禁一愣。

  隨後,她站起身,轉身朝羅梓月走去。

  「甚麼復仇嘛,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她將手中的短槍狠狠丟入羅梓月旁邊的水窪裡。濺起的血水沾濕了少女純白的制服,她憤怒低喊:「這樣只會兩敗俱傷而已,不是嗎?」

  「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選擇啊,為甚麼要將自己的痛苦施加在別人身上,這樣做就會快樂嗎?」她對著羅梓月大聲吼道,彷彿是在抒發內心長久以來積壓的不滿,憤恨與不滿在她的眼底燃燒。

  接著,她垂下頭,似珍珠般透澈晶瑩的淚水,一顆接一顆掉進了地上的血水之中。

  「就像是翔羽和芷萱,明明彼此相愛……為甚麼要選擇傷害……選擇放棄……」聽到她的啜泣聲,翔羽這時也不禁一陣鼻酸。

  「我真的、真的不懂,也許是我太笨了……所以才無法理解吧……」她蹲下身,神情迷茫,一抹慘澹的笑意染上脣邊。

  但下一秒──

  她忽然眼神一轉,再度從地上抓起了一把短槍,快速地站了起來。

  第一次是太過震驚,所以無法反應,第二次則是太過吃驚,逼近傻眼,楓晨忍不住破口大罵:「妳是嫌現在的情況還不夠混亂嗎,快給我把槍放下!妳這個笨蛋!」

  然而,憫希非但沒有回嘴,還將槍口對準了跪在地上的羅梓月!

  原先悲傷的表情宛如被雨水洗淨了,此刻的憫希,雙眼澄澈明亮,透出一股堅毅的情感,雙手緊緊握著短槍。

  楓晨打算直接上前遏止她這個瘋狂的舉動,沒想到,聽見身後踏著水漥而來的腳步聲,憫希卻忽然轉過身,將槍口指向了楓晨。

  一時之間,不只是楓晨,就連翔羽和媛心都感到一陣愕然,完全說不出話來。

  「不要過來。」她冷然道,槍口距離楓晨只有一公尺的距離。

  這下……楓晨更加惱怒了,他是有沒有這麼衰,一天居然被兩個不同的女人拿槍指著!

  「妳是太崇拜亞依到甚麼地步啊,要學就學些好的,不要學這些壞的!」楓晨怒喊。

  「是啊,憫希,衝動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快把槍放下吧。」媛心也急了。

  「翔羽你也說句話啊,憫希這樣做太危險了!」媛心轉頭向身旁的翔羽說,但出乎意料的是,翔羽的表情是異常的平靜。

  翔羽望著眼前看似莽撞的少女,平靜地開口:「她不是魯莽的人,她這麼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一時,媛心和楓晨也不再說話,但目光仍緊盯著憫希。

  「妳很清楚妳在做甚麼,對吧。」楓晨對上憫希的目光,但語氣並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嗯。」憫希露出燦爛的笑容,堅定地應了一聲,隨後再度面向跪在地上的羅梓月。

  望著眼前那張正義凜然的青澀臉龐,羅梓月只是輕輕一笑,「想殺了我,是嗎?」

  「是,我想殺了妳。」沒想到她會回答得如此肯定,羅梓月不禁愣住了。

  「我真的很想殺了妳呢。」憫希將槍口指著她皺起的眉心,嘴角噙著一抹笑。

 

 

  一抹無邪的笑。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