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焚楓似火(1)

 

 

  「愛情是一朵生長在絕崖邊緣的花,要想摘它必須有勇氣。」

  ──威廉.莎士比亞。

 

    ※

 

  早晨的陽光自窗外灑落,晦暗的房內被照得明亮寬敞,同時也打亮了家具上華美的雕刻。

  但再怎麼精美的擺飾,都比不上此刻躺在床上的少女要來得精緻。柔順的長髮宛如絲緞包裹著她,捲曲而濃密的睫毛微微顫動著,翡翠般的雙瞳迷茫而淡漠,即便是睡眼惺忪的模樣,也仍有一種夢幻的美感。

  此時,一位模樣可人的女傭走了進來。她身穿一套簡約白淨的制服,雙手拿著一個托盤,臉上掛著制式的微笑,「亞依小姐早安,這是您的早餐,宇飛少爺吩咐我要您今天好好休息,學校那邊已經請好假了。」

  女傭小心翼翼地將托盤放上小桌,「等一下我會再來收拾,請您慢用。」

  隨著關門聲響起,室內再度只剩下寂寥的空氣。

  處在此刻靜謐清冷的房內,亞依發覺自己的內心竟是如此平靜。羅梓月的事似乎只是一場夢,噩夢結束後就會是美好的開始。

  她走下床,腦袋忽然感到一陣暈眩,腳步一時有些不穩。她勉強走到窗邊,推開窗子,秋日溫煦的陽光全灑在了她身上,她從未感到這麼輕鬆過,心情猶如雨過天晴般晴朗。

 

  校長室。

  冷氣無聲地流瀉出寒氣,在這涼爽的秋季裡,此時的冷氣根本是多餘的,讓人倍感寒涼。

  「該怎麼說呢……就是……這……」媛心陪笑道,聲音裡有一絲懼怕和不知所措。

  冷汗沿著她的下巴滴落,她忽然收起笑容,表情變得有些凝重。

  最後,她彎下腰,雙手合掌──

  「因為某些緣故,所以我們一個獎都沒有。」

  「沒有是嗎?」校長楚昊天微笑著,語氣輕柔,讓人感到一陣心悸。

  「沒有,是嗎?」他再度問。

  「……是。」媛心怯懦地點了點頭,站在她身後的三個人──憫希、楓晨和翔羽,此刻也都膽戰心驚地站著。

  「我想是我太高估你們了。」楚昊天站起身,「但我萬萬沒想到的是,你們一週竟然叫了兩次救護車?」

  「這……」媛心啞口無言,因為這的確是事實,第一次是後棟大樓失火,第二次則是昨天羅梓月的事。

  「而且送醫的原因都是身上中彈,讓我實在很好奇偵探社到底是在進行甚麼樣的社團活動?一個私立學校傳出學生中彈的消息,妳認為還有多少校譽存在?若不是校方藉著關係把消息壓了下來,現在恐怕早就是各大媒體的頭版報導了吧。」楚昊天的語氣酸得像青梅,聽在媛心的耳裡,更是有無比的壓迫感。

  「真的很對不起!」媛心垂下頭,語氣誠懇,這還是她第一次恨自己是社長。

  「昊天表哥……不!校長大人,看在我的情份上,你就大發慈悲嘛……」站在媛心身後的憫希笑得燦爛,語氣裡盡是哀求。

  聽見表妹誠懇的哀求,他依舊優雅地坐在辦公桌後方,雙眼微瞇,眼底散發著一股寒氣,「親愛的表妹啊……妳覺得我是那種公私不分的人嗎?」

  面對那一張充斥寒氣的笑容,憫希拼命傻笑,「……不是。」

  「這就對了。」他眼裡的寒氣立時消散,「所以我已經對你們做了處置。」

  處置?甚麼處置?

  「該不會是……」

  楚昊天的目光恰巧落在了翔羽身上,看來已經有人猜到了。

  「廢社通知已經交給學生會了,剩下的就看學生會怎麼裁決了。」他說得一派輕鬆,然而「廢社」這個詞本身就足夠化為一道力量,重重打在他們臉上。

  「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這學期才結束,不是嗎?」一直默不吭聲的楓晨忽然開口。

  楚昊天輕笑幾聲:「你覺得你們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每個人都得獎嗎?」

  室內瞬間靜默了下來,媛心他們三人的視線,全都有志一同地落在了林大小姐的身上。

  被這種情況搞得一愣一愣的憫希,也不知所措地看向他們。

  「是的,我同意校長的話。」楓晨明瞭似的嘆一口氣。

  「喂,你這是在貶低我嗎?」憫希紅著臉,忿忿然說。

  「不,這是事實。」媛心毫不猶豫地附和。

  憫希萬萬沒想到,媛心的回答竟然比楓晨還要狠毒一百倍,她怎麼會跟這群人相處這麼久啊?

  「所以你們就憑運氣吧,看看學生會會不會就這麼讓你們廢社。」楚昊天露出一張頗有興味的臉,內心則在為他們慶幸還有去拜託學生會這個方法。

  他很想看看他們幾個究竟會用甚麼方法去阻止廢社,因為一般來說,學生會同意廢社的機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二。

  也就是說,偵探社能繼續存在的機率不到一成。

 

  秋夜涼爽的微風自窗外流入,如泉水一般沁人心脾。

  「那你們想到方法了嗎?」

  聽完他們今天被叫到校長室的經過,亞依只是淡淡笑著,似乎早就預料到了。她坐在窗邊的沙發上,好奇地望著宇飛。

  「我想那應該也不是辦法吧?」宇飛揚起一抹難耐的笑容。

  …… 

  「看樣子得想個法子。」媛心坐在大理石砌成的石椅上,表情陷入深思,圍繞在他們周圍的是一株株綻放得火紅的楓樹。

  「都是那個死表哥,一點都不通情理。」憫希鬱悶地坐在另一塊大理石椅上,雙手放在石桌上,抵著下巴。

  「那妳為甚麼不想想自己甚麼也沒做啊?」楓晨站在她旁邊,白了她一眼。

  憫希憤怒地仰起頭看著他,「剛剛的事我還沒算帳喔,甚麼叫做『是的,我同意校長的話』?」

  聽到憫希和楓晨鬥嘴的聲音,正在思考的媛心感到有些心煩,隨之抬頭瞪向他們,「你們兩個煩不……」

  忽然間,她的表情愣住了,視線停在楓晨身上。

  「媛心妳……」注意到媛心異樣的神情,翔羽感到有些困惑,這也讓楓晨和憫希都一齊望向了媛心。

  詩情畫意的深秋裡,少年的頭髮黑得發亮,與髮下那枚銀色耳環相互輝映。

  他擁有令每個女生傾心的五官,龍眉鳳眼下的雙眸像兩座幽黑的冰晶湖,深邃而令人神迷。

  「社長?」感受到她熱情的目光,楓晨有些不自在。

  「我想到了!」媛心揚起一抹狡詐的笑容,「就用你和亞依的美貌去勾引學生會嘛,剛好男女通吃,包準沒問題!」

  ……

  「呵呵……」亞依忍不住笑出聲,「果然是媛心才想得到的方法。」

  「要是媛心真的用這個法子,妳要怎麼辦?」宇飛故作好奇問。

  「嗯……」亞依思忖了會,再度笑了起來,「沒關係呀,搞不好這個方法會有效喔?況且我之前執行過的任務,也用過這種方法。」

  看見少女燦爛的笑靨,他只是靜靜凝望她。

  「妳知道,妳變了嗎?」他淡淡笑說。

  亞依收起笑容,有些疑惑地望著宇飛。

  「妳以前從來不會在私底下笑的,就連微笑也沒有。」他憶起亞依第一天來到這個家的情況,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就像一具機器人,只會遵從主人的命令。

  聞言,亞依輕輕笑了,表情欣慰,「嗯,連我自己都沒發現。」

  她瞇起雙眼,「謝謝你,宇飛。」

  「我想妳應該還有更感謝的人吧?」他笑道,「當時妳被送到醫院時,是媛心輸血給妳的,是憫希在妳昏迷時,一直陪著妳。」

  「還有楓晨,他為了妳和憫希擋下的子彈,花了十個小時才安全取出,就連醫生都說他能活下來是個奇蹟。」

  亞依微笑聽著,隨後望向窗外的夜色,一輪明月獨自高掛在夜色裡,周圍既沒有星子,也沒有雲朵,明亮而孤獨。

  然而,她眼中所見的,卻彷彿不是那輪明月。

  宇飛似乎從她的眼中讀出了甚麼,隨之笑道:「吃完晚餐就早點休息吧。」

  他看了眼桌上剛剛端來的晚餐,已經有些涼了。

  「知道了。」她輕輕回應。

  隨著宇飛的身影消失在門後,房內再度變得清冷。

  一陣夜風自窗外落進,撫過純白的窗廉,也撫過了少女柔順的長髮,她的髮絲正隨風飄揚。

  風……

  她不自覺伸手按住髮絲,視線轉向窗外。

  內心孤單的情緒正在發酵,但那種孤單卻一點都不難受,反而有些甜,但甜而不膩,夾雜著一絲苦澀。甘苦交錯的滋味在內心不斷膨脹,越來越甘甜,也越來越苦澀,此刻,那種深刻的情感正不斷在她的內心流轉。

  她不明白,只覺得心底有某種思念正不斷擴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