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班會後的下課時分,走廊上隨處可見背著書包前往社團的學生。

  剛入學時,不少新生一聽見學校有「選社」作業時都相當興奮,然而,當社團活動開始了一段時間後,卻是意外地有那麼一點失落。

  電影漫畫裡多采多姿的社團生活,在這所學校裡,只是如選課一般平常的事,一週一節社團課,除此之外不會再多,而且各年級的社團課是錯開的,也不會發生和學長或學妹相戀的青澀戀情。簡單來說,就跟老師上課一樣,只是課程可能是跳舞、彈吉他和籃球等比課本有趣多了的事。

  如果選更輕鬆點的社團,就是單純看電影,老師只會負責在最後問同學們的心得。


  「彥丞他一開始本來不想收我送的聖誕禮物,說什麼送這麼貴重的東西,一定有詐。」拿著鉛筆,紫琳邊在圖畫紙上打草稿,邊埋怨道,「只不過是比去年送的貴了點,他也太疑神疑鬼了吧。」

  語娟停下畫到一半草圖,出聲問:「妳最後有送出去嗎?」

  紫琳的手在空中停頓了兩秒,才繼而輕輕勾勒圖樣,看不出因為那個問題還是猶豫該如何下筆才頓住的。

  半晌,她才緩緩說:「我說是和妳一起合買的,說不要辜負妳的一片心意,他才終於收下了。」

  「妳為什麼要這麼說?明明就是妳買的。」語娟皺起雙眉,「這樣不行,我明天就去告訴彥丞我一毛錢都沒出。」

  「有什麼沒關係,交給他就好了,所以妳不必再特地去跟他說些什麼了。」紫琳淡道,目光落在圖畫紙上。

  「可是這樣對妳不公平,我明明沒有出錢。」

  「不用了,真的。」她再次強調。

  聽見她堅定的聲音,語娟頓時也陷入了猶豫:「可是……」

  「哎唷──真的不用去告訴他啦!」紫琳轉頭笑望她,「這樣就好,只要禮物交給他就好。」

  盯著她的笑臉半晌,語娟才終於回應道,但聲音卻帶了些不確定:「……好吧。既然妳都這麼說了。」

  紫琳遞上一抹感謝的微笑:「謝謝。」

  之後,兩人就都只將視線放在自己的畫紙上,彼此之間只剩一片沉默,然而語娟卻仍數度以不讓紫琳察覺的方式,偷偷瞄了她專注的側臉幾眼。

  總感覺有什麼不對勁,卻又說不上來。

  語娟是那種只要有一點細微改變都能察覺的人,就因她總會時而不時會觀察週遭的人事物,特別是在自己一個人時,所以每次戶外教學,只要同遊的同伴中有誰不見了,她總能第一個發現,並且告訴同一組的人。而紫琳最近問她的那幾個反常的問題,還有時而不時露出的哀傷表情,她都注意到了,就連最近紫琳有次忽略了她的存在也都看得出那不是一般的不小心,而是刻意不讓視線落在自己身上。

  她想,紫琳一定有什麼秘密,而且還是個不能告訴她的秘密。


  「各位同學!」一道渾厚的聲音從前方傳來,社團老師正站在講台上,「再十分鐘就打鐘了,麻煩大家現在要開始清洗用具了。」

  「還有,等下被叫到的幾位同學,我希望你們可以留下來。」

  
  漸漸顯得清冷的校園。

  橙紅色的溫暖光度籠罩了整片天,操場也因夕陽餘暉的潑灑,染上了大片大片橙紅的色調。  

  一排藝能科教用教室的走廊,只剩美術教室的燈還開著,雪亮的光溢出窗框,融入了此刻滿地的橙紅,稍稍抹淡了些它的色度。 


  語娟和紫琳都選了唯一和繪畫有相關社團,西畫社。

  沒有誰跟著誰一起選,因為能讓兩個個性截然不同的女生成為好朋友的契機,就是繪畫。

  安靜內向的語娟,畫作大都是明亮而溫暖的感覺;活潑大方的紫琳,則是偏愛繁複華麗的靜物畫,畫風爛漫典雅。特別是人物畫的那幾幅,語娟筆下的人物總是面帶笑容,但紫琳勾勒出的人物樣貌卻普遍給人斯文的優雅氣息,差異更是明顯。

  雖然不是每幅都是如此,但只要是看過她們畫作的人,都可以依這些差異輕易地分辨出哪張圖是哪個人畫的。

  甚至還有不少同學,因此下了「畫出的圖會和作者的個性相反」的結論。

  可以說是兩人的差異,也是特色。


  「就因如此,我希望你們都能在下學期交出一幅作品參加比賽,題目不限,作畫工具也沒有特別的限制,除了普遍的水彩或素描,也可以是油畫、版畫或水墨畫。一旦有構想或打好草稿都可以先來拿給我看,過程中我會負責指導你們,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來辦公室找我。」

  放學後,待大半的學生都離開了美術教室,社團老師馬上傳下了「全國學生美術比賽」的報名須知給剛才被指名留下的人,其中也包括語娟和紫琳。

  一間剩不到十人的偌大教室裡,聲音的迴盪的特別清晰,藉著回音,社團老師的聲量和使用麥克風時並沒差多少,一字一句都非常清楚地傳入了在場所有人的耳廓:「而且無論作品有沒有得名,你們的作品最後都會在校慶美展中展出。若是不想參加的也沒關係,我一樣會尊重你們的決定。只是你們留下來的這些人都是我認為有實力的人,還是希望你們都能參加,因為要是有得名對之後申請學校也比較有利,特別是想考美術班或是對設計相關科系有興趣的同學。」 

  社團老師語重心長地說,直到十分鐘過去,確定每個人都有參加的意願,才又再提醒了一次截止日期後,就讓學生們各自離開了。

  但也從這天後,兩個女生就時常去美術辦公室報到,從一開始只畫出草稿到可以正式在紙上作畫,前前後後花了一週以上總共五、六次修稿才終於能到美術社購買需要用具和畫紙。

  只是在白紙上打上草稿沒幾天,卻因為逼近的期末考,又不得不再延後於動工作畫的時間。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