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失去(10)

 

 

  話一出,六發子彈立刻從暗處一齊射向了翔羽。

  空彈殼一個個落入地面,滾到了少女的腳邊,她手上的槍口隱約可見一陣白煙,而翔羽則是──完好無傷。

  「厲害,不愧是星氏家族的殺手。」羅梓月故作讚嘆說,沒想到一發發的子彈都被她一個個擊中,還沒碰到目標就在空中炸開了。

  亞依按著自己的右手,微微喘氣,剛剛的連續射擊讓她有些吃不消。

  天空晦暗,烏雲遮蔽了所有的陽光。

  微風寒涼,響起了一陣颼颼然的風聲。

  「不過,我就不信等一下妳都能射中。」羅梓月瞇起雙眼,「因為我等一下要射殺的是你們全部的人,就算是槍法多麼精湛的殺手,都會敗在子彈用完的窘境吧?」

  汗珠沿著亞依的額頭緩緩滑下,她輕抿嘴脣,瞥了眼地上的六枚空彈殼,雙眉顰蹙,因為這把短槍也只剩下那六枚子彈而已。

  一旁,楓晨也注意到了憫希臉上的不安,不自覺握起拳頭。

  風冷冷地吹,天空灰濛,萬物失色。

  烏雲在空中微微作響,風雲四變,羅梓月握著對講機,嘴角上揚,「你們聽好了。」

  「射殺目標──全部。」

  說這時遲那時快,一道雷霆萬鈞的閃電旋即橫空出世。

  「轟轟──」藍紫色的響雷硬生生擊中了距離亞依最近的一株楓樹。

  雨急如箭,宛如水庫洩洪似的,雨水不斷從天空往下傾倒。

  楓紅燃起了熊熊烈火,隨即倒入地面。赤紅的楓葉在煙雨中飛舞,擋住了亞依的視線,同時也讓在場其他人都愣了許久。

  「你們怎麼沒動作,還不趕快開槍!」羅梓月向著對講機破口大罵。

  「可是大雨和煙霧擋住了視線,實在……」

  「廢物,這麼一點風雨算甚麼,還不趕快開槍,小心我讓你們走路!」

  「這實在……」

  「開槍,聽到沒!」她耐不住性子吼叫。

  此刻,亞依正站在那棵倒地的火樹前,儘管雨水冰冷刺骨,但那熾熱猛烈的火焰卻依舊生生不息。黑煙如薄紗般在空中飄動,徹底阻擋了她和他們,彷彿只有她一個人站在火海裡。

  她聽不見槍響與雨聲,只聽得見眼前嗶嗶剝剝的火焰聲。

  「小心!」另一邊,楓晨正對著身旁的翔羽和憫希呼喊。

  子彈毫無章法地亂射,真不知甚麼時候會被掃射到。

  然而,一直站在羅梓月身後的媛心,面對眼前的熊熊烈火,以及毫無方向的子彈,心,竟是異常的平靜。

  「妳這樣做一點意義也沒有,知道嗎?」媛心淡然說,雨水滲進了她的髮絲與肌膚。

  「反正我活著也沒甚麼意義了……」她輕道,語氣恬淡。

  倏地,一顆子彈忽然自媛心面前射過,差一點就擦過了羅梓月的身體,但羅梓月卻只是自顧地往前走。

  她穿過楓晨他們身邊,來到那一株正在地面猛烈燃燒的火樹前。

  「妳最怕的就是這樣的大火吧?」

  平靜的聲音越過黑煙,傳進了亞依耳裡。亞依下意識按住了自己的手腕,腦海裡浮現的是比眼下還要猛烈的大火。

  小時候的那場大火彷彿正在記憶裡熊熊燃燒著,不只燒光了當時年幼的她所有的真心與無邪。

  也燒光了,她對人的信任。

 

  「父親,這間房子好漂亮喔!」

  一名年約六歲的小女孩吃吃笑道,純真的眸子裡閃爍著光芒。面前那幢佇立在森林中的古老洋房,像極了童話故事裡的歐洲城堡。

  她已不記得自己當時是如何進去,也忘了自己是如何存活下來,但她永遠忘不了那日獨自站在火海裡,一個人也沒有的可怕。

  事隔多日,她發現一切都變了,每個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也明白了父親命人放火的用意。

  因為要成為一名殺手,童年醜陋的回憶會是日後永難忘懷的記憶,只要永遠帶有這個回憶,就永遠無法釋懷。好比從小遭受家暴的孩子,長大後對自己孩子施暴的機率也會高出許多。

  所以父親要讓她不去相信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家人。

  自此之後,她不再信任任何人,理所當然也沒有任何感情可言,只是麻木地活著。

 

  「羅梓月,妳真的很恨我。」亞依淡淡說。

  「沒錯,所以我不會讓妳有活著的機會,就連妳的朋友也是。」

  雨勢如幕,大雨淋濕了亞依全身,也逐漸澆熄了火勢,她隱約能看到火海後的憫希他們。

  槍聲隱沒在雨聲與火焰聲中,一發發子彈無聲射出,地上的水窪全賤到了那些名貴的皮鞋上,他們正極力閃躲。

  一顆拇指大的子彈猝然射入了亞依的手臂,殷紅的鮮血混雜著雨水流淌,她悶哼一聲,短槍順勢脫離了手心,落入了水漥之中。此刻,亞依只是捂著傷口,試圖止住滾燙的血液流出傷口。

  「痛嗎?」羅梓月的眼底宛如縈繞著妖嬈的霧氣,但仍蓋不住她眼底的憤恨,「放心,這還不是最痛的。」

  她冷笑一聲,隨之從袖口裡掏出一把短槍,接著緩緩指向亞依的胸口,「妳知道這裡面裝的是甚麼子彈嗎?」

  大火漸漸被冰冷的雨水澆熄,焦黑的樹幹正升起裊裊的白煙。

  那把短槍輕易地劃開了煙霧。

  「是『空心的子彈』。」

  亞依的心臟劇烈震動了一下。

  「妳應該很清楚被這種子彈射到的後果吧?一碰到東西就會爆炸,射中手就會缺手,射中腳就會缺腳,射中心臟就會……」

  「死。」

  心臟彷彿跳動得更加劇烈疼痛,亞依愣在原地,全身動彈不得

  因為那把槍的槍口,此刻瞄準的是──楓晨。

  「住手!」亞依激動地大吼。茫茫大雨之中,他們除了要閃避那些子彈,根本不會注意到羅梓月手上的這把槍。

 

 

  「我要讓妳嚐到失去的真正滋味。」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