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休業式這天,當主任下令「向左──向右轉」,操場上立刻可聞見不少班級雀躍的歡呼聲,前些因期末考而有的低迷氣氛,也在寒假開始的這一刻,如同頂上此刻晴空萬里的天空,全煙消雲散似的,每個人都將成績一股腦地拋諸腦後。

  而在這之前,紫琳也早早就和語娟約好一起去看電影,且由於電影票是紫琳她媽媽的朋友送給她們的,不只兩張,紫琳又以不浪費票為由拉了彥丞一起去。


  「人也太多了吧?」面對店內座無虛席的位子,男生立刻抱怨道。

  一旁的女生馬上解釋:「因為這家飲料很有名啊,而且價格也不會很貴。」

  「不會很貴?」男生立時白了她一眼,好笑地說道,「一杯綠茶最少都要七十耶。」

  看完電影後,不知該去哪逛的三個人,在紫琳提議下,決定再搭車回到學校附近的公園旁那家新開的飲料店坐坐,看看那家的飲料是不是如網路上說得那麼好喝。

  這家飲料店很大,一進去,左手邊就有類似PUB裡才會看見的吧檯,整體裝潢以黑白兩色為主,簡約而時尚,牆上也掛了不少幅畫,是家很有質感的店。

  放眼望去,客人大都是年輕的學生或上班族,所以氣氛也非常熱鬧,聊天說話的聲音幾乎完全蓋過了店裡所播放的音樂。

  「你懂什麼啊,像這種飲料店一般都要一百元以上,這家才不過七十,已經夠便宜了好不好?」女生遞回了一個白眼。

  而聽完她頭頭是道的解釋,男生露出了無奈:「妳說得是。我差點忘了妳的價值觀跟凡人不同,不該跟妳爭價錢。」

  「我說得是實話啊,不信你去其他店看看嘛。」聽見他揶揄的語氣,女生也頗不開心地回道。

  等了足足二十分鐘,才終於有空位讓工讀生來為他們三個人帶位。

  待工讀生為他們點完餐,靜默沒來得及擴散,紫琳就率先開口了:「你們覺得天祈和依玲他們等下會不會到這來啊?」

  「怎麼可能。」彥丞一口否決了她的假設,「剛剛在電影院遇到他們就夠巧了,不可能連在這種地方都會遇到他們,如果真的又碰見了,那真的是冤家路窄啊。」

  語娟也微笑附和:「對呀,一天碰到兩次真的不太可能。」

  語畢,端著托盤的工讀生就正好走到了這裡,並且遞上三杯飲料到他們桌上,每杯都是用透明的長型杯子裝的,非常大杯,而對話也就立刻從會不會遇到天祈依玲,直接跳到了飲料喝起來如何、價錢合不合理。      


  但是,倘若現在走出了這家飲料店,並且朝公車站的方向一望,會看見兩抹穿著校服的熟稔身影從公車上走下來。

  女生的額頭覆蓋著修剪整齊的平劉海,分成兩束的黑直髮靜靜平躺胸前,然而當和身旁一同下車的女學生站在一塊,儘管只是頂著時下國中女生最常見的髮型,卻仍掩蓋不住她出眾的氣質。

  她勾著男生的臂膀,笑問:「接下來要去哪?漫畫店?還是去喝飲料?」

  聽見她甜甜的聲音,男生很快就把原先抬眼望天的視線移向她的臉上:「總覺得快下雨了。」 

  女生這時也望了眼天空,上午晴朗的藍天白雲聚集了不少灰濛濛的大片烏雲,似乎真的會有雨水隨時往地下落。

  「我們兩個都忘記帶傘了。」女生不禁露出一臉掃興的表情,「可是,我又不想這麼早回家。」

  「那……」男生思考了下,「要不要就去租電影回去看家?」

  「啊?」女生立刻愣了下,因為男生的答案並不在一開始提出的選項內,「剛剛才看過電影耶,而且,要去誰家看?」 

  「去我家看就好啦,有一部電影我一直很想看。何況今天挑的那部根本只有妳自己想看,我可是浪費了錢陪妳看的。」

  女生原先甜甜的笑容立時垮了下來,她挑眉問:「你這是怪我?」

  「怎麼可能怪妳呢?」男生露出一臉陪笑的模樣,「我是覺得快下雨了,不要待在外面,就想說一起租電影回家看。」

  看著男生裝得非常誠懇得表情,女生遞給他「算你識相」的目光後,就被男生拉著朝影片租書店方向走去。

  空氣越來越乾燥。

  天空的烏雲也似乎更厚重了些。

  繞著公園外圍的騎樓走,男生和女生有說有笑,絲毫沒注意身邊的事物,所以當經過門外放有新開幕的板子、以黑白兩色調為主的店時,也就完全沒看那家飲料店一眼就這麼走了過去。

  烏雲完全遮蓋了藍天,經過飲料店外的那兩人沒有察覺,店內那三個人也就更不會去注意,已經連一絲陽光都無法穿透了。

  而原先的溫度,也在整座城市下降了好幾格亮度後,一起降下了好幾格的熱度。   


    ※ ※ ※   


  「妳為什麼就不能小心一點,還是覺得什麼事都可以用錢解決,所以覺得無所謂?」嚴厲的反詰語氣帶著凜冽的氣息,兀地出現在吵雜的飲料店內。

  剛從洗手間回來的語娟,還沒走回原來的坐位,途中,就先因眼前突兀的情況而愣在原地了。

  彥丞眼上兩道清朗的劍眉,受到眼底燃起的怒火波及,憤然豎起。

  那是一張怒形於色的臉。

  紫琳這時也皺起了眉目,怫然不悅地回道:「我說壞了我會賠,而且也跟你說對不起了,我真的不懂你現在到底在氣什麼?」
 
  「妳覺得我在乎的只是區區的一支手機嗎?」男生怒不可遏地厲聲質問,而手上也正握著一支黑色的手機。

  頓時,紫琳只是抿了了抿唇,沒有答話。

  受到那兩人之間一觸及發的氣氛波汲,周遭其他桌的客人也紛紛轉過頭,向他們倆投來好奇的眼光。

  半晌,彥丞再度開口:「手機的功能壞了,只要花錢修理就好,但是裡面的檔案損毀了卻是花再多錢都無法復原的。」

  聽著他冷漠的聲音,紫琳別開頭冷笑了一聲後,就看見她臉上兀然浮現了一抹與氣氛不搭調的詭異微笑:「裡面的東西就真的那麼重要?」

  他沒有回答,然而從那張面不改色的嚴肅表情,答案早已明瞭。

  空氣一點一滴開始凝結。

 
  此刻的男生完全沒發現,女生斜睨的目光其實正有一絲悲涼的感情漫流而過,也許,他從未曾正視過她,所以才會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發現她眼底那一份深埋的情愫。

  見氣氛不對,語娟決定不能再袖手旁觀,立刻快步走上前,想化解兩個朋友之間的戰火。

  然而調和的話語還不到喉哽,紫琳卻已倏然起身,似乎完全沒注意到語娟的存在。

  她的臉上有語娟從未見過的悲憤與怒意,彷彿是害怕摔落瀑布,而拼了命與逆流對抗,在力氣用盡前的最後一絲掙扎與堅強。

  「對,你說得都對。」她自嘲地微笑道,「都是我的錯。」

  「在你眼中我就是這樣膚淺的千金大小姐,認為什麼都可以用錢解決,完全不在乎別人的感受,沒錯,我就是這樣的膚淺!」紫琳越說越大聲,直到最後幾乎是用吼的,頃刻間,店內所有的雜聲也都嘎然而止,每個人都將目光聚焦在了他們身上。

  「妳在發什麼神經?」彥丞愕然地看著突然歇斯底里的紫琳,既好笑又無奈地說。

  「告訴你──我不會賠你手機的修理費了,因為我會直接買一臺比這個容量更大、功能更多、更貴的新手機還你!」整間店只剩女生歇斯底里的憤怒聲音,她怒瞪他,並且一字一句大聲喊道,「就因為我是這樣膚淺的人,所以裡面的檔案我不屑賠,也賠不起!」

  「紫、紫琳──!」等回過神,語娟就看著她已拿起書包,瀟灑的一個轉身就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了這家店。

  愣愣的看著現在尷尬的場面,語娟實在想不透明明剛才還好好的兩個人,為什麼會鬧成現在這個樣子?

  就算彥丞平時愛怎麼跟紫琳開玩笑,兩人再怎麼常你追我跑、互相鬥嘴,也從未發生過今天鬧翻的局面。

  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紫琳生氣發怒的模樣和彥丞疾言厲色的責備,都是打認識他們到現在,第一次看見。

  正當語娟也拿起書包想跟著追出去時,她的雙腳卻在轉向還未踏出之際而兀地頓住了。

  語娟回首望向在位子上被吼得一愣的彥丞。

  無論如何,在還沒搞清事發原因前,她都會站在自己的好姐妹這邊。

  泛起淡淡的笑顏,她看著彥丞小心地說:「雖然我不知道到底是誰是錯,但我想紫琳絕對不是有意的。還有,就是那份聖誕禮物,雖然紫琳要我不要告訴你,但我認為還是得讓你知道,禮物不是我和紫琳合買的,我一毛錢都沒有出。」

  然而當語娟感覺能安心的回過頭,彥丞的聲音卻讓她再度愣住了:「什麼禮物?紫琳她今年並沒有送我聖誕禮物。」

  她疑惑地回望他:「可是,她明明告訴我你一開始不願收,所以騙你是我們合買的,手機的記憶卡啊?」

  這時,站了起來的彥丞笑了笑,苦澀地說:「如果她真的送了我手機的記憶卡,我現在就不會因手機壞了,怕裡面的檔案損毀而對她生氣了。紫琳她真的沒有送我什麼聖誕禮物。」

  霎時,語娟只覺問題推向了一個詭異的點,她感覺自己的思緒陷入了一道難解的習題裡,完全無法理出頭緒。

  最後,她只是愣愣地看著彥丞問:「……可是,紫琳為什麼要騙我?」

  彷彿也是在問著自己似的,她心中頓時有股莫名的悸動襲上心頭,接著,就在問題的癥結一點一滴浮現之際,底心,流露了無法解釋的害怕與不安。

  ──語娟,妳看過彥丞的手機裡有什麼嗎?

  到底是什麼?

  讓最好的朋友從那個時候開始,漸漸與自己疏遠了?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