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審判(4)

 

  離開頂樓後,兩人細步走下樓梯。

  彼此有說有笑,經過的學生雖然聽不清他們的對話,但都會忍不住多看他們幾眼。

  雖然不是校花校草,但也是公認最媲美的情侶,同樣是眾人注目的焦點。

  「下禮拜就是校慶了,時間過得真快。」亞依用淡淡的語氣說,兩人此時正走到三樓的樓梯轉角。

  「妳是在緊張嗎?」楓晨微笑看著她。

  「多少有一點……」她的笑容極輕,甚至摻了點苦悶。

  雖然看上去有幾分擔憂,但……她真正擔憂的卻並非是即將來到的校慶。

  「反正還不是被情勢所逼,我想真正為了舞臺劇而來的學生不會有多少,根本不用太在意演得好不好。」楓晨悶哼一聲,有些不屑說。

  看來他還是很在意當初被逼著演這齣戲。

  「也是。」亞依對他的看法表示認同。

  但她真正擔憂的是──所剩不多的時間。

  兩人此時正要踏上一樓階梯,然而,樓下卻忽然傳來了一陣驚叫聲,和……

  狗吠聲?

  這讓楓晨和亞依都不禁呆住了。

  還來不及思考,兩人就在呼之欲出的尖叫聲中,看見樓梯下方忽然出現了兩隻狂奔的野狗!

  它們的四肢敏捷,並且能熟練地爬上樓梯。站在樓梯中央的兩人反射性退到了兩旁,最後愣愣地看著這兩隻野狗從眼前一躍而過。

  周圍的學生此時也紛紛驚慌閃躲。

  哪怕野狗已經跑走了,每個學生都仍像被下了定身術似的,只是睜大眼睛站在原地,久久不能語。

  直到那兩隻野狗消失在了走廊盡頭,楓晨和亞依這才回過神,互望彼此。

  眼神率先透出不解,怎麼會?

  學校裡居然會出現野狗!

  而且還會爬樓梯,跑上二樓?

  互望的兩人像是達成了某種共識,有志一同地朝野狗狂奔的方向轉身追去。

  「學務處報告,現在有一群野狗跑進了校園,目前已經通報了捕狗大隊,為了安全起見,還請師生們不要在走廊上逗留。」

  「重複一次……」

  鮮少在中午使用廣播的學務處,此時也顧不得會打擾用餐這種事,一再重複廣播內容。

  此時,幾乎每位學生和老師都急忙地躲進教室或辦公室裡。

  之所以說是「幾乎」,而不是「全部」這樣完美的詞,是因為此時的二樓走廊正有兩抹人影以飛快的速度,追趕著那兩隻囂張的野狗。

  就在兩人認為即將要追上的時刻,沒想到,那兩隻野狗卻來個九十度大轉彎!

  「鏗鏘!」兩片透亮的玻璃窗分別被牠們撞碎,漫天的碎片彷彿晶瑩的雪花,騰騰地散在眼前。

  楓晨和亞依反射性抬起手,擋住眼臉,以免被銳利的玻璃碎片掃射到。

  隨著兩隻野狗破窗而入,兩間教室都傳出了驚呼聲與尖叫聲,學生們紛紛逃了出來,地上的玻璃碎片被踩踏得更加細碎。

  「我去那間。」一語未完,亞依直接衝進了其中一間。

  楓晨也很有默契地衝進了隔壁間。

 

  「不要……」

  教室內,只剩下三個來不及逃跑的女學生與那隻土黃色的野狗對峙。

  她們圍聚在教室的牆角,滿臉驚恐地看著眼前齜牙咧嘴的野狗,戰戰競競地移動著身子。

  倏地,那隻野狗一個跳躍,女學生們立即像無頭蒼蠅般四處逃竄。

  不幸地,其中一名女學生成了目標。

  那名女學生驚駭地瞪大雙眼,看著野狗張著尖銳的牙齒,從前方撲來!

  「不……」

  「不要啊──」哭喊聲響徹了整間教室。

  但──

  尾音未停──

  那名女學生卻再度睜大了眼,不──更正確來說,是教室內的女學生都睜大了眼!

  一張從天外飛來的椅子,不偏不椅地降落在那隻野狗身上。

  野狗被椅子硬生生撞入地面,周圍的桌椅也都遭受魚池之殃,紛紛倒地。

  「呼……」亞依喘著氣站在門口,汗水沿著她的下巴滴落。

  看來丟這張椅子的人是誰,答案已經非常明顯了。

  而逃過一劫的女學生,早已被嚇得淚流滿面,一臉驚魂未定地望著那支倒地不起的野狗。

  「快過來我這裡!」亞依向她們呼喊。

  聽見這道清亮的聲音,三個女學生隨即跑向亞依,並從她身後的大門逃離現場,臉上無一不是驚嚇過度的面容。

  此刻,土黃色野狗正從地板上緩緩爬起來。

  牠目光兇狠地瞪著門邊的亞依。

  亞依也早已拿起了另一把椅子,擺出戰鬥姿勢。

  汗珠從臉頰滴落到衣衫,她的雙手緊握著椅子,目光緊盯那隻兇惡的狗,靜待牠下一個動作。

  野狗發出類似低吼般的不悅叫聲,隨著牠的四肢用力一蹬,亞依也立即抬起了椅子!

  幾乎是用盡全身所有的力氣,她使盡全力奮力一丟!

  椅子再次擊中了騰空的野狗,牠的身軀隨著拋物線重重摔入窗臺。

  但亞依並沒有因此停止動作,而是直接跑向了那隻野狗。

  奮力爬起來的野狗正不斷低吼,準備再次撲咬,烏溜溜的眼珠子透出對她的殺意。

  沒錯,不是咬,而是殺!

  但──

  已經來不及了。

  沒有任何猶豫,像是早就算準了──

  就、是、現、在──亞依在內心吶喊!

  她抬起自己的右腳,使盡全力給那隻野狗一記飛踢。

  「鏗鏘──野狗的身軀順著這股衝擊,撞破了後方的窗戶。

  尖銳的玻璃碎片朝亞依射來,她反射性地用手臂擋住自己的眼臉,保護自己重要的靈魂之窗,不過碎片仍舊劃破了她的制服,在少女白皙的肌膚上劃下了一道道細長的血痕,流淌出鮮紅色的血液。

  野狗的哀號在兩秒後便逐漸消失了。

  隨著碎片都掉落到了地板,亞依頓時感到全身無力,手部的痠疼感終於無法再被忽視。

  她拭去臉上的血痕,平緩自己的呼吸,隨後走到碎裂的窗戶旁。她朝底下俯視一望,就見那隻野狗此時正奄奄一息躺在樓下,嘴裡發出微弱的哀號。

  總算,結束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