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黑戀影》51-不是離去,而是失去(2)

 

 

  「真是,感覺被耍了……」

  走在最前頭的憫希一臉埋怨,看來仍對剛剛的事耿耿於懷。

  走在最後頭的亞依倒是沒甚麼感覺,只覺得憫希自言自語的模樣很可愛。

  「反正只要不廢社就好了,不是嗎?」亞依微笑說。

  「可是……咦,前面怎麼圍了那麼多人?」原本想說些甚麼的憫希,注意力立刻被前方聚集在穿堂的學生拉去。

  「現在正好是校報出來的時候,也許是有甚麼重大消息。」沒等翔羽說完,憫希已經一路跳到了公布欄前。

  「會是甚麼消息呢,因為就算是平日的校報,也不像今天有這麼多人。」仍在步行的媛心臉上頗多疑問。

  隨著他們四人走到了人群外,憫希嬌小的身子正好從人群裡鑽出來。她的臉上寫滿了驚訝,像是看到了甚麼不可思議的事件。

  「這是怎麼回事?」她滿臉驚慌,右手直指校報上那串斗大的標題。

  這個舉動也讓他們全都仰起臉,望向了校報。

  但還未看見斗大的黑體字,就已從刊登在校報上的那張照片明白了原因。

 

  「全校最媲美校草校花的兩人──戀情大公開。」

 

  最大張的照片裡,只有一對男女。

  漫天楓紅飛舞,少女闔上了自己美麗的雙眸,脣瓣輕輕貼上了少年的薄脣。

  沒有借位,更不像是合成。

  內容也舉出好幾項合理的推論,甚至還分成幾個小節分析,就連偵探社三個字也被打了進去。

  所以說,就算不打上男女主角的名字,也能馬上聯想到,就是此刻站在布告欄前的──

  影楓晨和星亞依。

  「楓晨、小依這是真的嗎,你們在……交往?」站在他們面前的憫希滿腹狐疑問。

  就連原本還在低聲討論的學生們,一聽見憫希道出的這兩個名字,都立刻往後方看,想不到,緋聞中的男女主角居然會出現在這裡!

  為了躲避那些熱切的目光,亞依的視線不由自主落向了旁邊,這才發現楓晨正好就站在她旁邊。

  他們就像被一群禿鷹包圍的小兔子,每個人都「鷹」視眈眈地注視著他們。

  亞依先是露出一抹僵硬的微笑,直接說就是苦笑,然後不知怎的,她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真的,那楓晨?」得到女主角的答案後,憫希又找上了旁邊的男主角。

  楓晨沒有對上憫希那雙睜得大大的雙眸,只是側著臉,耙了耙自己的黑髮,一臉漫不經心說:「就是這樣了。」

  這可說是偵探社今天第二件令人吃驚的大事了。

  而這短短的一問一答,也隨著校報刊登後的五分鐘,立刻傳遍了全校。

 

  颯──颯──

  微風輕盈地穿梭在楓林之中,紅葉撲簌簌飄落,每一片都宛如是悲歡交織而成的美麗結晶,片片都像心的碎片。

  颯──

  少女仰頭望著秋日澄澈的天空,雪白的雲朵遮蔽了整片藍天,陽光柔和,毫不刺目。

  緩緩地,一片楓葉擋住了少女的視線,她下意識捧著雙手,等待它落入掌心,而她的思緒也在等待的片刻中,迅速倒轉了一段記憶。

 

  ……

 

  「……我喜歡你。」

  字句伴隨著火紅的楓葉,靜靜流淌在風裡。

  少年停下了腳步,側身望著她。他左耳的銀色耳環折射出一道凜冽的光輝,眼神亦正亦邪,深不可測的黑瞳直盯著少女。

  少女的神情透露某種堅定的信念,好似有某種情愫在她的眼底不斷流轉。

  時間就這麼地,在兩人的對峙中無聲逝去……

  半晌,少年嘴角上揚,眉宇間的邪氣蓋過了屬於這個年紀的青澀,但卻有一股難以抵擋的魅力,足以令每一個女生為他傾心。

  他轉過身子,輕笑了幾聲:「真的……還是假的?」

  「你覺得呢?」少女笑道,墨綠色的美麗雙瞳深深凝住他,臉上的笑容甜美卻不庸俗。

  「妳沒有聽說,是嗎?」他將雙手插入口袋,低聲笑問。

  「花花公子,對吧?一個學期就換了五個女朋友,最短不到兩個禮拜,最長不超過一個月,但從這學期就沒再交任何女友了。」

  「妳知道的還蠻清楚的嘛。」

  「我想這是每個人都知道的事實。」

  「那麼妳應該很清楚我對愛情的態度,除非……這就是妳想要的?」他饒富興致問。

  少女的笑意更深了,眼底閃爍著某種奇異的光芒,最後毫不猶豫答道:「是,沒錯。」

  好一句簡單明瞭的回答,讓少年脣邊的笑意更深了。

 

  ……

 

  紅葉緩緩落進了少女的掌心,她低下頭,以拇指和食指輕輕捏住葉柄,接著左右搓著。葉片在少女面前快速旋轉,隨後她伸出左手,輕觸鋸齒狀的邊緣,微微的刺痛感直達她的神經末梢。

  她把玩著紅葉,直到一陣清風將它吹離指尖。

  颯──

  一抬頭,那片楓葉已經隱沒在了漫天的楓紅之中。

  「誰在那裡?」她忽然壓低聲音,警戒地四望周圍,最後將視線落定在了不遠處的一株楓樹後,「出來。」

  風停了。

  無數飄落的楓葉中,隱約有一名男子從樹幹後方走了出來。

  踩踏在落葉上的細微聲響,在此時靜謐的校園裡無比清晰。

  男子的臉龐在離開樹蔭後,一吋一吋地被陽光打亮。

  少女冷若冰霜的臉上頓時流露出了一絲輕淺的笑意。

  「是父親叫你來的吧?」她淡淡說,臉上沒有半分訝異,似乎早就料到他會出現。

  「是,亞依小姐。」

  「扮裝成管理員的樣子,也難怪你能潛入這所警備森嚴的學校。」亞依笑著打量男子身上的那一套制服。

  男子笑了笑,壓低了頭頂上的鴨舌帽,「這招不過是基本的變裝,況且大小姐也很拿手。」

  「不過……大小姐不想先知道我來這的原因嗎?」話鋒一轉,他脣角的弧度微微揚起。

  亞依將雙手慵懶地插入外套口袋,視線飄向地上的落葉,「不用說我也知道是父親派你來的,他已經感到不耐煩了吧?」

  「依大小姐的能力來說,這次花的時間比之前都要久。」男子的笑意深了些,「該不會是因為談戀愛?」

  心跳彷彿漏了一拍,她沒有回應。

  「大小姐應該比誰都要清楚那條家規吧?」

  「不用你提醒,我記得。」少女冰冷的神情底下隱隱透出一絲哀傷。

  星氏家族唯一的家規。

  就像是一條鎖鏈,足以封鎖住所有情感。

  時至今日,都仍深深鎖在記憶深處,一字一句都毫不留情刻進了心底。

  雖然不曾感覺過痛苦,但卻是真實存在的難過。

 

  「可以愛人,卻不能完全信任人。」

 

  而與那句話同樣深刻的,是父親當時的語氣。

  這麼多年過去,仍不失它的溫度和威信,這……是種告誡還是束縛?

  愛和信任這兩樣應該劃上等號的東西,不能同時付出,那還會完整?

  還算是愛嗎?

  「首領說,若一個月後您還沒完成任務,那麼這件任務就會交由其他殺手執行。」

  亞依的臉上泛起了一絲不易察覺的苦楚,「我明白了,告訴父親不需操心,我會用剩下的這一個月結束這項任務。」

  聽到滿意的回答,男子微微頷首,隨之轉身離去,獨留少女在這靜謐到窒息的天地。

 

  ……

 

  「因為我要的不是天長地久,更不是甚麼至死不渝。」少女以輕鬆的語調說。

  「單純交往嗎?」

  「是。」

  不是天長地久,更不是至死不渝,而是再單純不過的少女情懷。

  再單純不過的平凡愛情,就像再平凡不過的校園生活,平凡的友情以及平凡的快樂……

  因為這些再過不久,都將消失不見。

  但──不是失去,而是離去。

 

  ……

 

  雖然她曾在心中發誓,無論犧牲多大的代價,都不想失去這份得來不易的真情。

  但最終她還是得放手,無論失去與否。

  柔光照耀,躺在鎖骨中央的那一條墜鍊,上頭鑲著的寶石正折射出一道冷冽的光輝。

  她閉上雙眸,右手緊握住墜飾,骨節發白。

 

  ──她終究必須向從出生起就註定的宿命低頭,就像是必須選擇犧牲其他無辜的人而存活下來。

 

  漸漸地,她的力道放輕,直至鬆開。

 

  ──因為她是這個龐大的殺手家族,首領星凌嵐唯一的女兒。

 

  緩緩地,她睜開眼,氣息一如往常的凜冽冰冷,墨綠色的雙眸裡完全沒有這個年紀應有的天真爛漫,只有深不見底的冰冷。

 

  ──這是永遠都無法改變的事實和宿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