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審判(1)

 

  演藝廳。

  偌大的舞臺上有一群忙得焦頭爛額的戲劇社成員,每個人無不是在排練、對臺詞,就是在製作道具和服裝,場內不時還會迴盪著導演心浮氣躁的吼叫聲。

  已經整整三週了,偵探社每天中午和放學都得來這報到。

  戲劇社目前共有兩組人馬,一組負責全國戲劇比賽,一組負責與日本校方進行戲劇交流。不過,後者當前還有一個重要的演出,那就是不久後的校慶表演節目。

  然而,儘管已經分為兩個劇組,人手不夠仍是不爭的事實。

  媛心他們被分配到與日本校方交流的「次等組」,因為誰都不會把完全沒有演戲經驗的半吊子分在需要演出經驗的那組,何況是必須贏得比賽成績,為校爭光的重要任務。

  「為甚麼就只有我不能上場演出?」憫希蹲在地上,拿著刷子塗著紙製的假樹,一邊嘆氣。

  此時的舞臺正在排練,副社長負責擔任這個劇組的導演,他坐在導演椅上,手握一本劇本,頗有印象中導演的模樣。

  「羅密歐,真高興能和你再次見面。」舞臺上,少女面露喜悅,但下一秒卻又立刻轉為哀傷,「可是,萬一出了甚麼事,那就不好了。」

  「為甚麼要替我的安危擔心呢?」少年微微一笑,對少女露出關愛的神情。

  少女將一隻手輕放在胸前,深吸一口氣道:「因為,我愛你。」

  「我不願意看到你冒著身命危險而來,所以千萬要珍重、小心。」

  沒錯,無論是誰,只要看到其中一個角色名,都可以不經大腦立刻說出《羅密歐與茱麗葉》,這齣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的經典名劇。

  之所以決定要演這齣名劇,當然是因時間緊湊,來不及編寫劇本和討論,因為所有有實力和天分的編劇和演員都編在了另一組。

 

  ……

 

  「沒實力就要有創意。」導演大人頭頭是道說,目光掃過了第一天來戲劇社報到的五個人。

  他看著其中一對男女,毫不猶豫說:「所以在這逼不得以的情況下,就讓目前的緋聞情侶擔綱大樑吧!」

  「這……有經過考慮嗎?」楓晨忍不住反問,覺得這根本是在開玩笑,「我完全沒有演戲經驗耶?」

  「我也是,請你再認真考慮吧!」一旁的亞依連忙附和。

  「不會呀,我倒覺得很適合耶,對不對媛心?」憫希瞇起雙眼,一臉興奮道,似乎很期待他們的演出。

  不只是憫希,就連媛心和翔羽也都很贊成。

  看在楓晨眼裡,有種被背叛的滋味,「……喂,真的還假的?你們又沒看過我演戲。」

  「就是沒看過才值得看呀。」他們異口同聲說,除了亞依以外。

  隨後,楓晨又望向了面前笑臉迎人的副社長。他笑得咬牙切齒,感覺一切根本是套好,故意陷害他的。

  「放心,那天在校花比賽上看到你們倆同臺,那深情對望的模樣和男女之間愛戀的情愫,我相信對已經是男女朋友的你們不是難事的!」導演大人拍著胸脯保證,實在讓人很懷疑他哪來這麼多自信?

  「而且全校一聽到是你們兩個主演的,管它演甚麼肯定都會來看的。」這點倒是沒錯,校慶同時也是籌措社團經費的管道之一,有學生買票進場才是這場演出真正的目的。 

  於是,就在這種情況下決定了男女主角。

  另外,媛心飾演茱麗葉的奶媽,翔羽飾演勞倫斯神父,憫希則被分配到了道具組。

 

  ……

 

  「OK,下一幕!」

  導演面露滿意地喊,這也證明了當時所做的決定是正確的。

  哪怕男女主角還未開口,只要他們一出場,觀眾就會立刻深陷在他們倆所製造的浪漫氛圍裡,目光絕對不會離開舞臺。

  「你不滿意巴里斯嗎,像他這樣身分高貴的人向妳求婚,妳不覺得榮幸嗎,為甚麼推辭?」

  「父親,我和巴里斯真的沒緣分,我求求您。」少女跪在地上哀求。

  飾演父親的男社員聽完,氣得大罵:「妳這不肖的孩子,若再說一遍,妳就給我到修道院去,這個家不需要妳。聽著,這星期四一定要舉行婚禮。奶媽妳去幫小姐準備嫁妝。」

  「可是,老爺……要不要延期,讓小姐適應一下。」飾演奶媽的媛心輕聲說道。

  跪在地上的亞依仍然垂著臉,靜靜聽著其他角色們的對話,可隱約中,她卻感覺上方傳來了一陣細碎的聲響。

  她稍微抬起了臉……

  「再多嘴,連妳也趕出門!」語畢,男社員一個轉身,準備離開舞臺。

  這一刻──亞依徹底仰起了臉!

  她直視著他頭頂上方那盞搖搖墜落的鎂光燈,目光瞪大。

  「女主角怎麼可以站起來呢!」看到亞依兀然的舉動,導演氣得大罵,同時也引來了在場其他人的注意。

  但亞依似乎完全沒聽見,只是對飾演父親的男社員大聲喊道:「小心!」

  重達幾公噸的鎂光燈失速墜落!

  巨大的撞擊聲和碎裂聲同時響起,餘音迴盪在偌大的演藝廳內,久久不散。

  「啪!」導演原本握在手裡的劇本,此時也應聲而落,攤開在了地上。

  一陣靜默瀰漫了整個空間。

  在場每個人都瞪大了雙眼,驚愕地望著舞臺上那堆殘破不堪的機器殘骸,完全想不起它原本的樣子。

  亞依在千鈞一髮之際將男社員推入了前方的地板,兩人此刻正倒臥在地板上,雙腳只差機器幾公分而已。

  幾乎壓在男社員身上的亞依,這時急忙將自己的身體挪到了旁邊的地板。同時,一隻手也遞到了她的面前。

  「有受傷嗎?」抬眸一望,楓晨正站在她旁邊,這道溫柔的關心也讓原本靜默的氣氛頓時像一顆被刺破的氣球,洩掉了原先沉重的空氣。

  「沒……」還沒等亞依說完,他直接握住了她的胳膊,逕自將她從冰冷的地板拉起來。

  被推倒的男社員隨後也從地板上坐了起來,看到身後四不像的機器殘骸,再看看自己完整的身體,就不禁直冒冷汗。

  「趕快叫道具組出來收拾!」回過神的導演對著圍觀的社員們喊道。

  「抱歉,壓在你身上。」亞依彎下腰,對呆坐在地的男社員露出甜美的微笑。

  望著亞依臉上的微笑,男社員立刻從地上爬了起來。

  「沒、沒關係……應該是我要謝謝妳。」男社員低下頭,紅著臉答道,聲音有些結巴。

  「那就好。」這道聲音彷彿裹上了甜甜的蜜糖,聽在耳裡特別舒服。

  正當他想抬頭繼續回應時,卻忽然感覺有一股無形的壓迫感從少女身後向他射來。

  「妳知道妳剛剛的舉動有多危險嗎?」楓晨依然握著她的胳膊,一臉無奈地笑了。

  看著眼前的俊男美女,男社員的眼底流露出了失望的神情,內心湧起一股自卑感。

  「小依,妳沒事吧?」聽到剛才的巨響,憫希急忙跑了出來。她伸出雙手,拉過亞依被楓晨握住的那隻手,擔憂地問:「有沒有哪裡受傷?」

  「我沒事。」

  「真的嗎?」憫希狐疑地看著她,確定她毫髮無傷後才鬆了一口氣,「不過……為甚麼鎂光燈會突然掉下來呢?」

  這個問題讓楓晨和亞依都陷入了沉默。

  翔羽和媛心也都一臉默然地望著那堆機械殘骸。

  導演再度拿起劇本,口中念念有詞:「怎麼會突然掉下來呢……」

  「導演,底下有張塔羅牌!」正在清掃舞臺的其中一名學生忽然喊道,隨之跑到了導演面前。

  「塔羅牌?」看見社員手中那張花紋精緻的塔羅牌,導演不禁眉頭輕皺。

  「請問能讓我看一下嗎?」媛心匆匆走下舞臺,向那名學生微笑問。

  牌的背面畫有六芒星的美麗圖騰,正面繪有一對男女,男生緊緊擁著女生,許多豔紅的玫瑰花點綴其中,畫工精細,令人嘆為觀止,越是細微的地方,就越顯細膩。

  「戀人牌……代表甚麼意思呢?」媛心仔細端詳著這張塔羅牌。

  「妳認為這是復仇計畫的前兆嗎?」翔羽走到她旁邊,視線落在那張牌上,燈光照射下,塔羅牌的金邊彷彿閃爍著微光。

  「這是塔羅牌嗎?」不知何時,憫希也來到了媛心旁邊,一雙水靈靈的大眼充滿了好奇,下一秒就從媛心手裡抽出了那張牌。

  「總覺得有點不安。」媛心淡淡說,右手輕輕撫上左手的虎口處。翔羽明白這是她的習慣,每當她感到不安時,就會下意識做出這個動作。

 

 

 

 

男社員低下頭,紅著臉答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