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不是離去,而是失去(1)

 

  在眾多私立高級中學中,「詠聖」絕對是數一數二的悠久名校,只要是有錢、有權或有勢的家庭,都會選擇將孩子送入這所學校就讀。雖然也有一些學生是靠自己的實力甄選進入此校,但人數相當稀少,每屆大概只會有兩三名。

  詠聖之所以能吸引眾多政商名流目光的原因,除了擁有一流的師資外,就是海內外眾多的知名校友。無論是表演、美術、管理能力或外語能力等,在這裡都能栽培,並成為那個領域的人才。

  除此之外,這所學校還有一項很大的特色,是與一般私立學校迥然不同的開放校風,不會讓少爺千金感覺被關在鳥籠中。這所學校的自治程度,包括社團、班際比賽和藝文活動,都是由學生們一手包辦,學校從不曾插手。

  也因此,太過於自由的學生自治,誕生了各種不同的社團與活動。

  而「偵探社」可能就是其中一個特別的社團了。

 

    ※

 

  異常凝重的氣氛瀰漫著整個學生會。

  每個人都不自覺停下手邊的工作,將目光偷偷投向門口那五個人。

  他們的存在宛如是耀眼的寶石,舉手投足間的氣質都比這裡許多的千金少爺還要高貴,但絕非奢華的貴氣,而是內斂的優雅。

  「會長說可以請你們進去了。」一名女學生走到他們面前恭敬出聲。

  「沒想到讓我們等了三十分鐘。」出聲的是一位黑髮少年,他的語氣慵懶,透出一絲調侃的意味。

  那名女學生像是裝作沒聽到似的,只是微笑說道:「請跟我來。」

  他們跟在女學生身後,不疾不徐的步伐聲迴盪了整個學生會辦公室,更加凸顯了此刻的安靜,還有那股不自然的氛圍。

  他們穿過一條長廊,直至一扇紅木大門前。

  「會長,人到了。」女學生向裡頭的人報告。

  「進來吧。」

  聞言,女學生轉開了門把,精雕細琢的紅木大門在門鎖「喀嚓」一聲響起後,被逐漸推開了……

  一間沒有開日光燈的寬敞空間裡,萬道陽光穿透了那一面落地窗,這間辦公室的採光效果極佳,是那種就算有電燈也可能派不上用場,反而還會顯得多餘的明亮啊!

  「你們好,我是學生會長──何穎呈。」

  柔和的自然光打亮了氣派的裝潢,同時落在了一名少年身上。他站在辦公桌前,優雅的側影猶如一道唯美的剪影,身子被照得一邊明亮,一邊陰暗,形成了完美的光影對比。

  「哇……好秀氣的男生喔……」五人中的一名少女忍不住讚嘆道。

  站在最前面的捲髮少女則是立刻向學生會長露出一抹笑,「你好,我是偵探社的社長……」

  「不用介紹了。」一道冷然的聲音陡然冒出,打斷了她的介紹詞。

  一名紅褐色捲髮的少女從暗處走了出來,些許的陽光灑落在她身上。少女宛如是從畫裡走出來似的,但不是因為美麗的容貌,而是冰冷至極的表情

  她淡淡瞥了他們一眼,隨之將視線轉到了手裡的小簿子。

  「偵探社的社長『紀媛心』,一入學就藉著自己的美聲獲得了眾人的注目,私底下也在音樂社展現了自身精湛的琴藝,可說是音樂才女。但卻浪費了自己的天賦,創辦了這個無名的社團。」她以毫無高低起伏的語氣唸道,徹底忽視了媛心此刻冒出的青筋……

  「影氏集團的貴公子『影楓晨』,擁有一張媲美校草的帥氣臉蛋,如果不是高二才轉學過來,不然肯定會當選校草,是個不折不扣的花花公子。」

  聽見她對自己的介紹,楓晨露出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另外是同一時間轉學過來,也是影楓晨的青梅竹馬『林憫希』,鍾愛糕點和甜品,個性天真活潑,是個天真又愛吃的千金。」她依舊平靜說道。

  憫希則是燦爛笑著,看不出底下真實的情緒。

  「再來是這學期轉來備受注目的『星亞依』,擁有絕美的臉蛋,可說是最有校花風範的候選人,沒想到卻在頒獎典禮上缺席,因而和校花頭銜擦肩而過。」依舊……平淡而不帶半點感情。

  亞依露出一臉招牌的笑容,笑容如往日般甜美。

  「最後──『季翔羽』。」她的視線忽然轉到了翔羽身上,除此之外,她的神情也不同於剛才那般冷漠,意外出現了一絲敵意,「從入學以來,就是每次校內考試的第一名,除此之外,還拿過全國科展的特優、智慧鐵人競賽的第一名、代表學校出賽數學奧林匹克等多項競賽的第一名。」

  「但還不就是個書呆子。」她冷冷瞪著翔羽說道。

  「以上,就是偵探社的資料。」她深吸一口氣,蓋上手裡的小簿子,同時收起了眼底的怒火。

  「為甚麼她會對翔羽……」憫希歪頭問,因為她只有在唸翔羽的名字時,表情出現了「明顯」的變化。

  「這是當然的吧,每次考試都只拿到『第二名』,一定很不好受吧?」媛心看著那位面無表情的捲髮女生說,特別將「第二名」這幾個字咬得特別清楚。

  「這麼說,她就是學生會的智囊『黎沫蕾』囉?」憫希再度望向了紅褐捲髮的少女,沒想到,竟是個如此冷漠的人啊……

  「第二名又怎麼樣?」黎沫蕾以蠻不在乎的口氣說。

  「但既然今天見到了你……」她的眼神再度充滿了敵意,全身散發著某種危險的殺氣。她再次瞪向翔羽,厲聲說道:「你聽好了,下一次我絕對會拿到比你還高的分數,你最好有心理準備。」

  面對這句威脅,翔羽只是尷尬一笑。

  「看來第一名也不是那麼好當的。」站在翔羽旁邊的楓晨涼涼地說。

  「好了。」何穎呈出聲打斷他們,「沫蕾就是好勝心強,如果造成翔羽你的困擾,我代她向你道歉,還有其他人也是。」

  「沒關係,我不會介意的。」翔羽說。

  「是啊。」媛心跟著附和。

  「何必跟他們這種人道歉呢?」又一道從暗處裡傳出的聲音,只是這次是低沉的男聲。

  一名高大的少年從陰暗的沙發裡站了起來,潔白的運動鞋率先踏入光亮的地面,然後是胸前掛著的骷顱頭鍊子,最後是一張冷酷的臉。

  「我還以為你在睡覺。」黎沫蕾冷冷說,看也沒看少年一眼。

  「小爺我本來是想補眠沒錯,但能看到冰雪公主有變化的表情也不錯。」少年玩味地笑了。

  黎沫蕾沒有回應,但眼神卻愈發冰冷。

  少年將視線轉向了眼前的五個人,嘆了一口氣道:「沒想到這麼晚才找上我們。」

  「容鷹?」何穎呈輕喚著他的名字,微瞇的雙眼落在少年身上,像在傳達某種危險的警告。

  名為容鷹的少年只是伸了個懶腰,耙了耙自己凌亂的髮絲,不耐地道:「好啦,我不會多嘴。」他將雙手插進口袋,再度躺回沙發。

  感覺到這個對話並不尋常,媛心不禁開口:「請問……」

  「由我來說明吧。」不同於剛才唸誦筆記本的垂眸模樣,此時的黎沫蕾只是雙手抱胸,用淡然的眼神掃過了他們。看來這件事是真的需要解釋。

  「你們應該知道我們是日本詠聖學園的分校吧,下個月的寒假,兩校將在日本進行戲劇表演的交流及觀摩,但很不巧的是,今年全國戲劇比賽正好也在寒假舉辦,所以現在的戲劇社人手不足。」黎沫蕾毫無表情的臉上,隱約流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你們正好面臨可能廢社的窘境吧?如果你們願意協助戲劇社,直到與日本詠聖學園的交流結束,那麼我們學生會就不會在校方的那張廢社同意書上簽名。」

  知道不用廢社,憫希水靈靈的大眼瞬間明亮了起來,「真的嗎?」

  「只要你們願意幫忙。」何穎呈微微一笑,要他們放心。

  「我想,打從一開始就沒真的要我們廢社吧。」站在憫希後方的楓晨直視著何穎呈,語氣有些埋怨。

  「哈,沒錯!」坐在沙發椅上,翹著二郎腿的容鷹忽然大笑一聲,差點沒嚇到他們,「只是沒想到你們居然到了今天才來找我們,一般來說,應該在校長告訴你們可能會廢社後,就來求我們才對。」

  「難道……我們會被威脅廢社的真正原因,是這個?」翔羽推出了一個自己認為很爛的判斷,爛的地方就在於他們繞了一大圈,其實根本不必廢社。

  容鷹壓抑住想大笑的衝動,裝出一臉正經,「怎麼會呢?我們只是利用你們闖禍的機會去請求校長幫忙而已。」

  「誰知道,校長卻說要先給你們出一道難題,還叫我們不用擔心,說你們最後還是會來求我們的。」他一臉得意說,深不知站在他面前的五個人,此刻都散發著一股無形的殺氣。

  甚麼,一開始就沒廢社這種事!

  憫希的眼底忽然燃起了一團烈火,而且還是那種極為炙熱的怒火,要不是她低垂著頭,劉海遮住了眼睛,恐怕會更加令人畏懼。

  那這麼努力是為了甚麼啊!

  「那個……」見氣氛不對,何穎呈有些畏怯地出聲。

  不出聲還好,一出聲就引爆了那條導火線。

  「楚昊天……」

  「我、一、定、要、找、你、算、帳!」

  憫希無處發洩的怒氣,在驚天動地的怒吼聲中完全燃燒殆盡。

  所有人瞬間還以為這是甚麼鬼哭神號,就連原本事不關己的容鷹,以及如冰塊般的黎沫蕾都忍不住摀住雙耳,對憫希的分貝感到萬分敬畏。

  沿著地板傳播的聲能似乎還震懾了一張紙,紙張從辦公桌上緩緩飄落到地面。

  從窗外灑落的陽光將紙上的紅色粗體字照得明亮鮮豔,甚至讓人覺得有些刺目──

 

 

  「偵探社廢社決議……『不通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