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長的靜默輾壓下來,王湘婷依然笑著,越笑越深,也越來越冷酷,「妳為何這樣覺得?」

  「妳那天說的故事,任誰聽來都會覺得主角是醜陋的妹妹,因為忌妒美麗的姊姊,所以狠心將她推下懸崖,再加上妳又擁有與人交換身體的能力,更會直覺認為是妳和姊姊交換了身體,奪走了她的人生,順利代替她出嫁。」頓了一頓,洛芙的目光忽然落向了那枚鑲著綠水晶的銀戒,「但後來反覆思索那個故事,妳從頭到尾都沒有提到這枚戒指,更沒提是時候和姊姊交換了身體,這一切只能算是我們的猜想。」

  「那妳覺得是什麼時候?」王湘婷反問,頗有興味等她回答。

  「照理來說,是在推落懸崖之前,但妳卻刻意省略了這段,為甚麼呢?」

  「為甚麼呢?」王湘婷重複她的疑問,彷彿自己也是旁觀者,需要有人告訴她真相──

  「因為本來就沒有這一段。」洛芙接著道,「假如妳說的都是真的,妳是葉如畫,並且和姊姊葉如詩交換了身體,那最後每個人都不相信妳,還把妳視為瘋子的理由是甚麼?雖然妳省略了很多重要的細節,但換個角度想,或許這個故事從頭到尾就是如此,只是葉如畫這個女人的故事,而妳只是度過了她的人生。」

  「當妳被推下山谷時,正是妳和妹妹交換身體的時候,所以真正跌落山谷的人其實是妹妹葉如畫,妳則成為了葉如畫活了下來。然而,儘管妳成為了醜陋的葉如畫,還是如願嫁進了墨家,因為在古代結婚不是兩個人的事,是兩個家族的事,只要能結為親家,無論是誰嫁過去的都一樣,不然妳妹妹當初也不會狠心推妳下懸崖。」

  「妳其實是美麗的姊姊──葉如詩,對吧?」洛芙肯定地望著她,幾乎不必回答。

  「真虧能想得出來。」王湘婷讚嘆了一句,目光不經意劃過了白宸臉上,嘴角始終掛著淺笑,像個旁觀者聽洛芙的分析。

  洛芙默不作聲,事實上也不是他們自己想出來的,而是白宸告訴她的。一開始,白宸也認為王湘婷是醜陋的妹妹葉如畫,不然就是葉如夢,但無論怎麼問,滿分仍無法回答,於是才想到整個故事還有一個人。他們只不過是先得到了答案,再反推整個過程,頓時也發覺整個故事都合理了。

  撲通一聲,碎裂的玻璃酒瓶跌進柔軟的沙子裡,王湘婷忽然鬆開了酒瓶。站在她身旁的洛芙怕被砸到,立刻往左方退了一步,葉如詩也趁勢甩開了她的手,與她拉遠距離。

  「好久沒人叫我這個名字了……」王湘婷一臉緬懷道,她的身後是一片幽暗的大海,夜風拂過她的髮絲,月光映照著她的笑容,畫面好不美麗,「你們猜得沒錯,我就是那個美麗活潑、受到所有人喜愛的姊姊葉如詩。」

  「這枚戒指是我當年的嫁妝,出嫁前幾日,我娘將這枚戒指給了我,而我很快就發現了這枚戒指的魔力,只是沒有告訴任何人,應該說還沒有機會,因為隔天妹妹就邀我一起去山谷玩……」語落,她垂下目光,「我真是壓根沒想過,我那溫厚老實的妹妹竟然會想殺了我,把我會親手推下懸崖。」

  「更想不到的是,竟然沒人相信我就是葉如詩,還把我當作瘋了,就連墨熙也是,明明口口聲聲說會愛我、護我一生一世,明明我就在他眼前,可他卻完全認不出我,還認定是我把他心愛的如詩推下懸崖,對我棄之敝屣。」她越說越哀傷,眼中瀰漫著濃濃的哀戚,「那一刻,我才明白,他愛的只是我身為葉如詩的美貌,而不是我這個人。」

  「所以,妳奪走別人的人生,從來就不是忌妒,而是怨恨。」洛芙加重最後兩個字,這也能解釋為甚麼他們所蒐集的情感沒有一個能夠淨化她,因為他們打從一開始就想錯了。

  「是,我恨。」她面向大海,仰望著海面那輪靜默的明月,衣衫被海風吹得鼓脹,更顯得她的身子單薄瘦弱,「如果當年如畫沒有把我推下山谷,我本該與墨熙結為連理,為他生兒育女,與他白頭偕老;如果不是如畫把我推下山谷,我不會生不出孩子,不會受到墨熙的鄙視,不會活得那麼卑微,我的人生不該如此啊,不該如此啊……」

   她望著那一輪千年不變的圓月,沒人看得見她的表情,只能聽見落寞與怨念的聲音,在寂寥的夜裡越發冰冷。

  「我一生所求,不過是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可無論我度過了多少段不同的人生,我都是孤獨一人,曾盼望能與夫君佳期如夢,可到頭來,卻是人生如夢……」

  「然後,我等到了你……」語落,她驀然回首,一雙眼睛深情而淡漠地望著關旭硯,「第一次看見你,我就知道是你,一定是你。」

  王湘婷轉過身,在沙灘上留下一排腳印,一步一步走到關旭硯面前。

  眾人不明所以,就連關旭硯本身也是一愣。

  只見她抬起頭,伸出雙手捧住了男生的臉龐,那一雙淡棕色的美眸深情而哀動,彷若流轉著最深刻的愛戀。

  「你好好看著我……」她雙手撫摸他的臉,深深望著他,語氣懇切真誠,「是我啊,墨熙。」

  隨著最後一個音落下,其他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每個人這時才忽都明白,為何王湘婷會不惜一切手段也要奪走王昕妍的人生了。

  「我不是那個人。」關旭硯斷然道,目光冷然地望著她,眼底只有對她的厭惡。

  「你是,你就是!你的眼,你的嘴,你的臉,都跟他一模一樣,我不會認錯!」她低吼,雙手不斷在他的臉上游移,眼眶泛淚,「當年你嫌我醜,不相信我,可如今我變漂亮了,變成你最喜歡的樣子,你還認不出我來嗎?是我啊,我是葉如詩啊,是你最愛的女人!」

  面對她歇斯底里的質問,他只是毅然抓住她雙手,一雙眼睛直勾勾望住她,要她好好看清楚他的臉,好好聽清楚他說的話──

  「我不是。」

  王湘婷一點反應也沒有,只是死死望著他,望著那一雙她等待百年的雙眼,望著那一張她朝思暮想的臉龐。

  多少年前,也是這一張深愛的臉,這一雙熟悉的眼,將她推入了真正的懸崖,墜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