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風溫柔地撫摸大海,牽起一層層海浪,在岸邊留下一道道深色裙邊,一次又一次,一聲又一聲,規律而平靜。

  兩人並肩坐在沙灘上,手裡各拿了一瓶海尼根,深藍色的畫布蓋在海平線上,無數晶亮的顆小鑽石鑲嵌在上頭,群星璀璨,密密麻麻宛如一條星河。

  「現在可以告訴我,為甚麼會忽然想來海邊嗎?」女生轉頭望向他問,一雙淺棕色的眼眸平靜如海。

  「妳以前不是說想來住一次海邊民宿,覺得在海邊欣賞日初是一件很浪漫的事,不是嗎?」

  「原來我以前說過這種話啊……」她的目光放遠,「我都忘了。」

  「我以為妳會很高興。」

  「很高興啊。」她抬頭望著夜空,星子在天邊閃爍著亙古的光芒,淡淡的微醺浮現在她的臉頰。她自語般道:「感覺上次這麼近看星空,已經上輩子的事情了……」

  她出神地凝望上空,絲毫未覺男生的笑容瞬間褪了下去,望著她的眼神深沉而冷漠。

  距離他們數公尺的地方,有幾塊巨大的岩石,白宸、洛芙和王昕妍正躲在岩石後方監察情況,滿分和黛娜則在前線探聽情況,不時飛回來向他們回報情況。

  「情侶一起在晚上的海邊看海,真的好浪漫啊。」洛芙忍不住感嘆,雖然聽不清楚他們的對話,但光是兩人相互依偎的畫面就教人心生羨慕,「白宸,之後我們也一起來好不好?」

  「我們不是情侶。」他迅速回。

  「以後就會是了呀。」

  白宸無語,已經徹底放棄溝通了。

  王昕妍對兩人的對話恍若未聞,只是一眨也不眨地望著沙灘上的那對男女,一隻手不自覺攥緊衣衫。遠遠望去,男生正將身上的襯衫外套披在女生身上,女生的頭靠在他的肩上,他的手摟著她的肩,夜色下,兩人相互依偎的身影宛如一道美麗的剪影。

  半晌,女生拉了拉身上的襯衫外套,忽然問:「你覺得一生中,最難得的是甚麼?」

  他笑了,「怎麼忽然問我這個?」

  「就忽然想問。」

  「那妳覺得是甚麼?」。

  她的眼神暗了下來,接著一字一頓道:「白頭偕老。」

  「為甚麼?」他瞥了她一眼,只見她面無表情地望著幽黑的大海。

  「人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要找到一個真心愛你的人,並且走到最後的人,卻是難如登天。」女生將頭靠向自己的大腿,接著側頭回望他,「你可否答應我,之後無論遇到任何事都不會背棄我、欺騙我,都會一直陪在我身邊,永遠愛我?」

  他愣了一下,但很快就露出寵溺的笑容,摟住她的臂膀,將她擁進懷裡,「當然。」

  「真的?」

  「真心不騙。」他的嗓音溫柔而低沉,宛如入夜的催眠曲。

  她靠著他的胸膛,聽著鼓動的心跳聲,目光忽然變得深沉。她望著自己手裡的酒瓶,瓶中深色的液體如今只剩一半,「那為甚麼……你給我喝的這瓶酒,加了安眠藥呢?」

  男生一愣,頓時鬆開了手。

  「你下的藥量蠻重的,我一喝就喝出來了。」她離開他的胸膛,坐直身,神色平靜。

  「可妳還是繼續喝?」

  「是啊,因為我在想,你對我下藥的理由是甚麼?」她輕笑起來,也許是已經喝下了一半的藥量,她的語氣慵懶而困倦,好似這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小插曲,「如果是想做那方面的事,我上次已經表明了心意,如今我們也一起出來旅行,晚上勢必要睡在一起,沒必要特別對我下藥才對。雖然我覺得不太可能,但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

  她將高舉的酒瓶倒扣,深色液體順著瓶口汩汩流出,一下子就流光了,在沙灘上凝固成一塊。看著一滴也不剩的酒瓶,她再度道:「這樣好了,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就像你剛才承諾我的,會真心待我,永遠愛著我,一直待在我身邊,若是這樣,我就當作甚麼也沒發生,我們還是大家眼中的最佳情侶。」

  「我愛的人只有昕妍。」他斷然回,同時站起身,拉開與她的距離。

  「我就是昕妍啊?」她向他綻開明媚的笑容,一隻手撫上自己的臉龐,「我的臉,我的身體,我所有的一切,都跟你所愛的女人一模一樣,不是嗎?是你想捧在手心呵護一生的人,不是嗎?難道你真的只在乎內在,哪怕她的外貌是三十五歲的老女人也沒關係?」

  「不在乎。」

  「不在乎?」彷若聽到了甚麼笑話,她笑出聲,「你說你不在乎?」

  半晌,她跟著站起來,但卻只是撿起沙灘上的一根木裩。

  關旭硯一臉防備地看著她,只見她一手握著玻璃酒瓶,一手握著木棍,然後毫不猶豫地將酒瓶狠狠撞向樹枝,酒瓶立刻應聲碎裂成好幾塊。

  「就算這張臉毀容了,你也不在乎?」她將碎裂的酒瓶遞近臉龐,鋸齒狀的裂痕銳利而堅硬,稍稍用力就足以在白皙的臉龐畫出一條鮮紅的血痕。

  「妳要做甚麼?」他的語氣藏不住激動,狠狠瞪著她。

  「你敢說你這麼深愛昕妍,跟這張臉一點關係也沒有?我倒想看看,如果我把身體還給了她,但若她的這張臉毀容了,還失去了手腳,你是否真的會不離不棄?」

  「妳瘋了!」

  「我剛才給過你機會,你真以為我和王昕妍交換身體,就只是為了這張臉?假若得不到你,那這張臉也一點用處都沒有了。」

  驀地,一隻手冷不防抓住了她的手腕。

  那隻手的骨節分明,不似女生的手掌大小,順著那隻手往上看,男生那一雙眼睛正如兩顆灼灼的火球,眼神嚴厲而憤怒。

  「洛芙。」王湘婷微笑道出她的名字,臉上沒有一絲驚訝,反倒轉頭看向了後方,「看來全員都到齊了呢。」

  白宸和王昕妍正從岩石後方跑來,兩人不像洛芙能夠瞬間移動,跑得上氣不接下氣。

  「王湘婷。」洛芙握緊她的手腕,目光凜然,「不,應該要叫妳──」

 

 

 

 

  「葉如詩。」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