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松拂簷,雕欄玉砌;檀香裊裊,寂然無聲。

  臥房裡,女子瞪大了眼睛,臉色慘白,雙腳頻頻往後退。一時半刻,落地的衣衫絆倒了她的腳,讓她直接往後跌進床鋪。

  「是我啊,我是如詩啊。」俊秀男子走向醜陋女子,他的臉上掛著如識負重的笑容。他的左手食戴著一枚玉戒指,中央鑲嵌的寶石比翡翠更加晶瑩剔透,散發淡淡的光輝,「因為有這枚戒指,所以我在墜入懸崖的時候,和如畫交換了身體,我其實沒有死,我就是如詩。」

  聞言,女子只是看了眼自己的全身上下,像是被嚇傻了,一個字也發不出。

  見狀,男子沒轍地笑了,望著她緩緩蓋上了雙眼。

  彷若連鎖效應似地,女子忽然感到一陣暈眩,也跟著閉上了眼。然而,待再度張開眼時,她的臉上再無一絲懼色。她深深望著男子,從床上站起來,微笑道:「這下可以證明我所言不假了吧?我就是如詩啊,是你此生唯一深愛的女人啊。」

  男子這時也再度張開了眼,他的臉上流露茫然,直到看見面前醜陋的女子,立刻露出驚懼的表情,「不要過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這種事,妳不是如詩!」

  女子感到胸口隱隱作痛,再也笑不出來了,「可你也看到了,我可以與人交換身體啊!我就是如詩,只是我現在在如畫的身體裡。」

  「妳不是,我不相信有這種事……」男子似乎是被嚇傻了,眼神渙散,猛搖著頭,「妳不是如詩、妳不是……」

  「真的是我,我是如詩。」女子深深望著他,一雙眼睛堅定卻悲傷,「為甚麼你還是不相信我呢?」

  「妳不是、妳不是……」男子絲毫沒看她一眼,只是喃喃自語。半晌,他忽然安靜了下來,接著緩緩抬起頭,望向了女子。

  「是妳……」

  女子以為他想通了,感到熱淚盈眶。

  「是妳,是妳殺了如詩!」

  女子傻住了,從眼底滑落的熱淚頓時變成了心痛的淚水。

  男子伸手指向她,滿腔悲憤道:「是妳把如詩推下懸崖,是妳殺了如詩!」

  「為甚麼你不相信我……」她的臉上淚如雨下,痛心疾首,語氣跟著激動起來,「我就是如詩啊,我就是你最愛的女人啊!是我啊!」

  「如詩不會像妳這麼粗魯,也不會大吼大叫,一定是妳殺了她!」男子惡狠狠地瞪著她,眼神憤怒,彷若視她如仇人。

  「你好好看著我的眼睛,我是如詩啊!」她痛心哭喊,一再靠近他,多麼希望他好好看看她,好好看看眼前的她。

  見她朝自己走近,男子一再往後退,一路退到了門邊,「妳這個妖女別過來!」

  她的臉上淚涕交顎,特別是頂著這張醜陋的面孔,在男子眼裡更是難看至極。

  眼看躲不掉,男子索性拉開門逃出了臥室,並將房門反鎖。

  聽見外頭傳來的鎖門聲,女子急著想打開門,可大門早已被反鎖。她拍打著門窗不斷哭喊:「我是如詩啊、我如詩啊!墨熙,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如詩,我沒有說謊,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嬤嬤,從今往後沒有我的允許,不許少夫人離開房門半步。」

  聽見門外那道冷漠的吩咐,女子近乎絕望,身子順著木門緩緩跪倒在冰冷的地板上。

  她倚靠著木門,將臉埋在大腿裡,痛哭失聲:「我真的是如詩啊,墨熙,你要相信我……我是如詩,我真的是如詩啊……」

  「為甚麼你就是不相信我……」

  然而,無論她如何喊,哪怕喊破了喉嚨,哭瞎了雙眼,都沒有任何一個人為她開門,更別說相信她就是葉如詩,每個人都以為她瘋了,對她如棄敝屣。

  一聲又一聲,一道又一道,時過境遷,規律的海潮聲依舊拍打著沙灘,逐漸蓋過了記憶深處那些撕心裂肺的哭喊,那是即使經過百年也忘不掉的絕望與哀怨。

  此時此刻,她失神望著眼前的人,濃重的陰影刻畫出深刻的五官,清冽的月光勾勒出清秀的眉目,他的眼,他的鼻,他的嘴,他的每一個細節,都和記憶裡的他如出一轍,就連那一雙視她為仇人的眼神都一模一樣。

  「為甚麼你不相信?」她望著那一張深愛的臉,逐漸紅了眼眶,幽怨的聲音飄散在黑夜裡,輕得彷若來自過去。她伸手直指王昕妍,聲音遽然拔高:「為甚麼你當年不能像相信她一樣相信我?為什麼你當時不能像愛著她一樣愛著我!為甚麼過了兩百年你就不在乎外貌了?如今我好不容易獲得美貌了,為什麼你還是不相信我,為甚麼啊啊啊──」

  在場所有人也都傻住了,王湘婷近乎崩潰地大喊,尖叫聲淒厲而尖銳。

  「我們這一生本來可以永遠在一起,我給過你一次又一次機會,一次又一次,可你卻一次又一次拒絕……」她悲傷地直視他,即使經過了百年,那雙熟悉的眼睛依舊視她為仇人。

  「姑姑……」看著王湘婷忽然朝自己走來,王昕妍的一隻手不自覺在胸前緊握,目光哀傷地回望她。

  察覺到葉如詩的意圖,關旭硯立刻擋在王昕妍正前方,以防葉如詩對王昕妍不利。

  王昕妍也沒有退卻,上前走向關旭硯身邊。彷彿好不容易重逢的戀人,關旭硯先是捧住了她的後腦,將她擁入自己懷中,隨後緊緊將她護在身旁。

  看著如璧人般親暱的兩人,王湘婷只是勾起一絲冰冷的笑意,「既然你這麼痴情,我就不信若她死了,你還能對擁有她容貌的我無動於衷。」

  看著姑姑閉上雙眼,王昕妍頓時感到一陣驚懼,猛然轉頭,就見關旭硯摀住了額頭,也跟著閉上了雙眼!

  「旭彥……」她忍不住喚著他的名字,然而,隨著他再次睜開雙眼,那雙黑白分明的雙眼所流露的惡意,讓她的整顆心頓時都涼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