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不是喜歡(5)

 

  寒夜漫漫,薄霧濛濛。

  少年獨自站在陽臺上,背靠著欄杆,地板上是一片狼籍的啤酒罐。

  他冷酷的目光穿過那一面玻璃拉門,落定在房內的一處。少女睡得很沉,昏暗中不見她有任何動靜。

  徹骨的寒意盤據在他的內心,方才的良宵記憶如今已被冰封得毫無眷戀。

  「是我。」低沉的嗓音伴隨著破曉的天際,隱約有了些溫度。

  少年靜靜注視著隱沒在暗室中的那個身影,低聲說道:「我有比殺了她,更好的辦法。」

  電話那頭隨即傳來一陣陰冷的笑聲。

  少年的面容依舊冷峻,笑聲絲毫沒有讓他的神情產生任何變化。 

  「喔,那麼……她愛上你了嗎?」電話那頭的語氣頗有興味。

  他默不作聲。

  電話那頭的人也沒再追問,只是輕笑了一聲:「不過啊,真虧你能想出這個方法接近她。」

  「為了這個目的,你花了半年多的時間不斷換女友,為的只是要掌握到讓女生最快愛上你的方法,真虧你那麼有耐心,沒想到這招還真的有用,對她的態度突然變得冷漠,好讓她能發現自己的心意。」

  「其實依你的能力是可以直接行動,但還是謹慎些比較好,因為你的經驗不夠多,況且再怎麼說……」忽爾,那人壓低了聲音,一字一句緩聲說道──

  「她也是一名被稱作『惡魔』的殺手。」

  靛藍的天邊,慢慢初升一道溫柔的光輝。

  在聽到想要的答案後,少年便掛上了電話。

  他的目光深沉,深得如似幽深海底下無盡的黑暗。

  如果說他是一名獵人,那麼她就是他虎視眈眈的獵物。

  在獵物嘗到引誘的甜頭後,等待她的,將會是早已布下的死亡陷阱。

 

  「我們分手吧。」

 

  他怎麼能讓她這麼輕易地逃走。

    

    ※

 

  一間坪數不大的會客室。

  亞依端莊地坐在沙發上,坐在她面前的日本女人細細打量著她,氣氛僵滯靜默。

  「妳就是星亞依,水無和紗的女兒?」日本女人向亞依淺淺一笑,日語清朗順耳,「我上午有一個有重要客戶,妳在這裡應該等很久了吧。」

  「不會,能見到您等再久都不介意。」

  聽見她略顯生澀的日語,日本女人瞇起雙眼,「妳看起來很累呢?」

  「應該是搭車太久的關係。」

  亞依直視著她,笑容如往常般甜美可人,「我來這裡,是因為知道您是我母親的舊識,所以想向您請教關於我母親的事。」

  日本女子對她開門見山的解釋並不反感,反倒早有預料的樣子,眼角的笑意正在堆疊。

  見她沒答話,亞依繼續往下說:「請問您知道我母親當年的死因嗎?」

  女子沒有回答,而是愣了幾秒。

  亞依也明白這個問題有多突兀,但對她來說,這就她花了好幾個小時的車程和路程,來到這家設計公司唯一的原因。

  「為甚麼想問這個?與其特地來找我,不如直接問妳父親不是比較快嗎?」日本女子沉思了會,有些困惑地反問她。

  「這個問題我曾經問過我父親,但他始終沒有給我一個真正的答案,他說是意外身亡,卻不告訴是哪種意外。」

  所以,如今既然來到了這裡,她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弄清她想知道的一切。

  星氏家族雖然在海外有不少的貿易交流,但唯獨與日本卻從未有任何的商業往來,包括她所有接過的任務,感覺家族在海外的版圖上,缺少了一塊拼圖。

  所以更別說有機會來到這裡,哪怕是以自己的母親是日本人為由,父親也從未准許她來日本。

  「我曾試圖詢問母親的親戚,但她是土生土長的日本人,在臺灣根本有沒認識的人。」而父親那邊,無論向誰詢問,得到的結果無非都是含糊其辭的回答。

  「所以我才想利用這次到日本的機會來找您。」亞依此刻的眼神沒有絲毫飄忽,只是靜候回答。

  然而,得到的卻是一聲懊惱的感嘆。

  「那麼,妳可能要失望了,雖然當年我與和紗是同事,可是她發生意外的地方是在臺灣,當年我收到她的死訊時也很驚訝難過,但我和妳的父親幾乎不曾有過交集,雖然也有想過問問她在臺灣的朋友……」

  「可是自從和紗懷了妳之後,她便長期住在臺灣,我和她幾乎斷了聯絡,也不知道她在臺灣有哪些朋友,和紗的父母則是在她還沒結婚前就因病去世了,根本無從打聽。」

  碰壁的失落感並未在亞依臉上顯露出來,她只是淡淡一笑,「沒關係,還是謝謝您了。」

  然而,望著她無波無瀾的目光,日本女子卻忽爾一笑。

  「如果妳不趕時間的話,我有樣東西要給妳。」她優雅地起身,「雖然沒辦法給妳想要的答案,不過我倒可以跟妳說說關於妳母親的事,這樣妳也算有點收穫。」

  二十分鐘後,女子再度回到了會客室,將一本老舊的素描簿遞到了亞依面前。

  「這是……」望著那本厚重的素描簿,亞依感到有些困惑。

  「這是妳母親當年的手稿,不過都只是隨手畫畫的草圖,不算甚麼設計圖,但我覺得還是應該要交給妳,再怎麼說,這本素描簿都是和紗很重要的寶貝。」

  亞依順勢接過,手指輕撫過陳舊的封面,她能感覺出這本素描簿被保存得很完好乾淨。

  亞依在女子柔和的注視下,小心翼翼地翻閱著。

  鉛筆線有些淡了,也有許多修改過的雜線,但筆跡仍舊清楚可辨,每一頁都寫有一些字,有的是設計要點,有的是設計心得,筆跡雖然凌亂,但卻仍讓她湧起一股懷念。

  小時候翻閱的那些珠寶設計的相關書籍,上頭也有不少被劃線註記的痕跡,和這本簿子上的筆跡幾乎如出一轍。

  翻至倒數幾頁,已是一片空白,但她卻在倒數的那幾頁呆愣了好一會。

  她不由自主撫上了自己頸子上的墜飾,金屬的質感摸起來分外冰涼,但此時卻在她的手心綻開了一股不可思議的溫暖,最終直達她的神經末梢。

  日本女子也從她此刻的舉動意會到了原因,「最後那幾頁的手稿,和紗當時修改了很多次,所以有些凌亂。」

  她淡淡笑了,「看得出來……」

  看得出來……

  哪怕鉛筆線再雜亂,她仍看得出來,和她頸子上戴著的這條幾乎一模一樣。

  她用指尖輕觸紙面,與此同時,腦海裡也映出了一名女子的身影。她能夠想像那個人握著鉛筆,投注在這本素描簿上的熱情和專注,還有她寫這在上頭有些糊了的日文。

  彷若是從那個久遠的年代……

  穿過了韶光;越過了時間。

  最終來到了她所身處的這個時空──

 

  「我的寶貝戴上這條墜鍊一定很適合……」

 

    ※

 

  「小依,妳昨天一聲不響就溜走了,害我相機裡的合照都沒有妳啦!」憫希握著一臺數位相機,怏怏不悅地向亞依說道。

  「好不容易來到了日本,現在一定要拍一張,不然等上了飛機就來不及了!」憫希的語氣堅定,水靈靈的大眼裡有一股不可違抗的霸道。  

  面對憫希強烈的要求,其他三人各自拉著行李面面相覷,最終望向了左右為難的亞依。

  「這裡人還蠻多的耶……」聽見她猶豫的聲音,憫希更加堅定地瞪著她。

  「……不、不過,拍一張倒也沒關係。」

  得到亞依的同意後,憫希立刻揚起了燦爛的笑容,變臉速度之快啊!

  人山人海的機場裡,往來的旅客絡繹不絕,沒有人刻意停下腳步,但都更換了其他方向,避開了中央那群人與鏡頭之間的距離。

  機場正中央。

  站了五名高中生模樣的少男少女,他們在相機前擺定動作,等待快門響起。 

  冬日的陽光透過巨大的玻璃窗大把大把地灑落在他們身上,光線明亮刺眼,行經的旅客雖沒有停下腳步,卻還是會忍不住偷偷朝他們看一眼。

  幫他們拍照的戲劇社成員,也感到有些眩目,謹謹慎慎地按下了快門。

 

  最後,喀嚓一聲──

 

  將這個畫面永久定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