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

 

  逛完動物園後,三人就搭乘捷運,回到了原本的捷運站。

  一出捷運站,由於彥丞回家的方向與語娟和天祈不同,向他們道了再見就離開了。那時天色已暗,天色由溫暖的橘黃轉為冷清的墨藍,但街上喧嚷的車潮和人潮,與商店裡的明亮燈火卻一起點亮了市區的繁華與熱鬧。

  「是釣鐘燒耶!等我一下喔,我去買一下,很快的。」天祈一看見那家店,立刻拿出錢包,等語娟也走到店內時,天祈已從店員手上接過了一盒。

  「妳有吃過嗎?」

  語娟搖頭,看著天祈正好打開紙盒,裡面放了兩排像是雞蛋糕的東西,「很好吃喔,妳吃吃看。」

  「不用了,我現在不餓。」她微笑道。

  「吃一個嘛,很好吃喔,這不是雞蛋糕,裡面有陷,而且這麼多我帶回家也不一定吃得完。」天祈說,欲從裡面拿出一個,此時語娟急忙開口:「等一下,我有面紙,直接用手拿不太怕有細菌,拿面紙包著比較好。」

  看著語娟一說完就立刻從包包裡拿出面紙,為他拿起一個釣鐘燒,天祈漾起笑容道:「吃吧。」

  聽見這句話,語娟愣了下,再看看原本打算遞給他的釣鐘燒,感覺好像中了甚麼計。

  「真的很好吃喔。」天祈又再度一笑,這次語娟也不好意思再拒絕,因為都拿在手上了,就點頭吃了一口。

  天祈隨後也蓋上盒子,提在了手上。

  「很好吃對不對?」

  「嗯。」語娟笑著點了下頭,裡面的餡溫軟順口,真的很好吃。

 

  「總覺得語娟妳很多東西都沒吃過呢。」離開那家店,天祈說。

  「……有嗎?」還在吃的語娟疑惑地問。

  「是啊,這家店明明離妳家早餐店沒有很遠,但妳卻不知道。」

  「因為總覺得應該會很貴,就沒有買了。」那家店看起來就像是高級的禮品店,裡頭到處可見各種禮盒,所以語娟從來也沒有想過要買來吃,更別說知道還有賣釣鐘燒這種東西。

  待語娟吃完,兩人正走到一個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時刻,上頭的巨大螢幕正廣告著某家知名補習班,受道螢幕炫麗的光芒吸引,兩人不禁都抬起了目光。

  「語娟。」天祈喚,讓語娟不禁又轉頭看向了他,發現他正笑著,「妳還記得妳第一天到幼稚園的時候嗎?」

  「不太記得了,幼稚園的事……我都記不清楚了。」語娟抱歉地說。

  「妳不用感到抱歉啊,這是很正常的嘛。」他笑道,「不過我記得很清楚喔!妳第一天來幼稚園的時候,完全沒有哭,那時園長給妳一個紅蘿蔔磁鐵,要妳拿那個安慰妳弟弟,所以那時候我就跑去跟妳說話,因為大部分第一次來幼稚園的女生都會哭著說要回家,但妳卻沒有哭,還一直安慰弟弟。」

  「那時我就問妳,妳會不會想念爸爸媽媽,妳說會啊,然後我就問妳怎麼沒有哭,搞不好哭一哭爸媽就會來接妳了。」

  「妳知道妳回答了甚麼嗎?」

  看見綠燈亮起,行人紛紛開始移動,一聽見這個問題,語娟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愣愣地看著天祈,愣愣地看著行人紛紛穿過他們。

  「妳說爸爸媽媽現在很忙,很辛苦,妳不想讓他們擔心,所以不能哭,要照顧好弟弟。」

  「妳說,為了妳最愛的爸爸媽媽,妳要變得更堅強。」

  越過男生的肩膀,可清楚看見紅綠燈正在倒數,周圍的路人早已紛紛走到了另一邊,可視線所見的,卻與腦中所浮現的,完全不同……

  「我……」女生木然的張了張口,但卻說不出任何一句話,只是愣愣地盯著正在倒數的紅綠燈。

 

  八秒……

 

  『就算妳哭到眼淚都乾了也沒有用!妳死去的父親也不會復活!』

 

  七秒……

 

  『那你說我該怎麼做?我身上半毛錢也沒有了,所有人也都離我而去了,甚麼也沒有了,拿什麼跟叔叔爭?』

 

  六秒……

 

  『妳還活著!老爺唯一的血脈還活著,這就是妳最大的籌碼,妳現在最該做的,就是不要再哭了,打起精神來,妳在天上的父親才不會擔心妳。』

  『妳現在該做的,就是為了那些妳所愛的人,變得更加堅強。』

 

  記憶,如果無法加深,就會變得模糊,然後被遺忘。無論事後再怎麼小心翼翼地收藏,再怎麼努力不要忘記,還是抵不過時間的消磨。

  對於五歲時的自己所說過的話,女孩並沒有半點印象。

  她只是記得曾和男孩讀過同一家幼稚園,但不到半年就轉到離家較遠的公立幼稚園。

  對女孩而言,五歲那年最深刻的記憶,不是和誰一起無憂玩樂耍,而是第一次看見爸媽臉上的愁容,還有明白「錢」是甚麼樣東西。

  那一年,股票大跌,爸爸的老本全賠光了。為了付沉重的房貸,爸媽四處向人借錢,準備開了一家早餐店。關於這段記憶,是長大後母親告訴她和弟弟的,當時女孩一點也不明白,為什麼爸媽要在晚上時帶著她和弟弟將傳單投進每戶人家的信箱中。也不明白,某次晚上出來上廁所時,他們在爭吵甚麼。

  可是,儘管不明白,她還是發現到爸媽臉上的笑容變少了,也不再帶她和弟弟出去玩了。直到有一次姑姑和奶奶來到家裡,女孩看見媽媽將一疊千元大鈔塞到了姑姑手裡:「大姊,我就先還這些,剩下的過些陣子再還妳。」

  那是她第一次親眼看見那麼多的錢,也是第一次看見媽媽那麼謙卑而諂媚的笑容。媽媽大概以為她什麼也不懂,所以只躲著其他大人而已,並不在意她在旁邊。

  但事實上,女孩懂,知道「還」之所以存在,是因為有「借」。

  那是女孩第一次感受到,原來家裡是「缺錢」的,也從時候開始,除了文具外,她從不會要求爸媽要買給她什麼。

  為了能專心經營早餐店,爸媽決定將她和弟弟送到幼稚園。爸媽找了一家離家最近的私立幼稚園,但不到半年,就因負擔不起昂貴的學費,轉到一般的公立幼稚園。

  然後時光飛逝,到了小學。

  她還記得開學那天的早晨,下了一場雨,而她只記得兩件事。

  一是很多同學的家長都有在教室外等,而她是少數,搞不好還是唯一爸媽沒有站在外頭的新生。

  二是當她到達教室後,還沒脫下身上雨衣,一個男孩一看到她就立刻向她揮手。他臉上的笑容燦爛無邪,手裡抱著剛脫下亮黃雨衣,但她對那個男孩一點印象也沒有。

  直到第二天,男孩問她是不是曾經讀過某某幼稚園,她才憶起了他。

  對於過去的兒時記憶,大都只剩下片段,除了時空隔得太遠,就是小時候能記住的東西本來就不多。會記得的原因往往有兩個,不是忘不掉,構成了現在的自己,就是不想忘,只要有空就試著回憶,想再找出更多可以回憶與加深的細節。

  而那兩件事正好就是以這種對比的方式存在於她的腦海裡。

  因為再沒有比那天還要深刻的孤單感受,所以之後的家長會、運動會或畢業典禮爸媽都不能來,她也不會感到難過,因為那段回憶的存在,足以擠去該有的難過,所以忘不了。

  但男孩那天向她揮手的情景,卻隨著時間越來越模糊。一開始是忘了那天的潮濕味道,然後是看見他的反應,接著便是連影像都顯得不是那麼清晰了,於是女孩開始告訴自己,那一天,男孩認出了他,向她揮手,但她卻不記得他了,這樣直白的描述,要自己不能忘,也不想忘。

  為了讓更多新的記憶進來,舊的記憶就得讓位,除非是想忘也忘不了,不然過去的一切就只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模糊,或是靠著記憶力以外的實體去回想,例如日記、紀念品或照片。

  可是,那些連她都不記得的事,他卻記得。就算這是因為他失去了六年的記憶,那些記憶才能在他腦海裡變得鮮明,她對他,依舊只有滿心的感謝。

  小時候看的一齣八點檔,女主角的父親被親叔叔陷害而死,就連財產也被一併搶去了,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差一點失去了。但就在那一無所有、崩潰痛苦的時刻,男主角對她說的那些話,讓她燃起了希望,決定奪回父親的公司。

  而那些話,同時也深深影響了當時年幼的女孩。

  女孩從來不會對父母親無理取鬧,更不會在父母親面前大哭,對年幼的她而言,唯一能為做的就是不要讓他們擔心,不要再加重他們的負擔。但她從沒想過,是什麼讓她有這樣的想法,並造就了如今的她。

  女孩是個不容易掉淚的人,只要沒有人察覺,她寧可偷偷流淚,也不會在別人面前大哭。

  而第一個察覺女孩哭的,就是男孩。

  詳細情形她已記不得了,只記得幼稚園總會在午睡前播卡通給她們看。那天中午,女孩趴在桌上偷偷流淚,男孩發現了,問她為什麼哭,但女孩始終搖著頭,說不出個所以然。於是男孩立刻找老師過來,老師就帶女孩到辦公室,溫柔地問女孩為甚麼哭。

  被問為甚麼的女孩,早在看見老師的當下就不哭了。雖然眼眶仍是紅的,但已沒有眼淚,無論老師怎麼問,女孩都是一副不知該怎麼回答的模樣。

  「沒事了嗎?」直到老師這麼問,女孩才終於有了反應,點了點頭。接著就被帶回了原本的位子。

  女孩不記得自己為什麼哭,但應該也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情,不然她應該會記得的。而為甚麼記得這件事,就算經過了這麼多年也依舊忘不了,原因只有一個。

 

  就是在她十三歲之前──

 

  男孩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發現她哭的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